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67 君臨天下——逆我者亡


    第四章刀劍爭輝
    擋在鄭鳴前方的,是金無神,他重重的目視著鄭鳴,聲音平靜的道:“今日,你只要能夠接下我三劍,一切隨你,不然的話,就請你自己離開。”
    三劍!
    這個數字,彰顯著金無神無比的自信,從這個數字之中,可以感到,金無神對于擊敗鄭鳴,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鄭鳴看著金無神,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平淡,如果說他完全忘了金無神的模樣,那是不可能,但是說起來,金無神的影子,在他的心中已經模糊。
    此時的金無神,顯得無比的自信,就好像一柄斬斷天地的利劍,綻放著要和蒼天爭輝的光芒。
    “只要你接下我三劍,你就可以將玉清帶走,難道連這個勇氣,你都沒有么?”金無神說話間,手指輕輕的在儲物手鐲上一挑,一柄三尺的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聲聲劍鳴,從金無神的長劍之中傳出,伴隨著這一聲聲的劍鳴,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澹臺靜云看著無比自信的金無神,眼眸中生出了一抹喜色,就在剛才,她自己都被一腳闖入的鄭鳴的聲勢所震懾,現在,金無神已經將這種感覺,全部壓制。
    她相信金無神,而且她隱隱約約覺得,只要這一戰之后,金無神將會有一個巨大的進步。
    鄭鳴并沒有拔刀,他看著身上氣息磅礴,已經達到了生神境的金無神,神色無比的淡定。
    “我此來,就是要將玉清帶走。”說完這句話,他冷漠的朝著金無神掃了一眼道:“今日,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這句話,鄭鳴說的十分平靜,但是在這淡淡的平靜之中,隱含的卻是一種巨大的信心。
    這種信心,可以讓天地倒轉;這種信心,可以讓歲月倒流!
    金無神在這種信心之下,竟然覺得自己的心神動搖了一下,這種感覺,很不好。
    本來,他覺得自己已經遠遠的過了鄭鳴,但是這一刻,他卻覺得,鄭鳴好像就站在他的前方。
    “接我一劍!”在瞬間無法驅除內心這種感覺的情況下,金無神選擇了出劍!
    三尺的劍芒,在虛空之中揮出,這一劍普普通通,但是這一劍,卻好像隱含著無窮的纏綿。
    劍雖然只有一把,但是整個大殿的虛空,都在以這個劍為中心,生出了無窮的束縛感。雖然這種束縛無聲無息,但是這種束縛無處不在。
    比之那劍網塵絲,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雷鳴神將等人,這一刻都緊緊的盯著那朝著鄭鳴纏綿而起的劍光,他們已經從這猶如水銀瀉地的情絲之中,感到了深深地威脅。
    神通,這是一種劍道的神通,雖然金無神手中的是劍,但是實際上,這劍已經化作了一件束縛萬物的銘寶。
    隱含在劍意之中的真元,并不是無比的強大,但是它卻牽引著鄭鳴的身軀,朝著那長劍迎去。
    這就好像一個人,在將自己的性命,主動的送上門去。
    鄭鳴看著這一劍,眼眸中的精光閃動了一下,他能夠感受到來自于這一劍的威脅。
    金無神此刻,運用的真元,乃是化蓮境的真元。很顯然,他想用這一劍,讓自己屈服。
    如果自己沒有得到君臨天下的刀法,自己只能使用混元黑蓮體所演化的血海,和這纏綿的劍法互相腐蝕。但是現在,鄭鳴已經得到了君臨天下的刀法。
    雖然這刀法,夏桀只會三式,可是此刻,有了混元尊皇寶體的鄭鳴,在對這三式刀法的理解上,已經遠遠過了夏桀。
    金色的大夏龍雀出鞘,隨即一道橫斬。
    這一刀,霸道如天,橫壓萬古,比之剛才擊潰那朝著自己出手的化蓮境武者,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
    劍柔如絲,刀霸如日!在這一刀斬出的瞬間,纏繞如絲的感覺,在大殿之中消散的無影無蹤。幾乎所有的人,都覺得此時的鄭鳴,猶如一個帝皇。
    一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帝皇!
    面對這霸道的刀法,一個個武者,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充滿了敬佩,充滿了一種感觸。
    君要臣死,君臨天下的第一刀,也是充滿了霸氣,充滿了殺機的一刀,刀芒閃動,虛空顫抖,萬象臣服!
    情思纏綿,是規則,但是君要臣死,同樣是天地之間,一種霸道無比的規則。
    在這規則之力下,不少人都不由得后退,更有離鄭鳴距離近的武者,在后退的剎那,臉色更是變得無比的蒼白。
    直接面對鄭鳴的金無神,雙眸之中,這一刻爆出來的,是一種千戰求一敗,卻適逢對手的喜悅,他手中的劍,在虛空之中劃出點點波紋。
    這波紋,無聲無息,但是卻一如一道漩渦,纏纏綿綿,旋轉之間,讓人再無抵抗之力。
    一剛一柔,一刀一劍,終于碰撞在虛空之中。
    金色的大夏龍雀和三尺劍芒,在虛空之中幾乎是一碰隨即分開,兩個分別持著刀和劍的身影,更是在虛空之中稍微接觸,隨即分開。
    鄭鳴輕輕的落在了傅玉清的近前,他此時的氣息,變的更加的霸道,不等金無神有下一步動作,他手中的大夏龍雀刀,再次揮出。
    這一次,龍雀閃動,一股死寂的氣息,從龍雀刀上揮出,幾乎隨著這氣息的籠罩,幾乎所有在場的武者,都有一種死亡的壓抑。
    君臨天下之——逆我者亡!
    刀依舊是刀,但是站在高臺上的澹臺靜云,卻看到了在那揮動的刀柄上,站著一個身影模糊,但是卻給人一種悠遠,蒼涼,古老氣息的帝皇。
    這帝皇,并不是人間普通的帝皇,他天地加身,他大道加持,他萬物沉浮。
    他站在虛空之中,驀然揮手,天地隨心,而稍微違逆,則化成碎粉。雖然這種規則之力,現在還傷不了她澹臺靜云,但是澹臺靜云的心中,卻開始打鼓。
    她很清楚,如果施展此刀的人修為和她相同,她恐怕就要葬身在這一刀之下。
    逆我者亡!
    這四個字,瞬間出現在軒昊然的心中,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的太皇真血,是世間最霸道的功法。
    就算是姜無缺的無缺戰體,也沒有自己的太皇真血的氣息,但是這一刀,卻讓他感到,自己的太皇真血,竟然要落下風。
    如果自己的太皇真血所匯聚的皇道之劍碰到鄭鳴的刀,能不能壓制呢?
    如果沒有看到這一刀,軒昊然一定會說能,但是此刻,他卻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感覺,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他真的沒有把握!
    金無神雙眸緊緊的盯著那劈斬而來的刀,刀還沒有臨近,他就已經面臨了巨大的壓力。
    這一刀,劈斬的對象,是他金無神,在這一刀之下,他那熊熊的戰意,無聲無息之中,竟然滅了三成。
    在那刀鋒落下的瞬間,金無神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感覺,他自己就是一個被天地所拋棄的逆臣賊子,在這一刀之下,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引頸就戮,他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種引頸就戮的寂滅,是一種不想抵抗,也難以抵抗的死寂。
    好在他多年修煉的劍心,瞬間將這股氣息壓下,他是金無神,他絕對不能就這樣倒下。
    重重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金無神手中的長劍,徒然綻放出萬丈的光芒,金色的光芒,明亮如日,一時間,就好像一輪燦爛的太陽,融入了長劍之中。
    萬丈的金光下,已經看不到長劍,幾乎所有人的感覺,都是一輪巨大的,綻放著萬丈光芒的大日,從虛空之中,緩緩的下落,碾壓萬物的下落。
    大陰陽劍訣之中的神通,日暉之劍!
    這一刻的金無神,雖然依舊將自己的氣息壓制在生神境,但是他已經將自己步入生神境修煉而成的第三種神通,毫無保留的施展了出來。
    惶惶大日,君臨天地!
    兩種力量,都充滿了狂暴,也充斥著瘋狂,他們在虛空之中的碰撞,就好像兩種最強的力量,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在這日暉之劍和自己手中的大夏龍雀碰撞在一起的剎那,鄭鳴就覺得一股強橫至極,隱含著燒灼之力的真力,從那三尺鋒芒之中,沖入了自己的體內。
    這股力量,極其狂暴,在這股力量沖擊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有一種想要炸裂的感覺。
    如果鄭鳴此時施展的是混元黑蓮體,那么他就會運用混元黑蓮體的吞噬性,將進入到了自己體內的狂暴真元吞噬掉;如果他使用的是混元天刑體,這股力量雖然強橫,他只有硬生生的承受。
    但是現在,鄭鳴使用的是混元尊皇體,他在這股力量沖擊到體內的剎那,就催動自己體內的十二品尊皇神蓮,攪動千丈神海,匯聚出一股鋒利無比的真力,朝著那灼熱的真力撞擊了過去。
    兩股真力,在鄭鳴的體內碰撞,最終透過日暉之劍進入鄭鳴體內的真力,被混元尊皇體的真力撞成了碎粉,可是鄭鳴此時的神色,也多出了一絲顯而易見的蒼白。
    處在鄭鳴對面的金無神,此時的神色,同樣不好看,那混元尊皇體的力量,不但和他的日暉之劍一般狂暴無比,而且還隱含著一種遠于普通神蓮境真元的威力。
    在這股力量下,金無神那已經孕育了四種神通的神蓮,都被打落了一葉蓮瓣。
    “看劍!”金無神雙手抱劍,這一刻的他,生神境的力量,全部展現了出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