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734 漢王殿下

“漢王,嘖嘖,真是好厲害,我記得咱們大漢王朝,一共封了三十六個王,但是絕對沒有漢王這個稱號!”那胖乎乎的木掌柜,聲音中帶著一絲夸張的道:“九叔,您呀,看來真的是年紀大了,這也敢胡說。”
    “胡說什么,太祖爺兩子一女,長子為太子,次子為漢王!”氣呼呼的老者,一下子站了起來。
    而那木掌柜則哈哈一笑道:“您呀您,激動什么,太祖只有一子一女,這都是有記載的。”
    “在咱們鎮上,你胡說一些,沒有人會計較,但是要是傳揚到那些官吏的耳中,可是不好啊!”
    說到此處,木掌柜不顧老者憤怒的喘息,聲音中帶著一絲期待的道:“你們聽說沒有,嘖嘖,聽說玉香公主,要來祭祀皇陵,說不定咱們這一次,還能夠見到這位咱們大漢的第一美女呢?”
    木掌柜的話,頓時引得所有在場人的注意。在他們看來,那位漢王殿下,存在不存在,對他們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能夠見到王朝第一美女,才是他們所有人的夢想。
    “木掌柜,你這消息不會錯吧,為什么不是皇子前來祭拜?好像幾十年來,來的都是皇子啊?”
    對于這些質疑,木掌柜一副淡定的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咱們國君的兩個皇子,現在一個重病,一個好像正在駐守邊關,哪里來得了。”
    說到此處,木掌柜接著道:“聽說這一次陪伴著公主過來的,是咱們王朝年輕一代第一強者金憐花,咱們這一次只要耐心等待,一定能夠一見第一高手的尊容!”
    “我聽說金憐花一只都在追求玉香公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年輕人,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敢確定的說道。
    “怎么可能不是真的,要我說,玉香公主和金憐花,那就是郎才女貌的一對!”此時說話的,是一個粗壯的大漢,他哈哈一笑道:“更何況按照金家的權勢,在整個大漢王朝,公主不嫁給金憐花嫁給誰!”
    金家權勢四個字,讓本來還在談天說地的人,一下子變的噤若寒蟬,甚至有人悄悄的離開。
    而那老朽的鄭九叔,此時卻痛聲的道:“亂臣賊子啊!”
    “九叔,您不想活了,也要給子孫想一想,這種話,是你能夠亂說的嗎?”那本來對鄭九叔很看不上的木掌柜,聲音中帶著一絲哀求的道:“咱們鎮子,在人家的眼中,也就是一個螻蟻,人家想要抹滅,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哼,這是太祖皇帝的龍興九五之地,我看誰敢在這里胡作非為!”鄭九叔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太祖爺雖然厲害,但是現在,也庇護不了你我!”那木掌柜說到此處,朝著四周瞅了一眼,然后快速的朝著自己的店跑了過去。
    “我不跟你胡說八道!”
    本來在聊天的人,看到木掌柜這般的動作,也好像驚醒了過來,一個個快速的逃離。
    那鄭九叔的目光,越發的落寞,他朝著四周掃了一眼,發現在自己的眼前,竟然還有一個人。
    一個年輕人,一個長的并不是太俊美,但是卻給人一種銳氣沖霄的年輕人,這年輕人穿著一身青色的衣衫,而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只嬌小可愛的金色小貓。
    這個年輕人不認識,鄭九叔搜尋了一下自己的記憶,確認自己并不認識這年輕人。
    他輕輕的晃了晃腦袋,然后拄著拐杖,晃悠悠的朝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偉大的主人,這個老頭子好像不愿意理你啊!”小金貓這幾天來,根本就不提人寵的事情,對于鄭鳴的稱呼,更是變成了偉大的主人。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說話,他的目光,卻落在了鹿鳴鎮的每一個角落。
    鹿鳴鎮依舊是鹿鳴鎮,但是他已經不是鄭鳴記憶之中的那個鹿鳴鎮,雖然在這里,鄭鳴依舊能夠看到當年的一些記憶,但是無論這里的人,還是其他,都已經變的無比的陌生。
    在一個很老的鋪子前,鄭鳴要了一碗白粥,靜靜的吃了下去,這白粥的味道一般,但是此刻吃在鄭鳴的嘴中,他卻感覺很是香甜。
    穿過熟悉而又陌生的老街,鄭鳴來到了鄭家所在的位置,此時的鄭家,依舊保持著以往的模樣,只不過這鄭家的四周,卻有一隊御林軍在拱衛。
    當然,他們的拱衛,對于鄭鳴而言,實在是算不了什么,心思閃動之間,鄭鳴就已經走進了家中。
    青石鋪就的地板,已經長出了不少的苔蘚,而曾經自己最喜歡坐的那塊大石頭,也好像轉移了位置。
    一棵棵大樹,看上去都好像當年的模樣,但是看著這些樹,鄭鳴的心中,升起的只有悲哀。
    因為,這些樹雖然看上去,都是熟悉的味道,但是實際上,鄭鳴很清楚,這些樹,都已經不是原來的樹木。
    他們都是后來,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轉移過來的,要不然,也不會這般的……
    父親的書房,那件椅子依舊光亮,只不過主人卻已經不知道去了何方?哥哥當年練功的石鎖,安靜的躺在地上,只有那光滑的痕跡,好像訴說著它的光輝……
    鄭鳴走在熟悉的小徑上,他的心好像回到了以前,回到了那個滿是喜悅的日子……
    小院依舊,就連上面的書籍,都放的整整齊齊,鄭鳴隨手拿起一本書翻開,就見上面還有自己當年的筆跡。
    盤膝坐在當年的床榻上,鄭鳴的心,不由得回到了以往的時光之中,而他的心神,更是在這回憶之中,變的越加的凝固。
    小金貓看著平靜的坐在那里,好像沒有了半點聲息的鄭鳴,整個身體都緊張了起來。
    它一張嘴,就從大嘴之中吐出來三個半步化蓮的兇獸,化成一個銘陣,將鄭鳴籠罩在了中間。
    隨即,它就盤坐在鄭鳴的身邊,靜靜的等待著自己主人從這回憶之中,慢慢的清醒過來。
    也不知道多久,小金貓突然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小姑娘,在蹦蹦跳跳的朝著自己沖了過來。
    這小姑娘雖然過去了百年,但是他依舊覺得,是那樣的熟悉。在看到小姑娘的剎那,小金貓覺得自己的腦瓜皮都在發麻。
    “死小金,你再給我跑,我就不理你了!”小姑娘發怒的樣子,很是可愛。
    蝴蝶飛舞,百花盛開,依舊是這個小院,但是一切好像都改變了一般。小金貓的理智告訴他,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是當它用爪子抓住小姑娘那白嫩的小手時,他又覺得一切,是那樣的真實。
    這小姑娘,真實的存在,它剛才感應到了一切,都真實的存在,那頭老是昂著頭的大黑牛,也真實的存在。
    小金貓疑惑了,慢慢的,它覺得自己很是喜歡這種生活,然后就慢慢的沉寂在了這種生活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小金貓覺得那小姑娘在不斷的變大,而自己卻在慢慢衰老的時候,那所有的景致,突然消失的干干凈凈。
    小姑娘沒有了,大黑牛也沒有了,那對老主人也沒有了,它扭頭朝著四周看,就見自己的主人,正靜靜的坐在床榻上。
    雖然小金貓只是一個兇獸,但是它比之普通的人,卻要聰慧百倍,也就在剎那功夫,小金貓已經明白了過來,它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自己主人設置的幻境。
    想到自己在環境之中,又是苦笑,又是陪著那小姑娘玩樂的場景,小金貓就覺得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要是自己的主人不收了幻境,自己是不是真的就和幻境一切消亡,或者永遠清醒不過來。
    鄭鳴緩緩的睜開眼眸,此時他的眼睛,在小金貓看來,平靜如水,但是卻充滿了滄桑的感覺。
    “偉大的主人,您可不可以告訴可憐的喵,剛才您究竟用的是什么手段啊?”小金貓看著鄭鳴神色恢復了過來,就朝著鄭鳴輕聲地問道。
    鄭鳴一笑,他這一刻,覺得自己的心頭,無比的清明,一些以往難以注意的東西,現在就好像明鏡一般,映照在他的心頭。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過是心神方面,有了一些進步而已。”
    “小進步,這可不是小進步,你的心神竟然能夠在一念之間生出幻境來,嘖嘖,躍凡之下,只要進入你這環境之中,基本上難以逃脫!”
    妖性青螺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她聲音輕柔之中帶著一絲嫉妒的道:“真不明白,你怎么能夠,根據一點的感悟,將心神法門修煉出來。”
    鄭鳴笑了笑,剛剛準備回答,不過耳邊卻傳來了一陣的腳步聲。以鄭鳴的修為,只要他愿意,方圓百里之內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的心中映照。
    這次閉關,為了清凈,所以鄭鳴只是將自己的心神,布置在了自己所在的小院之內。
    “公主,這里就是漢王殿下的故居。”一個恭敬的聲音,傳入到了鄭鳴的耳中。
    伴隨著這聲音,三個身影映入鄭鳴的心頭,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負責領路的中年女子,這女子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是依舊有著幾分動人的風韻。
    剛才介紹鄭鳴故居的,就是她。
    和這中年女子相比,走在中間的女子,則顯得英氣勃勃,她容貌秀麗,一如雨露明珠,光芒耀眼。
    不過和她的美貌相比,人們最先注意的,卻是這女子身上,不應該屬于女子的傲骨英風。
    也就在這時,小院被緩緩推開,那被稱為公主的女子,輕聲的朝著中年女子和自己身邊的侍女道:“你們先在這里等候,我自己進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