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756 九九至尊大夏龍雀

  
    一百萬黃色的聲望值算得了什么,咱的手中,可是有四千多萬黃色的聲望值。
    一邊安慰自己,鄭鳴一邊快速的抽取起來。這十次下來,倒也算是有所得,但是所得和鄭鳴的期望相差還是太大。
    五個五臺派弟子,一個齊金蟬。
    五臺派弟子的技能,實在是沒有辦法說。讓鄭鳴唯一感到還值的,是齊金蟬。
    齊金蟬在劍道方面,也就是一般,唯一讓鄭鳴感到振奮的,是齊金蟬的技能中有一點——福澤深厚!
    這是最后一項技能,雖然好似虛無縹緲,但是鄭鳴卻感到,齊金蟬的價值,就在這最后一項。
    他的作用,應該就好似李英瓊的主角光環,雖然沒有具體的表現形勢,但是冥冥之中,絕對有一股力量保佑著他,讓他不落凡塵,讓他無災無難。
    不用如來佛祖或者七寶金幢,鄭鳴覺得自己使用齊金蟬,應該也能夠走出現在的困境。
    但是重點是,怎么走出去。
    雖然很多人福澤深厚,就算是有所有的同伴都已經死絕,他依舊活得好好的。可是這種福澤,并不代表他能夠悠悠然的走出去。
    再抽!
    將齊金蟬的英雄牌放好,鄭鳴開始了再次的抽取。只不過這一次,鄭鳴換上來青色的聲望值。
    七萬青色的聲望值,不用白不用。
    就在鄭鳴準備抽仙俠牌的時候,一個想法出現在他的心頭,好似用青色聲望值,還沒有抽取過洪荒牌。
    大爺的,抽取一會試試。
    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有了決定,雖然千分之一的幾率,基本上是肉包子打狗,但是……但是誰讓咱有包子。
    抽!只是這一次的抽取,鄭鳴可不能像以往那么霸氣,他能夠選擇的,是一個個的抽。
    而且一萬聲望值抽完,就算了。
    木有,木有,木有,木有……
    幾乎機械的重復著結果,對于這種結果,鄭鳴也是能夠接受,千分之一的幾率,沒有就對了。
    有的話,那才是問題呢?唔,這一次好似還是……有了!
    當最后翻轉過來的時候,鄭鳴那本來平靜的臉,一下子有點懵了,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現在看到的是真的。
    有,竟然是有,呼呼,他大爺額,自己竟然用青色聲望值,抽到了一張洪荒牌!
    什么情況,莫非今日,自己真的是運氣爆棚,還是天隨人愿,所以事事順心啊!
    激動不已的鄭鳴,趕忙朝著英雄牌上看去,就見英雄牌上出現的,是一個身穿皇袍的男子。
    男子雖然只是一個映像,但是在看到這男子的瞬間,鄭鳴就覺得一股皇者之氣,直沖霄漢。
    九五之尊,一直一來,鄭鳴覺得,天地之間,就應該是九五之尊,但是這男子給人的感覺,卻是九九至尊!
    皇者之氣,鋪天蓋地!
    只不過,這種皇者之氣,是一種霸道的皇者之氣,是一種讓天地萬物沉浮,不服則滅的皇者之氣。
    夏桀!
    在英雄牌的下方,兩個字硬生生的映入了鄭鳴的心頭。這兩個字,鄭鳴很熟悉。
    夏桀殷紂,那可是古代非常有名的人物,在看到這兩個字的時候,鄭鳴覺得有一種五雷轟頂的感覺。
    洪荒牌,奶奶的,有這么不靠譜的洪荒牌嗎?我自己抽取的,那是強大的可以滅世的金烏,是可以展翅高飛,遮天蔽日的鯤鵬,是三千神魔,是盤古鴻鈞。
    你在洪荒牌之中,出現一個夏桀,你什么意思,還能不能好好做朋友,還能不能讓人安安心心的抽取幾張英雄牌呢?
    一個個念頭之中,鄭鳴再次定睛朝著那人物看去,那人給他的感覺,依舊是霸道,一種稱雄天地,傲視群倫的霸道。
    在鄭鳴抽取的英雄牌之中,論起霸氣,一直都是以項羽為尊,可是現在,項羽和這位夏桀相比,好似差的并不是一個等次。
    夏桀,一個亡國之君,怎么就有如此霸氣的威勢呢?
    和夏桀本身相比,他那腰間配著的一柄三尺刀,更是讓鄭鳴心神搖曳。
    雖然不是實物,雖然此搗是在英雄牌上,但是看到這柄刀,鄭鳴卻瞬間就知道了這柄刀的名字。
    龍雀,大夏龍雀刀!
    祖巫血脈稀薄,法天象地,霸天驚世印,君臨天下七式!
    當鄭鳴的目光看到夏桀的這些技能時,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不管怎么說,這些技能給他的,是一種無比牛的感覺。
    霸天驚世印,君臨天下七式,這兩個技能,鄭鳴雖然一時間摸不清楚究竟有什么特殊之處,但是按照以往的規矩,排在后面的,才是最好的。
    這夏桀,究竟是一個什么級別的存在。
    看到夏桀英雄牌的瞬間,鄭鳴的心中有一種沖動,那就是將這夏桀的英雄牌先使用了再說。
    使用,使用,使用!
    在這使用的沖動下,鄭鳴最終還是將這英雄牌暫時存放,他要趁著自己運氣正好,再抽幾張。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不過鄭鳴毫不氣餒,現在他已經抽到了一張夏桀,可以說已經將失去的本錢回了過來,現在無論是抽到什么,他都是賺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接下來,鄭鳴在洪荒牌之中,那是一個也沒有抽到。
    唔,沒關系,千分之一的幾率,我還能夠再抽幾次,可是就在鄭鳴用這種念頭安慰自己的時候,他的心頭木然閃過了一行文字——聲望值不足。
    這五個字,就好似喝酒喝的正爽,沒有了酒一樣。鄭鳴看著只剩下三個的青色聲望值,頓時沒有了抽取的興趣。
    雖然紅色和黃色的聲望值還有很多,但是他們畢竟沒有青色的聲望值爽利。
    青色聲望值,那可是能夠活的一種完整的技能啊!
    使用夏桀,獲得技能,畢竟自己身上的東西,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
    鄭鳴將夏桀的英雄牌掉出來,仔細的瞅了幾眼之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那英雄牌點開。
    這是鄭鳴第二次使用洪荒牌,只不過兩次洪荒牌的標準卻不一樣,一個是太古金烏,一個是有著稀薄祖巫血脈的夏桀。
    光芒閃動之間,鄭鳴就感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體內,在這股力量下,他覺得自己頭頂青天,腳踩大地,四荒八合之間,都是自己馳騁之地。
    也就在夏桀的英雄牌使用的瞬間,三個青螺,還有那小金貓,全部被壓制。三個青螺沖不出他們藏身的戒指,至于小金貓,更是瑟瑟發抖!
    天劍閣的兩個長老,此時的神色已經開始輕松起來,他們兩個在神通在天劍閣合成劍網塵絲,現在劍網和塵絲開始合攏,鄭鳴已經在劫難逃。
    只是,兩個人在運用自己的神通鉆過那猶如血山般的防御時,也感到非常的不輕松。
    甚至兩個人感到,兩個人此時穿過的,并不是一座血山,而是一個防御堅韌,又充滿了腐蝕氣息的硬骨頭。
    但是總算是要完成合圍,鄭鳴已經在劫難頭。
    “這個鄭鳴,果然是不好對付!”矮瘦老者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佩服的說道。
    高瘦老者點頭,他們乃是生神境的大高手,在面對一般化蓮境的武者時,他們大多數時候,只要神通一展,那些化蓮境的武者立即就沒有還手之力。
    可是現在,面對鄭鳴,他們不但要兩個人聯手,而且還要用處自己全部的力量。
    甚至剛剛,要不是他們配合多年,還有可能被鄭鳴這詭異的手段所傷。固然,鄭鳴這種情況,讓兩個人心中的怒氣很是不少,但是同樣,他們也感到一絲佩服。
    高瘦老者的心胸并沒有矮瘦老者寬廣,他哼了一聲道:“越是如此,越不能讓他活命。”
    矮瘦老者點了點頭,對于自己同伴的態度,他雖然有些不太喜歡,但是同伴的決定,他的心中卻是贊同的。
    鄭鳴這個人,絕對不能讓他活下去,這個人的危害,實在是太大,如果讓他活下去,那么他們天劍閣,絕對危險。
    “這個人也算是一個人才,就算是比之金無神,也不逞多讓,要不是他修為低,咱們兩個人想要拿他,也不容易啊!”
    高瘦老者聽著矮瘦老者的感慨,瞬間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雖然他不喜歡鄭鳴,卻也不得不承認,矮瘦老者的話,說的是有道理的。
    已經侵入了血色光芒之中的劍網,陡然一顫,隨即那猶如血色水晶般的血海和血芒,消失的干干凈凈。
    虛空之中,剩下的只有鄭鳴,已經被劍網和塵絲籠罩在了中間的鄭鳴。
    “他撐不下去了,我就知道,他的真元,絕對難以長久。”矮瘦老者的雙眸之中,閃爍出一絲的狂喜,他朝著自己的同伴道:“咱們這一次,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差池,如果讓他逃了的話,那對咱們天劍閣,就是一個心腹大患。”
    高瘦老者點頭,他雙手揮動,那些四處伸展的塵絲,不但沒有變快,反而變慢了不少。
    但是這些塵絲閃動的光澤,越發的明亮,一根根塵絲之間,好似有著一種無形的屏障,就算是一個飛蟲,也難以逃走。
    至于那矮瘦老者,收攏的劍網,卻是快速的收縮,劍網所形成的口子,卻也變得越來越小。
    鄭鳴出于劍網塵絲之中,就好似一個處在網中,難以逃脫的魚兒,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領,也難以逃脫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