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755 光明如山劍網塵絲

作為生神境的存在,老者的身軀強度,并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比擬,但是在那一抓之下,卻也難以抵御。
    九子母天魔大法,雖然已經和血影神功合一,最終因為彌勒神骨化成血佛,但是九子母天魔大法的威勢,依舊存在。
    在那劍網下落之時,鄭鳴已經做好了準備,讓一個血佛劃空而去,為的就是在這最關鍵的時候,給矮瘦老者一擊。
    雖然矮瘦老者并沒有死亡,但是剛剛那充滿了威脅的一擊,同樣讓他心有余悸。
    畢竟,他等于在死亡的威脅中走了一圈。
    “孽障,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矮瘦老者怒聲喝罵,但是此時他最重要的事情,卻是壓制自己的傷勢。
    在他吞下一丸丹藥,再次生長出一根手臂的時候,那高瘦的老者,也豁然出手。
    老者手中,一柄紫色的長劍,他在朝著鄭鳴揮出一劍的剎那,這一劍就化成了一道細絲。
    只不過他的細絲,和剛剛那矮瘦老者的劍絲不成,他的細絲,化成的是上萬條銀色的絲線。
    這些絲線,呈現一個扇形,朝著鄭鳴的方向,密密麻麻的直掃了過去。
    煩惱絲,這高瘦老者的神通,名為煩惱絲,又名凡塵絲,顧名思義,自然是纏纏綿綿,沒完沒了。
    而他和矮瘦老者的劍網配合在一起,就是天劍閣有命的劍網塵絲,一般的生神境高手,如果說天劍閣的對手最不愿意遇見的,他們兩個絕對可以名列前五。
    塵絲雖然沒有劍網鋒利,卻有一種無形的吸力,在這吸力之下,一般人很難掙脫。
    在這一道道的塵絲掠過的時候,鄭鳴就感到自己那九尊血色的小佛,一尊尊都好似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禁錮在了一個位置一般。
    想要動彈,雖然不能說不可能,卻也艱難無比。
    劍網依舊下落,一道道塵絲,卻穿過虛空血海,朝著他的本體襲擊而來。
    光靠自己,應付起來有一些吃力,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想到了英雄牌,他的手中,現在最得力的英雄牌,自然是如來佛祖,只要一掌,就能夠將這兩個老者給斬殺。
    可是用如來佛祖,太過大材小用。
    而除了如來佛祖,就剩下七寶金幢,這東西乃是蜀山之中的佛門至寶,號稱萬法不侵。如果用來對付這劍網塵絲,相信并不是什么難事。
    但是七寶金幢防御雖強,可是攻擊卻并不理想。
    兩個都不是太適合,怎么辦?鄭鳴的心頭,就升起了使用英雄牌抽一把的想法。
    紅色聲望值四十三億六千七百五十六萬
    黃色聲望值五千七百九十五萬五千六百二十三
    青色聲望值七萬三千二百一十五!
    看著心頭四十多億紅色的聲望值,鄭鳴的心中充斥著歡喜,這些聲望值,代表著他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夠得到四張封神級別的人物或者法寶。
    而五千萬黃色的聲望值則代表著鄭鳴可以獲得五張仙俠級別的英雄牌,而且還是相是哪一張,就是哪一張的英雄牌。
    破除這劍網塵絲,實在是太容易了,只不過要看,自己究竟如何選擇而已。
    現在使用想誰是誰的技能,實在是有點浪費,還是抽一把的好,這個念頭一叢鄭鳴的心頭閃過,就讓鄭鳴動心不已。
    面對那瘋狂朝著自己接近的劍網塵絲,鄭鳴沉喝一聲,一朵黑色的十二品蓮花,就涌起在他的腳底,那黑色的蓮花出現的瞬間,滾滾的血海,瞬間漲大了到了千丈方圓。
    那本來已經接近鄭鳴的劍網塵絲,被硬生生的拉開了距離,九個血色的小佛,更是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尊血色的大佛,盤踞在血海黑蓮之上。
    而就在那血色大佛落座的瞬間,本來翻騰的血海以及四周的海浪,形成了一座山岳。
    彌勒神骨,光明如山!
    但是此刻,這如山的光明,卻被鄭鳴使用手段,轉移到了血海上,讓本來污穢卻容易穿破的血海,除了污穢之氣,更多了一股猶如鐵石般的堅韌。
    高瘦老者和矮瘦老者兩個人臉色都是一凝,他們都感動自己的催動的神通,遇到的抵抗,比之剛才,何止是增大了百倍。
    如果說剛才他們的神通是走在水中,那么現在,他們就是行走在巖石之中。
    速度滿了十倍,而且損耗也增加了十倍。
    “師兄,此人看來是要和咱們兄弟硬耗了。”那矮瘦老者目視著高瘦老者,沉聲的說道。
    “水滴石穿,鄭鳴已經將自己的神蓮都使了出來,已經是黔驢技窮,只要咱們穿透他的防御,就是他身死道消的那一刻。”高瘦老者說話間,雙手一揮,成千上萬的煩惱絲,都增加了一絲的青光。
    鋒利無比的青光,讓煩惱絲的速度增加了一倍,而矮瘦老者點頭答應一聲之后,也開始催動自己的劍網,慢慢的朝著那血光收縮。
    一尺,兩尺,一丈……
    對于兩個人的進攻,此時鄭鳴并沒有放在心上,他在抽取英雄牌,抽取可以讓自己打破這一劫的英雄牌。
    仙俠牌!
    這是鄭鳴的第一個選擇,而且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就直接選擇了用黃色的聲望值進行抽取。
    一次一百張!一次就是十萬黃色聲望值。
    反過來,唔,有一個人,鄭鳴定睛朝著那英雄牌看去,就見上面是一個和尚。
    蜀山之中,和尚都不錯,鄭鳴心中歡喜,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和尚名字的時候,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毛太,他大爺的,這個名字鄭鳴都不知道他是誰,對于蜀山他看過幾遍,可是這個名字,實在是想不起來。
    仔細的朝著下面技能看了兩眼,鄭鳴的鼻子差點氣歪了,原來這家伙也太不當用了。
    赤陰劍、戒刀!
    他大爺的,鄭鳴想起來,這家伙好似以前是李英瓊他老爹的仇人,也就是五臺派的一個小嘍啰。
    在自己所處的世界之中,這家伙的修為,大概也就是躍凡一境左右,自己抽到這么一個人,實在是倒霉。
    幾乎想都沒有想,鄭鳴直接就將這家伙的英雄牌扔掉。
    再抽,鄭鳴當下再次選擇了一百張,這一次十萬黃色的聲望值下去,結果還不如上一次。
    上一次有個毛太,這一次連個毛都沒有。
    心中越加不爽的鄭鳴,繼續抽取,他就不信了,百分之一的幾率,自己抽不到好的英雄人物!
    一連抽了十次,鄭鳴雖然不能說每一次都空空如也,但是兩次之中,卻也要有一次什么都沒有。
    一共抽到了六個人物,而且都是仙俠之中的人物,只不過這些人物,用處實在是小的可憐。
    毛太就不說了,鄭鳴運氣最爆棚的一次,是一下子抽到了兩個人物,只不過這兩個人連名字都沒有。
    銅椰島外門弟子甲,銅椰島外門弟子丙!
    看到這兩個人物的時候,鄭鳴有一種無數草泥馬從自己頭頂掠過的感覺。
    這是什么一個情況,怎么就出現了銅椰島外門弟子甲和外門弟子丙,這他奶奶的,不是拿自己開玩笑嗎。
    雖然這兩個弟子,論起修為,還在那毛太之上,但是鄭鳴的心中還是腹誹不已,畢竟這兩個家伙,可是連名字都沒有。
    而剩下的三個人物,雖然也算是有名有姓,但是一個個修為和毛太差不多,可以說沒有任何的作用。
    他們連讓鄭鳴修為提升的作用,都沒有。
    一百萬聲望值,而且還是黃色的聲望值,就在這種抽取之中,直接消失的干干凈凈。
    這讓鄭鳴心痛不已!
    一百萬黃色的聲望值,他可以獲取一張頂級的武俠牌,說不定還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一個等級呢!
    要是用來獲取李英瓊,將他身上的主角光環弄過來,那……
    想到少年李英瓊身上的主角光環,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厲害,如果用黃色聲望值,像誰是誰的話,他就能夠獲得四張少年李英瓊的英雄牌。
    可是要耗費的,也是四千萬的黃色聲望值。
    心中這個念頭閃動,鄭鳴最終還是將這種想法給壓了下去,主角光環雖好,卻需要一個億的黃色聲望值,這他娘的花費,實在是太高。
    “你現在最好逃出去,那劍網塵絲現在還沒有合攏,一旦讓它們匯聚合一,就算是我們,也難以幫你離去。”
    神性青螺的聲音,這一刻突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對于這神性青螺的判斷,鄭鳴一向是很相信,只是現在他的手中,有如來佛祖和七寶金幢在手,那里有逃這個字。
    “用不著逃,我有手段。”
    神性青螺不再吭聲,她們三個青螺,在跟隨鄭鳴的日子里,已經開始習慣鄭鳴手中層出不窮的手段。
    現在鄭鳴既然說不要緊,她們自然是相信鄭鳴的。
    “主人,破開他們這可惡的網子,喵現在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喵要讓他們知道,得罪喵的后果。”
    張牙舞爪的小金貓,也從鄭鳴的儲物手鐲中蹦出來,聲音中充斥著激動的喊道。
    小金貓這點手段,鄭鳴還沒有放在心上,他根本就沒有理會小金貓,再次開始了自己的抽取。
    奶奶的,十次不成,咱再來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