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760

  “來人止步!”一聲帶著高傲的喝聲,驚破了穆青秋的沉思,她快速的抬頭,就見一個師弟,已經騰空朝著那樓閣直沖了過去。
    心中暗罵自己一生的穆青秋,只能騰身跟了過去,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卻也只能跟過去。
    “你們是什么人,可有拜帖嗎?”那男子來到閣樓之外,聲音中帶著傲然的道:“另外,天劍閣方圓千里,不準有人踏空而行,你們下來。”
    這話語才一出口,頓時就讓那些看熱鬧的人兩眼放光。他們已經從這男子的話語中,感到了濃烈的火藥味。
    從樓閣之中,走出了一個穿著淡藍色衣衫的年輕女子,這女子模樣輕柔,整個人看上去,就好似風一吹,就能夠吹走一般。
    在看到這女子的瞬間,就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種憐惜的感覺。
    穆青秋沒有想到,從那樓閣之中,出來的竟然是一個女子,而她還發現,女子的身上,竟然沒有半點真元的波動。
    不,應該說,女子的身上,竟然連一點真氣都感覺不到。
    也就是剎那,穆青秋就有了判斷,這個女子,并沒有任何的修為,甚至可以說,這女子,在武者的眼中,就是一個廢人。
    那說話的男子朝著說話的女子掃了一眼,隨即哈哈大笑道:“我以為萬象門多么了不起,想不到竟然來了一個廢人,哈哈哈!”
    這句話,頓時讓女子的臉色一暗,而穆青秋對于自己這位師弟的話語,臉上感到了一絲的羞愧。
    雖然這個師弟的話語,只是代表他自己的,但是作為師姐,有這樣一個師弟,穆青秋感到有些丟臉。
    “閣下這般的牙尖嘴利,看來天劍閣的劍并不是最鋒利的,最鋒利的,應該是你的嘴!”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老者,老者的話語絲毫的不客氣,讓那男子頓時臉漲得通紅。
    他手指著老者,怒聲的道:“我的劍鋒利不鋒利,你試試不就知道,嘿嘿,讓你試我的劍,簡直就是對我手中長劍的侮辱!”
    “老頭,都這么大年紀了,還沒有進入躍凡,我看你也就是冢中枯骨,活不了多久了。”
    這句話一出口,不少人都朝著老者的身上掃去,幾乎瞬間,所有人都發現了老者的修為。
    一品大宗師!
    呼呼,這五個字,如果在凡人王朝,自然是震懾四方,但是此時他所處的地方,可是天劍閣。
    別說一品大宗師,在這里就算是一個躍凡境的強者,也只是普通,甚至是墊底。
    老者的臉色,并沒有任何的尷尬,他淡淡的道:“我房勻柏的修為雖然不如閣下,但是要論活的年歲,恐怕閣下絕對不比過我。”
    那年輕的弟子,本來就對房勻柏很不爽,此時聽到這話,冷笑道:“你這話,絕對是一個笑話,現在,我就讓你死在我的面前。”
    說話間,他手中的劍光,直接劈斬了出去。
    穆青秋看到自己這個按照輩分叫師弟的男子出手,當下就有點不好的感覺,不過隨即,她的眼眸中,就升起了一絲的寒意。
    因為這男子出手的對象,并不是那叫做房勻柏的老者,而是老者旁邊,那根本就沒有任何武技的女子。
    很顯然,他這位師弟的打算,就是讓那房勻柏救年輕女子,從而死在自己的劍下。
    “卑鄙!”下方已經有人毫不客氣的喝到。
    穆青秋就覺得的臉上火辣辣的,雖然這個師弟以往并不是太親近,但是此人畢竟是他們天劍閣的弟子,代表的,更是天劍閣的顏面。
    幾乎沒有猶豫,穆青秋就拔出自己的長劍,朝著那劍光斬了過去。雖然此時有點晚,卻也能夠擋得住。
    可是,就在那劍光接近樓閣的瞬間,一道紅光,輕輕一卷,就將那劍光吞的干干凈凈。
    與此同時,穆青秋就發現那本來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師弟,此時正被一根無形的線,輕輕的吊在虛空之中。
    一股讓她毛骨悚然的感覺,從穆青秋的心頭豁然升起,在這一刻,她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在這種威脅下,穆青秋就覺得自己就好似一個面對渺小的嬰兒,沒有半絲的還手之力。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定睛朝著那無形絲線的方向看去,就見那絲線的來源之地,竟然是一頭只有拳頭大小,呈現出碧綠顏色的蛤蟆。
    怎么可能?這一個小小的蛤蟆,怎么會擊敗自己那已經達到了躍凡第六境的師弟。
    “九目妖皇,今日乃是金兄大喜的日子,又豈能允許你這個妖孽,在這里興風作浪。”
    淡淡的聲音,從天際傳來,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影出現在天際,他目視著那拳頭大小的蛤蟆,淡淡的道:“立即給我離去,不然就將你滅在此處!”
    那人的出現的瞬間,四周天地好似瞬間回到了冰霜之中,本來已經將那天劍閣弟子給挑起的九目妖皇,此時用一種像是見到鬼一般的目光看著那男子。
    “九冥冰驪,你是九冥冰驪,你不是已經死在法身劫中,你……你怎么還活著?”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那跨步而來的身影,這是一個瘦削的男子,潔白的衣衫,在那好似水晶一般的肌膚下,一時黯然失色。
    清秀的面容,給人一種病怏怏的模樣,但是他站在那里,卻好似就是天。
    “九冥冰驪”這四個字,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并不明白他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滾!”男子有點討厭的朝著九目妖皇看了一眼,淡淡的道:“不然我就吃了你!”
    這句話,讓不少本來對這九冥冰驪出現,而生出不好好感的女武者,瞬間有一種要暈倒的感覺,她們有一點難以接受,這樣一個文弱猶如水晶一般的人兒,竟然說出如此粗俗的話語來。
    木婉兒和房勻柏兩個人,此時神色充滿了凝重,他們這一次來天劍閣,最大的底氣,就是這九目妖皇。
    現在從那九冥冰驪的口氣之中,他們感到九目妖皇遇到了麻煩,如果九目妖皇都被吞掉,他們兩個人的力量,恐怕連重新回到萬象門都不可能。
    但是現在離開,他們又怎么甘心,他們要見到鄭鳴,他們還不能就這樣離去。
    九目妖皇的身軀,瞬間變的猶如小山一般的大,通體碧綠的它,更是發出了一聲怒吼。
    “呱!”
    這一聲低斥,震懾人的心神,讓不少人都感到自己的神魂,在這一刻好似要崩潰了一般。
    但是那九冥冰驪,依舊淡淡的站在那里,它神色平靜無比,但是那雙眼眸,卻已經開始閃動特異的光芒。
    “有些年沒有吃過蛤蟆肉了,不知道還有沒有當年的風味。”九冥冰驪說話間,手掌朝著虛空一伸,九目妖皇的四周,竟然呈現出冰封之勢。
    暗藍色的冰塊,讓人從心底升起寒意,九目妖皇再次吼了一聲,隨即張嘴一吐,一條長長的匹練,朝著四周匯聚的冰霜重重的擊打過去。
    “啪啪啪!”
    無數的抽打聲中,那暗藍色的冰晶,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只是,這些裂紋快速的生長,根本就沒有半點的崩潰之勢。
    可就是這樣,那本來還有一些畏懼的九目妖皇,卻發出了一聲長笑,他哈哈大笑道:“九冥冰驪,我本以為,你這次能有什么巨大進步呢,沒有想到,也就是銀槍蠟頭而已。”
    “你當年的傷勢,并沒有恢復,還在我的面前,裝什么深沉,今日,我要吞了你。”
    說話間,九目妖皇的身軀,再次脹大了十倍,就好似一個碧綠的山峰,那赤紅的舌頭,更是變化成了一只驚天巨蟒,朝著九冥冰驪重重的抽打了過去。
    九冥冰驪神色一變,雙手揮動,正要施展手段,卻聽虛空之中有人冷聲的說道:“大膽孽障,竟然敢在天劍閣鬧事,三十六戰將,給我拿下。”
    伴隨著這一聲巨喝,三十六個身穿暗青色盔甲的中年男子,幾乎同時從四周落下。
    這三十六個男子,每一個都有著生神境中期的修為,而他們三十六個人之間,好似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將他們匯聚在一起,所以他們三十六個人,就是一個整體。
    “是無缺戰皇坐下的伏魔三十六戰將!”
    “啊,那是無缺戰皇的天地龍舟,是不是無缺戰皇親自到了!”
    “不是,那龍舟上并沒有升起天龍華蓋,無缺戰皇應該不是龍舟上,不過來人的身份也應該不低,畢竟能夠代替無缺戰皇御使三十六戰將。”
    “傳說之中,這三十六戰將身上的盔甲,乃是上等的銘器,催動之間,可形成四靈伏魔大陣,那絕對是可以鎮壓法身境的力量啊!”
    “這一次無缺戰皇支持天劍閣,那鄭鳴想要將自己的未婚妻搶走的可能性,看來是更小了。”
    “呱呱呱!”
    九目妖皇唯一的眼眸,瞪的大大的,他看向那三十六個站在自己四周的戰將的目光,充斥著顧忌。雖然還沒有動手,但是這三十六戰將給他的威脅,比之那九冥冰驪,更加的強大。
    九冥冰驪此時的神色,也露出了一絲的不喜,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說話。
    “四靈戰魔,上一次不知道誰逃的比老鼠都要快,趕日不如撞日,不如咱們在好好的切磋一下吧!”
    淡淡的,帶著一絲蔑視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伴隨著這聲音出現的,同樣是三十六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