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16 令尊可好

鄭驚人的修為,是躍凡二境。在姚樂清舒、獨孤滅缺等人的修為統統打倒化蓮甚至生神之境的今日,鄭驚人的修為,居然還是躍凡二境。
    雖然鄭驚人的資質并不是太出色,但是在有了觀天神眸的傳承之后,應該不弱于其他得到天罡傳承的人。
    他就算是修煉的慢,也應該達到了化蓮境。
    可是,鄭驚人只是躍凡第二境,他的修為,這百年之中,并沒有任何的進步。
    一步步,緩緩的走近鄭驚人,鄭鳴想要說話,可是他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不知道說什么,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他的心中,仿佛有千言萬語,但是這一刻,他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鄭驚人同樣注視著鄭鳴,雖然他看不到正面,但是他保持著這樣的動作,一直保持著。
    最終,先動的還是鄭驚人。
    “哈哈哈,鳴少,你終于回來了!”伸出了一只手的鄭驚人,朝著鄭鳴摸去。
    鄭驚人的手掌,伸出的方位并不是太準,他雖然伸到了鄭鳴的身前,但是卻有了半尺的差錯。
    鄭驚人感覺不到,他依舊執著的想要摸到鄭鳴。沒有眼鏡的他,只有用自己的手來感覺。
    伸出手掌,緊緊的攥住鄭驚人的手,鄭鳴心中所有的一切,最終只是化成了三個字。
    “回來了!”
    這三個字,鄭鳴說的很是用心,甚至說,這三個字,鄭鳴說的每一個都有萬鈞之重。
    “你們兩個,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圖謀陰陽龍穴之中的至寶。像爾等這般狗膽包天,將注意打到戰皇藏寶上的人,不但罪不容誅,更要誅滅三族。”
    那龍冠白袍的男子,手指著鄭鳴和鄭驚人,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口氣道:“今日,我賜爾等一死。”
    “至于你們的家人,我可以做主,就不再追究!”
    男子說完這話,頭高高的昂起,一副是我在施舍的樣子。鄭驚人和鄭鳴,他真的不太放在心上,此時的兩個人,鄭鳴表現出的修為,是躍凡二境。
    而鄭驚人,同樣是躍凡二境。
    兩個躍凡二境的存在,并不放在男子的眼中,對于男子而言,這就是兩個螻蟻。
    他高高在上,乃是日升域的皇子,就算是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在面對他的時候,都要恭敬有加。
    這一次,要不是因為他面對的對手,身份同樣不是太弱于他,他也不會想到用這種方法解決。
    鄭驚人沒有說話,而鄭鳴則朝著那男子掃了一眼,發現男子的面容仿佛有點熟悉。
    只是這面容雖然熟悉,卻已經難以和他心中的那些記憶對上,所以在猶豫了一下,鄭鳴就笑著道:“令尊可好。”
    那身穿皇袍的男子就是一愣,他遇到過不少人對手,也遇到過不少的難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一見面就問候自己老爹的人。
    雖然此人驕傲自大,甚至有一點目空一切,但是他的心中,對于自己的老爹,卻是一向尊重。
    更重要的是,他不敢不對自己的老爹尊重,畢竟他雖然是老爹最優秀的兒子,但是他的老爹,并不是只有他一個兒子。更何況,那個一如女神一般,緊緊的壓在他心頭的女人,雖然沒有生出任何的子息,但是她只要有一個孩子出生,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奪走。
    面對這種情況,男子不得不謹慎,他不希望被人抓住把柄。那樣對自己以后很不好。
    “我父皇他很好。”男子恭敬的朝著北的方向拱了拱手,沉聲的說道。
    男子的表現,有一種讓人想要笑的感覺,但是七個和男子并立的年輕男女,一個個都平靜的看著這一切,就仿佛這之中,并沒有任何的不妥一般。
    “那個再問一句,令母可好?”鄭鳴此時,還是沒有將這男子和自己印象之中的熟人聯系起來,所以他覺得這個人可能是自己認識的女子的孩子。
    金冠白袍的男子,這一刻已經被氣的七魂出竅,一般人問候的時候,都是令堂可好,這位竟然說令母。
    奶奶的,實在是可惱啊!
    這一刻,金冠白袍的男子,就想要一擊,將這位可惡的家伙直接誅殺,可是當他等目光落在不遠處,一個身后背著古劍,猶如天仙化人般的紫衣女子看去的時候,最終還是講那個怒氣壓了下去。
    剛剛人家問候自己的父親,自己恭敬的回答,現在問候母親,他要是敢動手,那就會被人拿出來做文章,說自己對自己的母親不有意見。
    雖然他的生母,絕對不會在乎這件事情,但是那個他名義上的母親,卻不得不防。
    父皇雖然寵愛自己,但是那個女人一旦開口,就算是自己不死,也要扒一層皮。
    所以在經過了瞬間的猶豫之后,他還是朝著那邊抱拳,一個字一個字的道:“家母安好!”
    姜縱橫的眼睛,此時充滿了憤怒的火焰,他恨不得現在,就將眼前這個家伙直接撕成碎粉。
    不,撕成碎粉,實在是太便宜了他。要將他的四肢剁掉,然后扔到污穢之地,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當然,在將縱橫的心中,將眼前這些看到他丟丑的人全部殺掉,才最符合他現而今的想法,只不過這些人大多都不是他可以隨意殺死的。
    “呃,就是不知道你母親是哪一個,我認識的女人不少,記不太清了!”
    這句話,更是猶如一個大大的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姜縱橫的臉上,他的臉這一刻漲得通紅。
    他雖然對于那個高高在上,一直都用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女人,心中充滿了怨毒,但是此時有人拿這個女人來調笑自己,他還是難以接受。
    所以,這一刻,他沒有猶豫。
    身形猶如閃電一般的他,并沒有施展任何的手段,而是用自己的身軀,重重的朝著那人撞了過去。
    九劫修羅身,在日升域之中,號稱練體第一的功法!這些年來,姜縱橫在這套功法上下了巨大的功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天資的問題,他修煉這套功法很快。
    現而今他一撞,足足有著十龍十象之力,就算是同樣處在躍凡境的武者,只要被他撞到,立刻骨斷筋折。
    很多時候,他都將這九階修羅身當成自己隱藏的手段,但是現在,面對這個敢于侮辱自己,侮辱自己父親的狂徒,他半點也忍受不下去。
    所以,他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出手。
    九劫修羅身,一劫一重天,現在已經將這修羅身修煉到了第七劫的姜縱橫,對于自己的身體,充滿了信心。
    上品的銘器,難以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他雖然不具有那無缺戰體,但是身上流轉的血脈,依舊讓他在武技修煉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瘋狂的撞擊,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在撞擊的剎那,他所匯聚的天地大勢,更是將鄭鳴所有可以逃走的方向,全部予以了封死。
    硬抗,這一刻的鄭鳴,只有硬抗。
    “哼,一個嘴上占便宜的家伙,這一次恐怕是死路一條。”一個面相刻薄的男子,帶著一絲討好味道的,朝著自己身邊不遠處背劍的女子道。
    背劍女子依舊冷若冰霜,對于這討好的話語,仿佛并沒有聽到一般。
    那得了一個沒趣的男子,頓時覺得自己的臉上有點發熱,但是他的目光,此時卻是越加的兇厲。
    也就在這時,處在姜縱橫對面的鄭鳴,做出了一個動作。
    鄭鳴的這個動作,讓那本來冷若冰霜的背劍女子,臉上都露出了驚詫的神情。
    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鄭鳴確確實實的動了,只是這個動,并不是逃走,而是用自己的身體,朝著姜縱橫沖了過去。
    這一沖,并不是太快,更沒有姜縱橫那般的氣勢。已經沖到了鄭鳴近前的姜縱橫,此時的身上,彌漫開來的,是無窮無盡的修羅之力。
    一個高有三丈,充滿了兇悍和殺戮的修羅血影,已經出現在了姜縱橫的身后。在這血影的襯托之下,姜縱橫整個人就仿佛一個血魔。
    一個頂天立地,一個縱橫寰宇,一個殺戮瘋狂的血魔。
    “修羅幻影,這……這家伙究竟殺了多少人,這才有如此兇厲的血氣!”一個看似文弱的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憐憫的道:“那九劫修羅身是不可能生出這種血影的。”
    只不過其他幾人,神色之中除了忌憚之外,并沒有任何的憐憫,他們的目光,都在注視著這已經知道了結果的一撞。
    雞蛋碰石頭!
    當然,這個石頭,并不是鄭鳴,而雞蛋嗎,仿佛除了鄭鳴,并沒有其他人的過來擔任。
    就在他們的目光之中,沒有任何異象的鄭鳴,和那姜縱橫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在這轟然的撞擊之中,大地仿佛都震顫了一下,更有人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骨頭撞斷了,這家伙的骨頭都撞斷了!有人幸災樂禍,有人不屑一顧,更有人淡定無比。
    隨著骨裂的聲音,更有人發出了猶如殺豬一般的吼叫。這般的吼聲,實在是太過于凄厲。
    “哼哼,自不量力,現在知道了厲害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究竟是一個什么樣子,竟然敢和大皇子……”一個面容有些瘦削,臉長得猶如驢子一般的男子,話語中帶著恭維的說道。
    只不過這男子的話才說了一半,就閉上了嘴巴,因為他發現,那凄厲無比的吼叫聲,竟然是從姜縱橫的口中發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