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35 相見是緣一場造化

  這個女子,應該就是被人談論的,大漢王朝的第一美女,玉香公主。在神念從這女子身上掃過的瞬間,鄭鳴就已經感到這女子的血脈和自己的血脈,有著那么一絲的聯系。
    只不過,這個聯系,非常的微薄。
    自從自己的父母離開這里之后,鄭鳴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接替了那屬于自己家的皇位。按照他的感覺,好像應該是鄭驚人一脈的人。
    “晚輩玉蓮,叩拜漢王先祖!”那玉香公主在走進房間之后,就跪在地上叩拜到。
    這叩拜,可以說嚇了鄭鳴一跳,他在這女子走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施展了銘陣上面的手段,將自己和小金貓的蹤跡全部遮掩。
    別說這個玉香公主只是一個武技剛剛達到了第五品的普通武者,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都難以發現他的蹤跡。
    可是現在,這位玉香公主,剛剛走進來,就直接叩拜,這實在是讓鄭鳴驚詫。
    但是瞬間,鄭鳴就明白了過來,并不是自己的銘陣出現了問題,更不是這個晚輩發現了自己,她就是再叩拜,因為他叩拜的位置,偏離了很多。
    “漢王先祖,雖然您老人家的名聲,在整個大漢王朝,幾乎就是一個禁忌,但是晚輩卻從一本書上,看到了關于您的記載,那時候,孫女對您,就充滿了敬佩。”
    “雖然孫女不知道為什么,您的事跡,不準流傳于后世,但是您才是我們大漢王朝,真真正正的締造者。”
    “沒有您,我們鄭家,就不會從一個縣的九品家族,成為現在執掌著整個大晉王朝的存在。”
    孫女這兩個字,讓鄭鳴的腦袋開始冒汗,他雖然感覺到這個女子和自己的血緣關系,但是孫女這兩個字,實在是讓他有點受不了。
    他還沒有娶老婆呢,孫女都有了,這實在是有點太快了,而就在他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卻見站在一邊的小金貓,正用一種好笑的目光看著他。
    “子孫不肖,現在整個大漢王朝,都已經到了風雨飄搖的時候,雖然大漢王朝的皇族,看上去依舊是咱們鄭家,但是實際上將咱們當成了傀儡。”
    “金家現在步步進逼,父皇他們雖然還在硬撐,但是孫女感覺,已經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那金家現在要求咱們鄭家參與今年的論品之會,想要將咱們壓制在三品之外。”
    “一旦咱們皇族不能進入二品,那皇族也就沒有任何的聲威可言,本來支持咱們的人,也會散去大半!”
    “孫女作為年輕一代,雖知自己比不上那金憐花,卻也要拼了命,保住老祖您傳下來的基業。”
    “還請漢王祖師憐憫,在天之靈保佑我們皇族度過這一次的劫難。”
    鄭鳴本來聽的好好的,但是當聽到在天之靈幾個字的時候,整個人都覺得有點不好。
    自己活的好好的,在這些晚輩的眼中,怎么就成了在天之靈,實在是豈有此理。
    被晚輩認為已經死了,鄭鳴可以理解,但是當面聽著這些晚輩說自己在天之靈的事情,鄭鳴實在是有點尷尬。
    而被鄭鳴封禁的小金貓,則是躺在地上,四只小小的短腿在虛空之中不斷的亂蹬,一副笑死喵的模樣。
    不怪小金貓這般的景象,無論是誰,聽到這詭異的場景,都會忍不住笑抽。
    雖然心中覺得好笑,但是鄭鳴看著規規矩矩的叩首,一副赤誠模樣的女子,嘆了一口氣。
    以他現在的心境,也沒有辦法將這樣一個女子,當成一個親人,但是雙方之間,血脈的聯系,卻是怎么都割不斷。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鄭鳴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今日這女子既然來此,也算是一個緣分,自己這個做祖先的,不拿出點什么也不對。
    心念閃動,鄭鳴就有了決定,那天霜拳他能夠掌控多少,就看她的造化了。
    鄭鳴并沒有出現,但是那正在叩首的玉香公主,卻陡然感到自己四周的環境,出現了一些的變化。
    不對,這小院還是小院,房間還是房間,只不過房間之中,多出了一個少年。
    這是一個好像年紀還在自己之下的少年,而且論起容顏,好像也不如金憐花。
    但是看到這少年的瞬間,玉香公主就覺得此人有一種遠遠超過金憐花的感覺,只不過究竟是何處超出,她一時間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這是一種感覺,但是對于這種感覺,玉香公主一向是非常的看重。
    “請問閣下尊姓大名?”玉香公主朝著來人抱拳,眼眸之中充滿了好奇。
    但是少年并沒有理會玉香公主,甚至可以說,他那樣子,就好像沒有發現玉香公主一般。
    少年從房間之中直徑走出,來到了那并不是太大的庭院之中,然后開始練功。
    少年練的功夫,玉香公主并不陌生,熊抱功,這是鄭家百年之前,用來打熬筋骨的熊抱功。
    雖然現在的鄭家,并不缺少連體的功法,但是熊抱功,作為一種傳承,還是每一個皇家子弟,都必須學會的功法之一。
    在熊抱功上,玉香公主小時候也下過一番的功夫,雖然她知道自己在熊抱功上難以有什么突破,但是從小聰慧的她,卻將這種功夫當成一種精神。
    甚至她小時候,有一種想法,這熊抱功之中,隱含著什么驚天動地的秘密,只有那位被稱為漢王的祖師發現,所以才能夠驚才艷羨,力壓群倫。
    而這種想法,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發現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黑熊擔山,熊王撞樹……
    這一個個招式,是那樣的還熟悉,不過當看到那年輕人施展第二遍的時候,玉香公主的眼眸中,只有震驚。
    這些招式,雖然普通無比,但是在這年輕人的手中,卻已經達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步。那一動一靜之間,都有一種讓人難以言表的韻味。
    玉香公主感到,如果自己能夠將這些韻味讀懂,如果自己能夠掌握了這些韻味,一定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登峰造極!
    這絕對是登峰造極,化腐朽為神奇!
    不知不覺之間,玉香公主就開始按照這年輕人施展的熊抱功,一招一式的學習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施展熊抱功的年輕人豁然停了下來,玉香公主這個時候,就覺得那少年朝著他看了一眼,然后還輕輕的一笑。
    不過已經知道自己處在不知名情況下的玉香公主,對于這種感覺并不敢肯定。她這個時候,倒是非常期盼這個少年能夠發現自己,最好能夠和自己說話。
    可惜,少年卻好像繼續在練功,這一次,少年修煉的,是一套拳法。這拳法才施展出第一式,玉香公主的眼睛就亮了。
    鄭家作為皇族,倒也有不少的底蘊,玉香公主憑借著自己的身份,也得到了一項二品武技。
    這少年才打出第一拳,就讓四周的天地元氣,瘋狂的朝著他的拳頭匯聚,而這一拳還沒有揮出,四周的大勢,卻已經匯聚在了年輕人的手中。
    二品武技,不應該是一品武技!
    鄭鳴傳授給玉香公主的,是得自雄霸的天霜拳,雖然天霜拳對鄭鳴而言,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但是對于俗世的武者而言,卻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能夠將天霜拳修煉到登峰造極,絕對能夠讓修為,突飛猛進。
    風霜撲面,寒霜抱月,霜雪紛飛……霜冷長河……
    玉香公主就感到,隨著少年這套拳法的施展,四周的空氣,都開始凝結,特別是到了最后一招傲雪凌霜,一招四式之中,玉香公主都覺得自己的眼睛都看不清楚。
    而隨著那最后一招的施展,滾滾的冰霜之氣,已經將方圓十丈的空間,全部封鎖。
    雖然少年四周,并沒有任何的對手,但是玉香公主,卻已經想到了有對手的情形。
    不論是誰,除非功力超越這少年,恐怕都要被這玄冰直接凍住,再也難有任何的反擊之力。
    金憐花能夠躲避的了嗎?這個懷疑一升起,就被玉香公主給否定了,那金憐花雖然號稱大漢王朝第一天才人物,但是他絕對逃不出這拳法。
    而他這個人,更沒有資格,和眼前的少年相比較。如果眼前的少年生在現在,整個大漢王朝,又何至于會被金家欺壓。
    這個想法玉香公主又覺得好笑,如果沒有這個少年,他們鄭家,又怎么會成為大漢王朝的主人呢?
    啊,我這是在這里胡思亂想什么,祖先出現傳功,我不好好的修煉,在這里亂想什么。
    將心中最后一絲的執念掃除,玉香公主開始一招一式的跟隨著那練拳的少年修煉天霜拳。
    少年在修煉的時候,不但鍛煉拳法,更參悟拳法的心訣,玉香公主就覺得,比皇宮之中的武士教自己功法,更加的輕松。
    春來春又去,不覺間,那樹葉已經黃了三次,而少年的模樣,也長大了不少。
    通過這三年的修煉,玉香公主已經將這套拳法修煉到了小成的境界,但是越往深里學習,她越是感到,自己和那個少年的差距。
    大成之境,那個少年,已經達到了大成之境。
    又是一次的修煉,不過在拳法收攏的瞬間,少年并沒有收攏拳法,而是朝著她的心間,輕輕的點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