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726 一念為魔一念為佛


    鄭鳴昂頭,看著雷錘那黝黑又充滿了遠古氣息的錘身,就感到自己整個人,無比的難受。
    逃,絕對不可能!
    但是不逃,丁隱的英雄牌已經是無法可用,不對,剎那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個念頭。
    這是一塊神骨,一塊鄭鳴使用血影神功所煉化的神骨,只不過這神骨之中的東西,實在是太過深奧,所以他對這神骨并沒有什么領悟。
    彌勒神骨,吞噬了焦心陽的彌勒神骨。
    也就在鄭鳴心中想到這神骨的剎那,神骨好像也感應到了危險,它在鄭鳴所化的血影之中,大放光明!
    彌勒神骨,道紋天生。論起隱含的天地真意,彌勒神骨更在七大黃金血脈之上。
    這一塊彌勒神骨,此時正處在鄭鳴的胸口位置,雖然這神骨只有兩寸方圓,但是上面卻有一尊模樣清晰,一如佛陀的身影高居其上。
    只不過此時的佛陀身影,在左手位置,好像有些模糊。
    此時擁有著丁隱意識的鄭鳴,在看到這佛陀的瞬間,心中升起的,就是一種巨大的震驚。
    雖然這佛陀之中,并沒有任何的功法,但是光憑著這一尊佛陀,就讓丁隱的意識察覺到,這絕對是一種絕世無雙的功法。
    也就是一個念頭,鄭鳴就已經將這個佛陀的模樣印入到了心頭,雖然這種印,并不是太過清晰,但是在那雷錘巨大的壓力之下,鄭鳴的心中,卻已經多出了一絲念頭。
    幾乎一個瞬間,他雙手快的揮動,那本來模糊的血影,開始緩緩的成型。
    這是一尊佛陀的模樣,只不過這佛陀是一尊血色的佛陀,在佛陀成型的剎那,鄭鳴的心中,卻有一種要炸開的感覺。
    佛陀至剛至陽,而此時充斥在鄭鳴心頭的真元,卻是一種至陰至柔的力量。
    佛陀乃是形,而真元乃是本。本形并重,兩者之間如果同根同源,自然是如魚得水。
    但是一旦形和本不相符,輕則修為大減,重則灰飛煙滅。現在鄭鳴用至陰至邪的血神子,來催動至陽至剛的佛陀,這之中的沖突,實在是太過強大。
    崩碎,幾乎一個瞬間,血影就要崩碎。
    而一旦血影崩碎,不但是鄭鳴借助的丁隱的力量,會立即消散的無影無蹤,就是鄭鳴本人,最少也要受到重傷。
    雷錘下壓,威勢越的強橫,在鄭鳴下方的石龍,這一刻都開始出現裂痕。
    而一旦石龍崩碎,元龍精血,就要消散在虛空之中。
    這一刻的鄭鳴,同樣無比的難受,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神之中,兩股博大的力量,在瘋狂的沖撞,這兩股力量,一股至陽至剛,一股至陰至柔。
    現如今,已經不是鄭鳴想要將它們分開的問題了,而是這兩種力量,就好像兩根藤,互相交匯在了一起。
    剛剛成型的血色佛陀,在這種碰撞之中,只是轉眼,就變成了一個血團。
    和剛才的血團不一樣,現在鄭鳴身上凝聚出的血團,是一種不規則的,自己好像隨時都要爆炸的血團。
    龍吟聲聲,石龍哀鳴!
    一片片的龍鱗,從石龍的身上不斷的跌落,更有一道道的裂痕,出現在石龍的身上。
    雷錘和鄭鳴的距離,只有一丈,當雷錘輕輕落下,所有的一切,都將是塵歸塵土歸土!
    鄭鳴看不到下方,看不到石龍的情形,但是他的心神,能夠感應到石龍的哀鳴。
    我不能就這樣放棄,時間還沒有到,沒有元龍精血,驚人的眼睛,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結束。
    七分鐘,竟然還有七分鐘的時間。這一刻,鄭鳴的心中,無比的怨怒英雄牌的時間,甚至這一刻,他的心中,對于自己還有一種大大的埋怨,早知事情如此,為什么自己不一開始,就使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
    要是使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自己也就不用如此的麻煩。可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想到如來佛祖,鄭鳴的心頭突然一動,雖然這個辦法,成功的希望很小,但是現在的鄭鳴,真的已經沒有了選擇。
    雷摩云的眼眸中,充滿了喜悅,從鄭鳴化成血團的樣子來看,現在的鄭鳴,基本上已經沒有希望了。
    垂死掙扎,他這是垂死掙扎!
    想到這個咬牙切齒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對手,終于要葬身在自己的手中,他的心中,充滿了快意。
    當年,鄭鳴將自己打的猶如喪家之犬,現在終于要將所有的債全部還回來了。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呵呵呵,就連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還有報仇雪恨的一天!
    他心里無限歡喜,可是站在一邊難以動彈的鄭驚人,此刻卻是淚流滿面。他的心神,能夠感應到四周的變化,石龍的悲鳴,那讓他的身體快要裂開的壓力,無一不向他昭示著,鄭鳴現在的情況非常的不好。
    鳴少這都是為了自己,要不然憑借著那詭異的血影,他又何必和雷摩云硬拼。
    而不硬拼,他又怎么會處在這種危險的狀態,是自己害了他,是自己害了他!
    男兒有淚不輕彈,鄭驚人就算當初眾目睽睽之下,將自己的眼眸挖出來,他也沒有流淚。因為他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可悲傷的,但是現在不一樣。
    一滴滴的淚水,不斷的落下,落在大地之上,濺起一粒粒塵埃。
    姜縱橫眼眸圓瞪,欣喜不已,此時的他,覺得自己比焦心陽無比幸運的多,自己沒有死,而且還能親眼看著這個家伙死掉,而焦心陽,卻是死路一條。
    至于其他天驕,不少人的眼眸中,都生出了一絲佩服,雖然他們和鄭鳴沒有什么聯系,雖然他們大多數人,和鄭鳴還有一些恩怨,但是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佩服鄭鳴這個人。
    當然,雷摩云的手段,在他們看來是卑鄙的,但是他們卻也無法苛求雷摩云,畢竟遇到一個來去如風,詭異兇殘的血影,這只是最好的選擇。
    只希望,他能夠順利的消散。
    血影越來越模糊,甚至已經開始朝著一灘血水的方向蛻變。而那黝黑的雷錘,依舊不緊不慢,一如泰山壓頂一般的,朝著血水壓下。
    石龍的悲鳴,也越加的低沉,好像它已經感知到,自己大劫將至,時日不多!
    而那一滴元龍精血,更是變得暗淡無光,好像隨手都能夠毀滅在虛空之中。
    也就在所有人都不對鄭鳴報以希望的瞬間,兩個好像手指一般的血芒,從血團之中伸了出來。
    這兩個手指,一個指天,一個指地!
    這個動作,在大多數人看來,是沒有絲毫的意義,因為那血團,已經變得沒有了剛才鄭鳴縱橫無匹的模樣,他留下的,只是一個翻滾的血團。
    可是就在此時,一個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這聲音猶如洪鐘大呂,響徹天地。
    “一念為魔,一念為佛,上天入地,唯我獨尊!”
    浩蕩的聲音之中,那滾滾的血團,陡然快的收縮,從半丈方圓,瞬間變化成了半尺方圓。
    熾烈的血氣,凝聚的猶如一團血晶,耀眼的光芒,閃爍著所有人的眼睛,就在不少人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疼痛的時候,那熾烈的血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但是卻閃爍著無窮威嚴的佛陀,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很小,很強大!
    這是所有人看到這佛陀的剎那,心中升起的唯一感覺,那本來天地之間悲鳴的石龍,在那血色的佛陀出現的剎那,出了一聲充滿了生機的龍吟。
    九地龍吟驚世變,在這龍吟之下,那本來只有巴掌大小的佛陀,瞬間脹大到了一丈六尺多高。
    威嚴的佛陀,臉上充滿了笑意。而就在佛陀出現的瞬間,雷錘的壓力,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雷錘嗡鳴,陣陣雷光,在黝黑的雷錘上閃耀。在佛陀出現的剎那,雷錘好像也被佛陀的氣息所激怒,它的四周,光芒閃耀,一道道的道紋,再次從虛空之中凝聚。
    看著這些道紋,雷摩云的眼睛都直了,他雖然有雷錘印記,但是這雷錘此時的變化,卻是他從沒有見過的。他這個時候,心中泛起的唯一念頭,就是驚訝。
    怎么會是這樣!這雷錘此時,怎么自己召集道紋。也就在他驚訝之時,所有的道紋終于匯聚,這些道紋匯聚的,是一個身影,一個高有一丈的雷霆身影。
    “轟!”
    巨人的身影舉動雷錘,朝著血紅的佛陀重重的砸了下來,這一擊,讓上空的地脈,瘋狂的顫抖,無數的塵土,更是從四面八方直落而下。
    雷霆萬鈞的一錘,比之剛才雷錘自己下落,力量不知道增大了多少。如果剛才,鄭鳴面對的就是這一錘的話,那么鄭鳴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丈六的佛陀,在這雷錘砸下的瞬間,手結金剛印,橫空朝著那雷錘推出了一掌。
    這一掌,然浩大,但是其中,又隱含著一種陰柔,在這一掌推出的瞬間,就出現了一個足足有一丈多長,通體血紅,卻圍繞著無盡道紋的巨杵。
    赤紅色的金剛杵橫空而起,直擊雷錘。
    這金剛杵和雷錘的內隱相比,顯得更加的博大,也更加的雄渾,橫擊之中,天地為之變色。
    雷霆血海,一時籠罩萬物。兩種兵器的撞擊,就好像天地之中,兩種大道,在瘋狂的撞擊。本來罩在鄭鳴頭頂的雷池,在這撞擊之中崩碎成了碎粉,就是那手持著雷錘的身影,在這一擊之中,也化成了碎粉。
    雷錘倒飛,血佛穩坐!
    正仔細觀看兩者碰撞的穆青秋,猛然吐出了一口鮮血,這個時候她才明白,有些東西,并不是她能夠觀看的!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