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723 要的就是尸骨無存

  雷池雖然平靜無比,但是雷池之中彌漫的氣息,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由衷的恐懼。
    就連那由靈脈匯聚而成,正在被鄭驚人用秘法吐出精血的白色巨龍,此時眼眸都看向了陰陽雷池。
    “去死吧!”
    帶著一絲怨怒的聲音中,雷摩云大手翻動,滾滾雷池,從虛空之中,徑直朝著鄭鳴的身體罩落下來。
    雷水如瀑布,飛流而下!在這滾滾的雷水之下,鄭鳴所化的血影,顯得是那樣的單薄。
    鄭鳴的眼眸中,這一刻也生出了一絲的凝重。那陰陽雷池罩落的剎那,就讓鄭鳴深深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一旦自己被這陰陽雷池罩住,說不定還來不及施展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就要被這陰陽雷池,直接化成飛灰。
    丁隱的血神子,最擅長的,就是逃走,所以鄭鳴在這陰陽雷池罩下的瞬間,整個人就騰空而起,然后在虛空之中,化成上百道血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正準備催動陰陽雷池,將鄭鳴阻攔住的雷摩云,在看到上百個朝著四面八方飛去的血影時,心中也出現了一絲的驚駭。
    “想走,沒門!”怒喝一聲之后,無盡的雷水,朝著四面八方分散而去,這一刻的雷水,就仿佛瀑布,每一滴之間,都只有小小的縫隙。
    只不過在偶然有什么東西要穿過這些縫隙的時候,一道道雷光,就會從雷水之中生出,將四周的萬物,擊打成為碎粉。
    一道道血影,在雷水的轟擊之中,瞬間化成了虛無。但是本來有著一池雷水的陰陽雷池,也開始變淡了起來。
    “好一手雷池,雷摩云你多年不見,手段見長啊!”就在雷摩云琢磨著鄭鳴的真身在何處的時候,卻發現鄭鳴已經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怎么可能?
    他怎么能夠逃出自己的無盡雷池,他怎么能夠從滾滾的雷水之中,逃出來?而且自己還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陰陽雷池,都難以傷得了他,難道自己面對他的時候,真的是沒有其他辦法嗎?
    雷摩云的心中不服,這個時候的鄭鳴,給他的感覺仿佛回到了天恒神境,他冥冥之中覺得,如果自己再這樣和鄭鳴糾纏下去,很有可能會死在鄭鳴的手中。
    雖然陰陽雷池,是雷摩云自己參悟出來的神通,但是這種大神通,他施展起來,也有些吃力。這一次鄭鳴直接攻擊,自己施展出了這種神通,等一下如果鄭鳴變換手段,自己還來得及施展陰陽雷池嗎?
    一個個念頭,讓雷摩云的心慢慢的下沉,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底氣不足,心生忐忑了!
    “摩云天帝,元龍精血,元龍精血!”大吼的是焦心陽,他這一刻,急促的聲音之中,有些心急火燎。
    而他這話一出口,雷摩云就已經反應了過來。剛剛和鄭鳴的交手,可以說牽涉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更何況,作為主宰一方的強者,隨著修為的提升,雷摩云處理事情,已經變得越來越大氣。
    但是在焦心陽提醒的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條正在吐出精血的雪白石龍上。
    雖然石龍乃是地脈所生,雖然石龍也不是一般的強大,但是在陰陽雷池之下,依舊堅持不了多久。
    最起碼,他能夠讓這石龍本源重創,能夠讓那就要從石龍嘴中吐出的元龍精血化為虛無。
    鄭鳴,你究竟是守著元龍精血,還是不守這元龍精血呢?
    心里瞬間打定主意的雷摩云,雙手再次催動,那偌大的陰陽雷池,在虛空之中,逐漸開始成型。
    也就在陰陽雷池形成的瞬間,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濃烈的殺意。依靠血神子的修為,他可以對付雷摩云,但是光依靠血神子應對陰陽雷池,他沒有完勝的把握。
    不過他此時心中最大的怒火,并不是沖著雷摩云,而是那焦心陽,要不是這廝出的餿主意,那元龍精血,怎么會出現危險。
    一怒之間,鄭鳴也不理會就要成型的陰陽雷池,朝著焦心陽直沖了過去。
    焦心陽此刻,心中正充滿了報復的歡喜,鄭鳴讓他從神壇之上跌落,讓他受傷,這一次,他在鄭鳴的背后,算是狠狠地捅了一刀。
    在他看來,這一刀捅的,實在是酣暢淋漓,痛快至極,他相信,鄭鳴一定會萬分難受。
    可是,就在他無限歡喜,準備坐山觀虎斗,扒橋望水流,優哉游哉的看一場好戲的時候,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個臭不要臉的家伙,居然朝著他撲了過來。這速度,實在是太快太詭異了,也就是轉瞬之間,就已經沖到了他的近前。
    “摩云天帝救命,天帝救命啊!”
    猝不及防的焦心陽有點驚慌失措,他來不及騰空而起,只能大聲的朝著雷摩云喊救命,雷摩云那邊正在催動陰陽雷池,如果一動的話,那本來既要成型的陰陽雷池,瞬間就成為碎粉。
    所以,他只是漫不經心的朝著焦心陽看了一眼,然后就繼續催動自己的法訣,對于他而言,這焦心陽乃是彌勒神骨的傳人,對于自己而言,這么一個臭東西死了,總比活著強多了。
    焦心陽發現雷摩云竟然無動于衷,根本就沒有救他的意思,絕望之中,心中的恐懼更增加了幾分,他大聲的喊道:“鄭鳴,你對一個晚輩動手,算得了什么好漢,你要動我一根手指,我的那些長輩,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可惜,焦心陽的吼聲雖然不小,奈何鄭鳴根本就沒有聽到心頭,他快速的一閃,就已經沖到了焦心陽的近前。
    焦心陽還沒有來得及施展任何的手段,鄭鳴已經沖到了他的身邊,隨即,血影就消失在了焦心陽的身上。
    姜縱橫等人,一個個緊張的看著焦心陽。就連那扭過頭去的摩云天帝,這一刻也將目光落在了焦心陽的身上。
    鄭鳴剛才合身朝著自己撲來,自己雖然感覺到了危險,但是并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妥之處。
    雖然自己選擇了后退,而且還知道自己選擇沒有錯誤,但是心中的疑惑,一直沒有解決,這讓雷摩云的心中,有那么一絲絲的疑惑。
    現在焦心陽就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自己解開心頭迷局的機會。他倒要看看,鄭鳴這一撲,究竟有什么說法。
    焦心陽一動不動,在雷摩云的感覺之中,焦心陽的氣息,仿佛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就在雷摩云心里感到疑惑的剎那,卻見一道血光,從焦心陽的身后沖出,而焦心陽整個人,不,焦心陽已經不能夠稱為人,此時的焦心陽,就仿佛一張紙一般的,輕飄飄的倒在了地上。
    尸骨無存,不,應該說此時的他,只剩下了一層皮。
    姜縱橫等人,都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面對這樣的情景,他們無一不是目瞪口呆。他們不敢相信,剛才還跟他們一起并肩戰斗的同伴,就這樣輕飄飄的死了。
    合身一撲,然后身上精血消失,整個人化成人皮,這他娘的也實在是太兇殘了。
    有人忍不住后背冒汗,有人不由自主的牙齒打顫,特別是姜縱橫,如果說剛剛他還敢于對鄭鳴呼喝一二的話,那么現在的他,實在是沒有半點膽量,再和鄭鳴對峙。
    而那穆青秋,這個時候看向鄭鳴的目光,則多了幾分的疑惑。本來,他將這位前輩當成一位正人君子,可是看著那焦心陽的皮,她有的只是恐懼。
    至于雷摩云,此時也覺得有些后怕,要不是自己選擇躲避,被鄭鳴撲到身上的話,那自己的性命說不定就難以保全。
    一時間,雷摩云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的躊躇,現在和鄭鳴結仇,是不是應該。
    不過隨即,雷摩云就下定了決心,他和鄭鳴之間的關系,已經是難以挽回,如果在這個時候退卻,對他不但沒有任何的好處,反而會更加的被動。
    趁著鄭鳴正需要元龍精血,自己就在這石龍上做文章,將鄭鳴碾壓死!
    這個念頭一升起,雷摩云再沒有任何的遲疑,他手中法訣掐動,那滾滾的雷池,就已經朝著巨大的石龍籠罩了過去。
    石龍仿佛感到了兇險,在雷池還沒有拉籠罩的瞬間,就要騰空而起,可惜它的身軀,仿佛被一種無形的絲線所束縛,雖然震動了三丈,卻難以逃離半分。
    與此同時,那已經成型,就要下落的元龍精血,也開始不穩定,看上去,一副隨時要爆碎的模樣。
    “鄭鳴,這元龍精血,我不要,你也休想要!”雷摩云說話間,手掌一揮,滾滾的雷水,從雷池之中,猶如傾盆大雨般的朝著石龍猛的落下。
    一旦雷水落下,由地脈生成的石龍,將會在虛空之中崩碎,那一滴元龍精血,更會在這崩碎之中,化成碎粉。
    沒有了元龍精血,鄭驚人想要恢復自己的觀天神眸,將會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雷水下落的瞬間,鄭鳴的身軀,落在了石龍的頭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