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21 血影子


    雷摩云的神色,頓時就是一凝,雖然他傲氣十足,在日升域之中,也是巨頭般的人物,但是不論是姜無缺,還是姚樂清舒,都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鄭鳴在那些進入天恒神境,并跟隨鄭鳴一起返回的人心中是什么地位,他怎么不清楚。
    如果自己要了鄭鳴的性命,那才是惹下了天大的麻煩,想一想那二十四神將,六十四煞星的修為,雷摩云就覺得自己的頭皮有一種麻的感覺。
    但是讓他就這樣放了鄭鳴,那是絕對不能做到。稍微沉吟了剎那,他就嘿嘿一笑道:“鄭驚人,在這事情上,你也不用嚇我,呵呵,我是絕對不會殺了鳴少的!”
    “唔,鳴少,我只會將你狠狠的揍上一頓,然后將你帶給無缺兄,相信他一定會對你很感興趣。”
    “到時候,對你是殺是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那是無缺兄決定的事情!”
    這句話一說出來,只要是不傻的人,都明白雷摩云已經認慫了!一時間,就連姜縱橫的目光,都凝視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鳴,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他竟然讓琉璃圣皇出手,令琉璃圣皇的屬下瘋狂,而且,仿佛作為無缺戰皇的姜無缺,和他也有恩怨。
    自己等人,在日升域之中,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但是和此人比較起來,仿佛差了不少啊。
    鄭驚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低頭對鄭鳴道:“鳴少,忍得一時之氣,以后總能夠算回來的。”
    拍了拍鄭驚人瘦削的肩膀,鄭鳴淡淡的道:“兄弟,我當年就能夠打的他們一如****,現在我回來了,你覺得我有必要懼怕他們這些垃圾嗎?”
    “這天下,以后只有咱們兄弟有仇報仇,有怨抱怨,哪里有怕人家秋后算賬的道理。”
    說到此處,他朝著雷摩云道:“剛剛在外面,你那兒子并不是太聽話,我給教訓了一頓,所謂子不教父之過,今日,我也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
    雷摩云,生神境的巔峰!
    而鄭鳴,此時表現的是躍凡境的第二境,和焦心陽交手的時候,他表現最多的,也就是躍凡境的第六境。
    現在,他竟然說,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雷摩云,一時間讓穆青秋等人升起了一種詭異的感覺。
    “現在我才明白,什么叫做鴨子煮熟了,嘴硬,嘿嘿,他覺得他是誰啊,竟然敢說這樣的話。”一個面色陰冷的年輕天驕,帶著一絲譏諷的道。
    姜縱橫這一刻,更仿佛大聲的喊道:“摩云叔叔,我是縱橫,您要好好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一頓。”
    姜縱橫喊出這句話之后,就覺得自己的大仇,就要得報了,可是就在他心中歡喜的時候,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雷霆做成的手掌,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雖然這一次,并沒有將他打飛出去,但是他的臉頰,卻也在這一刻,高高的腫了起來。
    “小子,他也是你能夠評說的,我可以說他,你老爹可以說他,但是你們這些晚輩,不能說他!”
    說話的是雷摩云,他雙眸盯著姜縱橫,冷冷的道:“剛才你的話要是被你爹聽見,他一定拆了你的骨頭。”
    “還有你們,一個個給我管好嘴巴!’
    姜縱橫這一刻,都有點不知道是不是暈過去的好,自己剛剛明明是在給雷摩云幫忙,卻沒有想到,竟然被雷摩云直接打了一個耳光。
    這一刻在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寶寶的心里,實在是太苦,而且寶寶還不能說。
    焦心陽等人,緊緊的繃著嘴巴,生怕自己一句話說不對,被這位仿佛有點喜怒無常的雷摩云給打了耳光。
    “呵呵呵,鄭鳴果然還是鄭鳴,輸人不輸陣是不是。好好好,今日我就讓你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就算是心中各種不服,也沒有用。”
    雷摩云再次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他一如一個統馭天地的帝王道:“當年,我和姜無缺他們,在你的絕對實力下,不得不選擇飲恨離開。”
    “血手彌勒他們更是飲恨而亡,現在,我就讓你嘗一嘗我們當年的痛苦。”
    “這九陽匯陰的陰陽龍穴,能夠孕育出的元龍精血,絕對不過三滴,今日我不但要擊敗你,更要將這三滴元龍精血,全部用完。”
    “我是沒有什么用了,但是我的手中,有大把的下屬,不,我要將這些元龍精血,統統的用到狗身上,也絕對讓鄭驚人什么也得不到。”
    “我要讓你看著,元龍精血化成泡影,我要讓鄭驚人,永遠都是這副摸樣。”
    “而你,卻奈何我不得!”
    仰天大笑的雷摩云,就仿佛一個找到了自己最喜歡玩具的孩子,他仰天大笑,他暢快無比的歡愉,仿佛所有的仇恨,在這一刻,都要爆出來。
    鄭鳴平靜無比,他在這一刻,直接點在了自己心頭的丁隱英雄牌上!
    雷摩云在表面上,對于鄭鳴絲毫不在意,但是實際上他的心中,卻對鄭鳴下了一分小心。
    雖然鄭鳴仿佛難以給他造成任何的威脅,但是鄭鳴是最有可能得到四大至尊傳承的人。
    而至尊傳承的厲害,雷摩云雖然沒有見過,但是他卻可以想想,就從姚樂清舒等人的身上,想象出四大至尊和傳承的厲害。
    鄭鳴雖然現在仿佛出了問題,但是破船也要有三斤釘,更何況鄭鳴這個人。
    當鄭鳴使用丁隱英雄牌的瞬間,雷摩云就感到自己竟然感覺不到鄭鳴的修為。
    不,應該說,自己感覺不到了鄭鳴的氣息,雖然鄭鳴站在自己的身前,可是他卻感覺不到鄭鳴。
    什么情況,自己已經達到了生神境,不說百里之內,能夠鎖定一人,但是在自己十丈之內,就算是姜無缺,也逃不出自己的感應。
    這鄭鳴,究竟用了什么辦法。
    不過他感覺不到鄭鳴,在他的心頭,卻升起了一種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的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鄭鳴,你究竟要搞什么鬼,我告訴你,現在元龍精血就要下落,我可沒有時間和你玩!”
    這個玩字剛剛從雷摩云的口中說出,雷摩云的臉色就是一變,因為他現,本來立在他面前的鄭鳴,竟然化成了一個血影。
    血色的影子,淡淡的,仿佛已經融入到了天地之中的血色影子。
    這個影子,讓他的心在顫抖,他不知道這究竟是一種什么情況,但是這種情況,實在是讓他感到恐懼。
    血影神功,鄭鳴此時運用的,就是丁隱修煉的血影神功,這種功法一經使用,整個人就仿佛血影一般。
    幾乎在使用這種功法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已經不存在了一般。
    他覺得這一刻的自己,就仿佛一道影子,一道行走在生與死之間的血影子。
    二十分鐘的血影子附體,鄭鳴自然沒有時間和雷摩云在這里浪費時間,他出了一聲冷笑,救護做一道血光,朝著雷摩云直沖了過去。
    這一道血光,實在是太過迅,就在血光生出的剎那,就已經沖到了雷摩云的近前。
    雷摩云看到合身撲來的鄭鳴,腦袋越加的麻,在這個時候,他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朝著血影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并不快,但是伴隨著這一拳,在他身前十丈方圓的空間之中,全部被雷霆所籠罩。
    滾滾雷霆,猶如神域!
    紫色的雷霆,瘋狂的下落,一時間,在那片虛空之中,有一種萬物毀滅之勢。面對這洶涌的雷霆,幾個正在觀戰的天驕一個個臉色大變。
    他們之中,最少有一半的人,在看到這雷霆的瞬間,心中升起的就是一個感覺,那就是在這種雷霆之下,他們連一點還手的可能性都沒有。
    不,應該說,在這種攻擊之下,他們連一點點保命的可能性都沒有。
    畢竟,這是一尊達到了巔峰狀態的,生神境強者的攻擊,那滾滾的雷霆之中,蘊含的大道之力,他們根本難以抵擋。
    這個叫做鄭鳴的男子,能夠抵擋得住嗎?
    穆青秋對于讓自己觀看最正確天外飛仙的鄭鳴,有著一種關心,從她的內心而言,她絕對不愿意看到,這位可親可敬的鄭鳴前輩,葬身在滾滾的雷海之中。
    可是,修為之間的差距,是難以彌補的。鄭鳴雖然在真意的參悟上,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但是和雷摩云生神境巔峰的修為相比,實在是有點不夠看。
    就在心頭為鄭鳴擔憂之時,穆青秋看到的,卻是已經化成了一團血影的鄭鳴,淡淡的立在自己的位置。
    滾滾的雷霆之下,他既沒有選擇招架,也沒有選擇逃避,而是就這樣直直的等待著。
    找死,不少人看到鄭鳴這種表現,心中第一時間生出了這種念頭,只是,這些人絕對不會因為鄭鳴的找死,而對鄭鳴生出任何的憐憫。
    特別是姜縱橫兩人對鄭鳴已經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這一刻鄭鳴在滾滾的雷霆之下,身死道消。
    但是雷摩云的臉色,卻是一變,他和鄭鳴打交道不是一天兩天,深知鄭鳴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
    他現在,擺出的一副不抵抗的行動,這之中,一定隱含著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陰謀。
    心中念頭不斷的閃爍,雷摩云雙手輕輕的劃動,虛空之中就又多了兩道雷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