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740 不肖子孫

伴隨著這中年文士的吩咐,頓時就有七八個武者沖了出來,這些武者修為最低的,也有五品修為,那領頭者的修為,更是已經達到了三品。
    鄭鐵柱的神色一變道:“我是殺了金家的人,但是這也是金家的人先挑釁,要不然我也不會跟他們動手。”
    “我這次來京城,是奉了二長老的指示,有要事……”
    中年文士一揮衣袖道:“肆意殺人,還想狡辯,實在是可惡,拿下!
    中年文士說話間,幾個本來就已經圍在了鄭鳴兩人身邊的武者,快不的朝著兩個人才沖了過來。
    鄭鐵柱本來以為,見到了家族的長者,自己就可以將事情說清楚,卻沒有想到,這個一鳴堂的堂主,竟然半點說話的機會都不留給自己。
    一時間,他心中的悲憤,可以說到了極點,但是面對一鳴堂的堂主,他的心中,卻又難以升起抵抗之心。
    就在鄭鐵柱猶豫不決的時候,卻聽有人沉聲的道:“住手!”
    這聲音猶如紅中,說話之間,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跨步走了出來,本來正沖向鄭鳴兩人的武者,在看到這人出現的瞬間,都停了下來。
    更有幾個人,用一種崇敬的目光看相來人。
    鄭鐵柱看到此人,眼眸頓時就是一亮,他大聲的道:“金武叔,我是柱子啊!”
    那人聽到鄭鐵柱的喊聲,也是一愣,他只不過是剛才看到事情不順眼,所以才管一管,卻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鄭鐵柱。
    “小柱子,你怎么跑京城來了,你不是在……”男子說到此處,眼眸突然一亮道:“是不是二長老他老人家進京了?”
    二長老兩個字,同樣讓那本來趾高氣昂的中年文士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暗色。
    “金武叔,爺爺還在那里照顧老人家,沒有空過來,他是讓我送這位先生進京的。”鄭鐵柱說到此處,手朝著鄭鳴指了指。
    鄭金武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也就是一個不到二十的少年,心中的期待頓時暗淡了下去。
    不過他還是禮貌的朝著鄭鳴點了一下頭,隨即朝著那中年文士道:“鄭豐年,這位乃是二長老的小孫子,他這次是奉了二長老的命令來京城辦事。”
    “家有家規,族有族法。”中年文士聽說二長老并沒有進京,整個人頓時抖了起來,他朝著鄭金武哼了一聲道:“他們犯了錯,就應該懲罰。”
    那鄭金武臉色一沉道:“不知道他們犯了什么事情?”
    “鄭金武,從今日起,你已經不是一鳴堂的堂主,你還有什么權利在這里問事情。”
    那鄭豐年不愧是文士打扮,說起來話來,很是利落的道:“莫非你覺得長老堂罷免了你的一鳴堂堂主之位是錯誤的,所以才這般的拒不執行嗎?”
    鄭金武的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他緊緊的攥著拳頭,最終還是憋出了兩個字:“不敢!”
    “量你也不敢!”鄭豐年說到此處,朝著鄭金武一揮衣袖道:“還不給我退到一邊。”
    鄭鐵柱沒有想到,一向在他面前,猶如一個鐵漢般的鄭金武,竟然受到了這般的委屈。
    他在這里認識的人只有鄭金武,如果鄭金武也管不了這件事情,他就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做了。
    所以在猶豫了瞬間之后,他就大聲的喊道:“金武叔,我們沒有錯,今天進程的時候,是金家的人像我們挑釁,我才措手殺了金元霸的。”
    “你殺了金元霸?”鄭金武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絲的激動。
    “我一時沒有收住手,所以殺了他!”鄭鐵柱撓了一下頭,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的說道。
    “哈哈哈,殺的好,殺的好啊!”鄭金武用力的揮動手臂,聲音中帶著感慨的道。
    那本來一直靜靜看熱鬧的棗紅臉老者,這時冷哼了一聲道:“鄭金武,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說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那金元霸就算是今日不死,他日我也要取他性命!”
    鄭金武對于棗紅臉老者,沒有半點的尊重,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憤怒。很顯然,這棗紅臉的老者,就是他憤怒的最主要的原因。
    那棗紅臉的老者對鄭金武,只是嘿嘿一笑,隨即目光看相鄭豐年道:“鄭堂主,看來你們鄭家對于我們金家,還是有很大敵意嗎?”
    這句話,頓時讓那鄭豐年的臉色大變。他幾乎一躬到底的道:“旭陽長老,這鄭金武胡說八道,他的話,只能夠代表他自己,他代表不了鄭家。”
    “我們鄭家,無論是沖虛長老,還是其他諸位尊長,都對金家存著十二分的敬意。”
    “如果再有人敢胡說八道,在下已定族規從事。”
    此時的鄭豐年,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奴才,一個卑微至極的奴才,但是,在鄭家,他的身份并不是一個奴才,而是掌握著生殺大權的一鳴堂堂主。
    在鄭家的權位之中,最有權力的是長老堂,其次就是作為家族的國君,而一鳴堂的堂主,有著監察鄭家所有子弟的權利,所以他可以說是第三號大權在握的人物。
    他在鄭家子弟面前,是高高在上,但是他在金家的面前,卻猶如一只狗一般的搖尾乞憐。
    一時間,幾乎所有的鄭家子弟,都怒發沖冠,他們鄭家是皇族,是整個大漢王朝的主宰,現在他們反而在一個臣子的面前搖尾乞憐,他們受不了。
    “鄭堂主,我不希望在聽到這樣的話,不然的話,后果你自己應該清楚!”
    棗紅臉老者說話間,手掌輕輕的在鄭豐年的臉上輕輕的拍了兩下,雖然這種動作很是輕柔,但是所有人都能夠感應到,這幾乎就是對待狗腿子的態度。
    鄭豐年雖然在家族之中,有不少人看不起他,但是鄭豐年的地位,卻決定了鄭家的子弟,必須要維護他的尊嚴。
    現在,鄭豐年的臉,被人當成玩具一般的揉捏,對于大多數的鄭家子弟而言,就是一種侮辱。
    頓時,越來越多充滿了憤怒的目光看相了棗紅臉老者,甚至有人已經開始用手握著自己的刀柄。
    “旭陽長老,我們鄭家,絕對不會有敢于對咱們金家有不敬的人,誰如果在這個時候給家族添麻煩,我不介意,讓他們嘗嘗一鳴堂刑罰的厲害。”
    鄭豐年雖然說得話殺氣騰騰,但是他那滿臉討好的笑容,卻是讓人作嘔。
    鄭金武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可以讓出自己的一鳴堂堂主位置,但是他絕對不能夠忍受這樣的事情。
    可是,此時此刻,他已經無力改變這種事情,這讓他目眥盡裂,有一種想要和人拼命的沖動。
    “鄭堂主,你說的好聽,可是我剛才可是聽說了,有人要對可憐的元霸動手,雖然他已經死了,但是在緝拿了兇手的同時,我不希望有人說他任何的壞話。”
    棗紅臉老者說到此處,聲音陰沉的道:“鄭堂主,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鄭豐年的眼眸轉動了瞬間,眼睛之中更是閃過了一絲的喜色,他朝著鄭金武狠狠的看了一眼,聲音中帶著陰沉的道:“鄭金武,你肆意妄為,胡言亂語,攪亂我們金鄭兩家的關系,實在是罪大惡極。”
    “給我跪下!”
    鄭金武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鄭豐年,雖然他對于鄭豐年最近的表現可以說是失望至極,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鄭豐年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而且還讓他跪下。
    “鄭豐年,你拍著自己的良心說,金元霸該不該死,最近兩年來,我們鄭家五位少女被虐殺的案子,就是他做的,要不是你們攔著,我昨日就已經讓人去誅殺他。”
    “現在他死了,他該死!”
    鄭金武的話,惹得一片嘩然,幾乎所有圍在四周的鄭家武者,一個個都用憤怒的目光看著鄭豐年。
    對于這些鄭家武者而言,他們對于這件幾乎是痛在心肺,這兩年來,從第一個家族少女被人虐殺之后,他們就瘋狂的尋找著兇手,他們甚至不止一次的發過誓言,一定要讓這些禽獸血債血償。
    但是那兇手無比的狡猾,每一次都掩飾的非常好,這幾乎已經成為了整個鄭家的痛。
    一個壓在所有皇族心頭的痛。
    現在,兇手找到了,是金元霸,別說現在金元霸已經死了,就算是沒死,這些人用牙咬,也要一個個將他們給咬死。
    鄭豐年的臉色,變的有些蒼白,他手指著鄭金武,想要斥責對方胡說八道,但是那一個個在他心中閃過的事實,卻讓他說不出來。
    所以,最終,他手指著鄭金武,只是說出了一個:“你……”
    “金家的人在這里,殺了他!”一個憤怒無比的年輕人,怒氣沖沖的朝著棗紅臉的金旭陽喊道。
    他的喊聲,瞬間又數十個人相應,而當喊道第三聲的時候,那憤怒的聲音,已經變的猶如雷霆。
    就算是那個臉色陰沉的中年人,此時也大聲的怒喝,他是有功利心,但是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家族被人欺負到了這種地步,還不敢吭聲。
    “殺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