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754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

楚劍塵并不知道,這之中是什么原因,但是他的心中,卻對這詭異的血影,多出了幾分的恐懼。
    在這血影沖過劍輪的瞬間,楚劍塵的雙指并立如劍,朝著那血影重重的一點。
    這一點,凝聚了他所有的真元,雖然這一指是點在了虛空之中,但是卻有一層無形的劍波,破空而去。
    虛無劍波,天劍閣秘技之一,可以斬殺對手于無形之中,只不過這種虛無劍波施展的代價同樣很大,就算是楚劍塵這種化蓮境巔峰的武者,在施展虛無劍波之后,也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
    劍波閃動,卷在血影上,那血影頃刻之間,就被劍波直接拉扯成了一個長條。
    一丈多長的長條,猶如紙張,要是人的身軀,就這種情況,立即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那血影,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在快速的沖過劍波之后,再次快速的朝著楚劍塵沖了過來。
    赤紅色的影子,讓楚劍塵的心底發麻,他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退,快退。
    可是他的速度雖然很快,和血色的影子相比,還差了很遠,也就是轉瞬的功夫,血色的影子,已經沖到了他的近前。
    不能躲避,只能硬接,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楚劍塵就催動自己體內的真元,在自己的身體外部,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劍芒。
    破滅劍身,以身為劍,不但是一項強大的攻擊手段,更是一種很有利的防御技能。
    平時楚劍塵很少運用這種手段,以他的修為,一般只要一劍斬出,就能夠分山裂湖,無往不利,像現而今這種場景,卻還是第一次遇到。
    血影撲在那猶如長劍的劍身上,并沒有被劍身所隱含的強大劍意所摧毀,而是猶如跗骨之蛆般的附在了那白色真元所匯聚的劍身上。
    白色的劍身,只是須臾之間,就有一半變成了血色。
    這怎么可能,楚劍塵就覺得自己腦袋都大了,這破滅劍身雖然不是太高等的武技,但是里面隱含楚劍塵化蓮境所領悟的天地規則之力。
    就算是修為超過他的生神境,也需要一段時間打破。
    就在楚劍塵瘋狂的思索著該如何做的時候,那血色已經沖入了他的體內,一個剎那,他的真元,他丹田之內的神蓮,全部變成了血色。
    這一刻,劍體消散,血影不在,楚劍塵好似恢復到了剛剛沒有出手之時。
    但是,楚劍塵的眼眸,卻已經變了顏色,赤紅色眼眸,讓楚劍塵看上去詭異無比。
    血影沖出,本來立于虛空之中的楚劍塵剩下的,只是一件沒有任何傷口的衣物,那剛剛還在虛空之中化作劍輪的長劍,更是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血色的影子,重新化成血色的小佛,快速的沒入了鄭鳴的體內,只不過這個時候的血色小佛,比之以往,平增了幾分的銳利之氣。
    這是屬于楚劍塵多年修煉的真元和真意,被血色小佛沖入體內的瞬間,直接吞噬的干干凈凈。
    鄭鳴待那血色小佛入體之后,臉上并沒有太多的喜色,楚劍塵的真元雖然渾厚,但是對于他體內的神蓮而言,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也就是說,他吞噬了一個化蓮境巔峰的存在,修為卻是并沒有太大的進步。
    朝著楚劍塵的長劍一招手,那長劍就飛入了鄭鳴的手中,冷冷的朝著長劍掃了幾眼,鄭鳴直接卷起一道血光,朝著天劍閣沖了過去。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
    和天劍閣普通弟子的死相比,楚劍塵的死,卻卷起了驚天的波浪。
    雖然就地位而言,楚劍塵和作為這一代陽子的金無神,有著巨大的差距,但是作為化蓮境的巔峰,楚劍塵在天劍閣,也是名聲顯赫的人物。
    他不同于那幾個剛剛躍凡境的弟子,他是化蓮境巔峰。是很有可能成為生神境的存在。
    天劍閣震怒,那些本來要看鄭鳴熱鬧,甚至想要看鄭鳴如何死在天劍閣手中的武者,一個個更是議論紛紛。
    天劍閣楚劍塵被殺,鄭鳴依舊直往天劍閣!
    天劍閣會怎么做,他們會允許鄭鳴出現在天劍閣,出現在即將舉行的陽子陰女雙休大典上嗎?天劍閣會允許鄭鳴這樣打他們的臉嗎?
    無數的人,都已經開始將注意力落在了天劍閣,落向了正一步步趕向天劍閣的鄭鳴身上。
    而就在這時,一個消息傳出,天劍閣滅劍殿的兩位生神境的長老,已經離開天劍閣。
    雖然這兩位長老為什么離開,沒有說清楚,但是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這次兩位長老的離開,為的就是斬殺鄭鳴。
    鄭鳴能夠殺得了天劍閣的化蓮境,面對生神境,他還能夠創得過去嗎?他得自萬象門的寶物,還能不能讓他闖到天劍閣!
    血光如雨,鄭鳴快速前行,當他即將越過一座長河之時,兩股洶涌的殺意,已經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在這殺意下,鄭鳴緩緩的停下了飛速馳騁的身軀。
    他順著那殺意萌發看去,就見千丈之外,兩個老者正用冰冷的目光看著他。
    這目光封鎖千丈虛空,讓人一見,就有一種跪地求饒,不敢抵抗的威嚴。
    鄭鳴參悟開天印記,心智堅定,就算是法身境的強者,也難以比擬,他平視著這兩個用殺意鎖定自己的老者,神色淡然。
    “你就是鄭鳴,現在我們兩個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俯首就擒,說不定可以擾你不死。”左側,那身材高瘦,冷臉長須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一絲殺意的喝道。
    鄭鳴淡淡一笑道:“要殺我,你們兩個還不行!”
    另外一個老者,神采矮瘦無比,他聽到鄭鳴的話語,當下就朝著虛空一抓。
    本來空無一物的虛空,瞬間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的絲線,這每一道絲線,都給人一種無比鋒利的感覺。
    他們不是絲線,他們是劍,是可以斬斷一切的利劍。
    這些絲線,在虛空之中,匯聚如網,朝著鄭鳴直落而下,森森的殺意,在這一刻自成天地,讓人難以躲避。
    鄭鳴雖然已經將混元黑蓮體修煉到了化蓮境,但是在這網子下落的瞬間,還是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因為這一道道的絲線所組成的網,就是一種獨成一體的規則,在這大網的規則下,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好似脫離了水的魚,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血色的小佛,從鄭鳴的頭頂飛出,他剎那之間,就化成了九尊一模一樣血色的小佛。
    當這九尊血色的小佛按照各自的方位展開的瞬間,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就是一片滾滾的血海。
    百丈血海,血浪排空!充斥著污穢血性味道的浪花,朝著那大網直接迎了過去。
    矮瘦老者看著這血浪,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凝重,他從這血浪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威脅。
    按照他的修為,已經將自己所領悟的天地規則演化成了神通,絕對應該壓制所有化蓮境的功法。但是現在卻感到了威脅,那只能說明一點,就是鄭鳴這種功法,比他更接近大道本源。
    難道這是一門可以比擬大陰陽劍訣的功法不成?
    這個念頭在矮瘦老者的心中一閃,就被矮瘦老者放在了一邊,這滾滾血海,雖然看似強大,但是又怎么可能和陰陽大道衍生而出的大陰陽劍訣相比。
    心中升起一股怒氣的矮瘦老者,手指翻動,那滾滾的劍網,朝著血海直落而下。
    他不但要擊潰血海,更要將鄭鳴直接斬殺。
    金色的劍絲,在和血海接觸的瞬間,就將血海直接攪成了一塊塊,但是這些分散的血海,卻在互相分離的瞬間,又呈現出要匯聚在一起的勢頭。
    這種情況,讓矮瘦老者心頭大驚,但是更讓他吃驚的,卻是自己領悟規則之力,演化出的神通劍絲,竟然出現了被腐蝕的情形。
    庚金之力,從來都是鋒利無比,就算是一座完全是金石做成的山岳,對于這劍絲也沒有任何的威脅。
    但是現在,剛剛進入一個血海,竟然出現了腐蝕的現象,這實在是讓矮瘦老者難以接受。
    血海之上,八個血色的小佛,幾乎同時揮動手中的彎刀,朝著那落下的劍網,斬出了一刀。
    八刀合一,匯聚成一條百丈血龍,朝著劍網咆哮而去。
    那矮瘦老者對于血龍,并沒有放在心上,他冷冷一笑,手指輕彈,操控著劍網下落。
    劍網之下,血龍雖然強橫,但是并沒有沖破劍網的封鎖,甚至血龍的鱗片,在碰撞之中,還發生了掉落。
    八個血佛,也不過如此!
    這個念頭在矮瘦老者的心頭剛剛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都讓在他的心中升起。
    血佛剛剛自己看到的,是九個,怎么揮刀的,只有八個,這之中是不是……
    還沒有來得及想清楚這其中究竟是什么情況,一種危險的感覺,已經在矮瘦老者的心頭升起,他幾乎想都沒有想,整個人大力的朝著遠處飛去。
    可惜,他飛起的速度雖然快捷,但是一個骷髏大手,還是從他身后的虛空之中伸出,直接抓在了老者的手臂上。
    一條左臂,被直接抓落,滾滾的鮮血,從它老者的斷臂上飛速的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