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765 推門而來


    澹臺靜云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這話,卻讓那本來一觸即的爭斗,瞬間變的詭異了起來。
    不少開始的時候,還用敬佩的目光看著雷鳴神將等人的武者,這一刻眼睛之中,也閃過了一絲疑惑。
    雷鳴神將等人,為了他人,不惜以死相拼,但是那最該出現的人,卻沒有出現。
    那他們這么做,真的值得嗎?
    雷鳴神將等人,一個個神色之中,并沒有因為這些異樣的目光而改變,他們甚至都沒有互相對視,說話的依舊是雷鳴神將,他聲音平靜,但是堅決無比的道:“那個人不是沒有勇氣來,說不定他被什么事情給絆住了。”
    “我們相信,他一定會趕來,他是天下,最驕傲的英雄,勇氣這種事情,不該落在他的身上。”
    這一刻雷鳴神將的話,讓不少理智的人,感到這位神將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但是雷摩云等人,一個個卻用一種可惜的目光看向雷鳴神將。
    自己的麾下,什么時候才有這種下屬,那些和自己稱兄道弟的人,是否也可以如此的肝膽相照。
    “離大典開始,還有半個時辰,既然你們如此堅信他會到來,那不如和我打一個賭!”
    女子的聲音,再次在虛空之中響起,就聽澹臺靜云道:“如果他真的來了,我可以給他一個阻止這次大典的機會,而如果他不來,你們就只能觀禮。”
    雷鳴神將沉默了,烈火神將等人,一個個神色之中,也都充斥著懷疑,此時的他們,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鄭鳴到現在還沒有來,雖然他們信任鄭鳴,但要是鄭鳴真的不來,他們就任由雙修大典舉行嗎?
    但是他們要是拒絕這個提議的話,那同樣是對鄭鳴的懷疑,對自己心頭信念的懷疑。
    就在他們的心中猶豫之間,卻聽澹臺靜云繼續道:“你們對他,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嗎?”
    這一句話,頓時讓雷鳴神將等人的心顫抖了起來,他們這個時候,非常想說,自己對鄭鳴充滿了信心,可是想到那即將答應的事情,他們又說不出來。
    “我相信,師兄一定會來的。”清脆的,充滿了堅定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
    這聲音,并沒有什么真元的力量,但是聽到這聲音的雷鳴神將等人,一個個卻為之動容,他們看著那顯得無比柔弱的女子,一個個眼眸中,閃爍的是敬佩。
    “這個賭,我們和你打,我們相信,鳴少一定會趕來!”雷鳴神將的聲音,瞬間變得堅定起來。
    作為雙修大典的主要人物,金無神一直都在大殿之中,只不過他的身影,處在大殿的后方。
    對于澹臺靜云的手段,金無神從心眼里面,生出了一絲的佩服。一直以來,因為師尊的關系,他對于澹臺靜云,一直都是敬而遠之。
    但是現在,他對于這個女子,除了應該有的尊敬之外,更有一種敬佩。
    在他看來,澹臺靜云讓他敬佩的,并不是比他還要強的修為,而是這個女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本來,因為雷鳴神將的堅持以及如此多人的觀戰,他覺得天劍閣和雷鳴神將等人的沖突,已經是無可挽回的。
    而他們天劍閣,就算是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的畏懼,但是雷鳴神將等人的死亡,同樣會讓天劍閣惹上大麻煩。
    畢竟琉璃圣皇的屬下,殺的太多,就會造成和琉璃圣皇不死不休的局面。就算是最后,天劍閣能夠擊敗琉璃圣皇,整個天劍閣也會元氣大傷。
    甚至會處在滅宗的局面中。
    而這幾乎不可挽回的危機,就因為澹臺靜云見機行事的幾句話,就輕而易舉的化解了。這種吹糠見米、見招拆招的過人手段,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擁有的。
    也就是在這一刻,金無神有點明白自己的師尊蕭一衫為什么對這個女人總是敬而遠之。
    并不是澹臺靜云的容顏太丑,而是因為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強了,面對這樣的女人,自己的師尊有壓力。
    不過這個女人有一點算錯了,鄭鳴絕對會來。
    金無神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派出了不少宗門的高手去阻止鄭鳴,甚至派出了有劍網塵絲之稱的兩個太上長老,但是就這些而言,金無神覺得還不夠。
    甚至他覺得,就算這個女人派出再多的高手,也難以阻止鄭鳴的到來。
    鄭鳴,還是來得好。
    “大典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在這里什么呆?”一個聲音,從金無神的身后傳來。
    這聲音雖然帶著一絲埋怨,但是話語溫柔,其中更多的,是一種關心,一種自內心的關心。
    金無神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個人是誰,不過他心頭升起的并不是同樣的溫柔,而是一種驚詫。
    姬清芬的修為,此時只是躍凡二境,和他相比,何止是天差地別。雖然兩個人因為當年的關系,還能夠平起平坐的說說話,但是他心中,已經開始將那點情分斬斷。
    失神,這種狀態不應該生在自己的身上,可是現在,這種事情還是生了。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剛才,想的是鄭鳴。
    “我只是過來看一眼。”金無神淡淡的問道:“那邊準備的怎么樣了?”
    那邊兩個字代表的什么,姬清芬自然是一清二楚。她看著比之當年,年輕了差不多二十歲的金無神,就覺得此時此刻,自己的鼻子在酸。
    但是最終,姬清芬還是將自己這種心情壓制下去,她平心靜氣的朝著金無神道:“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宗主已經施展了手段,玉清已經不能自己動彈。”
    金無神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眼眸中,卻升起了一絲嫉妒。
    這種目光,并沒有逃過姬清芬的眼睛,她這一刻,心中越加的苦澀,各種各樣的埋怨在心頭堆積之后,還是忍不住道:“玉清以往也就是轉不過彎來,等你們真的進行雙修大陰陽劍訣,她一定會明白過來。”
    “希望你能夠好好的對她!”
    金無神點頭道:“這個不用你說,我自會做好的。”
    說到此處,金無神一扭頭道:“我也要去收拾一下,省的等一下典禮失禮。”
    姬清芬看著轉身就要離去的金無神,心里有些莫名的傷感,這個人,和自己已經越來越遠了。
    心里雖然是滿滿的不舍,但是眼下,事實已不是她能夠改變的,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忍受。
    “你覺得,鄭鳴會不會來?”
    當這個問題從嘴里說出來之后,姬清芬就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問的有點愚蠢。
    “他一定會來的。”金無神輕輕的扭過頭來,眼眸中寒光閃動的道:“我也希望,能夠和他有一個了結。”
    金無神走了,姬清芬則繼續留在大殿的后方,她乃是天劍閣一個普通的弟子,現在傅玉清已經難以反抗,所以她這個曾經的師傅,也沒有了任何的用處。
    時間在金無神的腳步中,飛的掠過,當這時間一點點消逝的時候,整個大殿之中,聲音開始變得落針可聞。
    木婉兒緊緊地閉著嘴巴,雖然她的眼睛看不到,但是她的感覺卻告訴她,時間已經不多了!
    雷鳴神將,烈火神將等人,已經有點坐不住了,畢竟,這是關系到了鄭鳴未來的事情。
    他們接下來,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傅玉清和金無神成婚,什么也不做么?
    他們覺得自己難以做到,但是大丈夫一諾千金,他們又是當著如此多的人說出的話,難道就真的不算了?
    “還有半刻鐘!”一個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半刻鐘和半個時辰,雖然都是半個,但是半刻鐘離將要生的事情更近。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后,已經開始有人換上了自己的衣裝。
    半刻鐘、十個瞬間……一個瞬間……
    當時間的沙漏,只剩下五六個眨眼的時候,終于有人開口道:“都這個時候還沒有來,應該不會來了。”
    也就在這時,那高居最高層劍柄上的澹臺靜云一揮手,穿著一身潔白長衫的金無神,緩緩的走了出來。
    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這位當年的峽谷十三國的劍帝,現在天劍閣的劍圣,并沒有太大的改變。
    沒有半點喜慶之色的白衣,一柄背在他身后的長劍,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越的清俗脫塵。
    在金無神出現的瞬間,雷摩云和軒昊然兩個人的目光就落在了金無神的身上。
    他們對于這個金無神,早就有耳聞,只不過兩個人身上有黃金血脈在身,可以說從來都不將普通的同輩中人放在眼中,所以也沒有太多的理會。
    但是此時,他們看著金無神,卻感覺到在這金無神的身上,有一種讓他們感到顧忌的氣息。
    他們雖然驕傲,但是這一刻,面對金無神,卻沒有必勝的把握。而這樣一個人物,還是即將娶了鄭鳴未婚妻的人物,他們兩個人覺得,應該好好的結交一番。
    所以兩個人在稍微沉吟了剎那,就同時站起,朝著金無神重重的一抱拳:“恭喜金兄。”
    這兩個人,在來賓之中的地位,可以說讓人仰視不已。他們兩個人的抱拳,就讓本來就名聲遠揚的金無神,整個人一下子又提升了好幾個等級。
    金無神平靜的朝著雷摩云和軒昊然抱拳還禮,神色正常的他,既沒有得意忘形,也沒有任何的受寵若驚。
    而他越是這樣波瀾不驚,越是顯得他風度翩翩,甚至那平靜的神態之中,還有一種讓人頂禮膜拜的沖動。
    練武之人,特別是達到躍凡境的武者,一個個心智不是一般的堅定,他們能夠生出膜拜的心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就是金無神嗎?”一個站在烈火神將身邊的神將,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烈火神將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他能夠獲得天罡傳承,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從金無神出現的一瞬間,他就將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金無神的身上。
    這是一個差不多接近完美的人,俊朗的容顏,溫爾文雅的氣息,再加上那隱藏在平和之中的,一絲屬于劍的鋒利。
    不過對于他們而言,這些雖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金無神的身手。
    生神境!
    這個他們大多數人都沒有達到的境界,已經讓他們喘不過氣來,而金無神的淡定從容,金無神那種自信無比的氣息,讓人感到這金無神,絕對要有后手。
    “他就是金無神。”
    烈火神將的話剛剛說完,就聽有人大聲的道:“大典就要開始,我們該怎么辦?”
    烈火神將看向了雷鳴神將,看向了自己身邊的眾多同伴,但是這些人一個個臉上,同樣閃過了一絲遲疑。
    作為神將,他們雖然殺伐決斷凌厲,但是剛剛的賭約,還沒有消失,自己等人要是動手的話,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更重要的是,在剛才答應的時候,他們是當著大多數人的面答應的。
    現在,鄭鳴還沒有來,時間就要過去,自己等人如果撕破臉的話,恐怕一個都難移走出去。
    也就在他們猶豫的瞬間,大殿的門,被人緩緩推開,伴隨著這大門的推開,一個身影,在兩個侍女的陪伴下,搖曳生姿的走了出來。
    在看到這個女子的瞬間,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已經瞎了,因為這個女子,實在是太光彩照人。
    同樣是一身白衣的傅玉清,在人群中緩緩走來。她眼眸平和,就好像這一刻無私無懼。
    金無神看著白衣身影的傅玉清,眼眸中的火焰,變的越加的強烈,他那顆本來就堅定無比的心,此時變得好像金鐵一般。
    鄭鳴不來,也好!
    金無神的心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可是就在這一刻,那還沒有觀關上的殿門,被人硬生生的給推開了!
    傅玉清正對著殿門,所以在那大殿的門被推開的瞬間,她的眼眸中,就映入了一個身影。
    一個那樣熟悉的身影!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