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46 天劍閣

  那年輕的刺客,雖然已經將自己的刺殺之術施展到了最強的地步,卻還是沒有想到,竟然難以接近鄭鳴的身軀。
    這個年紀看上去和他差不多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強了。
    “我是姓左!”本來,按照他從小收到的訓練,就算是死,他也不可以將自己的事情透漏出去。
    可是現在,面對鄭鳴,他卻不由自主的說了話,而且一說都是自己的秘密。
    “左云從是你什么人?”鄭鳴輕輕的逼近一步,話語中帶著一絲顫抖的道:“他可好?”
    “我爺爺他不好,死了!”年輕人在猶豫了瞬間,終于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左云從死了,這算起來,其實也挺正常,修為沒有達到躍凡,壽命最多也就是一百五十歲,甚至一些人,因為一些自己的原因,還活不到一百歲。
    鄭鳴和左云從不相見已經一百年,他死了,可以說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鄭鳴在心中閃過一絲傷感的瞬間,冷聲的道:“怎么死的?”
    “是被人打死的!”年輕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連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按照他家族之中的要求,在自己爺爺死的這件事情上,盡量不要亂說話,可是自己竟然忍不住,對一個陌生人,說出了自己家族隱忍了多年的話。
    打死的!
    鄭鳴的眼眸中,寒光越來越盛,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感到,鄭鳴此時,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柄利劍。
    一柄鋒利之極,可以開天辟地的利劍。
    “誰殺了他?”
    這四個字,就好似一個個重錘,敲擊在在場所有人的心頭。他擁有著一種讓人難以抵御的氣勢,讓所有的,想要抵御這種氣勢的聲音,都消失的干干凈凈。
    “我爺爺是被趙家的人殺死的,他不愿意屈居趙家為奴,被趙家那在觀星劍宗的老祖,用重手法抽取了三條經脈,痛苦三日而亡!”
    觀星劍宗,為奴,慘叫三日!
    這些話語,瞬間展現在鄭鳴心頭很多東西,也就在這時,那倒在地上的趙姓年輕人,聲音中帶著一種瘋狂的喊道:“小子,你敢打傷我,我趙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我趙家的老祖,是觀星劍宗的太上長老,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在峽谷十三國,上門也就那么幾個,普通人對于他們,是根本就沒有半點的聽聞,但是在場的人,都是一方的權貴,他們對于猶如禁忌般的峽谷十三國,怎么會不知道。
    雖然他們一直都聽聞,趙家擁有觀星劍宗的關系,但是聽到趙家老祖竟然是觀星劍宗的太上長老,他們的心中,還是忍不住有些發怵。
    “你們趙家,為什么會執掌無花谷?”鄭鳴看著那嘶吼的趙家公子,冷冷的道。
    這趙家公子,作為那位觀星劍宗老祖的嫡系子孫,可以說從小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別說被人打,就是一點委屈,都沒有受過,現在當著自己心儀美人的面,被鄭鳴這般的敲打,他的心中,充滿了瘋狂。
    這種瘋狂,讓他忘記了自己是誰,更忘記了所有的忌諱。
    “無花谷算得了什么,就是一個卑賤的奴隸,哼哼,被我們趙家所占據,是他們的榮幸。”
    “不但現在,就是以后他們世世代代,都是我們趙家的****,他們……”
    赤炎山、葬劍宮,無花谷乃是當年鄭鳴所統帥的三大勢力,雖然現在,這些勢力在他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作用,但是很顯然,左家之殤,由他鄭鳴而來。
    “你可以去死了!”
    淡淡的話語中,那趙家的公子,就覺得自己的四周,出現了無盡恐懼的場景,一時間,他忍不住大聲的呼喊,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他整個人,就癱死在了地上。
    看著趙家公子的死,那左云從的孫子,臉上有擔憂,有恐懼,但是更多的,卻是快意。
    一種終于為自己的家人報仇的快意,一種暢快淋漓,大仇得報的快意。他怔怔的看著鄭鳴,此時在他的心中,環繞的只有一個問題:“他是誰?”
    “你殺了他,我的家人怎么辦?”那自稱是左云從孫子的年輕刺客,在掙扎之中,清醒了過來。
    “你的家人不會有事,我給你保證!”鄭鳴看著年輕人,平靜的道:“沒有人再能傷害你們?”
    年輕人聽著鄭鳴的話,人顫抖了一下,他覺得這句話之中,蘊含著無窮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感到無比的安心。
    “觀星劍宗的那個太上老祖,他……他是不會……”年輕人的話語,說的磕磕絆絆,他的心中覺得,自己應該相信這位老祖,可是他還是忍不住說出了這句話。
    一切,都是因為擔心!
    “從此之后,天下之中,將沒有觀星劍宗!”鄭鳴的話語,一如既往的平靜,但是這話語落在在場所有人的耳中,卻有如一道驚雷。
    一道讓所有人都驚駭不已的驚雷。
    觀星劍宗,那可是觀星劍宗!
    柳季旋有點恐懼的看著鄭鳴,她的理智告訴她,眼前這個年輕人,并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準備滅掉觀星劍宗。雖然她們心劍閣并不是觀星劍宗的附屬宗門,但是和觀星劍宗的人關系卻是不一般。
    多年來,也承受了觀星劍宗的不少關照。
    在她的眼中,雖然作為上門的觀星劍宗,并不是強大的不可戰勝,卻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壓制的。
    而現在,這個將趙家公子誅殺的年輕人,竟然說要滅了觀星劍宗,這實在是讓她一時間難以接受。
    但是,面對那年輕人無形之中展現出來的霸道,她的心頭,同樣難以升起反抗之心。
    “你是心劍閣的弟子,我不為難你,就問你一個問題。”鄭鳴的目光落在柳季旋的身上道:“傅玉清的下落,你知道嗎?”
    傅玉清三個字,就好似一道驚雷,瞬間在柳季旋的心頭炸開,她又怎么會不知道付玉清。
    對于她而言,傅玉清就是她終生為之奮斗的目標,她也要像付玉清那般,成為整個心劍閣的傳奇。
    她要在三十歲之前,修成心劍閣最難修煉的冰心訣,她要在四十歲之前,成為躍凡境,她要……
    可是她這些目標,依舊很遙遠,那冰心訣她雖然想了不少的辦法,都難以參透這其中的真意。
    所以,她對于傅玉清,除了敬佩,還有不少的嫉妒。
    這個年輕人,竟然問起了傅玉清的下落,他會是什么人,一瞬間柳季旋的心中,竟然閃過了自己當年看過的一個不知道是誰寫的手札。
    難道他就是那個手札中的他嗎?
    “玉清祖師早已經進入了天劍閣,聽說現而今,更是天劍閣的核心弟子。”
    天劍閣,鄭鳴的心中一動,那豈不是說,傅玉清最終和金無神進入了一個宗門。
    要是早知如此,就不應該將金無神的那個弟子放走,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直接去天劍閣。
    “你知道天劍閣的方位嗎?”
    柳季旋很不愿意讓自己落入下風,她很想在鄭鳴的手中,扳回一城,但是在鄭鳴的目光下,她卻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半點的反擊之力。
    那猶如利劍一般的目光,在她心中抵抗的念頭才剛剛升起,就直接被擊潰。
    “不知道,一直都是天劍閣的人駕臨我們心劍閣,將他們覺得可以培養的人帶回天劍閣。”
    “不過,觀星劍宗,應該知道天劍閣的方位。”
    鄭鳴重重的看了柳季旋一眼,隨即轉身離去,而就在她走到門口的瞬間,突然扭過頭來:“在沒有去天劍閣的日子里,她過的怎么樣?”
    柳季旋的心中,不知道怎么,竟然泛起了一絲絲的嫉妒。這一絲嫉妒,來的雖然莫名其妙,但是卻無比的強烈。
    “她好似不怎么好,聽說傅師祖,曾經瘋狂的尋找著什么人。”
    鄭鳴沒有再吭聲,直接轉身離去,不過在臨走的時候,他還是將那刺客少年帶走。
    謝龍云在玉香公主離去的時候,想要跟出去,卻被玉香公主狠狠的瞪了一眼。
    已經對公主的性格有些了解的他,在這一眼之下,頓時趕忙停下了腳步。而就在遲疑的瞬間,鄭鳴等人已經飄然而去。
    謝龍云在這個時候,突然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此時的他,錯過了一個機緣,一個對他而言,大大的機緣。
    “這是誰啊,如此的霸道,他……他竟然殺了趙元淳?”一個少年的眼眸中,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
    “兩日之前,金家要接掌皇宮,最終卻全軍覆沒,那力壓乾坤萬古的一拳,莫非就是此人所發。”一個眼眸中閃動著智慧光芒的男子,輕聲的問道。
    此人的話,頓時讓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動。這兩條來,盤旋在整個大漢王朝權貴心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金家的覆滅,就是造成金家覆滅的一拳。
    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鄭家子弟,是半句話也不說,至于去向鄭家的人去打聽,卻沒有人有這個膽子。
    不少人將那誅滅金家的驚天一拳,當成了一種底蘊,一種鄭家的底蘊。而此時,鄭鳴霸道的出現,讓他們都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這一拳,乃是鄭鳴所發。
    于是,感到事情重要的這群權貴子弟,一個個快速的離去,雖然美女很重要,但是和他們家族的存亡相比,美女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