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713 九陽匯陰在此一舉


    太陽神拳!
    隱含著六種火焰的太陽神拳,一往無前的轟在了雷云澤的肩頭,磅礴的力量,瞬間讓雷云澤倒飛了出去。√
    各種火焰雖然沒有在雷云澤的身上升起,但是雷云澤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整個人,連半點力氣,都使用不了。
    “大侄子,好好休息一下,等我去到了元龍精血,再說找你的事情。”
    說話間,鄭鳴一拉程小蘭的手,不待程小蘭反對,就直接沒入了那入口之中。
    入口也就在鄭鳴和程小蘭沒入的剎那,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程柳訓那本來沉重的臉色,卻在這入口封閉的瞬間,露出了一絲的輕松。
    雷云澤雖然痛苦的倒在地上,但是他的觀察力,卻并沒有下降,看著眼眸中分明帶著一絲喜悅的程柳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異樣。
    不過他并沒有吭聲,而是用手快的握在了一塊玉符上。
    而就在鄭鳴進入秘境之時,在千里之外的八個和他所處位置呈現出九宮趨勢的方位,模一樣的入口,同時封閉,每一個入口在封閉之時,都有身影,快的沒入密境之中。
    天上的日月,依舊高懸,只不過在洞口封閉的一剎那,日和月的方位,卻呈現了一個反轉。
    本來日上月下的情形,轉變成了月上日下。也就在這一刻,一個枯瘦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山的盡頭。
    這是一個穿著一如乞丐人影,他手中拿著一根不知道磨了多久的翠竹,翠竹敲擊在石頭上,會生出一如碧玉撞擊般的聲音。
    “九陽匯陰,在此一舉了。”當著身影來到一個空地之后,就盤膝坐在了地上。
    也就在他坐下的瞬間,在他四周一尺的位置,陡然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空洞,那說的人,頃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不是落日的夕陽,記錄著剛才的身影,這個人,就仿佛根本就沒有來過一般。
    鄭鳴自然不知道,這個人的到來,不過他在進入那通道的瞬間,就感到一股股熾烈的氣息,瘋狂的朝著他的體內涌來。
    這些氣息,一道道熾烈無比,在融入體內的剎那,鄭鳴就有一種整個人要被火烤了一般。
    好在他的混元大日之體,本就是以熾烈為本的功法,所以在運轉了幾遍真元之后,鄭鳴就覺得那孕育在寶符四周的真元,更多了兩分。
    鄭鳴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處在他身邊的程小蘭,卻緊緊的咬著嘴唇。
    這一刻的程小蘭,整個人都在顫抖。她的臉色,從紅潤變成了青,甚至有點紫。
    顫抖,冷,這一刻的程小蘭,一如處在冰窟之中。本來他和鄭鳴很遠的距離,隨著她的接近,不覺得離鄭鳴只有一尺。
    仿佛,她靠的鄭鳴越近,那寒冷也就越少。
    “嘻嘻,陰陽龍氣,只有陰陽和合,才能夠不受這種龍氣的侵擾,鄭鳴小子,這小姑娘雖然兇了一點,卻也是鮮嫩可口,你還不狼心大,更待何時啊!”妖性青螺充滿了誘惑的聲音,在鄭鳴的心中響起。
    雖然有混元大日寶體鎮壓,但是鄭鳴的胸中,也就有那么一絲的**在閃動。
    本來,這一絲**,對鄭鳴沒有什么傷害,但是此刻妖性青螺的話,卻將那被壓制的**升了兩分。
    這也讓鄭鳴的手掌,一下子抓住了程小蘭的手腕。
    程小蘭支撐的本來就很難受,可以說她心底唯一的清明,就是她心中的矜持。
    現在,鄭鳴手掌抓來,頓時讓她心中唯一的堅持,消失的干干凈凈。她稍微猶豫了剎那,就朝著鄭鳴直接撲了過來。
    鄭鳴腦海中的清明,瞬間讓他清醒了過來,望著沖來的程小蘭,他當下就運用一念魔生,朝著程小蘭看了一眼。
    這一眼,讓程小蘭仿佛處在一片冰窟之中,整個人顫抖之間,更隱含著無窮的恐懼。
    她看著自己抓住鄭鳴的手,一時間雙眸變得通紅。隨即用力的一摔鄭鳴的手掌,一副氣鼓鼓的模樣。
    鄭鳴一笑,卻沒有理會程小蘭,而是催動自己體內的紅日照大千功法,六道貫通的寶脈,就仿佛六道巨龍,瘋狂的吸納著四周的熾烈龍氣。
    雖然龍氣并不是真元,但是這些龍氣的如題,確實比靈氣提煉出來的真元要多得多。
    也就是幾個剎那功夫,鄭鳴體內的紅日照大千真元,就比之以往,增加了三成。
    不過程小蘭可是沒有這種本事,隨著熾烈龍氣被鄭鳴吸納,她身邊的陰冷龍氣,則變得更加的瘋狂。
    也就是幾個呼吸,她整個人就凍的有點難以動彈。
    看著一副淡然模樣的鄭鳴,想到宗族之中關于進入龍脈之中的記載,程小蘭就覺得自己整個,都要爆炸了。
    “你……你,我就是死,也不會從你的。”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程小蘭朝著鄭鳴吼出了一聲。
    這一聲之后,她就哆嗦的整個人幾乎就要倒在地上。
    “嘻嘻,口是心非,鳴少咱們可以打個賭,只要你的手臂稍微接觸一下她的手,她就會不顧一切的愛上你。”妖性青螺再次出現在鄭鳴的心頭,用一種充滿了誘惑的口氣,朝著鄭鳴笑吟吟的說道。
    程小蘭畏懼之中,帶著一絲感激的看著鄭鳴,就在剛剛,她覺得自己已經支撐不下去的時候,這個人一張嘴,卻將所有的陰冷之氣,全部吸納了去。
    這種吸納,讓鄭鳴整個人看上去,有一種陰森之氣,他走在虛空之中,給人的感覺,更仿佛是飄蕩。
    不錯,就是飄蕩!
    他修煉的至陽至剛的功法,卻將至陰之氣吸納在身體之中,這對于他的傷害,應該很大。
    而他之所以吸納這些至陰之氣,為的應該是自己,他不愿意在這個時候,和自己……
    想到前些時候,自己已經做好的準備,程小蘭的心中,又隱隱約約的,有那么一絲的不甘。
    對于程小蘭的心思,鄭鳴可沒有心思理會。就在剛才,他強行運用混元太陰寶體的力量,將那股陰冷的龍氣吸納進了體內。
    因為只有一條寶脈,所以吸納轉換成自己真元的度,也就慢了好幾倍,以至于知道現在,他整個人,還處在一種鬼氣彌漫的感覺之中。
    但是那隱含在穴位之中的太陰真元,卻一下子增多了數倍,現而今他施展混元太陰寶體的時間,又長了十個呼吸。
    十個呼吸很短,但是在很多時候,十個呼吸,卻是能夠救一個人的性命。
    沒有了陰陽龍氣的彌漫,鄭鳴已經瞬間看清了四周的景致。此時的他,處在的并不是他想想之中,猶如洞窟一般的位置,他處在的,竟然是一片世界。
    一片和真實的世界差不了太多的世界。
    這里除了沒有高懸的日月,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真的。那彌漫在四周的靈氣,更是比之萬象山還要濃厚。
    天地孕育了這一片小世界,也正是因為孕育了此地,所以這四周的萬里,才會靈氣匱乏。
    “龍云草!”跟在鄭鳴身后的程小蘭,陡然大聲的喊道,他的聲音之中,更充滿了一種應該稱之為驚喜的聲音。
    鄭鳴順著程小蘭的方向看去,就見一株足足有三尺多高的巨草,正生長在鄭鳴的左側。
    在他的幾根枝葉之間,更有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果子,正散著一絲絲的香氣。
    而定睛朝著這赤紅色的果子看去,就見這果子上,卻仿佛有一條三寸大小的小龍,在不斷地游動。
    “靈果,雖然是最低級的,但是一般的武者要是吃了這種靈果,最少也能夠讓自己的真氣提升好幾個臺階。”
    神性青螺有點感慨的道:“如果他再加上其他幾種靈藥,一定能夠煉制成登天丹!”
    登天丹,這三個字讓鄭鳴很是感覺,他一揮手,直接將那幾個果子吸入手中,一邊把玩,一邊在心中向神性青螺問登天丹的事情。
    “登天丹實際上,就是給那些躍凡境以下武者用的,只要一枚登天丹,就算是沒有修煉過武技的人,也能夠成為躍凡境的武者。”
    神性青螺的解釋到這里,看到正面的眼眸中滿是喜悅,當下就忍不住潑他冷水道:“不過這登天丹雖好,實際上限制也很大。”
    “一般人是能夠晉級躍凡,但是服用了登天丹的武者,一生之中,再難以有任何晉級的機會。”
    一生難以有進步,這對于一些天才人物而言,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但是對于一些一輩子都被禁錮在某個瓶頸的武者而言,這卻是一個他們做夢都想的好機會。
    鄭鳴想著自己那個仿佛一輩子都難以晉級的老弟子,當下也不客氣,大手一揮,就將不少的龍云果納入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跟隨在鄭鳴身后的程小蘭,只能跟在鄭鳴的身后,吃一些殘羹剩飯,卻也沒有太多的埋怨。
    平坦的大地,慢慢變得崎嶇起來,而出現在鄭鳴他們面前的靈藥,也開始慢慢的增多。
    “快看,那是魔龍巖!”已經從戒指之中跑出,卻施展手段,只讓鄭鳴看到的魔性青螺,手指著一塊有三丈大小的巖石,話語中充滿了激動的向鄭鳴喊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