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759 鐘響二十七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當當!”
    一陣的鐘聲,從遠處傳來,本來高談闊論的眾人,這一刻都安靜了下來。
    至于那些負責巡視的天劍閣弟子,此時一個個更是側耳傾聽,當鐘聲響到了二十七下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的臉色,都變的無比的古怪。
    二十七響,這么多年來,他們天劍閣的輕靈鐘,還是第一次響了二十七響。
    能夠讓輕靈鐘響二十七響的人,會是誰?那些弟子雖然一個個職責在身,但他們還是忍不住從宮殿之中沖出,朝著天劍閣的方向看了過去。
    但見虛空之中,九頭頭上長著尖角,外形有如獅子,但是卻要比獅子大上十倍的巨獸,正拉扯著一座通體閃動著雷霆氣息的古老戰車,從遠處風馳電掣而來。
    在這古老戰車的后方,三千穿著銀色盔甲,乍一看上去,就好似一道道雷霆般的武者,正跨坐在銀色的飛鷹之上,他們行進之間,雷電相隨。
    而戰車上,那長著雙翼的男子,氣勢如山,玄奧如神。行進之間,更有一種讓人俯首膜拜的沖動。
    “是摩云天帝,他老人家來了!”
    “那是雷霆神衛,聽說他們坐下的雷鷹,每一頭都是躍凡五境級別的妖獸。嗚嗚,要是我有一頭雷鷹的話,那這天下,又有誰能夠擊敗我。”
    “雷霆神衛最厲害的,并不是他們坐下的雷鷹,而是他們匯聚在一起,組成的千雷滅世大陣。”
    充滿了羨慕的聲音中,就見從天劍閣之中,飛出了數十道身影,飛在最前方的,是一個青色的身影。
    此時的速度,給人的感覺是飛,但是實際上,他就是在走路,只不過他每一步邁出,腳下就生出一道劍光,帶動他瞬間移動千丈方圓。
    “摩云天帝大駕光臨,我天劍閣蓬蓽生輝,在下洛劍云,代表我家閣主前來迎接。”
    當青色的身影停滯在虛空之中后,就化成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笑吟吟的朝著來人說道。
    雷摩云氣勢雄渾,絲毫沒有被鄭鳴打的倉皇逃命的狼狽,他哈哈一笑道:“洛兄,多年不見,你也不用跟我這么客氣,我這次來,是為金劍圣賀喜,哈哈哈!”
    一陣的長笑,猶如雷霆,四周所有的武者,都被雷摩云的氣勢所懾,更有不少人此時看向雷摩云的目光,充斥著敬慕之色。
    “天帝既然如此說,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此地不是談話之地,您跟我來。”
    洛劍云雖然在氣息上,比雷摩云弱上不少,但是他為人沉穩,做事說話,更是八風不動,所以讓人在比較之間,竟然有一種絲毫不弱于雷摩云的感覺。
    這也讓更多的人,感到了天劍閣的底蘊。
    洛劍云在前帶路,而雷摩云雖然沒有下戰車,卻也輕聲的和洛劍云交談,一行人掠空而過,浩浩蕩蕩的進入了天劍閣。
    “大丈夫當如是,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駕馭長車直上天劍閣就好了。”有武者看著猶如帝皇出巡般的雷摩云,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向往。
    對于這武者的話語,沒有人開口譏諷,因為在他們的心中,同樣有這樣的感覺。
    有朝一日,我也要和雷摩云一般。
    雷摩云的戰車,緩緩的消散在虛空之中,但是此時,依舊有人不愿意離去。也就在這一刻,那天劍閣的鐘聲,再次響起了起來。
    而且,這一次的鐘聲數量,同樣是二十七響。
    還是二十七響,這一次是誰?那些本來已經返回了大殿的武者,一個個都快速的跑了出來。
    當他們的目光朝著四周的天際巡視的時候,就見一座巨大的龍舟,劃破天際,浩蕩而來。
    這巨大的龍舟,足足有千丈長短,在巨舟的前方,更有一百零八個足足有百丈多高的巨人,腳踏虛空,手挽金繩,無聲的拉著龍舟前進。
    巨大的龍舟船舷上,一個身影傲然立于上方,雖然這身影和那百丈的巨人相比,實在是猶如螞蟻和大象一般,但是看到這身影,無數的人,都感到心神搖曳。
    皇霸之氣,這是真正的皇霸之氣。
    在看到這個人的瞬間,不少人就驚聲喊道:“是軒太皇,真的是軒太皇!”
    作為太皇真血的傳人,軒昊然的名聲,比之摩云天帝不但不遜色,甚至還有兩分的超越。一萬年軒昊然和姜無缺的關系最好,被公認為是姜無缺坐下的第一人物。
    這一次,天劍閣之中出來迎接的,是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老者。老者身穿灰色的大褂,給人的感覺,是平凡普通一如凡人,但是他出現的瞬間,就連軒昊然都抱拳行禮,稱之為趙老!
    這一句趙老,讓那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他淡淡的道:“軒太皇能夠到來,是我們天劍閣的榮幸,您里面請。”
    軒昊然一笑道:“這一次乃是無神兄大喜的日子,我又怎么能不來呢?”
    “恐怕太皇來此,為的不是參加婚禮吧!”那趙姓老者絲毫沒有給軒昊然留面子說道。
    軒昊然仰天大笑,然后輕聲的道:“說實話,我是來看熱鬧的,但是同樣,我也是來幫忙的,只要那個人出現,而天劍閣又有需要的話,我等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趙姓老者眉頭輕輕的一皺,并沒有說話。
    軒昊然臉上的笑容,更多了兩分道:“前些日子和無神兄見面,他的大陰陽劍訣,就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有突破。”
    “鄭鳴此人,絕對不可以以常人度之。”
    輕輕點了一下頭的趙姓老者,聲音淡淡的道:“鄭鳴此人倒也有幾分手段,但是我天劍閣的大事,卻也不容許破壞,如果誰破壞天劍閣的大事,老頭子我,也不介意將他斬殺在天劍閣下。”
    “再說,我不行,還有無神,還有蕭師兄!”
    蕭師兄三個字,讓軒昊然的臉上一動,隨即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懼意。他清楚諸位蕭師兄代表的是什么,所以在懼意消散之后,他的臉上,更多的是笑容。
    “如果蕭一衫前輩也出手,那我等就可以穩坐看熱鬧了。”
    趙姓老者并沒有接這句話,他這顯得有些失禮,但是老者就算是明知道失禮,依舊這樣做。
    因為,這不僅關系到了他的驕傲,更關系到了一個他們天劍閣神話的驕傲。
    軒昊然對于老者的失禮,也沒有追究的意思,他哈哈一笑,就催動龍舟,在老者的陪伴下,繼續向前。
    軒昊然之后,一個個實力,不斷的出現,各種各樣的坐騎銘器,更是讓那些只能在宮殿外看熱鬧的武者,感到過癮不止。
    甚至此時,已經開始有人猜測,作為日升域兩大勢力頭領的琉璃圣皇和無缺戰皇,究竟會不會出現。
    這兩個強者的出現,又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樣的碰撞。
    “快看那邊,好似是萬象門的隊伍!”有人發出了一聲尖利的叫聲,手指朝著遠處一指。
    而在此人手指的方向,一座樓閣,緩緩而來。
    鄭鳴的身份,最廣為人知的,就是萬象門的宗主,所以聽說萬象門的人到來,一時間幾乎所有的人都從自己閉關的地方跑了出來。
    對于他們而言,萬象門的到來,才是熱鬧的開始,就是不知道,鄭鳴是不是在萬象門的來人之中。
    那并不是太大的閣樓,比之軒昊然的巨舟和雷摩云的戰車,差的都不是一個等次,但是當這閣樓到來之際,不少人的眼眸中,不少人都充滿了炙熱。
    本來猶如穿花蝴蝶一般,來回于各個宮殿之中的天劍閣弟子,此時一個個也開始將目光投到了閣樓上。
    作為天劍閣此地的負責弟子,穆青秋此時的眼眸中,閃過的卻是一絲的無奈。
    她實際上,并不愿意在這個時候看到鄭鳴。甚至是任何和鄭鳴有關系的人。在她的心中,自己的師尊金無神,就是一個猶如神一般的男子。
    這個男子,讓她充滿了尊敬,也充滿了敬畏和感恩,但是同樣,在她的心中,對于那個傳授了自己天外飛仙的鄭鳴,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在她的感覺之中,自己的師尊和那個猶如天外飛仙一般的男子,兩個人不應該是對手,而應該是一對惺惺相惜的朋友。
    可是,在她閉關出來的時候,和自己師尊身為陽子陰女的傅玉清,竟然是鄭鳴的未婚妻。
    而自己的師尊,更要在宗門長輩的推動下,和傅玉清結為夫妻,這個消息給他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一個死局。
    一個沒有辦法解決的死局。
    對于傅玉清,穆青秋見過的次數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數時候,她看到傅玉清的時候,都是遙遙遠觀。在她的心中,淡雅如仙的傅玉清,就是她學習的榜樣。
    很多時候,無論是在氣勢和行事上,他都在朝著傅玉清學習,只不過這一切,她自己都有一點不愿意承認而已。
    這些天,她一直生活在矛盾之中,不知道在這一場風暴之中,自己究竟該怎么做。
    作為自己師尊的弟子,她本應該站在自己師尊一邊,但是她內心深處,卻有一個影子,在不斷的折磨著他。
    那個人,他究竟會不會來,這個問題,一直折磨著她。
    萬象門來了,對于她而言,這幾乎是最壞的消息,因為這個消息代表的,是一場浩劫。
    一場她阻止不了的浩劫,一場就要發生的浩劫,一場她絕對不愿意看到的浩劫。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