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749 大陰陽劍訣


    太上長老的話,明顯就是示弱,這話語一出口,就讓不少人的神色一變。
    如果鄭鳴真的這樣退走,那么他們觀星劍宗在峽谷十三國建立的巨大聲譽,將會毀于一旦。
    “我說過,我來此,就是要將觀星劍宗連根拔起,你們如果沒有其他手段,那就去死吧!”
    鄭鳴的聲音冰冷,對于觀星劍宗,他別人來就沒有任何的好感,更何況這觀星劍宗的太上長老,竟然在他離去的時候,落井下石,將無花谷等三大宗門奴役百年,實在是罪無可恕。
    “鄭鳴,你不用太囂張,我觀星劍宗建宗多年,有的是底蘊,我剛才之所以兩眼相勸,只不過是不想兩敗俱傷,現在你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我。”
    太上長老眼眸赤紅,聲音之中,更是帶著一絲的瘋狂。
    就在他話語說出的瞬間,一道銘符,被他直接捏碎。無數的銘文,在這銘符捏碎的瞬間,就化作一道道亮光,融入了天地之中。
    一時間,四周天地變色,無數的劍芒,從四面八方朝著大殿匯聚,不,應該說,是朝著太上長老的手匯聚。
    本來手中空空如也的太上長老,此時手里多出了一柄七彩的劍芒。森然的殺機,讓太上長老此時看上去,更是如神如魔。
    “當年,我們觀星劍宗的祖師,就是怕宗門有朝一日遭人滅殺,所以留下了七道靈符。”
    “這七道靈符,能夠引動當年祖師布置在銘陣之中的三十六中劍訣,匯聚之力,可斬生神!”
    “鄭鳴,今日你能夠死在這大星空斬下,是你的福氣!”
    面對氣勢瘋狂攀升的太上長老,鄭鳴的神色淡定無比,他神念閃動,一個血色的小佛,就出現在他的身邊。
    那小佛晃動,瞬間化成了九尊小佛,每一個小佛的手中,都拿著一柄帶著龍影的彎刀。
    九個血色的小佛陀,同時落在了大殿的四周,也就是剎那功夫,一座血海,就出現在了九尊小佛的中間。
    這血海平靜無比,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比的死寂。也就是瞬間,血海已經掩蓋了整個大殿。
    “我的修為提升不上來了!”一個觀星劍宗的長老,聲音中帶著一絲驚恐的喊道。
    “我也是,我的修為只剩下五成,這……這怎么辦?”
    宮如雨看著四周慌張的同伴,此時她的眉頭同樣緊縮,就在這血海籠罩的瞬間,她的修為,也被壓制了五成。
    “死來!”太上長老手中的七彩劍光,越來越絢麗,但是當那血海形成的瞬間,本來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滾滾劍芒,一下子好似遭遇到了什么阻攔,慢了足足一倍。
    知道不能再等待下去的太上長老,不待自己手中的七彩劍芒達到最強之境,就朝著血海橫斬了過去。
    這一劍,視若奔雷,一往無前。
    那用各種星辰之力匯聚的七彩劍光,本來就是鋒利無比,此時匯聚如一,更是有斬破天地的鋒利。
    只要這星辰劍光閃過,那猶如薄霧一般的血海,應該直接被擊碎。自己等人也要趁著這個機會,對打上宗門的鄭鳴出手,最好將他擊殺。
    可是,七彩劍光在和那血海接觸的瞬間,就沒入了血海,然后就再也沒有任何的生息。
    這種詭異,讓不少長老感到難以接受,甚至有一個長老大喝道:“那血海就要被劍光沖破,大家不要放過這個機會。”
    他說話間,騰身而起,朝著血海之外沖了過去。可是就在他沖出十丈的剎那,平靜的血海之中一陣波浪翻騰,一個高有十丈,兇厲如鬼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近前。
    那身影,橫空斬出了一刀。
    赤紅色的血龍咆哮,那位想要反擊的長老,在這一刀之下,直接被劈斬成了兩段。
    與此同時,四個同樣高有十丈的血紅色厲鬼,瞬間出現在了太上長老的身前,揮動手中血虹色的龍形彎刀,重重的斬落下去。
    這一斬,幾乎封鎖了太上長老任何逃走的方位,那太上長老畢竟畢竟身經百戰,所以在這瞬間,他就催動手中的七彩劍光,化成了一個七彩的劍盾。
    刀光閃過,七彩的劍盾應聲而碎,作為觀星劍宗第一人的這位太上長老,更是被刀光斬成了數段。
    他的身軀,跌入血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觀星劍宗其他的長老,在看到太上長老死了之后,一個個面色黯淡如灰,他們知道,自己等人或不了了。
    “鄭鳴,你難道不想要知道傅玉清的消息嗎?我告訴你,傅玉清現在很不好,她正等著你去救她呢?”宮如雨放下手中的劍,大聲的喊道。
    傅玉清非常不好幾個字,就好似一道道重錘,敲擊在了鄭鳴的心頭,讓他一時間難以平靜下來。
    他整個人,猶如閃電般的沖到宮如雨近前,冷聲的問道:“傅玉清他遇到了什么危險?”
    一絲嫉妒,不知道怎么升起在了宮如雨的心頭,她將這一絲嫉妒壓制在心頭,這才沉聲的道:“我們剛剛接到請柬,說天劍閣已經尋回傅玉清,要讓他和金無神成親。”
    傅玉清和金無神成親,這怎么可能?
    雖然這兩個人,都是鄭鳴所熟悉的人,但是鄭鳴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兩個人,可能聯系在一起。
    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鄭鳴的感覺是難以相信,他注視著宮如雨,聲音中帶著一絲殺意的道:“咱們兩個也算是打過交道,糊弄我的下場,你應該清楚。”
    “這個自然,我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自己的家人想一想,我有多大的膽子,敢在這種事情上糊弄你!”宮如雨輕輕的向前踏上一步,幽幽的說道。
    “只要你結束對觀星劍宗的攻擊,我就將自己知道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告訴你。”
    “不然,就算是你殺了我,我也什么都不會說。恐怕等你接到消息的時候,他們連孩子都有了。”
    血海在伸展,此時已經將大殿籠罩,越來越多的觀星劍宗長老,被那九個血佛所化的天鬼擊殺,。
    雖然在拼命逃竄,但是這些已經達到了躍凡境的武者,一個個還是在關注著四周的變化。
    特別是當年負責去萬劍塔將宮如雨帶來的男子,更是已經在一只天鬼的追逐下,變的生死兩難,此時聽到宮如雨的話,心中就生氣了一絲的期盼。
    活命,就是他心中最大的期待,可是就在他催動自己最強的手段,想要多堅持一會的時候,一道血色的刀光,已經從他的身上劈過。
    這些血色的天鬼,不但身材高大,力大無窮,而且來去無蹤,讓人難以防備。
    血光閃動,男子就覺得自己的靈與肉已經分散,他的眼眸,最后落在了正在說話的宮如雨和鄭鳴的身上。
    一時間,當年的場景,飛的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當時,他對于鄭鳴是那樣的不屑一顧,可是近日,自己身死在鄭鳴的手段神通之下,鄭鳴更是沒有看自己一眼。
    就好似,他不認識自己一般。
    實際上,這個中年人有一點卻是想對了,鄭鳴并不是裝作不認識他一般,而是鄭鳴真的不認識他了。
    對于鄭鳴而言,當年的他,就沒有怎么放在心上,更不要說,是現在的他。
    “鄭鳴,你……你要是在動手的話,我就玉石俱焚。”宮如雨看著越來越多的長老葬身在血海之中,聲音更多了幾絲的迫切。
    鄭鳴淡淡的,依舊不為所動。這讓宮如雨越的多出了一些彷徨,就在她猶豫著自己該不該為了別人,和鄭鳴玉石俱焚的時候,卻聽鄭鳴淡淡的的道:“你如果選擇自殺的話,那么整個觀星劍宗,就是一片血海。”
    “如果我不自殺,你是不是能夠不多造這些殺劫?”宮如雨急匆匆的問道。
    “只要你的消息讓我滿意,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那就是躍凡之下的觀星劍宗弟子,都可以免死。”鄭鳴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宮如雨的神色呈現出慌張的態勢,她朝著那些正在施展自己最強手段,甚至已經開始用一些拼命手段的長老,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她想要和鄭鳴談判,可是看著那一張冷漠的臉,最終她還是選擇了屈服。
    鄭鳴并不是只有自己一個選擇,如果惹怒他,讓他選擇其他長老的話,說不定到時候,自己就是被獵殺的人之一。
    “天劍閣之中,有一套大陰陽劍訣,號稱兩劍合一,可誅天滅地!”
    宮如雨的話,鄭鳴靜靜的聽著,他知道這個時候,宮如雨絕對不會給自己說一些無用的話。
    “多少年來,這套劍訣,一直都是天劍閣的至寶,歷代宗主,更是修煉這大陰陽劍訣,從而震懾四方。”
    “而這大陰陽劍訣,需要兩個人來修煉,而修煉的兩個人,開始的時候,是分開修煉,但是到了最后,則要會聚在一起修煉。”
    鄭鳴已經開始有些明了,他靜靜的站在那里,等待著宮如雨說下去。
    “金無神躍凡之后,就加入了天劍閣,以他人的悟性,成為了天劍閣的陽子,而傅玉清,也被定為陰女!”
    “按照觀星劍宗之中的記載,陽子陰女本是分開修煉,就連他們自己,在修為達到一定境界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是天劍閣尊貴的宗主繼承人。”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