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719 光明如山

  為什么會是這樣,鄭鳴為什么只退了三步!一股深深的挫敗感,瞬間充斥在了焦心陽的心頭,這種挫敗的感覺,讓焦心陽很是不好受,他眼眸中的殺意,更增了兩分。
    “再接我一掌!”厲喝之中,焦心陽再次騰空而起,他的手掌豁然打出。這一次,滾滾的白光,從他的手掌之中溢出,在虛空之中,凝聚成一個雪白的人影。
    這人影雖然只有一丈高低,根本就看不清面目,但是在這人影出現的瞬間,在場的人,都生出了一種膜拜的感覺。
    就算是那沒有眼眸的鄭驚人,在這身影出現的瞬間,身子也重重的晃動了一下。
    那身影盤踞在焦心陽的頭頂,他在這一刻,也揮出了一掌。
    這一掌,雷霆萬鈞,這一掌,隱含著一種無窮,一種無敵,一種無天無道的感覺。
    如果說,鄭鳴用什么來形容這一掌的話,鄭鳴覺得,最好的形容方式,就是摩訶!
    無限大,無限強大,無限博大!
    此時面對這一掌的鄭鳴,覺得此時的自己,面對的并不是焦心陽,他面對的是一尊神佛。
    一尊無限博大,至陽至剛的神佛。這一刻,鄭鳴的心頭,升起的是退卻,是不能硬擋的退卻,是一種逃避的退卻。
    在這種感覺之中,鄭鳴就準備運用自己的混元太陰寶體,讓他這一掌打在虛無之中。
    可是,就在這一刻,鄭鳴突然感到,那本來盤踞在他丹田正中重的大日神符,突然讓了出來。出現在他丹田之中的,是一條根本就沒有任何寶脈的神符。
    沒有寶脈,就不能吸納天地之氣化為真元,而鄭鳴丹田之中本來有的紅日照大千真元,隨著大日神符的轉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奶奶的,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鄭鳴這一刻,能夠用的,只有一品武者的能力。憑著他紅日照大千的修為,接下這一掌本來就有那么一點的困難。現在一條寶脈都沒有,接下的可能性更小。
    奶奶的,十三寶體,有點坑爹啊!
    雖然心中暗罵十三寶體有點不靠譜,但是這一刻最重要的,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使用英雄牌,使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奶奶的,雖然這張英雄牌寶貴無比,是自己的保命之物,但是現在性命都已經出現了威脅,保命牌還留著干什么。
    可是,掌力已經到了近前,鄭鳴已經來不及點開英雄牌。無奈之下,鄭鳴豁然揮拳應了上去。
    他的體內,雖然沒有真元,但是讓鄭鳴半點都不抵抗的死掉,這絕對不是鄭鳴愿意做的。
    所以,他揮拳抵抗,所以他斷然出手。就算是被打的骨斷筋折,鄭鳴覺得自己也認了。
    鄭鳴的揮拳,同樣讓穆青秋等人驚異不已。穆青秋對于鄭鳴,可以說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拜。可越是這樣,她越是覺得鄭鳴的行為不可思議。
    他這是要干什么,為什么不抵抗,他……
    姜縱橫已經被人扶在了一個平地上坐下,他雖然受傷頗重,但是眼力還在,從鄭鳴揮拳的剎那,他就已經看出,鄭鳴的修為,一下子變成了躍凡以下 。
    此人的修為挑動的厲害,他現在這一掌,實在是太普通,普通的根本就難以讓人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用他這樣的一掌和焦心陽爭鋒,實在是找死。
    死在焦心陽的手中,雖然不是太完美,但是只要死了,就很好,最好是半死不活,讓自己帶回去折磨。
    在各種驚訝驚奇之中,鄭鳴的手掌和那白色的神佛揮出的手掌,在虛空之中接觸到了一起。
    焦心陽借助神佛之力的一掌,至陽至剛,在所有人的想象之中,它一旦和鄭鳴產生碰撞,那么最終的結果,一定是石破天驚,一定是萬物成灰。
    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在這一掌碰撞的瞬間,所有人看到的,竟然是另外一種景象。
    那至陽至剛的掌力,就仿佛找到了自己歸屬的流水,從鄭鳴的手掌之中,涌入了鄭鳴的體內。
    不但掌力,就連那看不清面目的,白色佛光的身影,也沒入了鄭鳴的體內,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樣的平和,那樣的完美,那樣的不可思議。
    鄭鳴在這股力量入體的瞬間,還有點吃驚,但是在這股力量灌入丹田的神符,而后那神符主動生長出一條寶脈之后,鄭鳴這才放下心來。
    也就在那寶脈生長之間,鄭鳴的心頭,竟然出現了一絲的意識,一絲的自于那神符的意識。
    隨著這意識的出現,鄭鳴幾乎本能的一揮手道:“你也接我一掌!”
    這一掌,白光耀眼,這一掌,一尊神佛出現在鄭鳴的身前,他盤踞虛空,面目彬彬如生!
    大光明印,自己的大光明印不但失效,而且還被人給偷學了去,這怎么可能?
    焦心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此刻,鄭鳴雙手推動,那如山如岳的威嚴,那照耀乾坤的光芒,都讓他的心中,有一種發緊的感覺。
    他對于這從彌勒神骨之中參悟出來,可以說是專屬于自己的難受絕技,是最為熟悉。
    從鄭鳴這一掌之中,他雖然心中暗罵鄭鳴是偷學的他的,但是他心中清楚,鄭鳴這一掌的精義,已經超過了他施展的大光明印很多。
    死死死死!
    一串的死字,在焦心陽的心頭瘋狂的閃動,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充滿了嫉妒的火焰,這個鄭鳴修為如此的高強,自己絕對不能容許他活下來。
    只有殺了他,自己才能夠保持住自己的驕傲,只有殺了他,那大光明印才能夠使自己獨有的武技。
    所以,焦心陽在稍微的沉吟之后,雙手快速的舞動,一道道玄奧的紋路,從他的手掌,從他的雙眸,從他的頭頂直沖而出。
    這些玄奧的道紋,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座山,一座足足有三丈方圓的光明耀眼的巨山。
    巨山如日,朝著那神佛的手掌迎了上去。
    大光明山,這一招,已經超過了躍凡境的武技,乃是最近焦心陽從自己的神骨之中參悟出來的,可以鎮壓普通的化蓮境的存在。
    光明山下,十丈方圓,任何武技功法,統統施展不出來。可以說,在這大光明的四周,都是能夠被焦心陽控制的領域。
    焦心陽施展大光明山的瞬間,他看向鄭鳴的神色直走很難過,就充斥出了一直能夠得意 。
    這是一種勝券在握的得意,這同樣是一種,已經將鄭鳴所有的變數,統統握在了自己手中的得意。
    光明如山,鎮壓四方!
    那摩訶般若一般的掌力,在接近這光明山的剎那,就消去了三分的威勢,就是那盤踞在虛空之中的神佛,也開始變的有點淡了起來。
    鄭鳴看到大光明山,心中就是一動。在光芒耀眼的鎮壓之下,他的心中,還真的有解決的辦法,只要將這不知名的掌法在增加五成的力量,就可以阻攔住鎮壓而下的大光明山。
    可是,鄭鳴難以給這掌力增加力量。
    因為此時,那詭異的神符之中,真元已經耗盡。只有一條寶脈提供真元,在鄭鳴丹田之內的真元,實在是少的可憐。
    不能阻止,是不是可以吸納?就在鄭鳴這個念頭升起的剎那,他的手掌再次接觸到了焦心陽的大光明山。
    然后,就以肉眼可以看得到的速度,將那大光明山,直接吸納到了自己的手中。
    鄭鳴這一刻,快速的觀察自己的身體,就發現在自己的體內,再次多出了一道寶脈。
    一道貫穿于自己體內詭異神符,和那剛才大光明印的神符并列的寶脈。
    又一條寶脈,而且還是吞噬了焦心陽絕技的寶脈,這……這進步實在是太爽了。
    鄭鳴這一次,并沒有立即朝著焦心陽打出大光明山,而是身形快速的閃到焦心陽的一邊,笑吟吟的道:“我的兒,難道你就只有這般的本事嗎?”
    焦心陽作為彌勒神骨的傳人,一直以來同樣驕傲絕倫,此時聽到鄭鳴那帶著侮辱的稱呼,一時間雙眸瞪的猶如圓珠,恨不得一口就將可惡的鄭鳴吞到肚子里。
    “我跟你拼了!”怒吼一聲的焦心陽,再次催動雙手,他想要再次施展光明山。
    但是當他雙手快速劃動的時候,他陡然發現,自己雙手雖然能夠劃出以往的軌跡,但是那本應該從他雙眸和頭頂生出的道紋,竟然沒任何的反應。
    本來應該印入他心中的真意,此時更是忘得干干凈凈。
    “你……你使得究竟是什么妖法,快將我的真意還給我!”就仿佛一頭受了傷的獅子,焦心陽朝著鄭鳴怒吼道。
    鄭鳴意猶未盡的一笑道:“我的兒,明明是自己本事不濟,這般的血口噴人,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說到此處,鄭鳴一揮手道:“來來來,我看看你還有什么樣的本事,要是沒有,就給我滾一邊去。”
    沒有得到元龍精血不說,還丟失了自己最根本的東西,幾乎已經氣爆的焦心陽,瘋狂的揮拳朝著鄭鳴打來。
    他的每一拳,都光芒耀眼,威勢不凡,但是當鄭鳴的手掌伸過去的時候,卻難以得到剛才那兩式帶來的后果。
    當打了二十多個回合之后,鄭鳴發現難以通過這般的比試,將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與其他對于這焦心陽也就不那么看重。
    就在焦心陽再次朝著他打來的剎那,鄭鳴豁然出手,一拳之中,一座巨大的光明山凌空而出,朝著焦心陽重重的鎮壓了下去。焦心陽在這光明山的壓力下,整個人差點倒在地上。
    可是就算如此,他在后退的剎那,還是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差點癱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