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736 一夢黃粱古人再見

  “公主,您快醒醒啊!”一個聲音,在玉香公主的耳邊響起,將沉睡的她從睡夢中驚醒。
    看到自己的小丫鬟一副手忙腳亂的模樣,玉香公主豁然一驚道:“什么時候了?”
    “已經晨時了,公主,實在是奴婢該死,沒有想到公主您竟然在這里睡著了。”小丫鬟帶著一絲害怕的說道。
    但是此時的玉香公主,眼睛沒有時間理會自己的侍女,她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夢境之中學到的東西。
    那些東西,特別是那套她足足修煉了三年的拳法,是那樣的清晰,那樣的熟悉。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玉香公主就沖到了房間外的小院中,快速的將那套拳法,施展了出來。
    滾滾的寒氣,從四面八方朝著玉香公主匯聚,當玉香公主將功法施展到霜冷長河的剎那,她已經達到了瓶頸,足足有一年沒有進步的修為,直接進入了四品。
    而當最后一式傲雪凌霜施展的瞬間,玉香公主就覺得自己已經處在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之中。
    三品,這是三品境界的感覺!
    玉香公主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可以一步登天,但是現如今,她的修為,真的已經達到了一步登天的地步。
    從此之后,在大漢王朝之中,她就要有宗師的稱號,本來就風雨飄搖的鄭家,又多了一個宗師級的強者。
    “公主,我聽說您昨夜夜不歸宿,您可知道,這樣他對于您的名節,可是有大的損害。”一個淡漠之中,帶著傲然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金憐花,金家最優秀的年輕人!同樣也是玉香公主最氣憤的人,在玉香公主剛剛長成的時候,這金憐花就已經公開宣布,玉香公主乃是他的女人。
    就拿這次來祭拜祖先來說,玉香公主本來的護送者并不是金憐花,但是那護送者卻在臨出發的前一天,被人打斷了腿。
    公開的,囂張無比的,當這整個京城的面,被金憐花打斷了腿。也就是因為此人的霸道,讓玉香公主的心難受無比。
    現在,這張臉再次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玉香公主感到忍無可忍。
    所以他騰空而起,一式霜冷長河施展出來,剎那間,滾滾的冰寒之氣,朝著那金憐花直沖了過去。
    冷流如河,浩浩蕩蕩。
    滾滾的拳風下,金憐花雖然同樣是宗師級的修為,甚至修為還在玉香公主之上,但是當他同樣催動自己渾身的真氣朝著那拳風迎去的時候,滾滾的冷氣,已經沖入了他的經脈之中。
    也就是瞬間,金憐花整個人就凍成了一個冰雕,然后被玉香公主直接給轟了出去。
    重重的砸在地上的金憐花,就好像一塊掉地上的石頭,半點都動彈不得。
    玉香公主看著自己的拳頭,一點都不敢相信,剛才那兇殘的一擊,是自己打出來的。
    但是倒地不起的金憐花,還有那依舊沒有散落的霜凍之氣,都在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個壓在她心頭,猶如陰影一般的人,就這樣被她給擊潰,甚至只用了一招就擊潰了。
    “公主,您快來看看,金公子他……他好像不好了。”小丫頭的叫聲,讓玉香公主驚醒了過來,她快速的走過去,就見通體已經被白霜所覆蓋的金憐花,已經是昏迷了過去。
    天霜真氣,霸道無比,這一次金憐花就算是能夠活下去,恐怕修為也提升不上去。
    只不過金家在這件事情上,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但是忐忑的心,瞬間被興奮所代替,鄭家和金家的矛盾已經公開,自己就算是退讓,最終下場也好不了。
    反而,自己擊傷金憐花,反而會得到家族的重視。
    “你吩咐下去,就說金憐花對我無禮,已經被我打傷!”說話間,玉香公主轉身離去。
    玉香公主的丫鬟,此時雖然心中帶著一絲的擔憂,但是最終她還是老老實實的按照玉香公主的安排去做了。
    在鹿鳴鎮,不,應該說在鄭鳴的小院,玉香公主一直停留了十日,但是很可惜,那詭異的境遇,再也沒有遇到。
    可是,那個青年,卻已經在她的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夠見到那個青年,向他表達自己對他的敬慕之心。
    車轔轔,馬蕭蕭,玉香公主的車隊,最終還是離開了鹿鳴鎮。在走出鎮子十多里的時候,玉香公主將馬車上的車簾撩開,凝眸朝著鹿鳴鎮的方向看去。
    雖然她覺得,自己所得,只是一個機緣,但是在離去之時,她還是要看一下那個少年所生長的地方。
    旭陽之下,整個鹿鳴鎮就好像染上了金光,而就在這旭陽下,玉香公主看到了一個身影。
    一個高挑的,穿著青衣的少年的身影,在少年的肩膀上,站立著一只小小的金貓,襯托得少年越發的清逸脫塵。
    真的,自己竟然真的看到了他,可是就在玉香公主準備沖出去尋找那少年的時候,少年卻已經是無影無蹤。
    轉瞬即逝,自己真的是看錯了嗎?
    就在玉香公主的心中,無數念頭紛飛的時候,鄭鳴已經出現在了離玉香公主百里之外的一個小山坡上。
    “偉大的主人,那小姑娘雖然修為一般的,但是怎么也是您的晚輩,你就不見見她?”小金貓滿臉討好之色,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一笑道:“算了,能夠得到我一點傳承,也是她的緣分,這一次事情辦完之后,我就要回萬象門,大話我已經說出去了,總不能讓人說我說話不算數。”
    說話間,鄭鳴揮動衣袖,飛劍再次出現在他的腳下,載著她超虛空直沖而去。
    一日之后,大漢王朝一個無名山谷之外,鄭鳴終于見到了穿著一身蓑衣,猶如山間老樵夫一般的鄭霸。
    鄭霸此時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品境界,滾滾的血氣凝結在他的體內,讓他整個人的感覺,就好像一頭人形暴龍。
    只不過他的修為在凡俗之中,雖然已經是絕頂,但是依舊沒有步入躍凡之境。
    以鄭霸的修為,他想要躍凡,更好像終生沒有希望。
    鄭霸看到鄭鳴的瞬間,很是不信的擦了擦眼睛,他現在已經接近一百五十歲,可以說已經活到了躍凡之下最大的歲數。
    只是有功力撐著,所以他才能耳目聰敏,但是一旦到了壽限,那么立即就會坐化身亡。
    “哈哈哈,小鳴子,真的是你,我還以為這輩子看不到你小子呢,沒有想到到我臨老的時候,還能夠看到你!”
    仰天大笑的鄭霸,依舊霸氣沖突,他雖然在笑,但是一滴滴的淚痕,卻從他的眼角流下。
    鄭鳴緊緊的握著鄭霸的手,他想要和這個已經蒼老的老者說點什么,但是卻又發現,自己真的是無話可說。
    實際上,到了他們這種情況,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用說,一切都在不言中。
    一壺老酒,幾碟風干的臘肉,就是鄭霸接待鄭鳴的最好禮物,而就在兩個人坐下喝酒的時候,一個看上去八十多歲的老者,從遠處飛身而來。
    “伯祖,您還是少喝點酒的好。”那老者看到自己的伯祖竟然和一個年輕人喝酒,趕忙阻止道。
    鄭霸哈哈一笑道:“今天老子高興,這壺酒不夠,小平子,給爺爺準備兩大壇酒來。”
    老者還要反對,就聽鄭霸已經怒聲的道:“快點去,要是不去就給我滾開,這不行那不行,究竟我是你爺爺,還是你是我爺爺!”
    鄭霸這句話,頓時讓鄭鳴感到自己好像回到了一百年前,好像什么時候,他也跟鄭驚人說過。
    看到年輕的鄭鳴露出笑容,老者心中更覺得憋氣,他心中暗道,等以后有了機會,一定要收拾一下這小子,引自己祖爺喝酒不說,還譏諷自己。
    老者恭敬的答應一聲,就要離去。那鄭霸一揮手道:“過來,見過你伯伯?”
    鄭霸手指的人,自然是鄭鳴,那老者就覺得自己的心一陣的旋轉,伯伯,自己一個八十多歲的人,竟然還要叫一個小年輕的伯伯,實在是豈有此理。
    他的臉這一刻漲的通紅,但是又不敢跟鄭霸犟嘴,但是讓他真的這樣稱呼,他又叫不出來。
    鄭霸一拍桌子,怒聲的道:“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覺得老子指揮不動你,讓你叫一聲都不行。”
    “伯爺,這個……這個我不是這個意思。”老者想要分辨,但是怎么說,都有點蒼白無力。
    就在此時,卻聽鄭鳴笑道:“叔,算了,何必為了一件小事情計較這些。”
    說話間,鄭鳴朝著那老者揮手道:“你先下去吧!”
    等老者離去,鄭霸哼了一聲道:“這小崽子,實在是不知道好人心,我想要從你身上給他討點好處,他自己不聽老人言,白白放過這樣好的機緣。”
    “嘿嘿,以后有他后悔的。”
    說到此處,鄭霸的眼眸再次紅了起來道:“你說驚人那小子恢復的和以往一模一樣,奶奶的,我這個樣子,不知道能不能還揍得住著小兔崽子。”
    雖然鄭霸嘴中一句一個小兔崽子,但是鄭鳴心中卻明白,鄭霸現在最想要見到的,就是鄭驚人。
    他的心中,這一刻突然生出了一個念頭,自己的手中,好像在陰陽龍脈之中得到不少材料,煉制幾枚登天丹,讓鄭霸突破躍凡,并不是什么難事。
    “叔,我手里面,有一些煉制登天丹的東西,等一下我煉制幾丸,讓你突破躍凡!”
    “你小子說的是真的!”鄭霸的聲音中,充滿了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