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 緊箍咒下生死兩難

  赤紅色的火焰,看上去和普通的火焰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在這火焰籠罩在自己身上的剎那,九目妖皇就知道這一次自己錯的實在是厲害。
    作為也算是水中的妖皇,九目妖皇本不應該懼怕火焰,但是隨著滾滾的火焰籠罩,九目妖皇就覺得自己已經走到了絕路。
    它此時,也顧不得許多,大嘴一張,就噴出了一片云霞。這些云霞,乃是九目妖皇多年孕育的真元,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片紫光。
    有這片云霞護體,就算是一些生神境的神通,九目妖皇也有把握抵擋一二,可是當那滾滾的赤紅色火焰籠罩在云霞上的瞬間,那真元形成的云霞,就燃燒了起來。
    這些火焰,隨著虛空,朝著九目妖皇的身軀而去,只要鉆入九目妖皇的身體之中,那么九目妖皇自己就要化成火焰的一部分。
    死亡,九目妖皇剛剛成就法身,成為日升域最為強大的存在,他怎么愿意死去?
    “饒命,鄭宗主饒命,只要宗主讓我活命,小妖愿意做宗主您的下屬。”
    一尊法身境的大妖,在日升域之中,簡直就是無價之寶。在九目妖皇吼出要成為鄭鳴的下屬之時,正怔怔看著那九龍神火罩的軒昊然,陡然清醒了過來。
    他沒有任何的猶豫,快速的挪移到那皇袍男子的身邊,不待那男子開口,大手就抓住那男子的身軀。
    隨即,他的手中,就多出了幾塊無暇的玉符,掐動之間,一座門戶,就出現在了他的近前。
    沒有留下任何的話語,軒昊然快速的離去。
    鄭鳴并沒有追趕,現在對他而言,留下軒昊然,也不是不行,但是只要他一收九龍神火罩,那九目妖皇就會立即逃走。
    和收服九目妖皇相比,鄭鳴覺得暫時放過軒昊然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鄭鳴并沒有立即將九龍神火罩收回,畢竟現在還沒有二十分鐘,只不過他按照心中的記憶,直接將那噴吐著滾滾火焰的九條真龍,給收了回去。
    沒有了九條火龍噴吐火焰,那九目妖皇就輕松了不少,雖然三味真火依舊環繞著它,讓它難受至極,但是沒有了新增的三味真火,卻也讓它能夠勉強支撐了起來。
    十分鐘過去了,九目妖皇的身軀,已經變成了赤紅色,它再次發聲哀求,但是這一次,鄭鳴并沒有再收攏火勢。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要將九龍神火罩用到最后,畢竟英雄牌已經使用過,現在也沒有別的地方用,用來折磨一下這九目妖皇的野性,也算是廢物利用。
    太陰之水,一口口的從九目妖皇的口中吐出,隨著一股股的太陰之水化成飛煙,九目妖皇的眼珠子都紅了。
    就算它現在已經晉級到了法身境,但是這太陰之水,也是它的珍貴之物,這般的使用,實在是讓它心疼不已。
    “噗!”
    再次將一口太陰之水噴出,九目妖皇的身軀,變得越發的有點模糊,滾滾的火焰好像減弱了不少,但是它卻依舊感到一種威脅在心頭盤繞。
    它很清楚,自己的性命,就在鄭鳴的掌控之中。
    “偉大的主人,求您饒了我這一次,我一定唯命是從,如有違反,讓我不得好死!”九目妖皇大聲的詛咒,被那滾滾火焰灼熱的它,實在顧不得自己的顏面了。
    鄭鳴的心頭,一直在計算著九龍神火罩的時間,二十分鐘轉瞬而去,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材小用了,這九龍神火罩對付九目妖皇,實在是大材小用了。不過自己的手中,好像也沒有其他的寶貝,用了也就用了吧。
    二十分鐘過去,九龍神火罩就要消失,鄭鳴一揮衣袖,直接將九龍神火罩收回。
    而九目妖皇在滾滾火焰消失的剎那,就想要騰空而起,但是它的心中卻好像有什么顧忌,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的停在鄭鳴前方,恭敬的道:“拜見主人。”
    鄭鳴看著那變的只有巴掌大小的九目妖皇,沉吟了瞬間,就再次點開了一張英雄牌。
    那有著金箍的英雄牌。
    這些天來,鄭鳴一直想著金箍的英雄牌應該怎么用,但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好辦法。
    將它用在那些不如自己的下屬身上,實在是太浪費,而那些比自己強的對手,用金箍雖然不錯,但是……但是關鍵是如何將金箍給它們帶上。
    現在,九目妖皇被九龍神火罩嚇破了膽,但是從它剛才的反應之中,鄭鳴覺得這家伙還是野性難馴。
    對于這等桀驁不馴的家伙,鄭鳴自然不會手軟,用金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他思索了瞬間,就將金箍拿了出來。
    “過來!”鄭鳴點開英雄牌的瞬間,一個圓圓的圈子,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九目妖皇看著那金箍,心中就升起了一種巨大的恐懼,它覺得那金箍之中的力量,讓它感到無比的恐懼。
    逃,立即逃開,只有逃的越遠,自己才會越安全!
    可是,心中剛剛冒出來逃這個念頭,九目妖皇就想到了那九龍神火罩,如果自己一逃,九龍神火罩罩下,那么自己絕對是死路一條。
    懷著巨大的忐忑,九目妖皇挪動身軀來到了鄭鳴的近前,而鄭鳴也不客氣,將那金箍就帶在了九目妖皇的頭上。
    金箍有人頭那么大,九目妖皇這個時候,已經將身子變的猶如一個小小的蛤蟆一般。
    那金箍在所有人看來,只要一落下,就會套空,但是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隨著這金箍的落下,它直接變的有小碗大小,套在九目妖皇的腦袋上。
    九目妖皇這一刻,很是有點可愛。碧綠的,猶如翡翠一般的妖軀,再加上頭上一個金光閃爍的圈子。
    那圈子在戴上的剎那,九目妖皇就有一種想要反抗的想法,可惜,圈子落下,他想要掙扎,都沒有任何的機會。
    “此物名為金箍,至于威力,你好好感受一下吧!”鄭鳴說話間,心頭竟然有一些小激動。
    在催動金箍英雄牌的時候,鄭鳴的心頭,就已經多出了一道咒語,這一道咒語,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緊箍咒。
    二十分鐘之后,這緊箍咒就沒有用處了,鄭鳴自然不會耽誤,他當下就開始念動緊箍咒。
    也就是念了兩句,九目妖皇就覺得自己的頭,好像要裂開了一般,那無邊的痛苦,讓它覺得自己還不如死了的好。
    “轟轟轟!”
    從鄭鳴身前彈出的九目妖皇,瞬間變成了萬丈大小,那巨大的腦袋,更是朝著海面上狠狠的撞去。
    千丈的浪花,在虛空之中濺起,而九目妖皇巨大腦袋上,那金光閃爍的金箍,顯得越加的耀眼。
    幾乎整個萬象門的所有屬國,都透過銘陣,看到了鄭鳴給九目妖皇戴了一個圈子的情形。
    現在這圈子,在鄭鳴的催動下,竟然將九目妖皇折騰的生不如死,一時間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恐懼。
    九目妖皇瘋狂的折騰,他的身軀從大到小,又從小到大,無盡的海面,更是被它折騰的浪起九千里。
    而那種瘋狂的痛苦,以及不斷發出的,讓人難受至極的吼聲,震動著所有人的心靈。
    太玄春秋這個時候也想要逃,但是他又不敢逃,生恐自己一句話不好,被鄭鳴抓住了小辮子,就死無葬身之地的他,驚恐的看著那不斷折騰的九目妖皇。
    痛苦,折磨的讓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雖然九目妖皇和他沒有關系,但是他能夠從九目妖皇的舉動上,感受到這位妖皇的痛苦。
    實在是生不如死!
    一時間,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也越加的畏懼,這個人出手如此的狠辣,九目妖皇已經投靠,他還不肯就此收手,還這般的對它動手,他……他實在是心狠手黑。
    自己這樣得罪他,是不是他也要給自己戴一個這樣的圈子?要是那樣的話……
    太玄春秋想到了死,但是他還是自我安慰,自己是姚樂清舒的妹夫,他不敢對自己怎么樣。只不過這種安慰,讓他越發的底氣不足,因為連他自己,都不覺得這種安慰,是不是自欺欺人。
    難受到了飛起的九目妖皇,讓鄭鳴對于這緊箍咒的用法,感到無比的爽利。可惜這東西,同樣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這一次用過了,就沒有了。
    唔,那九龍神火罩沒入體內的時候,好像也有一股真意沒入了自己的體內,應該能給自己生成一條寶脈。
    對于再次提升一部分修為,鄭鳴還是比較向往的,所以他一邊念動緊箍咒,一邊朝著自己丹田內查看了起來。
    一條、兩條、三條……
    六條寶脈,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股不信的感覺,要知道,剛剛施展的都天烈火旗,也就是給自己弄到了一道寶脈,讓自己晉級躍凡三境而已。
    現在,怎么直接讓自己的修為,晉級到了躍凡六境?
    雖然有英雄牌,讓鄭鳴可以越級挑戰,但是他想要活的長久,要想成為掌控天地的存在,那么他的修為,才是他的根本。
    在英雄牌能夠打破十三寶體的禁錮之后,鄭鳴就想著該如何抽取英雄牌,一步步的打破這個禁錮。
    躍凡第六境,九龍神火罩剛剛直接給自己打破了三條禁錮,這他娘的,實在是太激動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