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7 神罩罩海神火焚天

  
    九目妖皇對于鄭鳴,雖然有些重視,但并不是太過重視。特別是那萬象祖師的元靈在破開它的肉身之后,就消散在虛空之后,它對鄭鳴,更沒有放在心上。
    鄭鳴后來和軒昊然的對話,雖然讓鄭鳴的身份好像提升了不少,但是對于更注重實力的九目妖皇而言,它并不認為此時的鄭鳴,有什么可以讓自己注意的。
    就算這家伙出身不凡,但是現在沒有實力,最終還是一抷塵土。
    它之所以沒有立即對鄭鳴出手,主要就是顧忌軒昊然,現在鄭鳴斷然拒絕了軒昊然的要求,讓它徹底打消了顧慮。
    滾滾的波浪,在它的大嘴一吸之間,就有排山倒海之勢,它現而今的修為,比之沒有凝結成法身之前,何止強大了十倍!
    可是,就在它想著自己究竟是殺了鄭鳴和軒昊然翻臉,還是不殺鄭鳴的時候,一股危險的感覺,突然升起在它的心頭。
    這種危險的感覺,讓它難受至極,就好像滔天的大難,就要降臨在它的身上。
    從出生到現在,九目妖皇只有一次有這種感覺,那是它剛剛出生半年的時候,有一頭躍凡境的赤練蛇盯住了它。
    那個時候,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雖然天賦比那赤練蛇強,但是總要落入赤練蛇的口中。
    恐懼,害怕,還無路可走。
    作為一名妖獸,它的修煉之途充滿了艱險,但是自從那次之后,它再也沒有過這種感覺。
    滅頂之災!
    就在這個念頭升起的時候,它的舌頭,就好像一條匹練,劃破虛空,朝著鄭鳴襲擊而去。
    危機的源頭是鄭鳴,在這個時候,既然退卻,已經是不可能,那就只有勇往直前,只有擊殺了鄭鳴,才能夠徹底解決自己的危機,才能夠讓自己……
    那舌頭上的神通,乃是它這次凝結法身的根本,現在這條舌頭不但變化萬千,更能夠劃破虛空。
    只要一個剎那,將那個可惡的小子用舌頭攪成兩段,那么它九目妖皇就能夠活過來。
    但是就在那舌頭就要沖到鄭鳴近前的時候,卻被一股赤紅的護罩擋住,讓它再也難以前進半步。
    就算是低級的銘器,這舌頭也能夠絞碎,畢竟此時舌頭之中,隱含的是天地之威。
    可是當那舌頭碰到一股赤紅色的光罩下,九目妖皇就覺得自己的舌頭,好像碰到了一堵無形的,卻難以突破的金剛之墻。
    怎么辦,沒入海水!
    感覺不好的九目妖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沒入水中,它現在的身軀雖然大有千丈,但是這個時候,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它,直接沉向洶涌的浪濤之中。
    十丈,百丈!
    當九目妖皇覺得自己已經遁入水底數百丈的時候,它開始朝著一個方向逃竄。
    但是當它飛逃而出幾百里的時候,他赫然發現,自己的身軀,還是被一個罩子擋住了。
    這是什么銘器?怎會禁錮的如此厲害!
    就在九目妖皇驚訝的瞬間,它那本來法天象地的身軀,開始飛速的變小,它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它和四周天地大道之間的聯系,更是開始斷絕。
    沒有了大道之力的支持,法身境和生神境的區別就不是太大。但是這些,并不是九目妖皇所擔心的,它此時已經感到,自己處在一個一丈方圓的罩子之中。
    赤紅色的罩子,給人一種灼熱的感覺。而就在它準備看一下這罩子究竟有什么特異之處的時候,一聲龍吟,出現在了九目妖皇的耳中。
    也就是眨眼功夫,一條長有一丈的赤紅色火龍,就出現在九目妖皇的近前。
    看到這火龍的瞬間,九目妖皇的身軀就開始顫抖。這是一種血脈上的壓制,一種讓九目妖皇,難以有半點反抗的壓制。
    作為一方大妖,九目妖皇平常也見過不少龍獸,甚至還吞噬過一些龍獸。
    但是現在,看到這條并不是太長的火龍,它的心中,竟難以升起絲毫的反抗之心。
    真龍,這是真龍!
    怎么可能,這日升域之中,怎么可能有真龍的存在,而且從這真龍的氣息上,它的強大,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這鄭鳴,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為什么……為什么自己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人物!
    這一刻,九目妖皇,簡直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可惜,九龍神火罩之中,根本就不相信眼淚,也就是瞬間功夫,又有八條火龍,出現在了九目妖皇的四周,九個龍嘴張動,就要噴出三味真火。
    “鄭鳴,鄭宗主饒我這一回,我愿意離開此地,永遠不再回來!”雖然真龍的嘴中什么也沒有吐出來,但是九目妖皇卻知道,一旦被它吐出來,自己就是魂飛魄散。
    所以這一刻,它什么也顧不得,趕緊向鄭鳴求饒。
    赤紅色的九龍神火罩,就好像一個透明的紅色玻璃罩。九目妖皇被罩入的剎那,里面的情形四周的人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九條真龍的出現,更是讓不少人膽戰心驚。
    真龍,那畢竟是真龍,雖然在神火罩之中,看上去很小,但是他們本身所隱含的天地至理,本身所隱含的氣息,都已經讓人震顫不已。
    軒昊然在看到九龍神火罩中九條真龍的剎那,一時間腦袋就嗡了一下子。
    鄭鳴剛才所說的話,開始在他的腦袋之中旋轉,他難以忘記,剛才鄭鳴所說的那句話。
    我想要殺你,就是動一動手指而已。
    這句話,因為是鄭鳴說的,所以軒昊然給了不少的重視,但是現在看來,重視不夠啊。
    一道紅光,就是一道紅光,那剛剛還氣勢萬千,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九目妖皇,就被籠罩在了光罩之中。
    看它現在的模樣,就好像一個待宰的羔羊,難以有半點的反抗。
    要是自己呢,自己被鄭鳴用處的紅光籠罩,自己還能夠跑得出來,自己面對真龍,是否能比九目妖皇強呢?
    而九目妖皇的求救之聲,一時間朝著四面八方傳播,那些正在通過銘陣觀看的凡人,都將嘴巴閉住了。
    他們本來在心中詛咒鄭鳴,他們本來正在暗罵鄭鳴實在是太不成熟,太沒有仁義之心。
    但是現在,看著那被赤紅色罩子籠罩,一副被甕中捉鱉的九目妖皇,他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哈哈哈,我就知道圣宗主武技超群,這些跳梁小丑,又如何和他老人家相比。哈哈哈!”
    說話的,還是元朱國王宮之中的那個肥頭大耳的大臣,他此時聲音無比的響亮,生怕別人聽不到他對鄭鳴的稱贊。
    他的開口,立刻引起了更多人的共鳴,拍馬屁的聲音,好像不要錢一般涌了上來。
    “軒昊然真是驢不知道臉長,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模樣,居然大言不慚的想讓圣宗主給他磕頭,哼,我呸!”
    “呵呵,一個小小的九目妖皇,在圣宗主的眼中,算得了什么,只是伸手的事情而已。”
    “軒昊然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想要和圣宗主相媲美,他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這一次,我們安全了,圣宗主后發制人,實在是我等的楷模啊!”
    那本來被人罵的無比委屈的皇九子,看著這些平日道貌岸然的家伙,如此不要臉的情形,心里越發多了幾分鄙夷。
    而整個萬象門,此時的震驚更在他們之上。作為武者集中之地,這些萬象門的人,更加明白這個直接將九目妖皇給罩住的罩子,究竟有著何等的威力。
    法身境啊!
    不是開陽老祖那等的偽法身境,而是真真正正的法身境,這等修為強大的強者,竟然被直接罩住,好像不能夠反擊,這該是何等的寶物。
    “不是擎天柱,好像……好像比擎天柱更加的厲害!”
    “哈哈哈,我就知道宗主的手中,還有寶物,嗚嗚,祖師保佑啊!”
    “那罩子,我覺得并不是咱們萬象門的東西,畢竟在祖師的手札之中,并沒有提到這些東西。”
    “哼哼,不論是宗主從何處弄來的寶物,只要他能夠保住咱們萬象門就好。”
    此時,江遠的嘴唇在不停的哆嗦,他心里更是妒火中燒,他怎么也接受不了,這個可惡的鄭鳴,手中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寶物!
    “哼哼,法身境的威力,又豈是你們可以隨意猜測的,鄭鳴他雖然能夠將一個法身境的強者控制一時,但是……但是說不定會惹下更大的禍端。”
    說話的人是段云崖,他瞪大眼睛,此時的他,無時無刻不希望那位被九龍神火罩籠罩的九目妖皇,從九龍神火罩之中,直接蹦出來。
    可惜,就在他這話說完的瞬間,九目妖皇求饒的聲音,就從那銘陣之中傳了出來。
    求饒,一個達到了法身境的巨妖,此時竟然投降了。
    嗚嗚,這巨大的落差,讓剛剛還潑冷水的段云崖,整個人臉都變的無比的黑。
    你還是要淹沒整個大陸的九目妖皇,你還是日升域頂尖的存在,你還是法身境的存在,你這樣做,對得起誰啊!
    段云崖的腹誹,對于九目妖皇來說,實在就屁用沒有,因為九目妖皇現在,最想要的是活下去。
    “鄭鳴,不,鄭宗主,還請你饒我不死,在下一定會有厚報啊!”那九目妖皇哀求的聲音,再次響起,與此同時,滾滾的烈焰,從九頭真龍的嘴中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