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24 玄陰魔焰

  鄭驚人雖然目不能視,但是他的心神,卻能夠讓他感知到四周的情形。此刻,他的腦海之中,已經出現了鄭鳴高高的懸浮在那石龍上空的情形。
    為了一滴元龍精血,這些年來,鄭驚人算得上是殫精竭慮,費盡苦心。他辛苦布局,以九陽龍脈為引,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自己則無聲無息的來取這元龍精血。
    卻沒有想到,就在大功就要告成之時,不但出現了姜縱橫等人,已經達到了生神巔峰的雷摩云也到了!
    同樣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鄭鳴竟然也到了。只不過在感覺到鄭鳴氣息的瞬間,鄭驚人的心中充滿了失望。
    鄭鳴的修為,竟然和自己差不多,也是躍凡境,而且好像是和自己一般的躍凡二境。
    但是,就在他心情黯然,萬分失望的時候,鄭鳴再一次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我就是我,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那驚天一撞,不但擊敗了躍凡六境的姜縱橫,更擊敗了擁有彌勒神骨的焦心陽,可是,就在這一切開始好轉的時候,雷摩云竟然出現了。
    此時的鄭驚人,心里想的,已經不再是如何得到元龍精血,而是如何和鄭鳴一起從這里逃出去。
    畢竟,元龍精血雖好,比起鄭鳴的性命而言,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而當鄭鳴施展出一種詭異的力量,讓他的感覺都感應不清的時候,鄭驚人萬念俱灰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感應不到鄭鳴的手段,但是他能夠感應到雷摩云等人的動作,特別是那滾滾的雷霆,都沒能奈何得了鄭鳴的時候,他心頭的希望,變的越加的洶涌。
    這一次,自己的眼眸,真的能夠恢復。
    但是,剛剛焦心陽的一吼,讓鄭驚人意識到了不妙,他雖然看不到,卻也明白鄭鳴的優勢在與速度。
    如果鄭鳴被元龍精血拖住,那么別說元龍精血,說不定連他的性命都要難保。
    他能夠感到那陰陽雷池的力量,所以在鄭鳴立于石龍頭頂的剎那,他就大聲的喊道:“鳴少,那元龍精血,我不要了,咱們走,讓雷摩云毀了就是。”
    “驚人,沒事的,他奈何不得我!”鄭鳴目視著下方鄭驚人瘦削的身軀,自信的道:“當年他就是我的手下敗將,現在依舊是手下敗將。”
    鄭鳴說的無比的自信,但是鄭驚人卻已經感受到了雷池的澎湃,他急聲的道:“鳴少,你能夠為兄弟如此做,這份情誼我領了!但是你要是不顧自己安危的這樣為我拼下去,那就是逼我去死。”
    “今日,如果你不帶我離去,我就死在此地,讓元龍精血,沒有半分用處。”
    說話間,鄭驚人的手指,已經落在了自己的咽喉處。
    這些年來,因為眼眸的失去,所以鄭驚人此時雖然已經躍凡,但卻猶如一個老人。
    他的手指,也因為多年沒有修整,留著半尺多長的指甲,鋒利的指甲被鄭驚人運用一些秘法,猶如一柄柄小劍。
    只要被這些指甲劃過,鄭鳴相信,鄭驚人的性命,立刻就會消失在這個世上。
    鄭鳴看著一副決絕摸樣的鄭驚人,鼻子有些發酸。他知道,鄭驚人這一刻,并沒有絲毫的作偽。
    他為了自己,甘愿放棄已經謀劃了多年,可以說是他眼睛恢復光明的唯一希望。
    鄭驚人能夠放棄,鄭鳴卻絕對不會放棄。他朝著鄭驚人淡淡一笑道:“驚人,你連我都不相信了?”
    “一個雷池而已,我就是站在這里讓他轟擊,他也奈何我不得。”說到此處,鄭鳴嘆了一口氣道:“既然你這么說,那我還能夠說什么?也罷,我就離開吧!”
    雖然如此說,但是鄭鳴的手指,卻在此時,朝著虛空之中點了一下。
    這一指,點出的是一道血光,一道朝著鄭驚人襲擊而去的血光,這血光劃破虛空,瞬間沒入了鄭驚人的體內。
    十指血光!
    丁隱多年修煉的十指血光,每一指都是一柄利劍,可剛可柔,變化萬端,現在,鄭鳴就是利用這十指血光,讓鄭驚人一時半會,難以有任何的動作。
    別說鄭驚人現在看不到,就算是鄭驚人看得到,他的修為,也讓他難以躲避這十指血光。所以,他在血光入體的瞬間,雖然意識還算清醒,但是整個人,卻已經是半點都動彈不得。
    雷摩云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感慨。雖然他和鄭鳴處在敵對的立場,甚至可以說,兩個人差不多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是此時鄭鳴的作為,還是讓他有些動容。
    不,應該說,有一絲羨慕。
    自己的屬下,自己的兒子都不少,但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自己處在這種危機關頭,能夠為自己做出這種事情的人,又能有幾個呢?
    同樣,他的心中,對于和鄭鳴現在不死不休的拼斗,也多了幾分的猶豫,不過也就是剎那功夫,他就將這種猶豫拋到了九霄云外。
    別人可以猶豫,但是他雷摩云不能,因為他已是箭在弦上。
    “鄭鳴,我倒要看看,你在我這陰陽雷池之下,能夠堅持多久!”說話間雷摩云雙手掐動,那滾滾的雷水,猶如瀑布,朝著石龍卷了過去。
    雷水磅礴,滴滴隱含生滅之力。
    穆青秋等人看著龍首之上,在血影之中若隱若現的鄭鳴的臉,心中的恐懼又變成了敬佩。
    雖然鄭鳴誅殺焦心陽的手段,實在是讓他們膽戰心驚,但是他們不得不承認,對于鄭鳴,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不,應該說,他們是崇敬,畢竟,鄭鳴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兄弟,不惜將自己置于危險境地的人。
    第一次雷摩云施展陰陽雷池的時候,鄭鳴化成血影,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乃是鄭鳴應對陰陽雷池最好的手段。
    現在鄭鳴硬抗陰陽雷池,他們之中沒有人看好,因為陰陽雷池,本來就以毀滅為主,鄭鳴這根本就是舍己之長,最終的后果可想而知。
    在穆青秋的擔憂中,鄭鳴一拍自己的頭頂,十丈的魔焰,從他的頭頂直沖而去。
    滾滾的魔焰,呈現出碧綠之色,一下子將那天際,染的碧朦朦的一片。滾滾的魔焰平靜無比,但是卻給人一種瘆人的氣息。
    本來就要落下的雷水,在這魔焰的刺激之下,好像變得更加的狂暴,一滴滴雷水傾落之間,天地都有一種要崩殂的感覺。
    天崩地裂,浩蕩無際!
    鄭鳴的魔焰,顯得無比的平靜,讓所有在場的人,都不看好,特別是姜縱橫,此時更是期盼著那滾滾的雷水,直接將鄭鳴澆死在虛空之中。
    “轟轟轟!”
    雷龍亂顫,虛空之中,碧綠色的光芒和紫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團團的光影,讓人根本就看不清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那瘋狂的氣息,卻讓在場的人,一個個都深深地恐懼不已。
    要是自己落在這雷霆之下,該是一種什么情況?
    鄭驚人此時,雖然身體難以動彈,但是他的感覺還在,他的心頭,已經出現了鄭鳴在那滾滾雷霆的轟擊之下,瘋狂抵擋的模樣。
    他的心中,此時更有一種懊惱,他懊惱自己,為什么一定要尋找元龍精血,為什么一定要恢復自己的眼睛,現在元龍精血還沒有得到,卻讓鄭鳴處在了危險之中。
    雷在咆哮,雷池在虛空之中越來越凝聚,而處在雷霆之中的鄭鳴,也看不到身影。
    只有那潔白的石龍,此時已久處在自己的位置,一動不動,而那就要從它嘴中吐出的元龍精血,更是沒有遭受到半點的威脅。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
    雷過云消,虛空再次恢復了平靜,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見一身血影的鄭鳴,依舊平靜的站立在龍首的位置,他的神色,也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那剛剛在他頭頂升起,足足有十丈的碧綠色魔焰,變的只有五丈多高。
    五丈的魔焰,雖然更加的凝練,卻已經失去了剛才的氣勢。
    “哈哈哈,鄭鳴你能夠接我一記雷水,實在是讓人佩服,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再接我一記!”雷摩云說話間,雙手再次快速的掐動。
    陰陽雷池,是他最大的神通,在這神通之下,雷水好像無窮無盡,但是光憑著雷水,好像一次難以將鄭鳴誅殺。
    而現在,是最好誅殺鄭鳴的機會,他一定要在那元龍精血成型之前,將鄭鳴殺了!
    所以這一次,他不準備再給鄭鳴任何的機會,隨著他上前踏出一步,在他的眉頭,一點點的印記,開始顯露。
    這印記,就好像一個錘頭,在雷摩云的眉間顯露出的剎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絲威嚴。
    鄭鳴看向了那個印記,覺得那印記雖然有點模糊并不清晰,但是里面隱含的力量,卻是磅礴古老。
    “是雷錘印記,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夠見到雷錘印記,鄭鳴快離開,一旦雷錘成型,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神性青螺的聲音這一刻在鄭鳴的耳邊響起,這聲音之中,充滿了急促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