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727 化符為蓮


    穆青秋吐血而退,但是一眾天驕之中,最慘的還是姜縱橫,他也在觀看鄭鳴和雷摩云一戰。
    在那驚天動地的巨棍砸下的瞬間,姜縱橫就覺得自己腦袋生疼,而且一股逆血,竟然從他的胸肺之中生出。
    這一口血能夠吐出,對于姜縱橫而言,他所受的傷害,就要小很多。可是這一刻,這一口鮮血,他根本就吐不出來。
    一時間,這口鮮血憋在了姜縱橫的肚子里,讓他有一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覺。
    此時此刻,他非常需要有人來拉他一把,但是很可惜,穆青秋等人的目光,全部都在那血色的佛陀和雷錘之間的攻擊上,哪里有時間理會他?
    “呃呃呃……”
    艱難的呼吸之中,姜縱橫覺得自己可能快要被憋死了,如果他真的憋死在這里,那么他絕對是死的最為憋屈的姜無缺的兒子。
    也就在他的眼神有些迷離的時候,姜縱橫看到了那威勢無比的雷錘,被血色巨杵擊中,然后雷錘開始崩碎。
    雷錘崩碎,巨杵卻依舊散著耀眼的血光,它依舊橫掃,那本來就已經沒有多少雷水的陰陽雷池,更是被這橫掃的雷錘,直接擊破。
    姜縱橫的眼眸,越加的迷離,他覺得自己這一刻,就算是死,也是死不瞑目。
    這一種憋屈的憤怒,終于救了姜縱橫,那口堵塞在他脖頸之中的淤血,終于被他給吐了出來。
    貪婪的大口呼吸著體內的空氣,姜縱橫快的朝著雷摩云的方向看去,就見本來威風凜凜的雷摩云,此時卻慘叫一聲,一道裂紋,出現在了他的眉頭。
    不,應該說,這裂紋是出現在他眉心那雷錘印記上的,只不過隨著雷錘印記的破裂,讓他的臉,也從中間,出現了一片裂痕。
    雷摩云的眼眸中,除了憤恨,還有驚恐,他根本就沒有和鄭鳴再說任何的話,整個人化成一條閃電,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不過就在他飛出百丈遠的瞬間,那巨大的金剛杵,從血色的佛陀手中脫手而出,重重的擊打在雷摩云的后背上。
    雷摩云就像一個這斷了翅膀的飛鳥,從虛空之中墜落,一口血更是從他的嘴中噴吐而出。
    他的身軀,只是轉瞬功夫,就已經變成了半邊血紅,但是就在落地的一剎那,雷摩云已經掐碎了一塊玉符。
    這塊玉符,乃是挪移的玉符,可謂是無比的寶貴。只不過就算如此,鄭鳴依舊能夠攔截住他。
    可是,就在鄭鳴身形晃動,準備攔截的瞬間,他又突然停了下來。倒不是鄭鳴想要放雷摩云一條生路,實在是丁隱的英雄牌,竟然到時間了。
    就算是鄭鳴挪移出去,誅殺了雷摩云,他也難以用最快的時間回來。
    要知道現在,那元龍精血就要成型,如果鄭鳴離去,還不知道將要出現多大的變故。
    所以鄭鳴稍微沉吟了剎那,就選擇了停留在原地,他朝著被束縛的鄭驚人一揮手,那本來侵入到了鄭驚人身上的血光,就回到了他的手中。
    鄭驚人扭頭,朝著鄭鳴的方向怔怔的看了好一會,卻一直都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他這才怒罵道:“你個混蛋,總有一天,我要打的你抱頭鼠竄!”
    這一聲罵,讓姜縱橫等人全都愣住了,而被罵的鄭鳴,臉上卻帶著淡淡的微笑,就好像那罵聲,并不是在罵他。
    站在一邊,靜靜調息的穆青秋,也就在這個剎那,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眸有些澀。
    雖然她不是很理解這兩個男子之間的感情,但是從剛才的罵聲之中,她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不管這種感覺從什么地方來,也不管這種感覺離自己近還是遠,但是她真的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你呀,從來都是杞人憂天,那小小的雷摩云,都讓你嚇成這樣,實在是丟老子的人。”
    鄭鳴說到此處,嘿嘿一笑道:“就憑你這種膽量,怎么跟著我去找姜無缺那個王八蛋算賬!”
    姜縱橫自然知道他老爹是姜無缺,在姜縱橫的記憶中,從他小的時候,無論是什么人,只要是提到他爹的名字,那就絕對要用戰皇兩個字來代替。
    如果有人敢直截了當的說出他爹的名字,姜縱橫絕對不會客氣,但是現在,他聽著,卻大氣也不敢出。
    這個男子,實在是太過兇殘,也太過詭異了。
    就在鄭鳴說話的時候,英雄牌的時間終于到了,這血神子的英雄牌,乃是鄭鳴用黃色聲望值抽取到的,所以在英雄牌消失的時候,會留下十分之一的技能。
    本來,鄭鳴以為,這一次的英雄牌消失,也要和以往一般,消失的無聲無息,可是這一次,那丁隱的力量在消失的瞬間,卻是鄭鳴從血佛之身上顯露出來,一丈六尺的血佛,則化成了一個一尺六寸的血佛。
    這血佛的威勢,比之橫擊雷摩云之時,雖然小了不少,但是此時他身上散出來的氣勢,卻依舊強勁無比。
    看到這血佛的氣勢,鄭鳴就想到了前些時候自己見到的化蓮境的強者,這血佛分明處在化蓮境。
    血佛朝著鄭鳴一笑,然后瞬間沒入了鄭鳴的眉心之處。就在這血佛入體的剎那,鄭鳴體內的兩個神符,開始快的閃動。
    雖然這兩個神符,都沒有離開自己所處的穴位,但是這兩個神符,卻在瘋狂的朝著那小小的血佛,釋放出巨大的吸力。
    他們兩個,拼命想要將這血佛,吸納到自己這一邊來。
    這兩個神符,一個漆黑猶如蓮花,而另外一個,雖然還不太明確,卻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模樣。
    這個神符,猛一看上去,就好像一個盤坐永恒之中的佛陀!
    那血色的小佛,因為沒有了鄭鳴的意識,所以只是一股隱含著天地真意的力量,所以在面對這兩股吸力的瞬間,這小佛遲疑了起來。
    選擇哪一個,對于小佛而言,好像成了一個問題。
    但是這種猶豫,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也就是剎那功夫,那血色的小佛,就選擇了漆黑如墨的蓮花。
    漆黑的蓮花神符,此時只有一條寶脈,而那猶如佛陀的寶脈,卻有著兩個寶脈。面對這血色小佛的選擇,猶如佛陀的神符,頓時施展出了一種更加強大的吸力。
    而黑色的蓮花神符,自然不舍得讓已經到嘴邊的肉跑了,也更不允許自己的好事,就這樣被人破壞掉,一時間,這黑色神符也放出了巨大的吸力。
    兩股吸力,竟然開始以鄭鳴的身體作為戰場。
    鄭鳴本來不愿意理會這件事情,但是此時感到兩股力量蓬勃之下,其他十一個神符,好像也呈現出了不穩的狀況。
    這樣下去,該如何了得!
    如果十一個神符統統造反的話,那么自己這個身體,是不就會炸掉?這個想法一出現,鄭鳴當下神念旋轉,就開始鎮壓那強橫的猶如佛陀一般的神符。
    人家血佛已經有了選擇,你怎么還可以如此不管不顧的搶奪,你這般的作為,將我這個主人置于何處?
    鄭鳴的鎮壓,對于那猶如佛陀般的神符,還是有巨大的作用的,在鄭鳴神念一到,那猶如佛陀的神符,就沉寂了下來。
    至于其他的神符,在這一刻,也都平靜了下來。
    血色的小佛,亦如流水,瞬間沒入黑色蓮花的神符之中。也就是剎那功夫,一道寶脈,從黑色蓮花的神符之中生出,貫穿于鄭鳴的身體之中。
    又是一道寶脈,不知道和九子母天魔**,是不是有什么沖突。
    就在鄭鳴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瞬間,又是一條寶脈,從黑色的蓮花之中生了出來。
    三條、四條、五條……
    也就是轉眼功夫,那黑色蓮花,竟然生出了八條寶脈,加上原有的寶脈,這黑色蓮花上的寶脈,已經達到了九條。
    鄭鳴的心中,隱隱約約有了一些明了。之所以一下子生出如此多的寶脈,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因為丁隱留下的十分之一的神通能力,而是那彌勒神骨。
    或者說,應該是丁隱的血神子和彌勒神骨結合成的血佛。九條寶脈,躍凡境巔峰!這個度,雖然有些快,但是對于鄭鳴來說,卻也并不是太意外。
    畢竟,那彌勒神骨,本就不凡,和血影神功的結合,更是達到了一個質的提升。
    就在鄭鳴松了一口氣,準備和鄭驚人說話的時候,那本來盤踞在一個普通穴位之中的黑色蓮花神符,卻不用鄭鳴催動,直接朝著丹田的方向沖了過去。
    在鄭鳴丹田的位置,盤踞的本來是那大日神符,已經貫通了六條寶脈的大日神符,更是鄭鳴體內十三神符中的老大,可是這一刻,它卻被逼讓出來自己的位置。
    “鄭鳴,這是要真意圓滿,化符為蓮!”處在鄭鳴戒指之內的神性青螺,有些緊張,但是更多的,卻是不敢相信的朝著鄭鳴大聲的吼道。
    化符為蓮!
    在日升域,躍凡境的修士一般領悟七道真意,就可以化符為蓮,從而達到一種圓滿。當然,這七種真意,需要相輔相成,才能夠化成一朵蓮花。
    一旦化符為蓮,寶脈將完全融合貫通,吸納天地之力的度,比之平時更是快上百倍。
    而丹田之內,更是將會開辟出蓮海,從而儲存經過神蓮鍛煉而出的真元,這神蓮鍛煉真元的度,不但比之寶符快上百倍,而且在威勢上,也會更上層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