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64 尊主


    以天劍閣的實力,是能夠將這些人全部留下,但是此舉也意味著他們將要和琉璃圣皇全面開戰。√
    面對琉璃圣皇,他們天劍閣沒有必勝的信心,而且如果琉璃圣皇報復的話,天劍閣多年的基業,可能也會毀于一旦。
    但是如果見此情景裝作無動于衷的話,那么他們天劍閣的威名,也將付之流水,就在這女子權衡利弊,難以決斷之時,就聽有人道:“閣主暫且不要動怒,我覺得烈火神將也不是魯莽之輩,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出手,自然有他的理由。”
    “就請神將,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說話的,是一個干瘦的老者,他雖然一副風中殘燭的模樣,但是論起修為,同樣是生神境初期。
    而且,在他說出解釋兩個字的剎那,一股鋒利的劍意,直沖云霄。
    那烈火神將還沒有開口,身后已經出現了一片雷霆光芒的雷鳴神將,已經冷冷的道:“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侮辱我們尊主,侮辱我們尊主者,死!”
    這句話,最后一個死字,被那雷鳴神將用最強的顫音呼出,一瞬間,天地震蕩。
    尊主,這兩個字,同樣讓不知道真相的人,感到無比的意外,在眾人的感覺之中,能夠被雷鳴神將稱呼為尊主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琉璃圣皇。
    那陰冷的中年人,并沒有侮辱琉璃圣皇,怎么這烈火神將,就將他給殺了呢?
    能夠來到此地的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也就是瞬間,不少人的心中就已經閃過了一個念頭。
    那就是被雷鳴神將稱呼為尊主的,并不是他們想象之中的琉璃圣皇,而是那個鄭鳴。
    枯瘦的老者,也是一個見機行事的聰明之輩,這一刻,他同樣意識到了事情有些棘手。
    陽子陰女的雙修大典,必須要舉行,可是鄭鳴的身份如此的不凡,也讓他感到了一種本能的壓力。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說的話,就聽高臺上,有人咯咯笑道:“好一個侮辱者死!”
    澹臺靜云的身影,完全展現在了高臺之上。此時的她,并沒有任何的掩飾,但是大多數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卻是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
    她的容顏,讓人看不清楚,但是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卻深深的印上了一雙眼眸。
    一雙猶如飛舞丹鳳的眼眸,一雙充滿了君臨天地威勢的眼眸,一雙讓人感到心神搖曳的眼眸。
    “你們破壞了我天劍閣的規矩,又當如何?”
    冰冷的,帶著一絲殺意的聲音,充斥著壓迫的感覺,一些只有躍凡境界修為的武者,就覺得自己的心神,生出了無數的裂片。
    更有人忍不住低下了頭,他們不敢朝著那女子的位置看,對他們而言,這澹臺靜云,實在是讓他們恐懼不已。
    “那就戰吧!”說話的,依舊是雷鳴神將,也就是四個字,但是這四個字,卻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心神在顫抖。他們都很清楚,一旦這四個字真的成為事實,那么他們面對的,將是一場關系到日升域的巨變。
    天劍閣那枯瘦的老者,神色也變得僵硬起來,雖然他在宗門的地位比不過澹臺靜云,但是如此事關重大的事情,他卻不能不關注。
    畢竟,和琉璃圣皇開戰,并不是太符合現在天劍閣的利益。
    “如此說來,你們是代表琉璃圣皇,向我們天劍閣宣戰了?”澹臺靜云的聲音,顯得依舊平靜。
    可是,澹臺靜云的語調,卻已經出現了不小的變化,這和她一向強勢的性格,很不相符。
    雷鳴神將正要開口,卻聽虛空之中有人淡淡的道:“說話肆無忌憚,隨意侮辱他人,死有余辜。”
    “但是爾等在我天劍閣隨意動手,也有失禮,不過看在爾等忠心護主的份上,我不與爾等計較。”
    “坐下吧!”
    淡淡的聲音,平和無比,但是在這聲音下落的瞬間,雷鳴神將等人,一個個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其中烈火神將還不太明顯,唯有雷鳴神將,他所處的位置,離自己的位置足足有兩丈遠,這一刻同樣沒有任何反抗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雷鳴神將的臉色,頓時變的有點難看,在剛才那股壓力要將他壓在椅子上的瞬間,他不是沒有反抗,但是他自己現,自己的反抗,在這壓力下,根本就沒有半點的作用。
    可以說,他在這股力量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烈火神將等人,一個個也面面相覷,從自己的同伴的眼中,他們看到了恐懼。
    同時,他們也明白,自己等人和那說話的人,差距并不是一般的大,而這個人的身份,他們的心中也有了猜想。
    蕭一衫!
    天劍閣那個一直都隱藏在幕后,幾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閣主,這些年來,一些對天劍閣實力并不是太了解的武者,都以為天劍閣處在牝雞司晨的時代,但是他們這些對于天劍閣有深刻了解的人才知道,一直都是蕭一衫在牢牢的掌控著天劍閣。
    “諸位,大典就要開始,還請遵循我天劍閣的規矩。”澹臺靜云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奇異的光芒,這一刻,她的聲音,重新恢復了平靜。
    而就在她說話的時候,烈火神將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雷鳴神將,他們都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的目光,卻飛快的交流著各自的意思。
    一道道的目光,在虛空之中匯聚,一道道的目光在碰撞之中,同樣感受到了彼此的堅持。
    無論如何,也不退縮。
    雷摩云在雷鳴神將等人被壓制的坐下之后,就覺得有一絲遺憾,畢竟,再差一點,他的目的就能夠達到。
    但是他的神色之中,并沒有氣急敗壞,他心中很清楚,現在的情況,天劍閣和雷鳴神將他們的矛盾,幾乎是不可調和。
    “男女結合,講的是情投意合,我等此來,只為一件事,那就是貴門此次陽子和陰女的雙修大典,作為陰女的傅玉清,是不是真心愿意!”
    說話的,依舊是雷鳴神將,他的話語中,充斥著一種堅定的力量。
    澹臺靜云的臉色一寒,一股就好像九天冰寒的氣息,從高空直卷而下。處在這股氣息之下,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心神,都要被這股氣息凍裂。
    “我天劍閣的家事,什么時候輪到琉璃圣皇來插手了,這是琉璃圣皇的意思嗎?”
    澹臺靜云的聲音,依舊不緊不慢,但是在這聲音之中,不但有殺氣,更有一種驕傲,一種高高在上,俯視著蒼生的驕傲。
    她在通過這種方式,告訴雷鳴神將等人,他們沒有資格站在她的面前,更沒有資格,問她這些問題。
    “圣皇正在閉關,我相信要是圣皇出關的話,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將這句話問道。”雷鳴神將的聲音,依舊不慍不火,但是這一刻,他的氣勢,卻是絲毫不變。
    烈火神將、厚土神將、黑水神將等人,在聽到雷鳴神將的話語之后,一個個也都站了起來。
    他們沒有說話,但是他們正在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自己兄弟的支持。
    二十多個生神初期和化蓮巔峰匯聚在一起的氣息,足足讓一座山為之顫抖。可惜的是澹臺靜云不但是一座高可摘星辰的高山,而且還是一股隱含在九天冰雪之中的冰山。
    這種冰山,堅硬無比;這種冰山,可以碎裂,卻不會低頭。
    “如此說來,今天你們是要一條道兒走到黑了。”淡淡的聲音中,澹臺靜云冷漠的道:“你們應該清楚,如果真的動手,你們之中,沒有一個人能夠走出去。”
    “作為琉璃圣皇的最重要的助手,你們以后有著無比遠大的前程,你們擁有天恒神境的傳承,以后你們能夠修煉到何種地步,沒有人知道。”
    “難道你們真的想要為了一件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的事情,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統統化為虛無么?”
    澹臺靜云的話說完,一股沖天的劍意,在她的身上開始匯聚,這劍意冰冷無比,有著一種可以將人的心神直接凍裂的力量。
    在這股浩大的力量之下,不少天劍閣弟子,已經跪伏在地。就算是雷摩云等人,也在催動自己的功法,拼命抵擋著這股冰冷的壓力。
    冰封千里。
    一些熟悉澹臺靜云的武者,在這一刻,就已經明白此時的澹臺靜云,已經處在了一種攻擊的邊緣。
    如果稍微不順她的意,那么接下來就是浩蕩猶如九天冰風般的一擊。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雷鳴神將的四周,已經開始出現冰霜,那在他身后開始匯聚的雷電身影,也開始被冰霜所覆蓋。
    但是他依舊,聲音洪亮,堅定無比的說道。
    烈火神將等人,一個個也開始催動自己本身的力量,竭盡全力的抵擋著那冰冷的寒風。
    澹臺靜云看著雷鳴神將等人,眼中多了一些佩服的神色。她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由衷佩服的,是慷慨赴義,是熱血無悔!
    “你們不覺得自己悲哀了,你們辛辛苦苦的為那個人出頭,甚至不惜和我一戰!”
    “但是,那個人連來的勇氣都沒有!”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