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63 澹臺靜云

  木婉兒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她整個心卻是無比的歡呼雀躍,她不停的向身邊的房勻柏悄聲求證,是不是鄭鳴已經到了。
    但是房勻柏給她的答案,一直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鄭鳴依舊沒有來。
    作為萬象門的弟子,雖然木婉兒已經被安排在了一個不錯的位置,但是木婉兒還是能明顯察覺到來自四周的敵意。
    比如那些本來還和她說得好好的,一聽說她是萬象門的人,就立馬逃走的。
    “我覺得,鄭大哥一定會來的。”這句話,木婉兒已經不知道和房勻柏說了多少次,但是她還是朝著房勻柏說道。
    房勻柏就坐在木婉兒的身邊,此時他的眼眸之中,閃過的是一絲擔憂。雖然有琉璃圣皇的那些下屬,他們絲毫不用擔心外在的威脅,但是鄭鳴不來,還是讓他心里,不由自主的為鄭鳴很是捏了一把汗。
    畢竟,在這個時候,是一個有血氣的男人,都應該勇敢的站出來,可是鄭鳴,卻還沒有來。
    如果這件事情自己的師尊一直不出現的話,那么師尊的名頭,恐怕就完了。
    “當,當,當!”
    重重的玉板聲,從大殿深處傳來,本來高聲議論的人,在聽到這玉板聲之后,一個個都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諸位,歡迎來到天劍閣,今日是我宗陽子和陰女的雙修大典,諸位能夠到來,實在是讓我天劍閣蓬蓽生輝。”一個淡淡的,好像來源于九天之上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伴隨著這聲音,無數的天劍閣弟子跪在了地上。
    “拜見祖師!”
    天劍閣的主殿,分為七個層次,從下向上看,威嚴如天。而從上往下看,則俯視虛空!
    木婉兒和房勻柏兩個人所處的位置,正是這大殿的第七層,所以他們在聽到最高處的聲音之時,就猶如從九天之上聽到的神音一般。
    不過,從大殿的第七層看第一層,依舊看的清晰無比。木婉兒和房勻柏兩個人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就朝著那說話的位置看了過去。
    那是第一層的高臺,一個足足有百丈多高的高臺。高臺并不是太大,遙遙望去,就好像是一柄插在懸崖上,只剩下了劍柄的長劍的一般。
    而在這充斥著孤傲和殺意的劍柄上,此時正站立著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
    因為眼睛有問題,木婉兒根本就不會看到任何的東西,自然也看不清楚這女子究竟是一個什么模樣,但是在她朝著那方向抬頭的瞬間,木婉兒就覺得出現在自己心頭的,是一個女皇 。
    一個傲然凌空,俯視蒼生的王者,一個號令天地,讓人難以違抗的帝皇!
    女子的話音剛剛落地,就算是高居而坐的雷摩云等人,在這一刻也都同時從座位上站起,朝著那女子帶著三分恭謹的道:“拜見澹臺閣主!”
    澹臺靜云!
    木婉兒的心中豁然閃過了這個名字,雖然她的心中,對于這個名字有一種厭惡,但是此時映入她心中,猶如九天之上皇者的女子,還是讓她多出了不少的敬畏。
    就在木婉兒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就聽那澹臺靜云的聲音再次響起:“大典就要舉行,還請諸位在觀禮之時,不要大聲喧嘩。”
    “不然,無論是誰,膽敢攪亂典禮秩序者,立即逐出天劍閣,敢反抗者,殺無赦!”
    殺無赦三個字,澹臺靜云說的無比的平靜,但是那隱含著森森殺意的聲音,還是讓不少人感到自己的心底發寒。
    他們第一感覺,就是澹臺靜云這絕對不是威脅,只要他們之中有人膽敢惹事生非,澹臺靜云絕對會毫不客氣的殺人。
    “澹臺宗主的吩咐,我等自然遵從,在這典禮進行之前,在下有一句話,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平和的聲音中,陡然在大殿之中響起。
    那說話的人,乃是軒昊然,他一開口,頓時讓四周一些準備開口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還請軒太皇不要客氣。”澹臺靜云話語平靜,絲毫沒有因為軒昊然的特殊身份,有任何的變動。
    “我聽說,這一次要和陽子雙修的陰女,好像是我一個老朋友的未婚妻啊!”軒昊然在大殿第二層平臺上站起,笑吟吟的說道。
    他這么一問,頓時讓本來平靜無比的大殿,瞬間變得喧囂了起來,更有人呵呵大笑,還有人高聲的道:“軒太皇,您說的那個人,是不是鄭鳴啊?”
    “軒太皇何必給鄭鳴留顏面呢,他愿意當縮頭烏龜,就讓他當就是了。”
    說話的,是一個面目陰冷的中年人,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的味道。而就在這中年人說話之時,更多的笑聲在大殿之中響了起來。
    可是,就在眾人嘩然這一刻,一道身影,猶如火焰,朝著那說話的中年人直沖而去,當在場的眾人看清楚那身影的瞬間,一個隱含著赤紅色火焰的拳頭,已經朝著那中年人重重的轟去。
    那面目陰冷的中年人雖然相貌不怎么招人喜歡,卻不影響他是一個當之無愧的化蓮境初期的高手,他在那拳頭來臨的瞬間,身形在虛空之中陡然分成了九個。
    這九個身影,朝著四面八方逃竄而去。
    每一個身影,給人的感覺,都和真的一樣。而實際上,這九個身影,可以說都是真的,也都是假的。
    陰冷中年人施展的功法,涉及到一種名為移形換影的手段,只不過這種手段之中隱含的幻影奧妙,卻可以讓陰冷中年人的真身隨意轉換。
    只要不同時將這九個身影滅掉,那么這陰冷中年人的身軀,就不會受到威脅。
    這功法,不知道多少次,保住了陰冷中年人的性命。可是這一次,就在那九個身影四散逃竄的瞬間,赤紅色的拳頭,在虛空之中陡然脹大了十倍。
    猶如大斗一般拳頭,在虛空之中輕輕的震動了一下,隨即,那九個已經四散出數十丈的身影,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朝著拳頭倒飛了出去 。
    “饒命啊,我和閣下無怨無仇!”那面目陰冷的中年人,無比恐懼的求饒道。
    可惜,出手的人,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意思,拳頭在虛空之中顫抖了瞬間,就將那九個身影直接震碎了四個。
    還有五個,只不過也猶如風中的殘燭,那陰冷的中年人知道哀求沒有什么用處,就大聲的朝著高臺上空喊道:“靜云閣主,我是來觀禮的。”
    “烈火神將,還請看在我的面上,饒他一次!”猶如九天之上的聲音,再次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虛空之中出現的是一道劍影。
    劍影只有一尺,但是出現在虛空中的瞬間,卻好像要將虛空全部封鎖,虛空之中的萬物,都好像隨著這道劍影的出現,直接定在了那里。
    那面目陰冷的中年人,大松了一口氣,他知道這一次自己賭對了,好歹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可是,還沒等他臉上出現輕松之色,一聲巨吼就在虛空之中炸響,那巨吼雖然并沒有針對整個大殿中的任何一個人,但是隨著這巨吼,還是讓在場的人心里,本能的哆嗦了一下。
    就連那凝結虛空的劍影,也被這巨吼之聲,直接顫抖。
    巨吼之中,劍影所有的束縛,消失的干干凈凈,而那赤紅色的拳頭,則再次在虛空之中震蕩了一下。
    這一下,就好像人的眨眼,快速無比,但是在這震動之中,卻有一種無形的波紋,四下分散而出。
    波紋無形,卻毫不留情的充斥在那陰冷中年人所化的五個影子上,赤紅色的火焰閃動,那五個身影瞬間四分五裂。
    陰冷中年人發出了一聲慘厲的吼叫,隨即整個人死的再沒有任何的聲息。也就在這一刻,那赤紅色的身影倒飛了回去,而那半尺的劍影,也消散在虛空之中。
    坐在陰冷中年人旁邊的,是幾個陰冷中年人的同伴,他們一個個雖然憤怒的很,但是對于自己同伴的死,他們更多的,還是一種恐懼。
    “好好好!”
    三聲冷厲之中充滿了憤怒氣息的聲音,從那高臺上傳出,那本來在劍柄平臺深處的身影,緩緩上前了三步。
    “烈火神將,雷鳴神將,今日爾等如果不給我天劍閣一個交代,拼著得罪琉璃圣皇,我也要將爾等拿下!”
    烈火神將是一個面目通紅的中年人,他身材高大,給人的感覺,是無比的威嚴。
    在聽到這鋒利如劍的聲音之后,他并沒有后退,而是冷冷的道:“要戰就戰!”
    伴隨著他這句話,坐在東側二層平臺上十數個男子,幾乎同時站了起來。
    他們雖然面目不一,但是一個個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極其驚人,特別是剛剛發出雷鳴一般吼聲的男子,此時更是將自己的威勢提升到了頂峰。
    生神境初期!
    與此同時,在他們下方的平臺上,同樣站起了三十六個武者,他們正是和無缺戰皇的三十六戰將對峙的三十六元辰。
    那猶如女皇一般的身影,在這沖天的煞氣下,身軀也顫抖了一下,她雖然一向強勢,但是在面對琉璃圣皇坐下十幾個神將的時候,也要掂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