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741 一拳打爆

  
    暴喝聲,一如雷霆,讓人心神震顫,那棗紅臉的老者臉色變幻之間,就沉聲的道:“鄭豐年,這么說來,你們鄭家是準備全面和我們金家開戰了。”
    “旭陽長老,誤會,這絕對是一個誤會!”鄭豐年說話間,陡然從自己的手中,拿出了一個金光閃爍的令牌,他大聲的道:“太上長老令牌在此,誰敢再喊,逐出家門!”
    那金光閃爍的令牌,給人一種巨大的壓抑,所有看到這個令牌的鄭家武者,一個個都繃住了嘴。
    他們太熟悉這枚令牌,而多年的耳熏目染,更是讓他們對這枚令牌,從骨子里有一種尊重,有一種敬畏。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所以在鄭豐年取出令牌的剎那,他們選擇了沉默,只不過,這是一種讓人無比壓抑的沉默,這是一種讓人痛徹心扉的沉默!
    這是一種瘋狂壓抑的沉默,同樣是一種可以讓人瘋狂的沉默,就在這沉默之中,終于有人開口了。
    “鄭豐年,你怎么不給他們說說,你們大長老答應我的條件是什么呢?”金旭陽俯視著四方的鄭家子弟,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戲虐的神色。
    剛剛鄭家的血氣,確實讓他震動,但是現在,這種震動已經不存在了,他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種戲謔,他要好好的戲耍一下這些皇族子弟。
    哼哼,也該讓他們知道知道,在這大漢王朝,究竟誰才是這王朝的主人。
    鄭豐年沒有想到,此時金旭陽竟然給他來了一個火燒澆油,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沒有其他的選擇。
    所以在猶豫了瞬間,鄭豐年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鄭豐年,你不敢說出來,莫非是你們鄭家對于和好的協議有意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我這就回去,向我們金家的長輩匯報一下。”
    金旭陽冷冷的朝著鄭豐年看了一眼,聲音中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甚至是主宰者鄭豐年生死的模樣。
    鄭豐年緊緊的咬著嘴唇,最終還是沉聲的道:“家族長老堂決定,和金家重歸于好,敕封金家為超品家族,鄭家降級為四品家族!”
    “還有對于玉香公主,金家本著仁慈的心里,饒恕她的死罪,但是她要廢除武功,當作兩族友好的相爭,嫁給金……金豬兒!”
    本來沉默無比的人,這一下子全部炸了。在大漢王朝,只有鄭家一個超頻家族。
    可是現在,要參加天下論品不說,竟然直接降到了四品,這讓他們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
    更讓人難以接受的,還是將玉香公主下嫁給金豬兒,金豬兒是誰,是金家家主和一個侍女所生的兒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時金家家主喝醉了酒,所以這個孩子從一出生,就智商低下,連豬和人都分不清。
    于是,就有了一個金豬兒的稱號。
    對于鄭家而言,玉香公主,就好像一個女神一般的存在,而現在,這位女神竟然嫁給一頭豬,這怎么讓他們受得了。
    一個個拳頭,緊緊的攥著。手指不斷響的聲音,更是在眾人的耳中不斷的回蕩。
    鄭鐵柱的臉色鐵青,他的拳頭,已經充滿了青筋,他覺得自己好像一個火爐,一個隨手都要爆發的火爐。
    “先生,我忍不了了!”鄭鐵柱希望有一點東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所以和鄭鳴說話。而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發現鄭鳴依舊云淡風輕。
    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吶。
    這一下,讓他對鄭鳴所有的好感,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凈凈,他沉聲的朝著鄭鳴道:“先生此刻,難道不憤怒嗎?”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都不管,我為什么要管!”鄭鳴淡淡的看著鄭鐵柱道:“一個人,要是自己連血氣都沒有,任何事情都祈禱別人幫忙,那么這個人活著喝死了有什么區別嗎?”
    淡淡的話語,讓鄭鐵柱眼眸中的火焰變的更加的瘋狂,他怒吼一聲道:“老子打死你!”
    說話間,鄭鐵柱的拳頭,朝著那棗紅臉的老者,直接轟了出去。這一拳,匯聚了鄭鐵柱的全部力量,呼嘯的拳風,打破了音障,引起了猶如雷霆般的轟鳴。
    聲爆!
    鄭鐵柱前些時候修煉,一直都在追求的聲爆極限,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達到了,但是他的心中,沒有歡喜,沒有歡呼,他想的,就是用自己的拳頭,將這個可惡的人的腦袋直接轟爆。
    面對著侮辱,鄭家的武者,一個個眼都紅了起來,他們雖然沒有吭聲,但是一個個瞪大眼睛,好像這樣可以給鄭鐵柱鼓勁一般。
    金旭陽默默的看著呼嘯而來的拳風,對他而言,這種拳風,實在是算不了什么,只要他一根手指,就能夠將這拳風阻止住。
    所以,在這拳頭到來的瞬間,他的臉上帶著微笑,然后一拳轟然應了上去。
    他不知道這個傻大個是誰,但是有一點他卻可以確定,那就是只要他用最強勢的力量擊潰這個傻大個,那么鄭家的士氣,鄭家的反抗,就能夠降到冰點。
    拳頭平靜,但是卻隱含著金旭陽全部的真氣,他相信,只要自己一下下去,就算是鐵錠,他也能夠打穿。
    兩個拳頭,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也就是剎那,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就有人的眼中露出了悲哀之色,他們都知道鄭鐵柱和金旭陽之間的差距,雖然鄭鐵柱氣沖霄漢,雖然鄭鐵柱此時好像已經豁出了性命。
    但是,這些沒有用,兩個人的比斗,并不是以氣勢作為勝敗的依據,而是以修為的強弱,作為兩個人勝負的根本。
    鄭鐵柱此時的餓行為,是拿著雞蛋碰石頭,而且還是朝著最堅硬的石頭上去碰。
    所以,他一定頭破血流,所以,他這一次一定是要吃大虧。
    但是,在無數人的眼中不相信的時候,鄭鐵柱的拳頭,依舊是一往無前,依舊是猶如風暴,依舊是狂暴無邊的朝著那金旭陽轟了過去。
    沒有半點的遲鈍,沒有半點的遲疑,沒有半點的停留。
    “轟!”
    就好像一個破碎的西瓜,在虛空之中炸裂,金旭陽的雙眸,直飛了出去,而就在它雙眼紛飛的時候,這雙眼眸之中,依舊存在著不敢相信的神色。
    為什么,自己不應該敗,更不應該死。
    可是,他敗了,他的頭顱,也在虛空之中炸裂,所以他也死了,他的心中充滿了不信,但是一切的一切,卻又真是無比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鄭豐年呆了,鄭金武呆了,那帶著鄭鳴他們過來的中年人呆了,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呆了。
    沒有人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這一切卻又發生在他們的眼前。其實這個時候,最暈暈乎乎的,還是鄭鐵柱,他轟出的,本來是必死的一拳,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害,將金旭陽給打死了。
    自己什么時候,變的這樣厲害!
    他不相信這一切是自己做的,但是一雙雙猶如看英雄的目光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他做的。
    他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究竟干什么,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究竟該如何做。
    “鄭鐵柱,你好好好,你知不知道,你殺了金家的長老,就是將咱們整個鄭家,逼上了絕路,你就是整個鄭家的罪人,你……你不得好死!”
    “來人,快快將他拿下,向金家請罪,如果跑了鄭鐵柱,你們這些人,統統都要死!”鄭豐年用力的晃動著自己手中的令牌,就好像瘋了一半的大聲吼叫。
    可惜,他的吼聲,并沒有幾個人聽,在他大吼的瞬間,鄭金武等人,緩步走到了鄭鐵柱的近前。
    雖然他們這一刻,任何的話語都沒有說,但是他們卻用自己的行動,告訴在場的人,他們和鄭鐵柱在一起。
    “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是我告訴你鄭豐年,我們這些人,寧愿站著死,也不愿意猶如狗一般的,卑躬屈膝的向自己的仇人搖尾乞憐!”
    鄭金武的話,好像洪鐘,在四周回蕩!
    “金武堂主說得對,我們絕對不能夠像狗一樣的搖尾乞憐。”
    “死算什么,我們鄭家,沒有一個怕死之徒。”
    “不錯,跟他們拼了,死不可怕,但是我們一定要死的轟轟烈烈!”
    聽著這些充滿了熱血的聲音,鄭豐年越加的抓狂,他一昂首,一道白光直沖云霄,在那白光的照耀下,上千名穿著黑色的盔甲,手中拿著弓弩的衛士,從遠處沖了過來。
    金牛衛,鄭家護衛長老堂的金牛衛,這些人每一個都氣勢雄渾,而且他們手中的弓弩,更是閃爍著淡淡的寒光。
    “所有人,立即跪在地上,三息之后,殺無赦!”鄭豐年此刻,也有點紅了眼,他聲音嘶竭的吼道。
    而就在他的吼聲中,那些鄭家的武者,也變的越加的憤怒,有罵鄭豐年的,但是更多的人,則將鄭鐵柱圍在了中間。
    “金牛衛,你們也是鄭家的衛士,難道你們就這樣拱衛鄭家,就這樣要將為家族流血流汗的勇士置之于死地嗎?”鄭金武抽著自己前方的金牛衛,怒吼道。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