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758 庚金葫蘆八百道種

  當那一口充斥著無窮鋒利氣息的庚金之氣入體的瞬間,鄭鳴就感到一股磅礴至極,精純無比的靈氣,直接沖入到了他的體內。
    這股力量,在鄭鳴的丹田之中,直接化成了磅礴的真元,瞬間將鄭鳴那充滿了饑渴感覺的神海,給塞得鼓鼓脹脹,沒有半點的縫隙。
    而這股力量,在這一刻,還在增長,還在增加!
    鄭鳴的身軀,就好似一塊氣球,在瘋狂的脹大,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鄭鳴就胖了十圈。
    就好似一個變了形態的胖子,鄭鳴這一刻,心中充斥著后怕,他知道如果靈氣再這樣增長下去的話,那么說不定自己直接就要被崩裂。
    吸收,快點吸收!鄭鳴快速的盤膝坐在地上,催動自己體內關于君臨天下的規則之力,對那在他體內瘋狂涌動的真元,快速的調整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整個人,已經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地。而他的身軀,也開始漲的越加大了起來。
    一丈,兩丈,三丈……
    鄭鳴整個,已經成為了一個足足有三丈方圓的大氣球,只要動彈一下,就會崩潰。
    也就在這個時候,在那無窮的星空之中,正在盤膝而坐的金蓮大圣,木然睜開了眼眸。
    他那已經失去的庚金葫蘆,竟然有了動靜,這讓金蓮大圣猶如古井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歡喜之意。
    對于金蓮大圣而言,那庚金葫蘆乃是他最重要的寶物之一,丟失了庚金葫蘆,讓他的修為降低了不少。
    該死的域外天魔,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在將他的葫蘆搶走之后,他竟然難以算出那葫蘆究竟在什么地方。
    這讓金蓮大聲的心中充滿了憤怒,可是他這種憤怒,最終只能夠憋在心中。
    庚金葫蘆有消息了,這讓金蓮大圣心動不已。他快速的掐動手指,想要尋找自己的寶物。
    可惜,那庚金葫蘆在出現的瞬間,就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竟然尋找不到半點的痕跡。
    可惡!
    金蓮大圣直接從自己盤坐的位置站起,也就是一瞬間,浩蕩威勢,直接籠罩無數的星空。
    不少正在修煉的強者,在這無窮的威勢下,身體忍不住顫抖,他們都明白,自己等人的生死,也就在這強大的存在一念之間而已。
    好在,也就是半刻鐘的時候,金蓮大圣已經收回了自己的氣息,他的神色,在這個時候,也重新恢復了平靜。
    “域外天魔,總有一日,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金蓮大圣自語之間,又幽幽的道:“天魔將出,乾坤欲亂,一場殺戮,不可避免。”
    “我這一系,弟子雖然不少,但是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實在是太少了。”
    “等迎戰域外天魔之時,被他人的弟子給比了下去,那實在是太傷面皮。”
    自語之中,金蓮大圣的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他在稍微沉吟之后,朝著虛空一伸手,一個玉盒出現在了金蓮大圣的手中。
    金蓮大圣輕輕的掀開玉盒,就見玉盒之中,有無數的光點,在玉盒之中,顯得無比漂亮。
    “八百道種,條條直指大道,個個都是天命,我倒要看看,得到道種之人,究竟能夠走到那一步。”
    說話間,金蓮大圣一揮手,那玉盒之中的光點,就朝著四面八方沖了過去,眨眼功夫,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做完這一切的金蓮大圣,則重新閉上了眼睛,對于他而言,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等待而已。
    對于自己引起的這一切,鄭鳴可以說一無所知,一口庚金之氣,已經讓他感到難受無比,要不是他本身體內隱含著十三個開天神符,在加上君臨天下刀法所演化出來的蓮花,吞吐真元的速度夠快,鄭鳴說不定就被那一口庚金之氣,直接給崩碎。
    但就是這樣,當將自己的身軀恢復到元老大小的時候,鄭鳴還是吐出了一口精血。
    只不過,這一口精血之中,還隱含著一股鋒利無比,色呈淡金色的庚金之精。
    雖然這庚金之精看上去很少,但是實際上,這庚金之精的重量,遠遠超過了一些頂級的兵器。
    將這口庚金之精吐出,鄭鳴就覺得自己渾身無比的舒坦。他體內的真元,此時雖然還有一種腫脹的感覺,但是卻已經讓他能夠隨心所以的御使。
    庚金之力,本來就是鋒利無比,這庚金葫蘆之中的庚金之精,比之普通的庚金不知道強上多少。
    如果讓這一口庚金之精就這么白白浪費,鄭鳴的心中還真的有點舍不得。
    一個念頭閃動,鄭鳴就想到了自己儲物手鐲之中的各種材料,他遲疑了一下,就快速的一拍自己儲物手鐲,各種各樣的材料,直接飛了出去。
    這些材料,在挨近庚金之精的剎那,就一個個變成了碎粉,化成了庚金之精的一部分。
    而因為這些材料的加入,本來只有嬰兒拳頭大小的一塊庚金之精,就化成了一個籃球大小的金色球體。
    鄭鳴看著這球體,心中閃過的,是剛剛施展君臨天下三式,所演化出來的龍雀刀的模樣。
    當下,鄭鳴快速的揮動雙手,朝著那金色的球體一拉,一個個法訣更是快速的印上,只是半刻鐘的功夫,一柄長有三尺的金色龍雀,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
    這金色的龍雀,如果說煉器手法的話,實在是有點粗燥,畢竟鄭鳴的煉器手法,本來就只是入門。
    但是當這龍雀刀成型的瞬間,鄭鳴就感到自己體內的神蓮,開始瘋狂的震蕩。
    共鳴,這是一種和君臨天下刀法,相輔相成的共鳴,是一種相生相伴的共鳴。
    輕輕的一伸手,鄭鳴就將那金色的龍雀刀那在手中,這一刻,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刀在手,整個天下,都將在他的一刀之中,斬成碎粉。
    自己這柄刀,應該比不上真正的大夏龍雀,但是鄭鳴看著那金色的刀身,卻覺得如果論起鋒利的話,真正的大夏龍雀,也不過如此而已。
    鄭鳴沒有揮刀,他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中翻騰了幾件材料,給自己的龍雀刀做了一個刀鞘,然后將這刀,猶如夏桀一般,靜靜的佩戴在了自己的肋下。
    在將刀配上的一瞬間,鄭鳴又將刀鞘解了下來,然后揮手寫了四個字——大夏龍雀!
    “此刀不凡!”魔性青螺靜靜的道:“如果有暇,還請給我鑄造一把,定重謝。”
    鄭鳴在三個青螺之中,最喜歡的就是魔性青螺,他當下就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主人,您都修煉了十天了,嗚嗚,在修練下去,就趕不到天劍閣了。”小金貓這時候,從鄭鳴的身后竄出來,大聲的朝著鄭鳴叫嚷道。
    天劍閣作為日升域七大勢力之一,本來就牽動著天地風云,更不要說陽子陰女雙修大典這等百年難得一遇的大事,更會聚集無數英杰。
    當然鄭鳴的存在,也讓很多心存八卦心思的人,匯聚在天劍閣下方,想要看一場好戲。
    天劍閣位于雪山之頂,千里之外,都能夠遙遙看到天劍閣的大殿,好似凌塵的長劍,傲然無雙。
    作為天劍閣的駐地,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資格登上天劍閣,所以大多數的武者,都等待在雪山之下。
    對于這些來觀禮的人,天劍閣雖然不喜,卻也不能趕走,畢竟作為日升域的三大勢力之一,他們天劍閣,怎么都要表現出自己所應該擁有的風范。
    所以,一座座宮殿,幾乎在一夜之間,拔地而起,無數的天劍閣附屬弟子,開始在四周伺候。
    宮殿之中,有酒食玉座,可以讓人安歇談笑,一些舊日相識,更可以把酒言歡,好不快樂。
    當然,也并不是說所有的舊日相識,氣憤都能夠很好,同樣也有一些并不是很對頭的舊日相識,還沒有把酒言歡,就已經開始拔刀相向。
    幸好,天劍閣的巡視弟子,在對幾個不遵循天劍閣安排,自私動手的人施以嚴刑之后,一切都平靜了不少。
    “鄭鳴還沒有來,他是不是不敢來了?”圍成一圈的玉座之中,有人一邊喝酒,一邊笑著說道。
    此人修為也就是躍凡六境,但是那狂放不羈的氣質,卻讓他整個人給人一種無形的吸引力。
    一些宗門年輕的女弟子,在聽到他的話語之后,都開始將自己的目光轉移過來。
    對于這些瞅過來的目光,那人也極是享用。這一次來到天劍閣,除了看熱鬧之外,在次此人的心中,也未嘗沒有想要勾引一兩個大宗門女弟子的心思。
    “我聽說這鄭鳴,可是一個狂妄的家伙,他好似說過什么半年之內,要擊敗無缺戰皇。”
    “現在倒好,大家都在這里等著他來一個英雄救美,卻沒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他竟然沒有來。”
    “我看啊,他這個人,也就是一個喜歡呈一些口舌之利的小人,大家還好似不要有什么期待了。”
    這男子的話聲音很高,而他這一番話出口,更是引得幾個同伴的交好。而那些本來負責巡視的天劍閣弟子,一個個更是昂起了頭。
    雖然這些天劍閣的弟子并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的意思,卻是極其明白,那就是他們對那個鄭鳴,確實是不屑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