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725 天地神器至寶雷錘


    平時和神性青螺并不是太和睦的妖性青螺,這一次卻極其罕見的附和了神性青螺的話:“這雷錘乃是上古神物,傳說之中,一擊之下,可以毀滅天地。”
    “沒有人見到過雷錘,但是雷錘卻隱藏在一些血脈之中,它能夠溝通天地道紋,一旦成型,那威力之強,絕對能夠誅殺法身境。”
    “你快點離開,或者使用那擎天柱,才能夠和這雷錘拼上一拼!”
    天地神器,至寶雷錘!
    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寶物,但是他相信,三個青螺絕對不會騙自己。
    七大黃金血脈之中,竟然還隱藏著這種神器幻影,那五大神骨和兩大圣體之間,又隱藏著什么呢?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一閃,就被鄭鳴壓制了下去,現在的鄭鳴,沒心思琢磨這個。
    現在對他來說,最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這條石龍,如何讓那元龍精血順理成型。
    至于離開,鄭鳴并沒有怎么想,除了對玄陰魔焰有信心之外,他的心中還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
    為了鄭驚人,他不能放棄,他不能讓鄭驚人失去這個復明的機會,他要讓鄭驚人恢復如初。
    雖然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應該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是鄭鳴不能確定。畢竟大多數的時候,他運用英雄牌都是在戰斗,而讓一個人脫胎換骨,他不知道。
    更何況,很多時候,就算是如來等頂尖的存在,他們要讓一個人恢復如初,也需要各種各樣的材料。
    比如,哪吒的蓮花化身,比如雷震子的風雷雙翼,比如那楊任的從眼眶之中長出的雙手。
    這些東西,都是以仙丹神蓮之物作為依托!
    也正是這個原因,鄭鳴不愿意冒險,他不是舍不得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是怕萬一救不了鄭驚人。
    冒險,為了這個兄弟的雙眸能夠重見光明,為了讓鄭驚人恢復如初,就算自己冒點風險,又算得了什么。
    鄭鳴從不認為自己有多么高尚,但是鄭鳴有一股勁兒,他有他自己從來不肯放棄的原則。
    他依舊立于石龍之上,雙手法訣快的催動,一點點的玄陰魔焰,開始在他的頭頂匯聚。
    也就在這一刻,那邊明亮無比的雷錘虛影,從雷摩云的頭頂直飛而出,瞬間沒入了滾滾的雷池之中。
    陰陽雷池的雷水,本來是無比的平靜,但是在這雷錘沒入的瞬間,這些雷水,就好像沸騰了一般,它們瘋狂的涌動,瞬間就激起了驚天的巨浪。
    也就在這一刻,一股蒼涼的氣息,開始在虛空之中形成。這氣息,讓人想到的是天地初開,讓人想到萬物毀滅,讓人不由得從心底進行膜拜。
    鄭鳴揮手,十指血光如電,化成十道長虹,朝著那滾滾的雷池轟了出去。
    這十道驚天的長虹,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就已經穿過了虛空,來到了雷池之外。
    十道長虹,十道利劍!
    這十道血光,乃是煉制的,可以抵擋純陽法寶的寶物,鄭鳴這一刻施展出來,其威力之強,絕非普通之物可以比擬。
    但是,就在這十道血虹下落的瞬間,那雷池之中,飛出了一柄長有三尺,漆黑之中,帶著一絲紫色光芒的錘子。
    雷錘之上,沒有任何的銘文,但是看到這雷錘,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物,一定能夠和天地相連!
    雷摩云竟然有這樣的手段,那么上一次的比斗之中,軒昊然那廝,是不是同樣沒有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手段。
    鄭鳴這個猜測,還真是沒有錯,軒昊然在見識到了鄭鳴的強大之后,最終還真的沒有選擇施展出他的最后手段。
    畢竟,那九目妖皇已經對鄭鳴臣服,而且傳說之中,好像應該是鄭鳴最強手段的擎天柱還沒有施展,所以躊躇了一番之后,軒昊然并沒有施展他最強的皇道之劍。
    更何況,僅僅一個九龍神火罩,就已經讓軒昊然嚇破了膽。
    雷錘沒有下落,它飛起的剎那,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升起,這股力量磅礴如山,在這股力量之下,那十道血色的長虹,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展現自己的力量,就好像一道道的線繩,破碎在了虛空之中。
    鄭鳴作為十指血光的施展者,此時的神色更加的難看,這十指血光,乃是丁隱用來對付峨眉的壓箱底手段之一,現在連這種手段都沒有用處,那玄陰魔焰,能夠抵擋得住這雷錘嗎?
    自己這個時候,應該使用金箍棒,或者九龍神火罩之類的法寶。
    只不過鄭鳴此時,已經使用了丁隱的英雄牌,他在丁隱的英雄牌結束之前,還施展不了其他的英雄牌。
    想誰是誰!
    幾乎一念之間,鄭鳴就決定用想誰是誰的手段,只不過這一次,他想的是仙俠級別的人物。
    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瞬間消失在鄭鳴的心頭,而就在這一刻,鄭鳴心頭出現的,是一件法寶,一件仙俠之中,可以說護身的至寶。
    七寶金幢!
    蜀山之中,佛門護身的第一寶物,更是佛門第一寶物,雖然鄭鳴并不知道他的威力如何,但是他覺得憑借著這七寶金幢,應該能夠擋得住那雷錘。
    丁隱英雄牌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只要十分鐘之后,自己就可以撐起七寶金幢,而一旦撐起七寶金幢,就算是這雷摩云有千般的手段,也奈何不了自己。
    在這七寶金幢出現在鄭鳴心頭的時候,鄭鳴就想要點開這七寶金幢,可惜卻點不開。
    雷錘已經下落,此時還需要十分鐘,也就是說,鄭鳴還需要運用丁隱的英雄牌,支撐十分鐘。
    早知如此,自己直接想出七寶金幢就是!
    不過這個時候,再后悔已是無用,所以鄭鳴在那十指血光破碎的瞬間,就再次催動法力,匯聚那玄陰魔焰。
    玄陰魔焰被鄭鳴匯聚的越加的凝實,那本來想要升高的魔焰,更是被鄭鳴硬生生的弄到了三丈。
    只不過,三丈的碧炎,顯得更加的銀色,也更加的恐怖。
    雷摩云在雷錘成型的剎那,心中的擔憂終于放了下來,對他而言,這雷錘是他最強的底牌,在這雷錘之下,萬物都要化成碎粉,鄭鳴當然也不例外。
    “鄭鳴,黃泉路上,走好!”說完這句話,雷摩云朝著那雷錘一指,雷錘直砸而下。
    沒有萬丈的雷光,沒有洶涌的雷霆,雷錘所有的,是無比的平淡,是無比的平靜,是一種從天上下落,卻讓萬物化成碎粉的蒼涼!
    這種蒼涼,是無敵的蒼涼,是一種上古的蒼涼。
    此時,姜縱橫看著那下落的雷錘,心中除了快意,更多的,卻是一種疑惑,雷錘只是一個虛影,就已經有這樣的威力,如果真正的雷錘在手,那……
    穆青秋靜靜的看著雷錘,從雷錘的下落之中,他能夠感到無數的玄奧。
    這些玄奧,雖然在她的眼中不斷的閃動的,但是她卻又有一種自己什么都看不清楚的感覺。
    她的心告訴她,如果她能夠將這種玄奧參悟一二的話,那么她的劍法,一定會有實現一種質的飛躍。
    只不過,這種玄奧,實在是太過神奇,太過深奧,她雖然看在眼中,但卻依舊是一無所得。
    雷錘下落的度并不是太快,但是那一如泰山壓頂的氣息,卻隨著雷錘的下落不斷的增強。
    處在雷錘之下的鄭鳴,是最能直接感受到這種壓力的,這玄陰魔焰,在鄭鳴的感覺之中,就算是法身境的九目妖皇,也能夠抵擋得住。
    可是現在,在那雷錘緩緩下落之間,竟然開始出現裂紋,一道道的裂紋,讓鄭鳴感到自己頭頂的玄陰魔焰,就好像一塊薄薄的玻璃。
    一塊隨時都可能被巨錘擊碎的玻璃。
    就是他自己,現在也被那雷錘鎖定,他的血影化身,此時就算是想要施展分身**,都艱難無比。
    而且鄭鳴還感到,這一刻就算是自己施展分身**,恐怕也要被這詭異的雷錘擊殺。
    收攏,不斷的收攏!現在鄭鳴能做的,就是將那玄陰魔焰瘋狂的收攏。
    本來魔光照耀百里,足足十丈方圓的玄陰魔焰,這一刻只剩下了半丈大小,而且那厚度,更是變的只有三尺多高的一層。
    處在鄭鳴身下的石龍,出了一聲龍吟,這是一聲充滿了哀痛的龍吟,他嘴中的元龍精血,這一刻不但沒有增大,相反還有反噬的勢頭。
    聽到這龍吟之聲,鄭鳴知道,自己不能再退卻了,他再退卻,那石龍就要崩碎。
    “轟!”
    雷錘和魔焰,在虛空之中終于接觸在了一起,那磅礴的力量,讓整個虛空,都為之震顫。
    可以抵擋純陽法寶的玄陰魔焰,在這碰撞之中,就好像一層層的玻璃,在虛空之中四散開來,而鄭鳴所化的血影,已經整個出現在了雷錘之下。
    玄陰魔焰被破,接下來,就是要一錘將鄭鳴送上西天,只要誅殺了鄭鳴,這一次使用雷錘,就是無比的值得。
    雷摩云看著下落的雷錘,整個人興奮不已,他覺得這天下,盡在他的掌控之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