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44 你不配

  感受到了死亡威脅的鄭家大長老,身體顫抖的越加厲害,而就在此刻,他看到了已經開始接近的金家眾人。
    “金老祖,救命,只要能夠救得我的性命,你們要求的一切,我都可以答應。”
    鄭家的所有子弟,這一刻都呆了,就算是最忠于大長老的人,在聽到了大長老如此不顧顏面的話,也感到自己的臉上,升起了一種熱騰騰的感覺。
    鄭家和金家,本來就是一對對手,而且在不少鄭家弟子的眼中,金家更是搶他們榮耀的最大敵人。
    現在,家族的大長老,竟然對金家喊出了這種話,這幾乎是鄭家最大的恥辱。
    金家的數百人,同樣也呆了,他們這次是因為金沖虛的死,而氣勢洶洶的來報仇,他們同樣沒有想到,自己聽到的竟然是這鄭家大長老求饒的話。
    這樣的話,讓他們在好笑之余,更多的是爽利,一種已經將鄭家踩在腳下的爽利。
    可是,就在他們心中歡喜不已的瞬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拳頭,一個隱含著無窮威勢,讓人感到難以抵擋的拳頭。
    “嘭!”
    在這拳頭的壓力下,一個金家的子弟,沒有來得及做任何的抵抗,就直接在虛空之中炸裂開來。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給我開!”一個面容冷峻,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身體無風自起,朝著虛空瘋狂的推出了一掌。
    這一掌在推出的剎那,虛空之中,凝結出了一個足足有三丈方圓的大鼎。
    大鼎雙耳三足,雖然有些模糊,但是上面的花紋,卻一如天地至理。在這巨鼎出現的瞬間,四周的天地之力,更是朝著那巨鼎匯聚。
    天地之力,更是朝著那巨鼎匯聚,讓那巨鼎有一種定鼎乾坤的感覺。
    “嘭!”
    就在那巨鼎顯得越加的沉重之時,隱含著無窮皇者之力的拳頭,已經重重的擊打在這巨鼎之上,猶如洪鐘一般的聲音,更是在天地之間響徹。
    “老祖修為通天,鄭家的人不自量力竟然敢挑戰咱們金家,這一次他已經激起了老祖的怒氣,他一定是死路一條。”
    “不錯,殺了我金家的人,必定要血債血償!”
    在那轟隆隆的,猶如雷鳴一般的聲音中,幾個金家的子弟,依舊大聲的說道。在他們看來,自己家族的老祖,在大漢王朝,無人能夠招惹。
    他們如此說話,就是想要拍一下金家老祖的馬屁,好讓他們在家族之中一步登天。
    可是,就在他們的馬屁聲中,那氣勢很足的大鼎,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了開來。
    也就在巨鼎崩碎的瞬間,那猶如大山一般的拳頭,卻顯得聲勢更勝,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
    “這……這怎么可能?”那金家的躍凡境老祖,聲音中充滿了干澀,雖然鄭鳴的拳頭,在氣勢上,強的讓他感覺有點喘不過來氣,但是他覺得憑借著自己的修為,以宗門秘傳的乾坤一氣鼎訣,一定能夠抵擋鄭鳴的一拳。
    可是,他沒有想到,當他的鼎成型的時候,卻直接被人從中間打裂。
    雖然那鼎,乃是他凝聚天地真意而成,但是他的心神,卻是已經和那鼎連在了一起,所以從鄭鳴拳頭上傳來的力量,他感覺的無比真切。
    這一拳,隱含的真元,并不是太多,但是這些真元的質量,實在是太強。
    如果說他自己的真元,就好似一疊紙,那么鄭鳴的真元,就好似一柄斧子,而且還是一柄吹毛利刃,鋒利無比的斧子,在這一斧之下,他的真元所形成的大鼎,被直接打破。
    拳頭落下,拳中所隱含的霸道無比的真意,瞬間四散開來,數十個來不及逃避的金家武者,被那非瘋狂的拳意雅致的,整個人爆碎了開來。
    至于一些修為高強的金家武者,則瘋狂的想要逃避,但是他們在此時卻發現,自己根本是避無可避。
    唯一騰空而起的,是那躍凡五境的金家老祖,他的身形,猶如一道閃電,飛速的逃出了百丈。
    “閣下管我金家的事情,我金家只要不死……”
    一道刀芒,出現在金家老祖的脖頸處,剎那間,這躍凡五境的金家老祖,直接身首兩處。
    金家在大漢王朝之中,為什么底氣十足,為什么力壓四方,靠的就是他們有一位躍凡五境的老祖。
    可是現在,這位躍凡五境的老祖,竟然死了,而且還是帶領他們走向輝煌的時候死掉的。
    在那浩蕩的拳意下,數十個勉強支撐活下來的金家族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他們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自己家族的老祖,卻是真的死了。
    死去的同伴和金家的老祖,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他們一件事情,那就是金家完了。
    玉香公主面對這一切,既感到無比的正常,又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她覺得正常,是因為她覺得漢王先祖出手,本就應該如此,而不可思議的原因,則是金家這些年來,給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猶如洪水猛獸般的金家,就這樣灰飛煙滅,這讓她一時間有點懷疑事情的真實性。
    實際上,不但玉香公主,很多鄭家的元老,在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也有點不敢相信。
    他們唯一的感覺,就是這怎么可能,而此時,他們能夠做的,也只不過是怔怔的發呆。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那身穿著龍袍的大漢王朝的國君,他在震驚了瞬間之后,就反應了過來。
    “不孝子孫鄭青羽拜見祖爺!”
    他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不少人跟著跪了下去,對于鄭家的人而言,現在鄭鳴的身份,他們根本就用懷疑。
    也不容他們懷疑!
    鄭家大長老掙扎著爬到鄭鳴的近前,大聲的道:“鳴叔,鳴叔饒命啊,孩兒這一切,都是為了家族!”
    鄭鳴看著這大聲嘶喊的大長老,眼眸中的厭惡憑增了九分,他冷哼了一聲,手指輕點,直接將那大長老壓制在地上。
    “屈膝求生,出賣自己的同族,你也配做鄭家的大長老,今日,你就用自己的血,洗刷自己的恥辱吧!”
    說話間,鄭鳴一揮手,那大長老的腦袋,直接從頭上掉落下來。其他鄭家的族人,這個時候越加膽戰心驚,特別是作為大長老死黨的鄭豐年等人,一個個更是渾身顫抖。
    “鄭金武,從今日起,你就是一鳴堂的堂主,給我拿出鐵律,好好整治一下這個家!”
    這句話,鄭鳴說的殺氣騰騰,而鄭金武卻感到一股熱流,從自己的心中升起,他朝著鄭鳴一抱拳道:“祖爺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隨著鄭青羽和鄭金武的合作,整個鄭家再次穩定了下來,而那些本來存著隔岸觀火打算的大小家族,也一個個反應了過來,紛紛開始表達自己的忠誠之心。
    只不過,這一切都已經和鄭鳴無關。
    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家人在此的鄭家,對他而言也就是一個過客,他已經幫著鄭家重新梳理,能不能借助這次機會,重新站起來,靠的還是鄭家自己。
    小樓,微雨,一壺酒!
    靜靜的喝著酒,鄭鳴的心卻一去萬里,重歸大漢王朝,他已經見到了鄭霸,并隨手解決了鄭家的危機,可以說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但是實際上,此時在他的心中,卻有兩團火焰,在熊熊的燃燒,他想要去見兩個人。
    這兩個人,他一直都沒有她們的消息,這讓他的心中,很是有點忐忑,有點……
    鄭霸不知道她們的消息,鄭驚人同樣不知道,至于自己下屬的那些星辰衛,同樣不知道。
    “老祖!”穿著一身青色裙裝的玉香公主,輕飄飄的,就好似一朵云一般,飄到了鄭鳴的近前,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
    鄭鳴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而是仰首將酒壺里的酒喝了下去。看著鄭鳴灑脫之中,還帶著一絲淡淡失意的模樣,玉香公主就覺得自己的心被觸動了一下。
    究竟是什么,讓他如此的……
    “老祖您有什么事情,盡管給小香吩咐,只要能過辦到的,小香一定幫老祖您辦到。”
    玉香公主在說完這句話之后,就覺得自己的話,實在是有點欠妥,畢竟以鄭鳴的身份,他想要做的事情,自己能夠做到的,對他而言,也就是一句話。
    而他做不到的,自己更不可能做到。
    但是,玉香公主對于自己剛才說出的那句話,并沒有絲毫的后悔。
    鄭鳴能夠感受到玉香公主話語中的真誠,他朝著玉香公主輕輕一笑道:“還真的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你。”
    “你知道心劍閣的消息嗎?”
    聽道鄭鳴要麻煩自己,玉香公主就覺得無比的興奮,而心劍閣更是她知道的一個宗門。
    “老祖,心劍閣這些年,在咱們大漢王朝,顯得無比的低調,但是他們的影響力,以玉香的感覺,好似不但沒有下降,而且還提升了不少。”
    當下,玉香公主就將自己知道的,關于心劍閣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鄭鳴。
    比如,心劍閣新一代的弟子,就在京城之中行走……
    心劍閣新一代弟子四個字,引得鄭鳴的注意,他將手中的酒壺放下道:“你帶我去看一下這位心劍閣的傳人。”
    玉香公主點頭:“那我這就讓人去請她過來。”
    “也用不著如此的麻煩,我只是想要問她一個問題而已,走吧!”說話間,就朝著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