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5)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5)      完本感言(04-05)     

隨身英雄殺730 重歸故地

  黑衣男子恭敬的將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符接到手中,然后小心的朝著女子行了一禮之后,就化成一道閃電,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女子在黑衣男子離去之后,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嘆息,她幽幽的道:“一百年了,既然你百年都不出現,又何必在這個時候出現呢?”
    “為了他,我只有讓你死!”
    ……
    “哈哈,這么說,你竟然在天恒神境之中,呆了一百年,唔,真不知道該說你幸運好呢,還是說你不幸好呢!”
    “以你的性格,竟然還能夠隱姓埋名這么多年,奶奶的,實在是讓人不可思議啊!”
    “唔,你那腦袋瓜子,竟然能夠想出讓那些瞞天過海的主意,也算是不錯啊!”
    “鳴少,還不是因為你,九陽匯陰的局,要不是你打破其中一角,讓那些家伙都跑了進來,要不然我早就將那元龍精血弄到手中了。”
    “現在元龍精血不是在你手中嗎?”
    ……
    一堆篝火,兩個年輕人正在把酒言歡,兩個人光顧著喝酒談話,以至于那早就烤熟的野豬肉,不斷滋滋的掉落著油脂。
    可惜,兩個人,沒有一個理會那油脂。
    在元龍精血作用下,不但恢復了觀天神眸,而且鄭驚人的樣貌,也恢復到了年輕時的模樣。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都清楚,此時再相見已經是百年之后,恐怕就真的會讓人覺得,他們還處在當年的歲月。
    一壇壇的酒,被他們灌入了肚子之中,但是兩個說話的人,眼睛卻是越來越明亮。
    五里之外,程小蘭等人靜靜的等候著,她們已經了解了鄭驚人的身份,所以對鄭鳴現在有的,只有恭敬。
    聽著那隱隱約約傳來的歡笑聲,還有隱含著哭泣之音的歌聲,以及偶爾傳來的長嘯,程小蘭的心中,有一種想要哭的沖動。
    雖然她聽不清楚兩個男子,究竟為什么長歌當哭,她也弄不清這兩個人之間究竟有什么恩怨,但是此時此刻,她唯一有的,就是想要哭。
    和他們一起笑,一起哭。
    只不過,程小蘭心中清楚,她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雖然到了現在,她依舊不明白這個男子的強大,但是從傳授自己家族武技的老祖對待這兩個男子的態度,她就明白,這兩個人,注定了就是她仰望的星辰。
    而那個差點兒和她拜堂的男子,更是上天已經注定和她有緣無份。
    雖然只是差了那么一點兒,但是現在兩個人身份的差異,已經讓這一點,變的猶如天高,猶如海深,再也無法逾越……
    程小蘭站在微風中,靜靜的思索著,她到了最后,都忘了自己究竟在思索什么。
    當天上的明月下落,旭日還沒有升起,天際只有一片魚肚白的時候,她看到了一對并肩而來的身影。
    這兩個人,肩并肩的走著,微風吹在他們的身上,為兩個人平增了幾分的飄逸之氣。
    在太多人的眼中,這都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畫面,但是此時此刻,程小蘭的心頭,卻是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給她一輩子的時間,她也忘不掉這個畫面……
    十天之后,峽谷十三國外的蠻荒之地,一個傳送修建在高山之中的銘陣,變的無比的明亮。
    銘陣的光芒一如光柱,照耀虛空,讓本來就在這銘陣四周晃悠的兇獸,一個個都嚇得跑出多遠。
    光芒散去,一身青衣的鄭鳴,從銘陣之中走出,他看著四周蒼涼的景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蠻荒之地,當年他為了磨練自身,仗劍蠻荒行走九千里,這般的景象一如昨日。可是現如今,蠻荒依舊,但是這蠻荒,已經不是當年的蠻荒了。
    峽谷十三國!
    鄭鳴并沒有回來的打算,他本來準備幫鄭驚人得到元龍精血之后,就立即返回萬象山!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他要在半年之內,吞下姜無缺的一切實力,但是和鄭驚人交談了之后,他卻不得不回來。
    鄭驚人的觀天神眸雖然已經恢復,但是還有半年的恢復期。在這恢復期中,要想不出現大的隱患,最好的選擇,就是閉關修煉。
    而就在鄭驚人閉關之時,鄭驚人給鄭鳴托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父親鄭霸一百五十歲壽辰就要到了,他希望鄭鳴能夠幫他回去看一趟。
    自從挖出了雙眸之后,鄭驚人一直都在隱姓埋名,為了不讓姜無缺的人發現他的蹤跡,他很少和自己的家人聯系。
    但是自從見到了鄭鳴,恢復了觀天神眸之后,鄭驚人心中關于家人的情懷,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特別是在鄭霸一百五十歲壽辰即將來臨,他更是堅持想要回到峽谷十三國,參加自己父親的壽辰。
    鄭鳴不愿意鄭驚人出現任何的隱患,所以力勸鄭驚人最好閉關恢復,最終在鄭鳴的堅持下,鄭鳴以自己代替鄭驚人來一趟作為代價,總算勸住了鄭驚人。
    “這里靈氣匱乏,根本就不適合修煉。”魔性青螺從鄭鳴的戒指中飛了出來,朝四周掃了兩眼之后的她,一臉嫌棄的抱怨道:“最好不要帶我們來這些鬼地方,很不好。”
    鄭鳴朝著一臉嚴肅的魔性青螺笑了笑道:“這里是我的家鄉。”
    “什么?你居然是從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出來的?嗚嗚,我是不是要稱呼你一句土鱉。”本來嚴肅不已的魔性青螺,突然變成了巧笑盈兮的妖性青螺。
    鄭鳴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黑線。
    雖然他并不覺得土鱉是個侮辱人的詞語,但是被人當面叫土鱉,鄭鳴還是有些不爽。
    妖性青螺嘻嘻一笑道:“怎么了,人家說錯了嗎?你出身這種地方,不就是傳說之中的土鱉么?”
    鄭鳴實在是沒有心思和妖性青螺爭辯,他神念閃動之間,身上本來強橫無比的化蓮初期修為,就直接被躍凡二境的修為所取代。
    將混元青蓮寶體催動的鄭鳴,這一刻顯露出來的氣息,是一種鋒利如劍。
    “唔,這樣順眼多了,說實話,人家最喜歡的就是你用青蓮神符的模樣!”妖性青螺在看到鄭鳴模樣的時候,雙手托著腮幫,一副含情脈脈,甘當花癡的模樣。
    而她這樣子的誠意,鄭鳴覺得很低,更何況現在回到峽谷十三國的鄭鳴,真的沒有心思理會這些。
    他一抖衣袖,那柄飛劍瞬間被他祭起,騰空落在飛劍上的鄭鳴,按照自己觀察的大晉王朝,不,應該已經改為了大漢王朝的位置,猶如電光一般的沖了過去。
    瞬間千里。
    也就是幾個起落,鄭鳴就已經飛出了千里之外,九千里蠻荒路,對于鄭鳴而言,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而已。
    可是,就在鄭鳴飛過一座高山的時候,一群長著雙翼的兇獸,卻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這些兇獸,一個個目露兇光,對于鄭鳴那飛劍閃動的劍光,卻是絲毫不在意。
    躍凡境的兇獸!
    鄭鳴愣了一下,按照當年他行走蠻荒的經驗,在這蠻荒之中,雖然有躍凡境的兇獸,但是這些兇獸,都是在蠻荒最中間的位置,現在他所走的路線,都是當年他行走蠻荒的路線,怎么會出現如此多的躍凡兇獸。
    雖然大多數的兇獸,都是剛剛過躍凡境,但是那領頭的,長著三個腦袋的巨鷹,卻已經達到了躍凡第四境。
    “嘎嘎,人類,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橫過蠻荒,你知不知道,你這般猖狂,就是對金毛虎王的挑釁!”那巨鷹最中間的大嘴,強烈的譴責道。
    兇獸到了躍凡境,基本上智慧都已經不次于人類。但是此時鄭鳴聽著這三首兇鷹如此字正腔圓的譴責,還是不由得生出了一種怪異的感覺。
    金毛虎王!
    好名字,為什么不是金毛獅王,這樣豈不是更加的威風么?心里狐疑之下,鄭鳴就淡淡的道:“給我讓開,我權當什么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不然的話,我就將你們,統統給宰了!”
    那三首兇鷹,也是一個兇殘的存在,這些年來,一直被供奉的它,還很少遇到有人類修士,竟敢對他如此的放肆。
    “好大的口氣,小的們,給我宰了他!”說話間,那三首兇鷹左側的腦袋晃動,一道赤紅色的火網,就從它的腦袋之中直噴而出。
    這火網足足有三丈方圓,頃刻功法,就朝著鄭鳴籠罩了過來,看著赤紅色的火焰,鄭鳴覺得也不是普通的火焰,雖然比不過自己的三味真火,鳳凰神火,卻也遠超一般的火焰。
    兇獸突然躍凡,雖然不如人類,貫通各種寶脈,修煉各種的武技,但是他們卻可以領悟到自己血脈深處的能力。
    這些能力,溝通天地,其威力往往比之人族修士的武技,還要強橫不少。
    天外飛仙!
    鄭鳴一點腳下的飛劍,那飛劍自己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長有十丈的劍影,施展出了天外飛仙的劍法。
    劍影掃動,赤紅色的火網,瞬間被鄭鳴斬成了兩段。那三首兇鷹看到鄭鳴的劍法竟如此的犀利,另外一個腦袋長鳴一聲,在虛空之中,幻化出了一個大有一丈方圓的鷹頭。
    那鷹啄如劍,朝著鄭鳴直接斬落下來。
    面對犀利的鷹啄,鄭鳴手指翻動,那長虹般的劍光攪動,朝著凌空落下的鷹啄攪了過去。
    剎那間,鷹啄和劍光撞擊在了一起,巨大的鷹啄,頃刻間的功夫,被鄭鳴攪成了一團碎片。
    看到鷹啄破碎的眾妖獸,瞬間一哄而上,那三頭巨鷹的速度,更是遠超它的那些屬下。
    “人類,你等著,金毛虎王大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鄭鳴看著遠去的三頭巨鷹,搖了搖頭,對于這些兇獸,他實在是沒有計較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