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748 今你讓你高攀不起

  觀星劍宗震宗絕技之一,半片星空!
    這半邊星空的施展,不但需要大量的真元,而且還要對觀星劍宗的典籍,有著深刻的領悟,才能夠施展的出來。
    這半片星空,不但可以護身,更可以殺敵。太上長老在半片星空施展出之后,臉上就露出了一絲自得的笑容。
    他這半片星空,除非對方的修為比他高上十倍,要不然絕對攻破不了半邊星空的防御。
    這星空之中,隱含著七種星辰劍訣,相生相克之中,讓這些劍訣的力量,達到了一種超越本來的程度。
    可是,就在他剛剛松口氣的瞬間,血色的刀光已經直接沖入了他的星空之中,并在頃刻,就直接將他的一道劍訣給吞噬了下去。
    劍訣如星,蘊含殺機無限。
    但是這可以誅殺普通化蓮境的劍訣,竟然直接給吞噬,這讓那太上長老很不敢相信。
    一道、兩道、三道……
    也就在太上長老反應過來的時候,七道星辰劍訣,全部被吞噬,半邊星空,更是直接被刀光撕碎。
    刀光一如匹練,越加的鋒利,而這種鋒利,讓太上長老最為難受,因為這鋒利之中,有一些他比較熟悉的東西。
    劍訣,那是自己的七大劍訣。
    感覺到自己此時,已經難以躲避,太上長老快速的從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了一物,朝著那刀光迎了上去。
    此物迎風而長,剎那之間,就已經化成了一團青色的云霧,將太上長老護衛在中間。
    星辰沙!
    這是觀星劍宗的長輩留下的高等銘器星辰沙,本應該是給宗主護身之用,但是卻被這位太上長老奪來,用在了此時。
    青色的云霧,都是由點點沙粒組成,這些隱藏著星辰之力的沙粒,每一個都有千斤之力。
    對于太上長老這等武者而言,千斤之力,簡直就猶如鴻毛一般,但是成千上萬的千斤之力匯聚在一起,卻也讓人難以攻破。
    赤紅色的刀光,眼見就要和星辰沙相撞,站在大殿之中的觀星劍宗長老們,一個個神色都無比的緊張。
    他們心中都清楚,這一次自己宗門,絕對是惹上了大麻煩。要是太上長老的星辰沙可以擋住那血色的長龍,自己宗門還有勝算,不然的話,那這一次恐怕是兇多吉少。
    血光和星辰沙的碰撞,并不是太激烈,應該說,血色的刀光,在和星辰沙接觸的瞬間,就好似一團云霧,直接飄散開來。
    這一下,不少長老的眼眸中,都露出了喜色,可是緊接著,他們就發現,那本來銀色的星辰沙,已經呈現出了紅色。
    一種不詳的感覺,瞬間充斥在不少人的心頭,他們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況,卻知道這并不是一種好現象。
    太上長老的臉色,更是變的無比的難看,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心神,好似控制不了星辰沙,。
    血光閃動,再次匯聚成刀,朝著太上長老斬去,這一次的血刀,更加的凝實,因為刀中,隱含著星辰沙粒。
    自己的銘器,竟然成為了別人的,太上長老接受不了。可是此時,和接受這種現狀相比,更重要的,還是要將自己的性命逃出來。
    大長老飛身,化成流星想要躲過刀光,但是那紅色的刀光實在是太快,不等他飛出多遠,就已經斬落而下。
    刀光掠過,一只手臂掉落。逃的性命的大長老,滿臉驚駭的看著那消失在虛空之中的刀光,眼眸中全是驚恐的道:“是誰來犯我觀星劍宗?”
    諸多觀星劍宗的長老,也都將自己趁手的銘器取出,雖然他們知道自己的修為,和那來人差的太多,但是此時,他們已經沒有太多的選擇。
    伴隨著太上長老的吼聲,一個身影輕飄飄的走了進來,一身青衣的年輕人,看上去滿是從容。
    這個青年,沒有人認識,但是隨著他走進觀星劍宗的大殿,一股滲人的氣息,卻已經籠罩在了所有長老的心頭。
    宮如雨就站在諸位長老之中,她在看到這個少年的瞬間,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人,她絕對認識,只不過一時間想不起何時見過!
    宮如雨看著少年眼熟,還有一個人同樣看著鄭鳴眼熟,這個人就是和宮如雨一起來的男子。
    在觀星劍宗之中,這中年人一向以記憶力超群著稱,按照他的感覺,自己一定見過這個年輕人。
    可是,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見到的,他卻是一時想不出來。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對我觀星劍宗下手?”那太上長老怒視著將他一只手臂斬斷的年輕人,聲音之中除了憤怒,更帶著一絲絲的恐懼。
    這刀光,實在是太詭異了,他剛剛差一點,就死在這刀光之下,如果不是刀光在中間,突然出現衰竭的話,他很有可能,就有被這一刀斬殺。
    自己不認識這個年輕人,卻差一點被殺掉,這讓太上長老憤怒異常,但是同樣,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恐懼。
    一種對死的恐懼。
    “我來此,只是想要滅了觀星劍宗而已!”年輕人淡淡的,平淡無比的說道。
    如果沒有那驚天的刀芒,太上長老一定會以為這個年輕人在癡人說夢,滅了觀星劍宗,這世上不是沒有人能夠辦到,但是這年輕人,卻不在此列。
    但是,剛才洶涌的刀芒,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覺得這個人在癡人說夢,一股股恐懼,更是在眾人四周升起。
    “請問尊駕,我觀星劍宗究竟哪里得罪了閣下,竟然讓你出手要滅了我們!”太上長老的語氣生硬,但是他話語之中,卻帶著一種示弱的味道。
    這種味道,讓觀星劍宗的人感到屈辱,但是他們還不得不承認,此刻的太上長老,真的有一種忍辱負重的味道。
    “如果不是為了讓你們死之前做一個明白鬼,呵呵,我也不會和你們羅嗦。”
    來人的話,說的無比的輕柔,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無比的憤怒。明白鬼,這個人已經決定,不給他們活路了。
    一種消沉的氣息,不覺得在眾人的心頭升起,太上長老此時已經催動自己體內的精血,將自己的傷勢壓制住,與此同時,一根只有嬰兒手大小的手臂,在快速的出現在他的傷口處。
    斷骨重生!
    修為一旦達到了躍凡境,就算是腿斷了,同樣能夠再生長出來,只不過這生長出來的手臂,要想達到原來的狀態,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太上長老并不想對方立即動手,他想要拖延一二,這樣他的手臂重新生長出來,雖然比不上以往,卻也吶能夠讓他阿德實力,增加一二。
    那人似笑非笑的朝著太上長老生長出來的手臂掃了一眼,然后話語中帶著一絲幽幽的道:“你們要是真的想不明白,可以想想大漢王朝。”
    大漢王朝!
    這個王朝,對于觀星劍宗而言,也就是一個強壯的的螻蟻而已,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聽到鄭鳴說道大漢王朝,頓時就有人反應了過來,這個人并不是那個記憶力好的中年人,而是宮如雨。
    “你是鄭鳴,對,你就是鄭鳴!”
    此時的宮如雨,瞪大了眼眸,她雖然被鄭鳴用實力打擊過兩次,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想過,兩個人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相遇。
    百年沒有消息,在宮如雨的感覺之中,這個人應該已經不在人世看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出現在這里。
    宮如雨的喊聲,讓那中年人的臉色也是一變。也就在這一刻,他才想起這個曾經讓他忘卻的名字。
    鄭鳴,這兩個字,他曾經不屑一顧。當年他曾經對這個叫做鄭鳴的少年說過,他的資質不行,就算是闖入萬劍塔第一,也沒有資格進入他們觀星劍宗。
    至于后來,他之所以將這個少年的名字記在心中,是因為這個少年,竟然和神宮有了聯系。
    而且此人竟然通過神宮的關系,力壓他們觀星劍宗,讓觀星劍宗從上到下,都感到無比的憋屈。
    再然后,這個人消失在了峽谷十三國,但是卻因為他,差點引起一場驚世大戰。
    但是最終,這場大戰被平息了下來,而峽谷十三國,同樣成為了一個在日升域之中特殊的存在。在那個時候,這中年人的心中就曾經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將鄭鳴收錄到宗門之內,是一個什么景象。
    只是,一切都隨著鄭鳴的失蹤而消散,可是現在,鄭鳴再次出現了,而且還是用一種讓他心中感到悲憤的方式出現的。
    曾經的不屑一顧,到了現在,卻已經變成了望塵莫及,變成了仰望。
    沒有人注意中年人的神色,他們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太上長老的身上。畢竟不管來人是誰,能夠代表他們觀星劍宗處理這件事情的,只有太上長老。
    “你就是那個鄭鳴?”太上長老在稍微的遲疑之后,聲音就帶著顫抖的說道。
    鄭鳴點頭道:“不錯,我就是那個鄭鳴!”
    在稍微沉吟了瞬間之后,那太上長老道:“鄭鳴,不管以前如何,現在我們可以各退一步。”
    “你立即離開,其他的事情,我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