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5 九重雷音

  凄厲的叫聲,讓不少人膽顫心驚。特別是那穿著紅色吉服的大寨主,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痛楚。
    她和鄭鳴,只是見過一面,可以說并沒有任何深交,但是想到這個少年,就是因為自己等人的強行掠奪,這才無辜丟了性命,女子覺得無比的愧疚和懊惱。
    “看到了沒有,這就是……”中年人在這叫聲之中仰天大笑,他手指著鄭鳴的方向,大聲的說道。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局勢不對,因為那漫天的紫光,有一片重重的打在了他自己身上。
    雖然他體內的真元,自動升起一層護罩,將那打來的光芒擋了一下,但是那紫色的碎片,依舊扎入了他的身軀之內。
    疼,徹骨銘心的疼!
    在這股疼痛的襲擊之下,中年人目瞪口呆,他赫然看到,那個他準備殺雞駭猴的少年,依舊一身紅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
    這一刻,他有點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要不然,怎么會是這樣一個場面!
    不過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自己作為躍凡五品的存在,怎么可能看錯,這個少年,就在那里站著,而當他朝著那飛出的身影看去的時候,就見那個被自己賦予厚望的晚輩,正仿佛一條死狗般的癱在地上。
    他的心神朝著那晚輩掃過去的瞬間,眼眸中的冷色,直接增加了三分。
    死了,這個晚輩居然死了!
    “你好毒辣的手段,年紀輕輕動手如此的歹毒,我紫宵殿饒不了你!”中年人手指鄭鳴,與此同時,他的手中,更多出了一柄紫色的長槍。
    槍芒如電,劃破虛空,瞬間就已經到了鄭鳴的近前。
    近些時候,面對對手,鄭鳴使用英雄牌的時候居多,而現在,他的大日神符已經達到了躍凡第六境,可以說穩穩的壓住了那中年人。
    如果這個時候再用英雄牌,那簡直就是浪費。所以在這一槍劃來的剎那,鄭鳴猛然轟出一拳。
    紅日東升!
    這一拳揮出的剎那,滾滾的真元,在虛空之中,化作一****日,朝著那快速掠來的長槍轟了過去。
    那如電的槍影,在和大日匯聚的瞬間,就仿佛被熱湯澆灌的冰雪,瞬間融化了開來。感到不好的中年人,陡然發出一聲厲喝。
    這一喝,猶如雷霆臨世。
    四周本來看熱鬧的山寨中人,在這一喝之間,最少有一半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九重雷音!
    中年人這一吼,乃是紫霄殿的一門音功法訣,平時的時候,施展威力就很是不凡,而在對敵的時候突然施展,更有攝人心魄的功效。
    一般情況下,中年人不會施展這種九重雷音,但是剛剛被鄭鳴一拳打退的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丟失的顏面重新找回來。
    可惜,他的想法雖然不錯,但是偏偏遇到的是鄭鳴,十三寶體雖然大多數都沒有開啟,但是已經初具雛形的混元大日寶體,又怎會被一股雷音輕易攻破!
    就在他的吼聲朝著鄭鳴轟出的瞬間,鄭鳴已經不動聲色的朝著中年人彈出了一根紅色的長針 。
    太陽神針,鄭鳴凝勁成絲,參悟光影之道,形成的太陽神針。
    本來,要對付這中年人,鄭鳴的太陽神針,怎么都要上百根,但是此刻,鄭鳴只用了一根。
    炙熱的太陽神針在落入中年人身體內的剎那,那中年人只覺得一股真元沖入了他的體內,讓他瞬間動彈不得。
    “你是誰,竟敢和紫宵殿作對,我告訴你,我乃是奉了我們摩云天帝的命令而來,你傷了我,我們摩云天帝,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中年人盛怒之下,說的咬牙切齒!
    摩云天帝,鄭鳴還真是沒有聽說過這幾個字。
    他重新回到日升域,這些日子以來,都是在萬象門之中掙取聲望值,和萬象門無關的事情,他實在是沒有心思理會。
    “摩云天帝?沒聽說過。”一聽這家伙拿什么摩云天帝的名號威脅自己,鄭鳴漫不經心的搖搖頭,一臉無辜的說道。
    鄭鳴說的倒是事實,但是聽到那中年人的耳中,卻是一種大大的譏諷,他恨恨的掃了鄭鳴一眼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天帝這般的不屑!”
    “哼哼,天帝雖然慈悲為懷,但是他老人家,絕對不會放過你,你死定了。”
    其他紫宵殿的下屬,在驚訝的瞬間,就重新朝著鄭鳴圍了過來的,但是他們一個個都凝重的看著鄭鳴,卻沒有人動手。
    而本來已經落了下風的龍魂寨諸人,一個個同樣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著鄭鳴。
    就仿佛,本來只是一個小蟲子,卻在他們的面前,突然變成了一條巨龍,一條咆哮在天際的巨龍。
    奎老三和將鄭鳴騙過來的中年人,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別是那中年人,他將鄭鳴擒到了山寨,自認對這個文文靜靜的少年相當的了解。
    自己看著這小子順眼,就將他帶過來給大寨主當上門女婿,卻……卻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帶來了這么一個人。
    唔,原以為是一只溫順的小綿羊,卻沒有想到,是一頭猛虎,而且還是一頭隨時都能將他吞下去的猛虎。
    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簡直不可思議,但是眼前的一切,卻讓他有一種想要撞頭的沖動。
    同時,他心里也有一些后怕,自己對這位深藏不露的爺,但凡有絲毫的不敬,說不定自己早就是死路一條了!
    還好,因為這家伙要給大寨主當上門女婿,所以自己等人,對他的態度還算沒敢太得罪。
    那穿著吉服的大寨主,同樣一臉驚訝的看著鄭鳴,不過隨即,她的臉上就多出了一絲艷紅。
    這種艷紅,并不是羞怯歡喜的艷紅,而是一種惱羞成怒的艷紅,她自以為很高明的手段,不但被人阻止,而且還將一個不知道來歷,卻修為很高的人弄到了山寨。
    如果他跟著自己進入那藏龍秘境的話,那后果不堪設想。
    “你究竟是什么人,來我龍魂寨,又是為了什么?”大寨主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里不覺多出一層殺意。
    鄭鳴不以為然,理直氣壯的反問道:“我就是一個過路人,至于為什么莫名其妙的來到龍魂寨,這話該我來問你們,不是你們請我來的嗎?”
    那大寨主的臉色,更加的難看,就在她惱羞成怒的時候,卻聽那程柳訓道:“閣下,這一次將您請過來,確實是我們龍魂寨魯莽了 。”
    “如果閣下真的是意外過來,還請您盡早離去,對于失禮的事,我們龍魂寨,一定盡力補償,您看如何!”
    鄭鳴灑脫一笑道:“本來,我是準備要走的,不過現在事情已經落到我身上,還是將事情解決之后,我再走不遲。”
    說話間,鄭鳴看著一臉鄭重的程柳訓,漫不經心的道:“大寨主剛才施展的閃電七式,實際上并不是太對。”
    “修為在七品以下,閃電七式中規中矩的使用就行,但是過了七品,就要將七式合為一式。”
    說話間,鄭鳴一抖手,從身邊一個武者的身上,取出了一柄寶劍,然后揮出一劍。
    閃電驚鴻!
    龍魂寨的女寨主和程柳訓兩個人,對于這閃電驚鴻,不知道修煉了多少年,雖然他們的祖先,也告訴過他們,將這七式合一威力更大,但是他們的資質,卻讓他們難以將這七式分解開來。
    現在,鄭鳴施展的閃電驚鴻,卻讓困擾在他們心頭不知道多少年的問題,瞬間解脫了出來。
    雖然這閃電驚虹的劍法,他們一次都沒有見過,但是看到鄭鳴的施展,眾人卻是心知肚明,自己等人學習的劍法,和鄭鳴那閃電驚鴻,是一脈相承。
    而且,閃電七式,仿佛就是從這一招劍法之中衍生出來的。
    程柳訓閉著眼眸,手指不斷的在虛空之中劃動,每劃動一下,他的眼眸中,都多出了一絲亮光。
    不錯,這一式就應該如此,唔,我融合七式的想法并沒有錯,是我以往的修煉方式錯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之后,程柳訓陡然清醒了過來,他手指著鄭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為什么會這一招?”
    “這閃電七式,本來就是我創出來的!”鄭鳴看著程柳訓,一本正經的說道。
    程柳訓的臉色,越加的驚駭萬狀:“這劍法是你創出來的?不可能,這劍法是我們程家祖傳的!”
    而那個正在陷入遲鈍之中的大寨主,也被這句話所提醒,她一臉凝重的看著鄭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這里胡說八道,你知道這劍法,我們程家得到了多少年了嗎?”
    “竟敢在這里裝神弄鬼,你信不信我現在……”
    這位大寨主的話只是說了一半,就咽了回去,因為,她接下來的想法,根本就難以實現。
    畢竟,鄭鳴一出手,就將紫宵殿最強的那位五品躍凡境的武者,直接給打敗。她一個五品的武者,和鄭鳴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鄭鳴看著氣呼呼的大寨主,神色越發的淡然道:“這套劍法,我創出的時候,只傳給了一個人。”
    “要不是你們得到了他的傳承,今日我也不會跟你們說這些。”
    程柳訓的神色,越加的鄭重,但是那大寨主的面容,卻越加的艷紅,她大大的眼眸中,更是一副火焰焚燃的模樣。
    還沒搞清楚此人的來歷,就差點把自己嫁出去,已經讓她無比的憤怒,現在這位如此說,她覺得簡直就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她現在要是可能的話,絕對要將這個家伙的腦袋擰下來,毫不客氣的當球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