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 紫霄殿

  這劍氣,和剛才那女子施展的劍氣一模一樣,只不過更加的強大,也更加的鋒利。
    劍氣和雷網在虛空之中碰撞,也就是一個剎那,那灰蒙蒙的劍氣,就將紫色的雷網,直接刺破。
    伴隨著這劍氣的出現,就見一個身高六尺,面目古樸的老者,從大殿的下方沖了出來,他的神色之中,充滿了憤怒道:“閣下如此手辣,難道就不怕報應嗎?”
    “老寨主!”
    “啊,他老人家還活著,我……我沒有看錯吧!”
    “哈哈哈,真的是老寨主,我一直都覺得他老人家沒有死,他老人家這是……”
    亂七八糟的聲音,瞬間在大殿之中響起,更有人馬不停蹄的跑到老者的近前,大聲的道:“大伯,真的是您,哈哈哈,我是蠻子啊!”
    自稱是蠻子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淚眼汪汪的看著那老者,一副仰慕的模樣。
    而那個被稱為大寨主的女子,也緊緊的盯著老者,好一會才猶豫的道:“您……您真的是爺爺?”
    老者點頭,隨即目光落在了沈道元的臉上:“我真沒想到,沈平竟會有你這等子孫!”
    沈道元的眼眸中,先是升起了一絲疑惑,隨即,仿佛是恍然大悟般的驚叫道:“你……你是程柳訓?你……你竟然沒有死,你不是在三十年前就死了嗎?”
    不過隨即,他就跑到那出手的中年男子身前,大聲的道:“藏龍秘境的情況,這老東西最清楚,師傅,不要放過他,一定不能放過他啊!”
    那中年男子傲然一笑道:“你放心,他跑不了。”
    說話間,中年男子上前一步,而后緩緩的道:“你能夠破了我一招,也很不錯,不過你覺得就憑你躍凡第三境的修為,真的能夠擋得住我嗎?”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打開藏龍秘境,我不但可以饒了你們整個山寨的人,而且還可以分你一點好處,讓你的修為更晉一層如何?”
    程柳訓朝著中年男子仔細的看了一眼道:“你們是不是來自紫霄殿?”
    “唔,算你有點眼光,既然知道我們是紫宵殿的人,那就別抱什么僥幸心理,這石龍天生,孕育的至寶,絕對不是你這等人可以享用的。”
    “聽我一句話,告訴我秘境的位置,我剛才的一切承諾,都算數。”
    程柳訓哼了一聲,目光卻看向了沈道元道:“沈道元,你知不知道,你們沈家,為什么會有今日?”
    在程柳訓的逼視之下,沈道元忍不住低下了頭。對于沈家的歷史,他自然清楚,不過在猶豫了瞬間,他還是大聲道:“程爺爺,我們沈家當年的滅門之災,是您幫著消除的,對于這一點,我沈家一直感激。”
    “但是,這藏龍秘境,并不是你們沈家的,它……它應該是有德者得之 。”
    “我之所以這樣做,實際上,是因為惦記著您對我們沈家的恩德,所以才想給你們沈家一條生路。”
    “你可千萬別執迷不悟,紫霄殿是什么地方,你應該清楚,你要是頑固不化,那死的不是你一個人。”
    說到此處,他朝著那大寨主看了一眼道:“如果沈爺爺同意,我現在就和師妹成親,還可以把她引入紫霄殿的門墻之內。”
    程柳訓聞聽此言,一張臉漲得通紅,怒不可遏的對沈道元道:“你這孽障,沒想到你如此的喪心病狂,也罷也罷,今日,我就替沈平清理一下門戶吧!”
    說話間,他的手指,就朝著沈道元直接點了過去。
    從沈道元和那程柳訓的對話之中,鄭鳴差不多已經猜出來了這兩者之間的恩仇,只是,他還是有點不明白,為什么自己被這大寨主弄來當壓寨夫人呢。
    呃,壓寨夫人好像有點難聽,應該改成壓寨夫君。
    而藏龍秘境和紫宵殿,更是讓鄭鳴有點興奮,同時,他也越發的覺得,這李英瓊的主角光環可真是妙用無窮。
    要不是這主角光環,就算自己來到那古鎮探查,也難以來到這不知名的山寨,更不要說參與到紫宵殿和藏龍秘境的事情中來,更不要說,遇到鄭驚人的傳人。
    那程柳訓的速度很快,他的手指點出,就是一道灰蒙蒙的劍氣,要是平時,他誅殺沈道元,實在是再簡單不過。
    可是現在,沈道元的身邊,有紫宵殿的人,就在他這灰蒙蒙劍氣沖向沈道元的時候,那已經達到了躍凡五境的中年人,已經猶如一道雷光,擋在了沈道元的身前。
    “找死!”中年男子在擋住了程柳訓攻擊的剎那,大手一揮,五道長有一丈的紫色雷光,猶如五條長龍,朝著程柳訓嚴嚴實實的籠罩了下來。
    程柳訓這一刻,最好的選擇就是躲閃。
    可是,他要是躲閃的話,那五道一丈多長的雷光,就會沖向那些山寨之中的下屬。
    只見他猶豫了剎那,然后雙手一合,朝著那五道紫色的雷光,揮出了一掌。
    灰蒙蒙的掌影,在和五道雷光碰撞的剎那,就崩碎開來,那幾道雖然已經減弱的雷光,更是在這剎那功夫,撞在了程柳訓的身軀上。
    程柳訓一連后退了七步,嘴角更是流出了一縷鮮血。
    “敬酒不吃吃罰酒!真是不識好歹,現在我再給你一個機會,說出藏龍秘境的位置,然后讓我這個弟子和你的孫女陰陽和合,從而以陰陽之氣打開藏龍秘境,我可以饒你不死。”
    中年人朝著天空掃了一眼,陰森森的道:“不然的話,今日,我就讓你死在此處!”
    “你休想!”被那大寨主攙扶住的程柳訓,哈哈一笑,冷聲道:“我絕不會將藏龍秘境的地址告訴你們。”
    “呵呵,真是好大的決心,但是,就是不知道,你這決心能夠堅持多久。”中年男子仰天大笑道:“現在,我給你半刻鐘的考慮時間,而在這半刻鐘之中,我每數一個數,他們之中,就必須有一個人頭落地。”
    說話間,中年男子朝著四周一指道:“半刻鐘過完了之后,你還沒有答應,那么你們這些人,統統都去死吧!”
    聽到中年人的威脅,程柳訓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他的手顫抖之間,又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
    “我們寨子里的人,能夠活到現在,本來就是福分。”程柳訓說到此處,目視著那些聚集在大殿之中的眾人道:“你們告訴我,你們怕死嗎?”
    “不怕,腦袋掉了碗大個疤,俺不怕!”
    “大伯,我們寨子里,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活!沒有一個怕死的孬種,您不用管我們!”
    “是啊爺爺,該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我們死了不要緊,但是咱們絕不能將恩人的秘密說出來!”
    幾個看上去在寨子之中,也是德高望重的老者,更是朝著一些驚恐的人道:“死了就死了,誰也不能丟了咱們龍魂寨的臉!”
    程柳訓的神色,越加的平靜,但是那個紫霄殿的中年男子,臉色卻是變得無比的難看,他朝著站在一邊的鄭鳴掃了一眼,然后道:“將他的腦袋給我斬了。”
    之所以選擇鄭鳴,是因為此時的鄭鳴一身新郎打扮,在眾人之中,頗有些鶴立雞群的味道。
    一個站在中年男子身邊,有著躍凡一境修為的年輕武者,身形如電,朝著鄭鳴直沖而去。
    他的手中,多了一柄紫色的斷刃,緩緩的朝著鄭鳴的脖頸劃了過去。
    這名年輕的武者,知道中年男子要的是殺雞儆猴的震懾效果,所以他要用最血腥的手段,將鄭鳴的腦袋斬落下來。
    對他而言,鄭鳴也就是一個螻蟻,能夠被他將腦袋斬落下來,是鄭鳴的榮幸。
    他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他的眼眸,更是觀察著鄭鳴的臉,他要看到這個年輕人的驚恐,甚至是痛苦。
    程柳訓想要出手,但是那中年武者,卻將他緊緊的壓制住,至于其他人,雖然那年輕的大寨主,猛的朝著鄭鳴的方向沖了過去,但是卻根本挨近不了那出手的年輕武者的身邊。
    躍凡境,真元外放之下,方圓十丈,普通的武者根本就近不了身,更不要說出手。
    “你們看好了,這個人,就是你們的榜樣!”
    中年男子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猙獰,而那年輕揮動紫刀的男子,動作越加的緩慢。
    他一臉笑意的看著鄭鳴,而隨即,他臉上就笑成了一朵雞冠花,因為這個傻子一般的家伙,居然不自量力的揮動了拳頭。
    一個拳頭,一個普通人的拳頭,居然也敢對他動手?對他銘器級別的寶刃動手,真他娘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他的動作更慢,他要讓所有人都親眼看到,他是如何用最恐怖的方式將這個新郎官殺死的!
    “他不是我們程家的人,你們不要濫殺無辜!”站在一旁的大寨主,突然尖利的喊道。
    可惜,無論是動手的人,還是那中年男子,都沒有將女子的話聽到耳中,在他們看來,殺死一個沒有任何后臺的少年,實在是太簡單了。
    就仿佛,踩死一只螞蟻一般。
    刀和拳頭,終于在虛空之中交匯,紫色的刀芒,在碰撞的剎那,就綻放出耀眼的紫光。
    銘器,可以自由吸納天地靈氣為己所用的兵器,在銘器面前,就算是精鐵,都會被輕松切碎。
    可是,就在人們忐忑不安,為這個少年感到惋惜的時候,突然看到了漫天的紫光,然后,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被瞬間打得倒飛出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