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37 登天之丹京城依舊


    登天丹,這種東西可以說是鄭霸夢寐以求的好東西,雖然這種登天丹服下去,就終生難以突破,但是他鄭霸這輩子,根本就沒有辦法依靠自己突破躍凡。
    躍凡,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坎,讓他看得見,卻難以越過。
    他還沒有看到自己的兒子,他還有很多心愿沒有了,他不愿意死去,但是他卻現,自己身體的機能,在快的流失。
    鄭鳴能夠煉制登天丹,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喜訊,所以在鄭鳴喝了兩杯酒之后,他就直接將鄭鳴趕離酒桌,讓他煉成登天丹之后在喝酒。
    煉丹,鄭鳴以往也做過,只不過做的一般,而且還是躍凡之下的丹藥,現在他需要煉制的,是躍凡境武者需要的丹藥。
    好在鄭鳴修煉的紅日照大千功法,讓他并不缺少火焰,至于丹爐之類的東西,也可以煉制,而登天丹的丹方,鄭鳴的手中更是不缺。
    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將登天丹給煉出來。
    “你要煉登天丹,鄭鳴,雖然在很多時候,我不得不服氣你很了不得,但是這登天丹可不是那么好煉的。”
    妖性青螺一驚一乍的道:“我勸你還是熄了煉藥的想法,唔,讓你那個龍虎峰的座給你送來點吧。”
    讓龍虎峰那矮胖子給自己送來登天丹,自然不是什么麻煩的事情,但是想到鄭霸那充滿了渴求的神情,鄭鳴自己煉制的決心,就增加了五成。
    “不就是煉個丹嗎?你將需要注意的事情給我說一下,我試一試,當年我也不是沒有煉過。”想到自己當年煉丹的情況,鄭鳴自信的道。
    妖性青螺嘿嘿一笑道:“你當年煉制的,也就是躍凡等級之下使用的丹藥,那種丹藥,呵呵,雖然不能說是一個人都能煉制,卻也不算啥難事。”
    “但是這躍凡境界的丹藥,那隱含的可是天地真意,一個不好,就是丹毀人亡。”
    鄭鳴擺手道:“沒事,我煉一下再說。”
    用魔龍巖,星辰金之類的寶物,鄭鳴很快就煉制出了一個丹爐,雖然這丹爐在手法上有些粗糙,但是煉丹丹爐應該有的各種功效,卻是完全都有。
    更重要的是,這丹爐足夠結實。
    因為有丹方,所以在丹爐好了之后,鄭鳴就準備煉制,不過當他將各種藥物步入丹爐之后,才剛剛催動自己的體內的火焰給丹爐點火,這丹爐之內的藥物,就化成了爐灰。
    感到煉制丹藥不是那么容易的鄭鳴,稍微猶豫了瞬間,直接使用一百萬紅色的聲望值,將葛洪的英雄牌給想了出來。
    葛洪,煉丹術高級,長生經。
    在將葛洪英雄牌使用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本來生澀無比的煉丹手段,瞬間爐火純青了起來。
    他并沒有立即煉丹,而是將煉制登天丹的過程靜靜的推演了五遍,在現了七個瑕疵,五個可能出現不穩的破綻之后,這才放下心來。
    因為葛洪的英雄牌時間只有二十分鐘,所以鄭鳴等葛洪的英雄牌時效完全消散,這才開始煉制登天丹。
    有了葛洪的推演,這一次煉制登天丹,特別的快,也只是三天功夫,一爐登天丹就出爐了。
    這登天丹在出爐之時,三個青螺笑吟吟的從鄭鳴手中的戒指中跑出來,她們倒要看看,這登天丹,鄭鳴究竟煉制的怎么樣。
    丹爐打開,一枚丹藥從丹爐之中飛出。赤紅色的丹藥在飛出的瞬間,就顯得一如一團火焰。
    “煉壞了,登天丹應該呈現暗黃色,你這赤紅色的丹藥,絕對不會是登天丹。”妖性青螺在看到飛出丹藥的模樣,話語中就帶著幾分肯定的道。
    鄭鳴沒有吭聲,只是一揮手就將那丹藥抓在了手中!赤紅色的丹藥,猶如龍眼大小,落在手中,更有一種溫熱的感覺。
    赤紅色的丹藥,看上去猶如紅色的寶石,而在凝視著丹藥的瞬間,更感覺丹藥之中,好像有一股意志,在和四周的天地共鳴。
    登天丹,這絕對是登天丹。
    幾乎在看到這丹藥的瞬間,鄭鳴就已經肯定,這絕對是登天丹,躍凡境的武者,是領悟一道可以趨向完整的天地真意,從而凝結神符,衍生寶脈。
    這一枚赤紅色的丹藥之中,有一枚完整的神符,只要讓人服下,立即就能脫躍凡。
    自得一笑的鄭鳴,揮手將丹藥朝著妖性青螺一扔,然后朝著那丹爐一招手,丹爐之中,嗖嗖嗖一連廢除了十三道熾烈的赤光。
    十三道赤光,代表的是十三枚丹藥。
    妖性青螺接過登天丹,本想對鄭鳴譏諷一二,可是當她感受著登天丹之中的藥效之后,忍不住驚聲的道:“上品登天丹,不,應該是越上品的登天丹。”
    “你……你分明是第一次煉藥,怎么可能煉制出這種上品丹藥,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施展了手段。”
    鄭鳴輕輕一笑,也不理會妖性青螺,他拿著十三枚登天丹,直接去找鄭霸。
    鄭霸正在劈柴,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年養成的習慣,他只要是沒事,就會劈些柴火。
    不過此時的鄭霸,臉色陰沉的緊,在他的不遠處,那伺候他的老者,正恭謹的站在一邊。
    “小子,丹藥煉出來了!”鄭霸的目光落在鄭鳴手中的登天丹上,瞬間熾烈了起來。
    鄭鳴對于鄭霸的這個稱呼,實在是無可奈何,他將丹藥小心的遞過去道:“已經煉成了。”
    “好好好,雖然我沒有見過這種丹藥,但是你小子從來都是非常的靠譜。”一把抓住登天丹的鄭霸,在感應了一下登天丹的藥力之后,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
    生命的流逝,已經讓鄭霸完全變成了一個老人,但是此時他抬頭,卻有著一種年輕人沒有的傲骨英風。
    “哈哈哈,好藥,真是好藥啊!”從這丹藥之中,鄭霸感覺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用人說,他心中也清楚,只要自己將這一枚丹藥服下去,那么等待他的,就是躍凡。
    “這一次,老子又欠你一個人情,我這就去煉化丹藥,對了鄭鳴小子,京城里面出了點麻煩的事情,你幫我去處理一下,還有三兒,你陪著你伯伯走一趟!”
    鄭霸說話間,抓著丹藥,就朝著自己修煉的靜室沖了過去。
    那正在等待著鄭霸答復的老者,沒有想到在鄭鳴拿出一個丹藥之后,這位老祖就風風火火的沖進了靜室。
    這一刻,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還有關系到宗門存亡的大事等待著這位老祖,可是現在……
    “京城那邊有什么事情嗎?”鄭鳴對于鄭霸這種風風火火的脾性,也有點無語,但是鄭霸交代下來的事情,他還不能不替鄭霸完成。
    這位可是鄭驚人的老爹,自己在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唯一存在的長輩。
    那被稱為三兒的老者,哼了一聲道:“京城那邊,有一個晚輩惹了大簍子,說不定將會改變整個大漢王朝的走勢,我接到那邊的求救消息,就是想要老祖去走一趟,你……你怎么這個時候送藥,這一來,全都亂了。”
    說到此處,老者沒有理會站在那里的鄭鳴,滿是著急的走來走去道:“這該如何是好?這該如何是好!”
    他從二十多歲,就在鄭霸的身邊伺候,可以說很清楚鄭霸的性格,已經進入閉關的餓鄭霸,那是絕對不允許有人打擾的。
    但是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大,一個處理不好,就可能讓整個鄭家陷入萬劫不復之中。
    鄭鳴看著這個走了一圈又一圈的侄子,笑了笑道:“不是說有事情交給我處理嗎?你給我說說什么事情,我給你解決了。”
    “你能夠解決的了嗎?京城一個晚輩,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奇遇,竟然殺了金家的嫡子!”
    老者一拍手道:“本來,金家對于咱們鄭家就是步步緊逼,現在金家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這一次來信,就是讓老祖去坐鎮,省的出大簍子。”
    “老祖這一閉關,還不知道多長時間,要是來不及的話,那……那可如何是好。”
    一個小小的金家,鄭鳴實在是不放心上,更不愿意浪費時間,但是這件事情,可是鄭霸吩咐下來的。
    唔,回一趟京城,也不是不行,畢竟好像已經是百年沒有回去,不知道是不是還有當年的蹤跡。
    “一點小事情,你不用管了,我去處理吧!”鄭鳴看著這位晚輩頭疼的模樣,淡淡的道:“對了,你給我一個東西,也算是能夠證明我的身份。”
    那被稱為三兒的老者,這一刻才仔細的朝著鄭鳴打量了起來,但是不論他怎么打量,都覺得這個年輕人,并沒有任何的脫凡之處。
    心中雖然充滿了懷疑,但是最終拿老者還是決定,按照鄭霸的安排來辦,至于成與不成,只能看天意。
    “你稍等一下,我這就給你安排。”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就已經坐在了一輛有六匹龍馬拉動的馬車上,而馬車的車轅上,坐著一個猶如鐵塔一般的漢子。
    這漢子乃是被稱為三兒老者的孫子輩,名叫鄭鐵柱,由他帶著鄭鳴去京城。
    龍馬翻飛,半個時辰,就跑出了百里路程,雖然在鄭鳴眼中很慢,卻也不是不能忍受。
    從鄭霸所處的位置,到達大漢王朝的京城,有數千里的路程,在龍馬快的奔騰之下,也就是一天一夜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京城之外。
    京城依舊!
    這是鄭鳴對于京城的第一個感覺,高大的城墻,來來往往的行人,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和他當年第一次來到京城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區別。
    只是,物是人非,現在已經是百年之后!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