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18 光明彌勒骨


    鄭鳴朝著那男子看了一眼,并沒有理會他,而是朝著穆青秋道:“你能夠從這一劍之中,演化出如此多的東西,實在是一個練劍的奇才!”
    “不過你師傅對這一招天外飛仙的理解,實際上有了他的痕跡,雖然這痕跡很少,而且我也能過看出,你在盡力的突破這種痕跡,但是這種痕跡對于你這一劍的束縛,依舊存在。”
    說到此處,鄭鳴一揮手中的龍影彎刀,淡淡的道:“也罷,我就讓你看一下這一劍!”
    說話間,鄭鳴騰空而起,天外飛仙豁然施展了出來。
    雖然只是躍凡之下的武技,但是天外飛仙所隱含的大道,卻能夠無限的延伸。
    從虛空之中飄落的鄭鳴,就仿佛一個翩翩的佳公子,他出手的一劍,更是給人一種雷電劃破長空,照亮無限光明的感覺。
    而更重要的,卻是這一劍,仿佛沒有任何的煙火之氣,是那樣的飄逸,那樣的動人心弦。
    穆青秋瞪大了眼眸,她緊緊的盯著鄭鳴揮出的一劍,這一劍,在她的心中不知道推演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她都覺得這一劍,仿佛還存在著什么欠缺。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自己走到了歧路上,這才是真正的天外飛仙,天外飛仙應該是這樣,她緊緊的盯著這一劍,生恐自己少看到一點。
    那一如光明圣子的年輕男子,在看到這一劍的剎那,眼眸中國閃過了一絲的精光。
    雖然他是第一次見到這一劍,而且這一劍他有絕對的把握,絕對不會傷到自己,但是看到這一劍的瞬間,他還是感到,這一劍實在是絕妙。
    而且,這一劍和穆青秋的劍路相合。
    甚至他隱隱約約的感到,穆青秋那飄然若仙子臨世的劍法,都是以這一劍作為基礎的。
    鄭鳴收起龍影彎刀,就將目光落在了穆青秋的臉上,他看著穆青秋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這穆青秋能夠領悟多少,能不能從這天外飛仙之外,走出屬于自己的大道,都不是鄭鳴要關注的,他只是覺得,這個女子可以將天外飛仙揚光大,所以他就施展出了一劍。
    至于穆青秋能夠得到多少,或者說穆青秋能不能從這一世天外飛仙之中,得到它需要的東西,就不是鄭鳴關注的。
    他要做的,只是將這一劍施展一番。
    半刻鐘過去,穆青秋終于從沉吟之中清醒了過來。她的眸子,猶如秋水般的看著鄭鳴,隨即,她緩緩的跪伏在地,鄭重的向鄭鳴行了一禮。
    這一禮,她沒有說話,但是這一禮的意思,卻已經將她準備要說的話,全部表現了出來。
    就是此時還沒有從地上站起,依舊痛苦的在地上掙扎的姜縱橫,此時也瞪大了眼睛。
    作為天劍閣的傳人,穆青秋的高傲,是出自骨子里,所以無論是姜縱橫,還是其他男子,都將征服這個女子,當成自己的一個目標。
    但是他們越是這樣,也越是明白要實現自己的目標,究竟是何等的困難。
    可是,就一劍,這個高傲的女子,竟然向人家下跪表示感謝,這……這實在是讓很多人難以接受。特別是那光明猶如圣子般的男子,臉色更是難看。
    他猶豫了剎那,最終還是等穆青秋站起之后,這才朝著鄭鳴道:“閣下能夠指點青秋師妹,在下同樣感激不盡,不過關系到元龍精血,在下就算是想要謙讓也不行。”
    “在下焦心陽,還請閣下賜教。”
    焦心陽說話間,雙手緩緩的一揮,這一刻的他,整個人就猶如一座神佛,立于天地乾坤之間。
    鄭鳴也就在他出手的時候,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對于這個男子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彌勒神骨,這個男子傳承的,竟然是彌勒神骨,當年在天恒密境,他曾經震殺過彌勒神骨的傳人血手彌勒,卻沒有想到,百年過去,彌勒神骨竟然還能夠在出現在天地之間。
    “彌勒神骨!”
    聽到鄭鳴認出了自己的彌勒神骨,那焦心陽的心中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得意。他們這一代,并沒有兩大圣體的出現,作為神骨的傳人,他已經傲視當今。
    所以,平時的時候,他雖然一副謙和有禮的模樣,但是實際上,他也是一個驕傲之人。
    “閣下可能是一個前輩,但是武道無涯,我看在你指點青秋師妹的份上,還可以讓閣下自行離去,不然的話,一旦在下出手,結果就是在下難以把握。”
    說完這句話,焦心陽的頭輕輕的昂起了兩分,對于眼前這個冒充前輩的年輕人,也多了幾絲的鄙視。
    如果他真的是和劍圣一個時代的人,這么長的時間,依舊是躍凡第二境,也就沒有任何可以驕傲。
    他只用了二十多年,就已經達到了現在的修為,他是天驕,注定不落凡俗!
    一拳出,光明如晝!
    作為彌勒神骨的傳人,焦心陽在朝著鄭鳴一拳打出的瞬間,虛空之中,就仿佛出現了一個光芒耀眼的太陽。
    這光芒照耀虛空,而在光芒照耀之下,鄭鳴的四周,更是生出了一種讓人窒息的感覺。
    五大神骨之中的彌勒神骨,本身就比普通人強的太多,而此時,他一出手,更是沒有絲毫的留情。
    這一拳,不但在鄭鳴看來很普通,就是在大多數人看來,也無比的普通。但是,配合上出拳之人那傲絕群倫的真元,卻讓這一拳有力壓萬象之勢。
    不可與之爭鋒,在場的諸位天驕,這一刻的心頭,都升起了這種感覺。
    穆青秋的心,雖然依舊停留在對那一式天外飛仙的參演之中,但是卻也不由自主的被現在這一站所吸引。
    如果是自己,面對如如山的一拳,該怎么辦?
    穆青秋心中念頭閃動之間,就已經想到了自己的選擇。面對著破山撼岳的一拳,自己第一個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恐怕就是躲避。
    躲避開這一拳的鋒芒,然后在用自己善于的劍道,從而將自己失去的優勢,重新找回來。
    心中念頭閃爍之間,穆青秋又落在了被光芒照耀的鄭鳴身上,這位前輩,又該如何選擇呢?
    剛剛,姜縱橫施展的九劫修羅身,被這位前輩直接蠻橫的撞倒在地上。這位前輩的身體強度,已經到了一種讓自己等人仰視的地步。
    但是這種身體強度,并不代表著這位前輩的真元,可以比得上擁有彌勒神骨的。
    擁有彌勒神骨,一般都要比沒有神骨的強者,體內多出五條彌勒寶脈,這些寶脈吞吐真元的度,比之一般躍凡境武者自己修煉的寶脈吞吐的度更快。
    所以,要說起真元的深厚,神骨的擁有人,可以說占據著巨大的優勢。
    這一拳,雖然一往無前,但是鄭鳴要破開這一拳,其實有不少的辦法,其中最好,也最輕松的辦法,就是鄭鳴運用混元太陰體,讓自己整個人瞬間消散在虛空之中。
    這拳頭雖然強橫,但是他只要打不到自己,那就沒有任何的用處。
    可以說,這是最輕松,也是最實用的一個辦法。可是鄭鳴沒有用這個辦法,他同樣選擇了揮拳。
    混元大日寶體的他,雖然只有六道寶脈,但是這六道寶脈所匯聚的真元的質量,卻遠遠高于一般人真元的質量。
    因為鄭鳴體內的神符,擁有著開天的印記,這種開天印記所擁有的威力,絕對不是普通的神符可以比擬的。
    大日神拳!
    鄭鳴那隱含著炙熱之氣的大日神拳,在虛空之中,和那彌勒神骨傳入的拳頭,在虛空之中,瘋狂的撞擊在了一起。
    這一拳,論起威勢,鄭鳴仿佛不如,但是,當兩個拳頭碰撞在一起的瞬間,赤白兩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耀眼生輝,揮拳子啊虛空之中的鄭鳴兩人,就仿佛一對耀眼的太陽。
    “砰砰砰!”
    焦心陽從虛空之中跌落,他的身軀,不由自主的朝著后面后退了五步!
    五步的距離,并不是太大,但是那彌勒神骨的傳入看向鄭鳴的目光,卻多了十分的鄭重。
    他本來以為,這個只有躍凡二境的鄭鳴,要和自己比拼真元,實在是自不量力。可是當鄭鳴揮拳的時候,他現鄭鳴的修為,竟然已經到了躍凡六境。
    對此,他雖然注意,但是在他的心中,卻又升起了一絲的鄙夷,一絲深深的鄙夷。
    隱藏實力嗎?從躍凡六境隱藏到躍凡二境,有什么意思嗎?難道他覺得,就憑這躍凡六境的實力,就能夠接下自己這一拳嗎?
    這一拳是要不了性命,但是這一拳,卻絕對可以將此人心中的僥幸,統統打消。
    但是,當拳頭撞擊在一起,真元瘋狂的碰撞之時,他才感到,對方的真元雖然比自己少,但是那里面隱含的力量,卻比自己的真元,強勁很多。
    這也就代表著,對方真元的質量,遠在自己的真元之上。
    作為一個驕傲的人,焦心陽可以容忍對方的修為比自己高,但是這種修為比自己低,卻真元質量在自己之上的情況,無論如何,他也不能接受。
    他緊緊的盯著落地的鄭鳴,他要看一看,這個人在落地的剎那,究竟退出了幾步。
    一步、兩步、三步……
    焦心陽的心中,充滿了期待,但是很可惜,他看到的鄭鳴,只是退了三步。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