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9 驚人消息


    唔,好像又有一個寶符被激活了,鄭鳴感覺自己體內,一條充斥著霸道的神符,多出了一條寶脈。
    不過他沒有心思理會這個,他最欣喜的,卻是那直接多出了三條寶脈的大日神符。
    躍凡六境,自己已經達到了躍凡六境!
    “主人饒命啊!”
    九目妖皇跪伏在鄭鳴的腳下,聲音之中,充滿了哀求和恐懼,剛才的情形,對于九目妖皇而言,實在是太嚇人了。
    那腦袋好像要裂開的情形,讓九目妖皇感到難以承受,如果讓這種痛苦重來一次,九目妖皇寧愿選擇死亡。
    痛,痛,痛!
    在精神修煉上,九目妖皇也有獨到之處,可以說一般的痛苦,根本就難以對這位妖皇起到絲毫的作用。
    但是現在,那無邊的痛苦,卻讓他身心疲憊。可以說,無論如何,他都不愿意讓這種痛苦再重新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在這種痛苦消失的瞬間,他就跪在鄭鳴的腳下,向這位主人祈求。
    鄭鳴看著祈求的九目妖皇,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他輕聲的道:“那金箍名為萬能痛心箍,乃是一件神器級別的銘器。現在這件銘器,已經融入到了你的體內。”
    “以你的修為,除了達到至高的境界,就不要想著將那金箍從自己的頭上摘下來,你明白嗎?”
    將金箍從自己的頭上摘下,可以說是現在九目妖皇最大的心愿,但是鄭鳴的話,他卻不能不聽。
    “多謝主人教誨,屬下為主人辦事,必定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赴湯蹈火,盡心盡力,絕對不想將金箍從頭上取下的事情。”
    看著一副戰戰兢兢的九目妖皇,鄭鳴知道,看來,這緊箍咒已經深深的印在這位妖皇的心上。
    就算他以后不念緊箍咒,這九目妖皇反叛他的可能性就已經很小了,當然,如果他真的能夠使用緊箍咒的話,這九目妖皇反叛的可能性更小。
    “嗯,現在你先將這海水退去,然后做我的坐騎,聽候調遣吧!”一揮衣袖,鄭鳴不容置疑的說道。
    九目妖皇恭敬的答應一聲,那本來千萬丈的身軀,瞬間便化成了一丈大小,他大嘴張開,一股水浪,朝著無盡大海的深處逆向而去,也就是須臾之間,一片片的6地,就顯露了出來。
    一座普通的山峰上,鄭鳴盤膝而坐,在他的身邊,獨孤滅缺和仲月明等十幾個人圍在鄭鳴的四周,一個個不知道從哪里折騰來的粗瓷大碗中,放著最普通的酒。
    這種酒,味道除了辣一點,實在是沒有半點特色,自然也很是便宜,但是現在,鄭鳴和獨孤滅缺等人,喝這種酒卻喝的有點熱血沸騰。
    “鳴少,這些年,圣皇他也很不易啊!”獨孤滅缺沉聲的道:“神宮被滅,推動這件事情的,就是姜無缺。”
    “隨著清舒公子得到琉璃圣血的傳承,并在姜無缺進入峽谷十三國,想要擒拿您的家人,卻被清舒公子阻止之后,清舒公子在神宮之中的地位,就越來愈高。”
    “后來,幾乎神宮之中的大多數人,都已經開始將清舒公子當成神宮的繼承人。”
    鄭鳴輕輕的點了點頭,他這些天,大多數的時間,都放在收集信仰之力上,雖然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些關于姚樂清舒的事情,但是卻一如霧里看花。
    現在有獨孤滅缺這個親身經歷者來講,自然是不一樣。
    “神宮之主,也想要傳位給清舒公子,可以說事情就要成為定局。”獨孤滅缺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傷感,拳頭更是緊緊地攥在了一起。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有人傳出,清舒公子的母親和自己族人的狼皇有染的謠言!
    姚樂清舒的母親,鄭鳴的心中有些印象,這是一個剛毅,而又對自己的兒子充滿了希翼的女子。
    她希望姚樂清舒能夠出人頭地,她希望姚樂清舒可以成為神宮之中的主宰,她希望……
    在鄭鳴對這個女子的接觸之中,他就已經感到,這個女子和天狼一族的那位狼皇,有著什么恩怨。卻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成為了神宮覆滅的重要原因。
    “姜無缺聯合其他勢力,要共立姚樂玄機成為神宮之主,并準備斬殺清舒公子。”
    “清舒公子的父親,那位神宮的一代主宰,還沒來得及做出決斷,就被人暗殺在自己閉關的洞府,而神宮之內,足足有三分之二的長老,都是支持姚樂玄機的。”
    獨孤滅缺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懷念,他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道:“清舒公子是鳴少您的好兄弟,更是我們欽佩的人。”
    “咱們這些弟兄,在聽到清舒公子陷入危機的消息之后,第一時間趕到了神宮,奶奶的,那神宮里面的人既然不想要讓清舒公子成為神宮之主,我們就直接將神宮給打爆了。”
    鄭鳴沉吟了一下道:“清舒那小子,怎么將太玄神女給娶了?”
    “這個……呵呵,說起來,這事情的具體情況,小的也不清楚,按照那些神將兄弟們傳出來的內幕,好像是在攻破神宮的時候,太玄神女主動送貨上門的。”
    獨孤滅缺用力的抓了抓腦袋,朝著仲月明道:“老仲,你小子一向喜歡打聽這類事情,快給鳴少說說,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那個……那個我也不是太清楚,好像就是太玄神女那女人相中了清舒公子。”仲月明苦惱的道:“不過我感覺吧,他們兩個好像……”
    “好像什么?”鄭鳴還沒有問,獨孤滅缺倒是湊了上去,一副認真的模樣。
    仲月明和獨孤滅缺兩個人瞎鬧慣了,此時看到獨孤滅缺這般的模樣,一巴掌打在他的肩膀上道:“你自己不知道,還非要問我,好像是你給我說的,他們兩個實在是太客氣了,客氣的就不像是夫妻!”
    “更何況,清舒公子和太玄神女結合這么多年,還沒有孩子,這不正常啊!”
    獨孤滅缺端起酒杯喝了一碗酒,然后大聲的朝著仲月明抬杠道:“呵呵,你說這個就不正常,那姜無缺和崔瑩兩個人結合的時間也不短,不是照樣什么都沒有嗎?”
    “姜無缺和崔瑩他們能和清舒公子一樣嗎?”仲月明這個時候,也來了勁,大聲沖獨孤滅缺反駁道。
    鄭鳴可沒有興趣聽他們說姚樂清舒為什么沒有孩子,他咳嗽了一聲道:“你們兩個給我說說,現在有沒有驚人的消息?”
    本來興高采烈的獨孤滅缺兩個人,在鄭鳴提到鄭驚人之后,神色就變得難看起來。
    在互相對視了好幾眼之后,最終還是獨孤滅缺開口道:“驚人公子把自己的神眸挖出來之后,清舒公子本來是要帶他回去靜養的。”
    “但是第二天,驚人公子就神秘的失蹤了,這些年來,清舒公子一直都在派人四處打探,但是沒有半點驚人公子的消息。”
    如果說,在這世上,除了鄭鳴的家人之外,鄭鳴最關注的人是誰,那排在第一個的,絕對是鄭驚人。
    觀天神眸,失去了眸子,鄭驚人的一身修為,也就是十不存一。現在亂世之中,近百年沒有消息,鄭驚人究竟怎么樣呢?
    他是死是活?
    鄭鳴這個時候,就有一種沖動,想要用自己的如來佛祖英雄牌,好好的推算一下鄭驚人的下落。
    而鄭鳴的心中,找姜無缺報仇的想法,也變的更加的瘋狂,一股瘆人的殺意,更是在他的心頭聚集。
    “鳴少,我們都在大力的搜尋驚人公子的消息,現在經過這一戰,您的名聲,更是會傳遍整個日升域,到時候,我相信得到消息的驚人公子,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回來的。”
    仲月明在鄭鳴的怒意之下,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顫抖。雖然他的修為比鄭鳴高上不少,但是他卻深深地感到,自己和鄭鳴,還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獨孤滅缺也勸道:“鳴少,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驚人公子,一定會沒有事情的。”
    鄭鳴點了點頭,淡淡的道:“本來,我想要運用不三到四年的時間,將姜無缺的力量一網打盡,讓他在失去一切之后,痛苦的死去。”
    “現在看來,是不用再等了,只要半年的時間,我就要將姜無缺的實力,全部擊潰。”
    越是平靜的話語,此時越是讓仲月明兩個人感到心寒,獨孤滅缺和仲月明兩個人雖然對鄭鳴充滿了信心,但是他們更清楚,姜無缺和崔瑩不是一般人。
    他們接近三百人,都得到了天恒神境的傳承,但是在和姜無缺的交手之中,依舊是攻少守多。
    甚至有些時候,還會被姜無缺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鳴少要是沒有缺少這一百年,對付姜無缺自己可以,但是現在,姜無缺已經達到了一個,讓他們感到高山仰止的程度。
    最近這些年,雖然他們和姜無缺的下屬看上去平分秋色,但是實際上,他們的聲勢,已經越來越弱。
    “鳴少,這件事情,是不是和清舒公子先商議一下呢?”仲月明沉吟了瞬間道。
    鄭鳴一擺手,剛剛準備開口,卻聽獨孤滅缺道:“鳴少,剛剛我陡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就在五十年前,有下屬的弟子看到了一個好像驚人公子的人。”
    “只不過當我們這些兄弟去尋找的時候,卻現再也難以尋找到任何的蹤跡。”
    “不過按照我們尋找到的一些蛛絲馬跡來看,當年驚人公子,確實在哪里生活過。”
    五十年前,一個鄭驚人生活過的地方,鄭驚人還會在那里嗎?鄭鳴的心頭念頭千轉,一時間充滿了忐忑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