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753 殺機萬里

  這些受傷的人,并沒有一個是奪命的傷勢,但是這些人此時望向鄭鳴的神色,卻是越加的恐懼。
    這些心高氣傲的年輕人,此時已經沒有了和鄭鳴爭強斗勝的心思,本來,他們以為自己等人絕對不會次于這個鄭鳴。
    卻沒有想到,這鄭鳴竟然如此的難纏,同樣是躍凡境的武者,自己在這個鄭鳴面前,十分手段,竟然只能夠施展五分。
    最讓他們感到恐懼的,還是鄭鳴的那雙眼眸,一眼看來,就有無形的蓮花生出,讓他們一個個防不勝防。
    “鄭鳴,你有膽量殺了老子,哼,你和我家師伯比,就好似巨龍和螞蟻,我勸你立即滾回萬象門,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一個被鄭鳴斬斷了發髻的年輕男子,滿臉通紅的朝著鄭鳴大聲嚷道。
    這年輕人,在天劍閣的同輩之中,也算是英杰,再加上家人的照拂,可以說從來都沒有吃過這樣的虧。
    現在被鄭鳴如此教訓,他難以接受,所以說話有些歇斯里地。
    而就在他的吼聲之中,鄭鳴冰冷的目光下落,一道青色的蓮花,出現在了他的脖頸之中,隨即將此人的脖頸斬斷。
    四周那些本來看熱鬧的武者,這一刻一個個都驚呆了,他們過來,本來是要看這些天劍閣的弟子如何將鄭鳴給趕走,可是沒有想到,他們看到的,竟然是殺戮。
    鄭鳴直接斬殺了一名叫囂的天劍閣弟子,這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
    天劍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天下七大勢力之一,就算是兩大皇者,面對天劍閣的時候,都要讓上三分,而鄭鳴,則直接斬殺了天劍閣的弟子。
    其他天劍閣的弟子,一個個都楞在了哪里,作為躍凡境的武者,他們并不是沒有殺過人,但是此時,自己的同伴,被人猶如殺豬一般的宰掉,他們一時間卻有點接受不了。
    他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不是真的。
    “你竟然敢殺人,我們天劍閣是不會放過你的,你有膽量,就將我們全部殺了!”說話的男子,眼眸有些發紅。
    而他的話,卻讓他的同伴一顫,就在一些天劍閣的弟子,覺得自己找了一個豬隊友的時候,那本來已經被鄭鳴收起來的飛劍,瞬間在虛空之中化成了十數道劍絲,朝著那些天劍閣的弟子繞了過去。
    劍絲閃動,那些天劍閣的弟子全部被斬滅。
    死一般的靜寂,一時間彌漫在所有看熱鬧人的心頭,他們一個個都瞪大眼睛,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們來此,本以為要看到一場鄭鳴被天劍閣的弟子阻攔的好戲,卻沒有想到,在輕微的教訓之后,鄭鳴就直接動手殺人 。
    這怎么可能,死的可是天劍閣的弟子啊!
    而就在鄭鳴邁步向前的剎那,所有看熱鬧的人,都快速的散開,他們生恐鄭鳴遷怒在他們身上,將它們直接給斬殺了。
    劍光起,鄭鳴駕馭著飛劍,朝著天劍閣的方向直沖而去,留在眾人眼眸中的,唯一道鋒利無比的亮光。
    “他真的殺了天劍閣的弟子,好……好霸道!”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男子,話語中帶著一絲敬佩,三分不敢相信的說道。
    而就在此人說話的瞬間,更有不少武者,快速的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自己的傳訊物品,將這個消息快速的傳播出去。
    本來就沸沸揚揚的消息,瞬間變的好似燃燒的火焰,幾乎瞬間,所有的人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
    震驚,瞬間就是沸騰!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已經明白,鄭鳴正在用這種方式,向天下表明他的態度!
    有人覺得,鐵血男兒,本當如此,但是更多的人,卻覺得鄭鳴如此做,是真正的魯莽,是不顧生死大局的莽夫行為。
    隨即,越來越多的人,朝著天劍閣而去,他們倒要看看,鄭鳴在天劍閣,究竟能夠卷起什么樣的風浪。
    “這件事情,后面一定有人搗鬼,你殺了天劍閣的人,就讓你沒有了解釋的可能?”神性青螺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帶著一絲痛徹心扉的語氣道:“你這樣做,只會讓那躲在后面的人更加的得意。”
    鄭鳴并沒有吭聲,依舊催動自己腳下的飛劍快速的趕路。
    因為自己的話語鄭鳴沒有回應,感到有些無趣的神性青螺,接著道:“解決這種事情,有上百個辦法,可是你卻選擇了最不好的辦法,你……”
    “但是這卻是最有力的辦法!”鄭鳴開口,聲音平靜,但是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神性青螺停下了嘮叨,不過一瞬間之后,神性青螺聲音中帶著一絲挑釁的道:“那幕后之人的算計,你還查不查!”
    “他蹦出來,一劍殺了就是,不蹦出來,和我何干!”鄭鳴的聲音,依舊平淡,但是在這平淡之中,卻讓人感到一股森森的冷意。
    一直以冷靜著稱的神性青螺,這個時候就覺得自己整個人好似要炸開一般,可是在內心深處,她卻又隱隱約約的覺得,這實際上,同樣是一個處理事情的最好辦法。
    縱有千般手段,萬種變化,但是在強橫的實力之下,最終都是畫餅而已。
    “哎,雖然你這樣很痛快,但是你和天劍閣之間,恐怕就難以善了!”
    鄭鳴御劍高飛,感受罡風四竄,他并沒有回頭,但是那淡淡的聲音,卻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震蕩:“低頭求人,委曲求全,不是我要的。”
    “更何況這世間,大多數的事情,并不是你委屈了,就能求全。”
    “這一次,我去天劍閣,神若阻我,我就殺神,魔若擋我,我就斬魔!”
    長天萬里,劍光橫越,就在鄭鳴就要跨過一座巨大山脈的瞬間,就見一道足足有千丈的劍光,從大地之上直升而起,朝著鄭鳴橫掃而來。
    這一劍,殺機萬里 !
    面對這猶如驚天一擊,鄭鳴的神色無比的平靜,他知道憑借著自己現而今的混元青蓮體,根本就擋不住這一劍。
    所以心中法訣施展,混元黑蓮體的神符,瞬間占據了丹田,綻放出化蓮氣息的鄭鳴,神念閃動之間,就朝著那巨劍,揮出了一片血海。
    巨劍劈落,勢若天誅!
    方圓百里,虛空之中,有的只有一劍!面對這樣的一劍,除非有特殊傳承的武者,還有可能躲避開來,不然的話,躍凡之下,皆為塵土。
    化蓮武者!出手的是化蓮巔峰的武者,他并沒有掩飾自己的身軀,在這千丈劍芒揮出之后,他就猶如一柄劍,傲然立于虛空之中。
    天劍閣,以天為劍,心動而劍成,一念可生滅!
    這一劍乃是楚劍塵最強的一劍,對于楚劍塵而言,他就要用這一劍誅殺鄭鳴,從而一了百了,他沒有心思和鄭鳴討論什么,更沒有心思理會,這個鄭鳴被自己一劍斬殺,究竟是好還是壞。
    他要的,只有一點,那就是誅殺鄭鳴!
    不只是因為鄭鳴誅殺了他們天劍閣的弟子,更因為他覺得,像鄭鳴這樣的,猶如蒼蠅一般讓人討厭的人物,就不應該存在。
    金師兄英姿絕世,傲然如天,怎能夠被這樣一個小人物所玷污。不管他曾經和傅玉清有什么關系,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注定,他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鄭鳴突然的變化,讓他的神色一動,但是他依舊充滿了信心,他相信自己手中的劍,絕對能夠斬破一切阻礙。
    滾滾血海,雖然看上去滲人,但是在他的眼中,也就是邪門歪道,對于他的劍光,沒有任何的作用。
    劍光斬落血海,濺起千丈血浪,那瘋狂的劍芒,在落血海的瞬間,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沒有半點的聲息。
    楚劍塵的臉色一變,他自己和那柄劍的聯系,可以說就猶如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現在這身體的一部分竟然沒有了,怎不讓他著急。
    可就在此時,一個血色的小佛,陡然出現在了血海之中,那小佛朝著他詭異的一笑,隨即直沖而來。
    血光閃動,呼嘯而來,這詭異的場景,讓楚劍塵就覺得心頭一寒,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劍訣掐動,一道劍輪,出現在了他十丈之外。
    這劍輪如磨,轉動之中,虛空出現一道道的裂紋。這劍輪乃是天劍閣一套高級戰訣,要想修煉,不但要有超高的悟性,更要搜集大量的庚金之氣!
    當年楚劍塵為了搜集足夠的庚金之氣,甚至不惜深入深淵禁地,要不是湊巧遇到金無神,他早就葬身在禁地之中。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替自己的師兄,解決掉鄭鳴這么一個麻煩。
    血色的影子,并沒有因為楚劍塵的劍輪,而出現任何的停止,而是直接朝著那劍輪撲了過去。
    對于這血色的影子,楚劍塵雖然也有幾分的小心,但是看到這血色的影子撲向自己的劍輪,他的臉上,生出了一絲的冷笑。
    他的劍輪,就算是上等的銘器,也能夠碾成碎片,更不要說這一道血影。
    但是瞬間,他臉上的冷笑,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當那血影從他劍輪穿過的瞬間,雖然已經被絞散,但是當這些血霧穿過劍輪的剎那,卻再次匯聚。
    怎么回事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