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10 大侄子

  在這瘋狂的氣息肆虐之下,整個大殿,瞬間化成了碎粉。
    好在那些龍魂寨的武者,在年輕人到來之后,就開始后退,就算如此,還是有不少人被卷起的砂石所傷。
    至于那從地上站起來的中年人,此時看向鄭鳴的神情,卻是更加的凝重,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眼中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居然是一個如此兇厲的煞星!
    如果早知道鄭鳴如此棘手,他就是有十分膽子,也不敢對鄭鳴貿然出手。
    和大公子平分秋色,這個人,在日升域之中,應該也是后起之秀,只不過我怎么沒有聽說過此人的名號呢!
    就在此人心中疑惑的瞬間,就聽鄭鳴沉聲的道:“我說大侄子,你也接為叔一拳。”
    這話還沒有落下,就見鄭鳴的雙拳同時揮出,這兩個看上去普通的拳頭,在虛空之中化成了兩****日,并行于虛空之中。
    大日拳——雙日爭輝!
    這紅日宗的大日拳,在躍凡境一共三式,每一式都蘊含著一種不同的火焰之力。本來按照傳統的大日拳來說,雙日爭輝應該是一輪紅日和一輪金日。
    但是鄭鳴這紅日照大千的功法,已經隨著他的混元大日寶體,練的似是而非。但是論起深奧程度,卻已經超過了那紅日總的紅日照大千的功法。
    現在,鄭鳴的兩****日,分別隱含的是鳳凰真火和都天烈火,比之全部都是太陽真火的雙日爭輝,更加的強橫。
    兩個艷紅的大日,在虛空之中運行,一時間碾壓天地,震懾乾坤,在這大日之下,被稱為大公子的年輕人,神色變得更加的鄭重。
    他背后有風雷雙翼,最好的選擇,自然就是用速度躲閃鄭鳴這浩蕩的一擊。
    但是年輕人的傲氣,不允許他這樣做,在稍微沉吟了剎那之后,這年輕人手中的長槍快速的劃動,一道道大道痕跡,在虛空之中再次衍生出了一個雷池。
    五尺,這一次衍生而出的雷池,直接就是五尺。
    五尺的雷池,雷霆之水深沉無比。就在兩****日鄰近的剎那,一個高有一尺,猶如牛一般的兇獸,從雷池之中沖出。
    這兇獸剛剛沖出,就給人一種毀滅的氣息。
    雷獸,引動九天雷霆,毀滅天地萬物的雷獸。雖然此時這雷獸,完全都是有年輕人參悟雷霆真意而形成,但是它沖出的瞬間,卻隱含著無窮的狂暴之力。
    雷獸瘋狂的撞向兩個大日,一時間雷霆如雨,但是在那雷獸撞入大日之間的剎那,兩****日旋轉,就仿佛兩輪隱含著萬古難逆氣息的磨盤,直接將雷獸夾在了中間。
    滾滾的烈火閃爍,那巨大的雷獸,在須臾之間,竟然直接被磨成了碎粉。
    在雷獸破碎的剎那,那年輕人更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雷獸乃是他心頭參悟的真意匯聚而成,這一次的破碎,可以說傷到了他的根本。
    兩****日在磨滅雷獸之后,并沒有消散,而是依舊朝著那年輕人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年輕人展動雙翼,快速的后退,這一刻,他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顏面。可是他后退的速度雖然快捷,但是那兩****日,卻瞬間脹大十丈,讓他難以逃脫。
    “轟!”
    大日重重的轟擊在年輕人的身體上,眼見著年輕人,就要被大日磨滅。就在這危險的關頭,一套紫色的鎧甲,直接浮現在了年輕人的身上。
    兩****日之力,重重的轟擊在那紫色的鎧甲上,剛剛成型的鎧甲,在抵擋了頃刻之后,就崩碎了開來。
    但是這紫色的鎧甲,也給年輕人掙取了機會,他倒飛而出,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大殿遠處的一座小山上。
    小山崩碎,但是那年輕人的下落之勢,也停止了下來。
    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的年輕人,用三分怨毒,七分恐懼的目光看著鄭鳴,他恨恨的道:“在下紫宵殿雷云澤,這一次認栽,閣下可敢告訴我你的姓名。”
    鄭鳴摸了一下下巴,戲謔的笑著道:“大侄子,你也不用這么垂頭喪氣,想當年,你老爹都被我打的落花流水,屁滾尿流!”
    “唔,怎么說呢,你好像比你老爹還強了那么一點,以后只要不死,前途無量啊!”
    雷云澤的眼眸,閃爍著一絲的瘋狂,如果可能的話,他現在最想的,就是將這個可惡的家伙給撕了。
    大侄子,去你娘的大侄子,你他奶奶的骨齡還沒有老子大,就在這里占老子的便宜,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雷云澤雖然郁悶,但是這種憤怒,他還是要放在肚子里,剛才的交手,已經讓他用了最強的手段,在交手下去的話,那么等待他的,依舊是死路一條。
    他緊緊的咬著嘴唇,讓自己不吭聲。
    而紫宵殿的一種下屬,這個時候,也用七分畏懼,三分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
    他們的心中,對于自己的大公子,自然是充滿了尊重,鄭鳴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法子,實在是讓他們覺得難受。
    但是難受歸難受,他們卻也不敢吭聲,剛才鄭鳴施展的手段,讓他們根本就不敢對鄭鳴羅嗦。
    “閣下,今天的事情,我紫宵殿勢在必得,如果閣下理智一點的話,我覺得您應該立即離去。”
    雷云澤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自傲的道:“這一次來到此地的,可不只是我一人。”
    “呃,大侄子你年齡不大,但是心機卻還不錯,竟然知道用激將法,唔,我也不怕告訴大侄子你,別說你們紫宵殿再來什么人,就是你老爹來了,我也將他打的找不到北。”
    鄭鳴悠然的抱著雙臂,一副懶散散的模樣說道,他這個樣子,讓雷云澤還沒有熄滅的怒火,更加的高漲。
    他娘的,你就不能不說大侄子這三個字。
    鄭鳴沒有在理會雷云澤,而是將目光看向程柳訓道:“那個傳授給你們功法的人在何處,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他。”
    “而且我也不怕告訴你們,他乃是我的兄弟!”
    程柳訓對于突然蹦出來的鄭鳴,可以說也是發懵。自己武技的創始人,唔,現在更厲害,竟然說那位傳給自己家武技的恩人,是他的兄弟。
    他還是兄長,這……這他占了那雷云澤的便宜,現在又將目標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但是,鄭鳴剛才的出手,讓程柳訓有點不敢激怒他,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他輕聲的道:“這位……,啊,那位傳授我們絕學的前輩,已經離去多年,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鄭鳴的目光,靜靜的看著程柳訓,在鄭鳴的目光下,程柳訓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就仿佛一個說了謊話的孩子,在自己家長的面前,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不安。
    “別說謊啊,雖然咱們關系不淺,但是你說謊,我會是很不高興的。”鄭鳴的嘴角一挑,不緊不慢的說道。
    程柳訓對于鄭鳴這句話,還不覺得如何,但是站在一側的程小蘭,臉色卻是一紅。
    如果不是紫宵殿的人過來,她就要和鄭鳴拜堂成親,所以在聽到鄭鳴說這句關系不淺,讓她的腦海瞬間升起了自己和鄭鳴要拜堂的場景。
    這個家伙,此時竟然還敢說這種事情,實在是可惡至極。
    心中的憤怒,一時間升到了頂點的程小蘭,怒視著鄭鳴,她厲聲的道:“你不要給我爺爺胡說八道,再胡說八道,我就算是武技不如你,也要和你生死相拼。”
    這聲大吼,讓鄭鳴嚇了一跳,他看著氣鼓鼓的,一副要沖過來跟他拼命的程小蘭,心中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忐忑。
    對于雷云澤,他倒是可以隨時折騰,但是這程小蘭,他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說起來,她是自己的晚輩,可是自己剛剛,仿佛差一點和人家拜了天地。
    怎么才能夠證明鄭驚人和自己的關系呢?鄭鳴郁悶了瞬間,就沉聲的道:“傳授給你們武技的那位,是不是眼睛不太好。”
    “按照先祖的記載,那位前輩的眼睛看的很清楚。”程柳訓的臉上在露出一絲詫異之后,朝著鄭鳴抱拳,鄭重無比的說道。
    為了阻止姜無缺進一步針對鄭鳴的家人,鄭驚人挖出了自己獲得傳承的觀天神眸。
    對于這個不知道得到多少人肯定的事情,鄭鳴根本就不懷疑,可是此時,程柳訓的話,讓他神色就是一變。
    他凝視著程柳訓,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的道:“雖然你和我那位故人有一些關系,但是你應該知道,欺瞞我,是沒有什么好下場的。”
    這帶著殺意的聲音,讓程柳訓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他能夠成為躍凡,心靈的修煉,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可是剛才,他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巨大的恐懼之中。
    仿佛,他的眼前,站著的不是那個剛才和他說笑的少年,而是一個擇人而噬的兇獸。
    “閣下,就算是我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愚弄您啊!”程柳訓一抱拳,解釋的說道:“那個傳授我們武技的前輩,真的燭照四方!”
    莫非,鄭驚人的雙眼,已經恢復了嗎?這個念頭升起的剎那,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歡喜。
    他沉吟了瞬間,就朝著程柳訓道:“就算是傳授你們武技的那個人,并不是我的故人,卻也應該和我那位故人有很深的淵源。”
    “這樣吧,那藏龍秘境之中的東西,我就幫你們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