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 靈猴獻壽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他的雙手在這一刻更是瘋狂的顫抖。雖然使用李英瓊主角光環的時候,鄭鳴的心中充滿了期待,但是他自己很清楚,這種事情能成功的可能性,實在是不高。
    可是,就在他覺得希望渺茫的時候,竟然見到了當年自己修改過的武技。
    靈猴獻壽,這個大寨主,和鄭驚人有關系。
    而鄭鳴的激動,此時看在不少人的眼中,那簡直就是一種恐懼,一種對于剛才危險的恐懼。在這山寨之中,主要就是以武力為上。
    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鄭鳴只是一個文弱的少年,但是此時,看他驚慌失態,依舊有不少人臉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哈哈,師妹,你找這么一個軟蛋結婚,就不覺得玷污了你們程家的名頭?我和師妹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種垃圾,還是直接扔到泥坑里淹死拉倒,省的有礙觀瞻啊!”
    得意的大笑聲中,一個身穿銀色長袍,手里搖著銀色折扇的男子,趾高氣揚的走了出來。
    這個男子的容顏,雖然不算是絕頂,卻也稱得上相貌堂堂,氣宇軒昂,但是那雙狹長眸子之中閃過的陰毒,卻有點破壞他的氣度。
    那被稱為師妹的大寨主,冷哼一聲道:“沈元道,我們程家和你沈家,早就一刀兩段,你還是少稱呼的這么親熱。”
    “另外,這里不歡迎你,請你立即給我離開。”
    “嘻嘻,師妹你這話,可是讓為兄有點心痛啊!”沈元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腳步走動之間,竟然來了個縮地成寸的輕功手段,直接逼近了女子三丈多。
    那些一個個怒視著沈元道的山寨武者,不少人的眼眸中閃過了顧忌之色,更有人將緊緊攥著刀把的手,輕輕的放了下來。
    “沈元道,家父雖然已經逝去,但是這龍魂寨,卻也不是你能夠隨意踐踏的地方。”
    大寨主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道:“若是你不肯離開,那我也只有領教一下你的三品宗師,究竟能夠強橫到什么地步了!”
    說話間,那大寨主的手中,就多出了一柄寒光閃爍的短劍,她橫劍而立,一股肅殺之意,從她的身上瞬間彌漫開來。
    沈元道見此情景,笑容依舊燦爛,他莞爾一笑道:“在師妹面前,為兄向來是晶瑩剔透,不做任何遮掩。師妹想看看為兄的本事,那為兄就讓你看看,唔,淺嘗則止就行了,等打累了,為兄就帶著師妹入洞房,讓師妹真正見識一下為兄的本事。”
    作為大寨主的女子,臉色變幻之間,手中的長劍抖動,一連劃出了七條劍芒。
    這七道劍芒,快如閃電,朝著沈元道落下的瞬間,更是帶著一種閃電驚虹的感覺。
    鄭鳴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這一招,他同樣在切磋的時候,給鄭驚人講過。
    閃電驚鴻!
    這是鄭鳴在獲得閃電驚鴻的秘技之后,因為鄭驚人沒有辦法領悟,所以在切磋的時候,鄭鳴將這一招,直接分成了七招。這就是閃電七式之一的一劍七星!
    這一刻,鄭鳴足以斷定,這個女子,和鄭驚人絕對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要不然,自己所傳授的技能,也不會出現在這個女子的手中。
    可是,就在女子長劍翻飛的剎那,沈道元的手掌,就化成了漫天的掌影,朝著她兜頭壓了下來!
    滾滾的雷霆之聲,給人一種震懾心神,天崩地裂的感覺,那大寨主的劍法雖然快捷,但是在和隱含著雷霆的掌力碰撞的剎那,還是變慢了三分。
    閃電七式,自然是越快越好,而一旦這閃電七式慢下來,本來被隱藏的破綻,自然就露了出來。
    那施展出閃電七劍的女子,在意識到不好的瞬間,身形閃動,就朝著后方快速的撤退。
    而那沈道元并沒有追趕,只是掌風一動,化成一道咆哮的巨龍,朝著鄭鳴轟了過來。
    真氣隱含雷音,不要說一個不會武技的人,就算是一個五品以下的武者,也難以躲避。
    此時,沈道元的這個舉動,無疑是準備直接將鄭鳴給殺死,來它個一了百了,至于鄭鳴是不是有點冤枉,那就不是他沈道元操心的事了,畢竟,他并不是一般人。
    處在鄭鳴身邊的人,根本就來不及出手,而那被沈道元逼退的女子,和鄭鳴的距離,則更遠。
    剛剛還在看熱鬧,對鄭鳴指手畫腳,評頭論足的大娘們,竟不約而同的閉上了眼睛,盡管她們和鄭鳴并不是太熟悉,但也覺得鄭鳴就這樣死了,真的很可惜。
    “沈道元,你住手!”
    女子暴喝,而沈道元的手掌,卻在鄭鳴的身前停了下來。露出了得意之色的沈道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真的是在鬼門關之中走了一遭。
    如果不是那女子呵斥,他的手掌真的朝著鄭鳴印下去的話,那么鄭鳴一定會毫不留情的對他出手,雖不能說一動手就要了他的性命,卻也能夠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是一個無辜的人,你放他離去,咱們之間的事情,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女子橫劍而立,美麗的眼眸中,露出來一絲堅定的神色。
    “師妹,你要是早有這個想法,也就不用為兄我如此的耗費手段了,不過呢,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那就難以回頭,就好比他,像他這種垃圾,居然差點和你拜堂,我又怎么能輕饒了他!”
    沈道元說話間,手掌朝著鄭鳴的胸前狠狠的印了下去道:“不過,既然師妹不想讓他死,那就讓他受一點活罪吧!”
    沈道元的手掌,沒有了以往的風雷之聲,只不過瞬間功夫,卻已經變成了暗紫色。
    這種顏色的手掌,絕對不會有什么好,所以不少人的神情,都多出了一絲憐憫。
    “你找死!”那被稱為大寨主的年輕女子,陡然伸出左手的食指,朝著沈道元點出一指。
    一道長有三寸的灰蒙蒙劍氣,朝著沈道元直沖了過去。這三寸的劍氣,實在是不起眼,沈道元甚至都沒有注意這道劍氣,畢竟,他乃是一個三品的宗師。
    已經初步悟通真意的沈道元,就算被匯聚了真氣的武技打在身上,也頂多受一點輕傷,更何況現在施展這灰蒙蒙劍氣的年輕女子,只有五品。
    可是,就在這劍氣點在沈道元手掌上的剎那,沈道元那呈現出紫色的手掌,就出現了一個透明的洞。
    而沈道元在這個時候,也感受到了那灰蒙蒙劍氣的威脅,身體飛速的朝著一側扭動,將自己的心脈處讓開。
    但就是這樣,在他的左肋位置,還是出現了一個小洞,艷紅的鮮血,瞬間濕透了他的身體。
    沈道元的眼眸中,充滿了無盡的恨意,惱羞成怒之下,指點著那年輕的女子道:“賤人,你……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本來,看在咱們兩家當年的情誼上,我還準備放你一條生路,不過今日你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說話間,沈道元仰天發出了一聲大叫:“各位尊長,這女人冥頑不靈,還請各位出手。”
    伴隨著沈道元的喝聲,十數道身影,一如閃電,從虛空之中沖入了大殿之內。
    在這些人出現的瞬間,一股濃烈的肅殺之氣,就籠罩在整個大殿之內。幾乎所有的武者,在這一刻,都覺得心頭發寒,更有人牙齒不斷的打顫。
    “師傅,是弟子無能,丟了您的臉,還請師傅責罰!”那沈道元來到為首的一個中年人近前,畢恭畢敬的說道。
    這中年人一身紫色的錦袍,傲然俯視著整個山寨的眾人,聽到沈道元的請罪之后,他冷哼了一聲道:“你這孽障,平日讓你好好運功,你卻是不聽,今日敗在一個不入流的女子身上,實在是丟人現眼。”
    “若不是看在你歷來還算恭順的份上,我今日說不得就要清理門戶。不過你給我記住,下不為例!”
    沈道元的身軀顫抖了一下,這才恭敬的道:“請您老人家放心,弟子絕對不會再有下次。”
    那男子朝著剛剛施展出劍氣,此時正在顫抖的女子掃了一眼道:“螳臂當車,你知道你今日的事情,做的多么荒謬嗎?”
    “你還有點用處,今日就讓你暫時活一段時間,至于這些人,統統都去死!”
    那中年男子說話之間,手指朝著虛空一指,一道紫色的雷網,朝著大殿中人最多的地方罩落了下去。
    這紫色的雷光,閃爍著狂暴的力量,只要被它罩住,方圓十丈之內,絕對沒有任何的幸存者。
    很不幸的是,鄭鳴此時正好處在這雷網的籠罩之中,他剛剛在女子施展了靈猴獻壽和閃電七劍的時候,就已經斷定了女子和鄭驚人的關系。
    更不要說,到了最后,那女子施展的劍氣。
    鄭驚人在密境之中,曾經施展過那劍氣,雖然女子的劍氣和鄭驚人有著巨大的差距,但是兩者之間的聯系,卻已經毋庸置疑。
    這出手的中年男子,有著躍凡三境的修為,他這一招更是隱含著天地之力,那只是得到了鄭驚人傳授皮毛的女子,根本就不可能接下這一招。
    自然,那些山寨的下屬,一個個也都是死路一條。
    鄭鳴心思變換之間,就準備一掌擊出,將那滾滾的雷網打散,可就在這個時候,從那大殿的下方,陡然沖出來一道長有三尺的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