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47 昨日你對我不屑一顧

  劍星山,山高千仞,奇峰林立,三十六座巨峰,座座如劍,屹立天地。
    星劍鋒高有萬丈,乃是劍星山第一峰,濃厚的靈氣,在星劍鋒的下方形成了一片云霧,讓整個星劍鋒遮擋的,只有半座山峰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一身宮裝的宮如雨,雖然容顏依舊美麗,但是那已經多出了幾縷雪霜的青絲,讓她已經沒有了少女時候的姿容。
    “師尊,劍星峰真的好高啊,不過劍星峰的師兄真的很兇,人家前些日子,想要來這劍星峰看看風景,都被劍星峰的師兄給趕了出來。
    蹦蹦跳跳的小弟子,嘟囔著嘴,一副埋怨的朝著宮如雨說道。對于自己這個寵愛弟子有點幼稚的話語,宮如雨搖了搖頭道:“劍星峰的風景,也就是那樣。”
    “你呀,以后少去劍星峰,要是惹了什么事情,被禁了足,我也救不了你!”
    “師傅,您可是觀星劍宗最年輕的長老之一,呼呼,你就是人家的目標,我要像師尊您那樣,六十歲的時候,能夠成為躍凡境強者。”
    小弟子天真的話語,讓宮如雨笑了起來。她拍了拍自己弟子的頭,沒有說話。
    但是在宮如雨的心中,還是有一股驕傲升起在心頭,百年滄桑,她宮如雨不但從一個剛剛上山的小女子,成為了躍凡境強者,就在三年前,更是跨入了躍凡四境,成為了觀星劍宗長老堂的一員。
    就在五年前,宮如雨回了一趟金陽國,再去拜祭自己的師尊午佗大師的靈位時,遇到了這個有點干個的晚輩,在一時的憐憫之后,自己就將這丫頭收為了弟子。
    從金陽國歸來之后,宮如雨就沒有在回去的想法,因為她們那一代人,都已經離去,整個金陽國,能夠牽動他心的東西,實在是太少太少。
    武道殘忍,猶如大浪淘沙,將那些砂礫全部卷走,留下的,則是真金。
    比如她宮如雨,在當年午佗大師坐下修煉的時候,遇到過不少的對手,可是現在,那些對手,大多數都已經埋入了黃土。
    還有那個少年,已經百年沒有出現了,如果自己猜測沒有錯誤的話,說不定也埋入了黃土之中。
    他當年,實在是太……
    雖然此時,對于那個人的評價就在心中,但是宮如雨還是不忍心想下去,因為那個少年,在她的心中,擁有著無以倫比的地位。
    “師妹到了!”一個清朗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這聲音打破了宮如雨的沉思,她昂頭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青衣男子漫步走了過來。
    四十多歲的年紀,猶如滿月一般的面容,無不讓這說話的男子,多了幾絲讓人傾心的魅力 。
    對于這個男子,宮如雨確實不敢怠慢,雖然對方的修為和她同樣是躍凡四境,但是畢竟是這個人,當年從劍塔之會,將她帶到了觀星劍宗。
    “拜見師兄。”
    “不用多禮了,咱們之間,哪里有那么多的禮數!”男子一擺手笑道:“前些日子,聽說師妹在閉關修煉第五星劍訣,不知進境如何?”
    “也就是稍有領悟而已。”宮如雨淡淡一笑,話語中滿是謙虛的說道。
    “宮師妹你的資質,是第一流的,要不然當年,我也不會從大晉王朝將你帶入觀星劍宗。”男子哈哈一笑道:“不過第五星的劍訣,并不容易參悟,師妹不要著急。”
    宮如雨點頭答應,她心中很清楚,這位師兄已經困在第五星的劍訣多年,在這個上面,自己還是少說的好。
    但是這男子的稱贊,讓宮如雨不由得想到了那次劍塔之會,想到了那個少年。
    自己真的是,那一次資質最好的人嗎?
    “師兄,太上長老這人一次召集我們,是為了什么事情?”宮如雨隨口問道。
    “聽說是金家出了簍子,那個大漢王朝,實在是有點邪門!”男子皺眉道。
    肅穆的大殿,在上百持劍弟子的拱衛下,顯得無比的威嚴,當宮如雨兩個人走進大殿的時候,大殿之中,已經有十數名裝扮各異的躍凡境武者在等待。
    “聽說了沒有,好似有人要挑戰無缺戰皇?”
    “你說的是琉璃圣皇嗎?這世上只要是人都知道,琉璃圣皇一直是無缺戰皇的對手。”
    “不是,好似是在東邊一片陸地上,唔,應該是一個叫做萬象門的門派的宗主。”
    “萬象門,好似聽說過,唔,當年好似還是日升域十八名門之一,只是因人才凋零,不但地盤丟了不少,更從十八名門之中除名。”
    “呵呵,他們挑戰無缺戰皇,是不是活的不耐煩,所以想要讓整個宗門在日升域之中除名。”
    “我看啊,是一些人,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嘖嘖,別說無缺戰皇了,就算是無缺戰皇下屬的幾個堂主殿主,只要動一下嘴巴,就能夠滅了他。”
    “這是一定的!”
    眾多的議論聲中,有人幽幽的道:“與其擔心別人,替別人憂心,還不如想一想咱們自己。”
    “無缺戰皇那邊派來的金家,被人掃滅,雖然那金純仲只是一個小人物,但是無缺戰皇那邊要是追問起來,咱們可不好交代。”
    這人的話,頓時讓本來議論紛紛的聲音,瞬間平息了下來,但是在這一刻,同樣有人大聲的道:“那金純仲只是在咱們觀星劍宗修行,死了和咱們有什么關系。”
    “對,和咱們沒有任何的區別!”
    “你們說沒有關系就沒有關系了嗎?你覺得到時候,無缺戰皇會給你講道理嗎?”
    一時間,各種的聲音,讓本來肅穆的大殿,瞬間亂成了一團,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玉缽的撞擊聲,從大殿深處傳來。
    聽到撞擊聲的眾人,隨即停住了嘴巴,更有人將自己的身軀站好,然后朝著前方看去。
    就見兩個身影,從大殿深處緩緩走來,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個金冠白袍的老者,高大的身材,還沒有來到大殿,就給人一種如山的壓力 。
    和高大老者形成對比的,是那走在他后面的中年人,矮小的身材,甚至有一種滑稽的感覺。
    “老祖,您請上座!”中年人在走到大殿之后,恭敬的朝著老者一抱拳道。
    老者用鼻子哼了一聲,就直接登上了位于大殿正中間的宗主寶座上,大多數的長老,對于這種情況,已經是習慣到了麻木,但是依舊有人的眼中閃過了寒芒。
    “這一次,大漢王朝有妖人作亂,實在是罪大惡極,宮如雨長老,我命你帶領十位長老下山,將大漢王朝梳理一遍。”
    老者說到此處,手掌一握道:“三品以上的武者,統統不留,特別是王室之內。”
    三品以內殺無赦的命令,在大殿之中不斷的回蕩,不少觀星劍宗的長老,都覺得自己的心底發寒。
    那侍立在老者身邊的中年人,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惱怒,但是他很是小心的將這一絲惱怒掩蓋了下去。
    “太上長老,大漢王朝不同其他地方,我們是不是三思而后行!”一個看上去面目高瘦的長老,輕聲地說道。
    老者哼了一聲道:“這件事情,我心意已決,你們動手就是。”
    說到此處,他的手掌往虛空之中一抓道:“你們放心,那大漢王朝,翻不起什么波浪。”
    就在他說話之際,偌大的宮殿,陡然顫抖了一下。這顫抖讓在場的觀星劍宗無這人神色大變。
    他們乃是觀星劍宗的掌權者,對于觀星劍宗宗門的情況,可以說無比的了解。
    別說大地顫動,就算是虛空開裂,也難以震動著座被歷代觀星劍宗祖師堅持過的大殿。
    現在,大殿顫抖,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攻擊他們觀星劍宗。
    在這峽谷十三國,又有誰敢于攻擊他們觀星劍宗,難道是有人吃了熊心豹膽不成。
    剎那間的時間,陰沉就已經變成了火焰,一道道身影從大殿之中沖出,他們到時要看看,究竟是誰,敢于對他們觀星劍宗動手。
    “轟!”
    一聲巨響,瞬間在他們的耳邊響起,伴隨著這巨響聲,那本來還聳立于天地之間的大殿,直接崩碎了開來,。
    甚至有一個沒有來得及沖出來的長老,在沖出來的瞬間,就被從虛空指中國切成兩段。
    完成這一切的,是一柄血紅的刀影,而掌控著這刀影的,則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三四歲,但是面目卻有如天上金童一般的光頭童子。
    童子雖小,但是那赤紅色的小臉上,卻隱含著一種威嚴,一種讓人不由自主臣服的威嚴。
    看到這童子,身材高大的老者眉頭就是一皺。他竟然看不出這童子的修為,這怎么可能。
    “閣下是什么人,我觀星劍宗可有得罪之處,如果有,在下一定向閣下賠禮道歉。”大長老將正準備譴責的宗主壓下,沉聲的說道。
    血色的童子,根本就沒有理會大長老的意思,他手中長刀擺動,又是一道刀影,朝著大長老斬來。,
    這一斬劃破虛空,滾滾血芒之中,更帶著一道咆哮的長龍,面對著一斬的太上長老,迎著血光一揮手,一道絢麗的星光,在他的身前展開。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