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750 再無觀星


    宮如雨說到此處,眼眸之中,生出的一種嫉妒和羨慕。√為什么自己來到觀星劍宗,只是一個一般的弟子,就算是現在晉級成為了長老,但是卻因為觀星劍宗的地位,讓自己并沒有太大的尊崇,而那兩個并不被自己看在眼中的人,卻已經有了如此高的地位。
    “就在二十年前,天劍閣準備讓兩個人陰陽和合,從而修成真正的大陰陽劍訣。”
    “只是就在天劍閣剛剛放出兩個人要雙修的消息之后,傅玉清就闖出天劍閣,消失的無影無蹤。”
    鄭鳴的神色雖然平靜,但是他卻能夠感受到當時傅玉清所面臨的場景。只要傅玉清答應下來,那么她就會成為天劍閣的兩大宗主之一。
    但是最終,她還是選擇了逃離,而她這種行為,無疑于殺意對天劍閣最大的背叛。
    “接下來呢?”心中雖然已經激蕩,但是鄭鳴的神色,看上去卻依舊平靜。
    宮如雨在鄭鳴的臉上,看不到半點的失態,這讓宮如雨很是失望,甚至讓她覺得有一種憤怒的感覺。
    “就在十天前,天劍閣已經讓人傳出喜訊,邀請四方武者,前往觀禮!”
    “想來,就在前不久,傅玉清已經被他們找回了天劍閣。”
    “怎么被找回的?”鄭鳴看著宮如雨,一個字一個字的問道。
    此時的宮如雨,就覺得自己的身軀一顫,雖然鄭鳴表現的依舊是平靜無比,但是他感覺站在他近前的鄭鳴,就好似一個露出了獠牙的巨獸。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過聽說,是天劍閣四大劍王親自出手。”
    宮如雨說完,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那種被恐怖之極的氣息所籠罩的感覺,瞬間消失在了心頭。
    “婚期是什么時候?”完全平靜下來的鄭鳴,語氣變得無比冷靜的說道。
    “還有十三日,就是婚期!”宮如雨說到此處,不知道怎么,竟然鬼使神差的說道:“鄭鳴,從你今天的出手,我知道你一定有奇遇。”
    “但是你要明白,那是天下七大宗門之中的天劍閣,不是我們觀星劍宗。”
    “我聽說,在天劍閣那等宗門之中,不但有生神境的強者,更有半步法身的強者坐鎮。”
    “你的差距,實在是太遠了。就算是你去了,傅玉清愿意跟你走,你也走不了。更何況你甚至見不到傅玉清,就已經死在了天劍閣的劍下。”
    鄭鳴輕輕的一笑,從宮如雨的語氣之中,鄭鳴能夠感到,她的勸告,是真誠的。
    但是,這件事情,無論如何,他都不會退縮。
    “多謝你的好意,只不過這件事情,我心已決!”說到此處,他朝著遠處一指,滾滾的血海,瞬間彌漫了百丈,然后朝著劍星峰一罩。
    這一罩,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但是伴隨著血氣的沒入,那本來靈氣十足,充滿了各種靈藥的劍星峰,瞬間變成了一片的血紅。
    別說靈草,就連普通的草木,都沒有一根。
    宮如雨這一刻,算是明白了鄭鳴的手段,她有些驚詫的大聲喊道:“鄭鳴,你要干什么?”
    “你這樣做,你知道不知道,整個觀星劍宗,就完了!”
    鄭鳴神色沒有任何變化的道:“我這次過來,就是準備將觀星劍宗連根拔起。”
    “看在你給我提供了消息的份上,我不將觀星劍宗斬盡殺絕,但是卻也不容許,這世上還是觀星劍宗存在。”
    冷冷的話語,讓宮如雨心中最后一絲的希望,也消失的干干凈凈,她看著那些從四面八方山峰上沖起的觀星劍宗弟子,心中越加的悲苦。
    她清楚,這些弟子沖過來想要干什么,但是她更清楚,一旦這些弟子惹怒了鄭鳴,那后果將是非常的嚴重。
    “所有觀星劍宗的弟子聽著,從今日起,觀星劍宗解散,所有人,立即離開這里。”
    宮如雨的話,惹得四周一片的嘩然,這些觀星劍宗的弟子,雖然大多數都認識宮如雨,但是對于宮如雨突然宣布的命令,卻讓他們一時間無法接受。
    百丈的血海,不斷的飛落,轉眼功夫,那三十六個座山峰,已經完全變成了污穢之地。
    “主人出手,果然非同一般,不愧是喵的主人!”小金貓蹦出來,拱衛的說道。
    而一直跟隨在鄭鳴身邊的三個青螺,卻是都沒有說話,此事的她們無比的沉默,就好似她們根本不存在一般。
    “從今之后,這天下就沒有觀星劍宗了,走吧!”鄭鳴說話間,就催動自己的飛劍,朝著天劍閣的方向而去。
    無論如何,他都要見到傅玉清!
    白玉靜閣,寸塵不染!
    靜靜的玉閣之中,盤膝而坐的傅玉清,就好似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盤膝坐在白玉寶塌上。
    傅玉清的神色,無比的平靜,并沒有半絲被囚禁的意思。
    靜閣的門,被無聲無息的推開,一個身著青衣的素顏女子,緩緩的走了進來。
    女子愛戀的朝著傅玉清看了一眼,隨即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無奈,她真的很無奈,對于自己弟子現在面對的困境,她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師尊,您怎么來了!”傅玉清緩緩的睜開眼眸,看到是素顏女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女子輕輕一笑,隨即好似想到什么道:“玉清,你要記住,進入天劍閣之后,此前的種種,都已經作罷,你我現在都是天劍閣的弟子,你要是不棄,可以叫我清芬師姐!”
    “而你的師尊,現在只有靜云宗主!”
    這素顏女子,正是傅玉清的師尊姬清芬,按照姬清芬的資質,就算是終其一生,也難以突破躍凡境。
    但是,因為她教導出傅玉清這個弟子,所以在傅玉清晉級成為天劍閣的陰女之后,她就得到了一顆登天丹,一步跨越到了躍凡境,進入天劍閣。
    這些年,雖然姬清芬的修為難以寸進,但是伴隨著傅玉清在天劍閣的地位越加的高,姬清芬的地位也隨之上漲。
    但是這一切,隨著傅玉清離開天劍閣而改變。
    “師尊你如果來此是為了勸弟子,那弟子就只能讓您失望了,我是不會嫁給金無神的。”傅玉清并沒有因為姬清芬的要求而做出的任何的改變。
    姬清芬嘆了一口氣,她也沒有硬勸,對于這個在宗門的要求上,已經從自己的弟子變成了自己師妹的傅玉清,她可以說是最熟悉的。
    因為,這個絕強的女子,是她一把拉扯大的,而傅玉清的脾性,更是曾經她所驕傲的。
    “玉清,有些事情,你可以違背,可以談條件,但是有些事情,卻是不容許改變的!”姬清芬沉聲的道:“對于金無神,你恐怕不了解。”
    “雖然當年,他是你的長輩,但是現在,你們的輩分是一樣的,更重要的是,金無神,絕對不是一個無情之人!”
    姬清芬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激動,此時的她,并不像是傅玉清的師傅,相反,她更像是一個因為嫉妒,而有點要狂的女人。
    傅玉清沒有吭聲,她跟隨姬清芬長大,對于自己師尊的心思,多多少少是有一些了解的。
    所以在這個時候,不吭聲才是最好的選擇。
    “你們兩個修煉大陰陽劍訣,可以說前途無量,一旦你們結合,說不定用不了百年,整個天劍閣,就要歸你們兩個人執掌!”
    “更何況,在百年之前,金無神就以極情之道修煉,而這個被他印入道心的人,就是你!”
    “你們兩個,才是完美的一對!”
    “師尊,金無神如何,是他的事情!”傅玉清看著自己的師尊,話語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道:“但是任憑滄海橫流,我心依舊!”
    這句話一出,姬清芬的身子顫抖了一下,這一刻,她看向自己弟子的目光,充滿了異樣。
    這目光之中,有羨慕、有嫉妒,有佩服,更有一絲的欣慰……
    不過最終,姬清芬還是嘆了一口氣道:“傻孩子,你如今的情況,就是拿著雞蛋碰石頭。”
    “這件事情,是難以改變的。也許你還不知道,鄭鳴已經回來了。”
    姬清芬的這句話一出口,那神色本來平靜如水的傅玉清,猛的站了起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師傅,您……您說的是真的,鄭鳴他……他真的回來了嗎?”
    “是,他真的回來了,不過他的修為,并沒有什么進步,按照傳來的消息,他只有躍凡二境。”
    “你自己應該清楚,一個躍凡二境的人,天劍閣有無數的辦法,讓他死的了無聲息。
    “所以師傅勸你,不論是為了你自己,還是為了他,都不要這樣的自誤,這樣毀的,是你們兩個。”
    鄭鳴回來了,鄭鳴真的回來了,自己期盼了多年的事情,終于實現了,一時間,傅玉清的心中,充滿了激動。
    她對于自己師尊所說的事情,半點都沒有放在心上,她的眼眸中,有的只是一種堅定。
    她要見到他,她現在就要去找他!
    幾乎在這個瘋狂的念頭升起的瞬間,傅玉清就騰身而起,朝著樓閣的門口直沖而去。
    只是,就在他要沖到樓閣的瞬間,虛空之中,無數的符咒,陡然匯聚成一個白光閃爍的鞭子,重重的抽在她的身軀上。
    這鞭子力道很是猛烈,直接將傅玉清抽的飛了起來,在重重落地的剎那,傅玉清整個人就倒在地上,無聲的抽搐起來。
    雖然從外表上看,傅玉清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她的神色,卻讓所有人都有一種痛在骨髓的感覺。
    從地上掙扎站了起來的傅玉清,目光再次落在那樓閣的門口處,她的眼眸中,閃爍的,是一種堅定。
    一定堅定不移的堅定,一種堅韌不拔的堅定。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