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768 君臨天下——天命所歸

  化蓮境,一道道真意融合為一,形成領域,不但吞吐天地靈氣的速度比躍凡境快了數十倍,而且在自己的領域之內,基本上可以杜絕其他真意。
    可以說,一個化蓮境的強者,光憑著自己的修為,就可以壓制躍凡境武者,讓其不能反抗。
    而生神境,則是將自己領域之內的力量,提升到可以溝通四周天地的規則之力。
    大道三千,規則萬萬!
    但是無論是哪一個規則,都是天地意志的體現。所以就算是只有一個神蓮的生神境,也能夠輕松的壓制化蓮境。
    兩者之間的差距,可謂是天地之別。當然,這之中,也存在化蓮境的武者,依靠自己的天資,修煉成一些生神境的神通來。
    只不過,這些修煉的神通,并不是自己體內生出,在威力上,還有不小的區別。
    至于真元,生神境的武者神海之中所隱含的真元,已經經過神蓮蓮子的規則之力的孕育,比之同樣質量的真元,更是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金無神和鄭鳴比斗開始的時候,除了真元質量這一方面沒有辦法之外,在其他方面,金無神都采取了辦法,進行了壓制。
    但是當他施展出自己已經是神通級別的手段,依舊被鄭鳴壓制的時候,他終于沒有再忍耐。
    這一次,金無神并沒有再壓制自己身上生神境的修為,那屬于生神境所特有的威勢,瞬間充斥在他的四周。
    “此劍名為破曉,鄭鳴看招!”
    聲音中帶著一絲深沉的金無神,猛然揮劍,伴隨著他這一劍的揮出,偌大的大殿,瞬間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黑暗,無盡的黑暗,一種讓人的心,都感到顫抖的黑暗。
    “鳴少小心,他這神通,虛空如畫,破曉之間,萬物成灰!”雷鳴神將目視著那神通,有些急促的提醒道。
    而就在雷鳴神將說話間,一點光已經出現在了無盡的黑暗之中,而就在這道光劃破黑暗的瞬間,帶著一絲灰蒙蒙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再次顯現。
    也就在這一刻,鄭鳴感到了深深的威脅,他感到只要自己被這光芒照耀,那么他立刻就會在這光芒之下,化作飛灰。
    而他的四周,更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更何況那破曉的力量,更是太快。
    躲避已經不行,所以鄭鳴劈出了第三刀,也是作為大夏王者的夏桀,能夠參悟的第三刀。
    天命所歸!
    這一刀,鄭鳴只是在使用夏桀的英雄牌時,施展過一次,而在他施展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對手。
    所以,在施展這一刀的時候,鄭鳴雖然能夠感到,從自己身上沖出的,那浩浩蕩蕩的力量,但是因為沒有對手,所以他的感覺,也不是十分的明顯。
    現在,一招破曉,已經讓他感到深深的危機。雖然他有施展英雄牌這個更好的辦法,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有一種不服輸的想法。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心中,對于這一招天命所歸,心中充滿著自信,他覺得只要自己使用這一招,一定可以反轉。
    “金無神,你不是說,要和鄭鳴公平一戰嗎?你為什么要用生神境的力量?”有人厲聲大喝,聲音之中,充滿了對金無神的譴責。
    不過這個時候,太多的人,都沒有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這譴責上,他們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那一縷已經開始將黑暗照耀的亮光,那一縷就要照耀在鄭鳴身上的亮光。
    破曉之處,黑暗成灰。
    現在,鄭鳴就處在黑暗之中,如果他擋不住金無神的破曉,那么他就要在這破曉之中,化成灰燼。
    鄭鳴手中的大夏龍雀昂起到了最高處,他這一刀還沒有揮出,但是所有看向鄭鳴的人,卻陡然升起了一種感覺。
    如果說剛剛,鄭鳴的刀法,讓他看上去就好像天地之間的君主,霸道無雙的話,那么此時,舉刀力戰的鄭鳴,給所有人的感覺,就是天地聚力。
    也就是說,這一刻,天地聚集的力量,都匯聚在了鄭鳴的刀鋒之間。
    而那處在最高臺上的澹臺靜云,在鄭鳴的刀光揚起的瞬間,陡然瞪大了眼眸。她能夠感覺到,從鄭鳴的刀中,傳播而來的,可以說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力量。
    她不知道這股力量,究竟是怎么來的,也不知道這股力量,究竟隱含著何等強大的玄奧,但是她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種力量,無比的危險。
    別說是金無神,就算是她自己,遇到這種股力量,也難以占到任何的便宜。
    因為,她有一種感覺,這一刻的她,并不是在和鄭鳴作戰,她作戰的對象,是那虛無縹緲的天。
    “無神小心!”
    澹臺靜云忍不住喊了出來,而金無神也將這喊聲,重重的印在了心中,只不過面對這種喊聲,金無神本人也充滿了無奈,因為此時此刻,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的劍光所化的那天地除開,掃除一些黑暗的亮光,依舊在擴大,而且只要三尺的距離,這股力量,就能夠掃到鄭鳴的近前。
    只要鄭鳴被掃中,那么等待鄭鳴的,立刻就是身死道消。可是,這三尺,讓金無神的心中,升起了一種無奈。
    鄭鳴的刀還沒有揮下,他就已經感覺,自己現在要粉碎的,并不是鄭鳴,而是天!
    浩蕩蒼天,自己能夠斬的破嗎?被這浩蕩蒼天所鐘的鄭鳴,自己能夠斬殺嗎?
    一個個念頭,在金無神的心中閃動,他動搖的,不只是金無神的劍,更動搖了金無神的心。
    那白光,雖然依舊耀眼,但是金無神自己,卻已經感到,自己劈斬而出的白光,比之前些時候,最少要減弱了三成。
    一聲輕輕的嘆息,就在這一刻響起,這嘆息聲很輕,但是落在一些人的耳中,卻猶如黃鐘大呂一般。金無神是聽到這嘆息的人,澹臺靜云也是。
    在聽到這一聲熟悉的嘆息之后,澹臺靜云的臉色就是一變,這聲音,她無比的熟悉,別說是一聲嘆息,就算這個人稍微咳嗽一聲,他都知道此人的心意。
    他都不看好金無神,莫非這一次,金無神真的要敗嗎?
    刀芒在這個時候,突然劈斬而下,那白色的光芒,隱含著巨大的規則之力。按照金無神修煉破曉時所得的規則,那金色的龍雀,就要在這亮光的照耀下,成為碎粉。
    但是,成為碎粉的,并不是金色的龍雀,而是那耀眼的白光。雖然論起隱含的力量,白光是那一刀的十倍或者數十倍,但是那刀里面隱含的一種意志,卻直接讓白光破碎。
    破曉的白光破碎,但是天地并沒有重新歸于黑暗。
    在那白光破碎的瞬間,虛空之內,金光耀眼,手持金色龍雀的鄭鳴,就好像一個天神。
    一個被天命所鐘的天神,一個擁有著無窮力量的天神,一個強大無比的天神。
    刀光過,金無神飛速的后退,他這一刻并不知道自己要退到何處,但是那森冷的殺機,讓他覺得自己只有后退。
    不是說他不能反抗,而是他覺得,那手持金色龍雀的人,不可違抗,不可抵擋,不可違逆。
    “噗!”
    金色的刀芒,最終在金無神衣帶上斬落,伴隨著這一刀的下落,金無神的束縛衣衫的腰帶,被直接斬斷。
    雖然這一次,并沒有傷到金無神,但是自己腰帶的破裂,卻讓金無神的顏面,直接落在了地上。
    鄭鳴此時,心中并沒有勝敗,他想的,是剛剛那一刀施展的瞬間,那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力量。
    按照鄭鳴的感覺,那股力量,并沒有讓他的修為提升,但是就因為那股力量,卻讓他的聲勢,直接提升了百倍。
    那一刻的他,鄭鳴覺得自己已經不是自己,自己被天地所鐘,一舉一動,代表的都是舉世無敵的天命。
    所以,那一刀,在和白色的光點神通碰撞的瞬間,白色的光點神通就化成了碎粉。
    天命所歸,所向披靡!
    鄭鳴的心中閃爍著這句話,而他心中所想的,卻是君臨天下七刀之中剩下的四刀。那四刀,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它們比之天命,又強到了何處?
    金色的大夏龍雀,這一刻被鄭鳴倒提在手中,他沒有再看金無神,而是在從思索中清醒過來之后,就朝著傅玉清走去。
    從鄭鳴到傅玉清,也就是十幾步的距離,但是所有看著兩個人接近的人,一個個都不愿意發出任何的生息。
    一來,他們覺得這個時候,實在是不適合發出聲息;二來,也就是最重要的,是鄭鳴那天命的一刀。
    軒昊然的眼眸中,精芒不斷的閃動,很顯然此時,他從鄭鳴的刀光之中,得到了不少的東西。
    至于雷摩云,他實在是不愿意面對鄭鳴,當然,他更不愿意面對的,是現在的鄭鳴。
    以化蓮境戰敗生神境,這放在一般人身上,本應該是讓人感到驚訝無比的事情,此時放在鄭鳴的身上,讓人的感覺,卻是順理成章,無比的正常。
    不只是因為鄭鳴這個人,還因為鄭鳴這一刀。
    鄭鳴挽著傅玉清的手,緩緩的朝著大殿之外走去。他從到來到離去,好像只有半刻鐘的功夫,但是這半刻鐘的場景,卻要永遠的烙印于在場所有人的心頭。
    那個推門而入的身影,那個被天地力量籠罩,橫刀批斬的身影,那個讓人感到心中有些恐懼的身影。
    “慢著!”一個冰冷的聲音,在這一刻突然響起,伴隨著這聲音的,是一個擋在了鄭鳴他們身前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