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698 你來求我

  
    九目妖皇咂巴了一下嘴巴,這才淡淡的道:“年輕人,你的皇道之劍雖然能夠破法身,但是我想,就算你破了我的法身,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不錯,禁忌之法,自然不能隨意施展。”軒昊然自信的一笑道:“不過我有這個能力,卻是毋庸置疑。”
    九目妖皇此刻沉默不言,很顯然,他相信軒昊然擁有這個能力,只不過此時,他不清楚軒昊然要什么樣的條件,所以他在等待著軒昊然出招。
    鄭鳴同樣沒有吭聲,他淡淡的看著軒昊然,表情淡漠。
    軒昊然看著平靜如水的鄭鳴,心中的不爽越發多了幾分,今日見到鄭鳴,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碾壓這個人,因為,他只是可憐的躍凡三境。
    為了報當年的仇恨,為了讓自己這種碾壓的心變成真的,他選擇了封禁自己的修為和鄭鳴相斗。
    他這樣做,就是要破除這個人在自己心底留下的痕跡,讓自己修煉之中,少一道心魔。
    卻沒有想到,憑著自己的武道修為,憑著自己對天地真意的理解,自己竟然敗了。
    這讓軒昊然難以接受,但是那毫無反擊之力的情形,讓他心中的魔障更多了幾分。
    他已經準備強行出手,就算有無窮的后患,也要擊殺鄭鳴。卻沒有想到,九目妖皇竟然此時成為了法身境的存在。
    法身境,在日升域之中,幾乎無敵的法身境。
    這九目妖皇的出現,讓他的心頭,重新冒出來了一個念頭,一個可以讓自己念頭通達的念頭。
    “鄭鳴,你再次戰九目妖皇,無非就是為了保全你后面的那一片陸地上的凡人!”軒昊然朝著萬象山的方向一指道:“現在,我可以幫你。”
    “我雖然不見得能夠誅殺這位九目妖皇,但是我的皇道之劍,卻能夠讓他給我幾分顏面。”
    “但是,我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萬象山上,就連段云崖此時都重新將目光投到了軒昊然的身上,雖然他贊成逃走,但是作為一個在萬象山上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人,段云崖但凡有一點辦法,也萬萬不想離開萬象山。
    畢竟他在萬象山多年,畢竟這萬象山,是萬象門,也是他的根基之地。
    鄭鳴還沒有開口,皇袍男子已經沉聲的道:“大哥,這種事情,您確實沒有必要出手。”
    而獨孤滅缺等人,一個個神色卻變的極其難看。獨孤滅缺哼了一聲,朝著九目妖皇道:“閣下,軒昊然說他有皇道之劍,我們同樣有手段。”
    “我們琉璃圣皇,修為更勝軒昊然,如果您放棄此地他去,我等自然感激不盡,不然的話,就算閣下能夠占據此地作為巢穴,我們圣皇也不會饒了閣下。”
    “我看閣下,還是現在離開的好。”
    “哈哈哈,小娃娃好大的口氣,琉璃圣皇,我倒是聽說過,但是他又能奈我何!”九目妖皇長笑一聲道:“只要我占據此地,管他什么圣皇戰皇,都奈何我不得。”
    “軒昊然,你的皇道之劍應該有不小的威力,但是你施展這種手段,付出的代價更大。”
    “聽我一句勸,馬上離開這里,咱們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不然,就算拼著身受重傷,我也要將你斬殺在此地。”
    軒昊然淡定的聽著九目妖皇威脅的話語,半天才淡淡的道:“我這次過來,希望能夠將你擒拿過去,運用你的御水神通幫我做一件事情。”
    “現在你舍棄八種神通,讓自己成為法身,來找你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按說我應該在這個時候離開,但是我遇到了故人,故人又有點麻煩,我現在還不確定,他需不需要我幫忙。”
    九目妖皇雖然本體是一只蛤蟆,但是它本人,卻并不笨,甚至比之一般人,都要聰明得多。
    此時的它,那鼓悠悠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是一絲嘲弄的笑容,更是一種準備看戲的笑容。
    “那你就先做出決定,然后我再行動,呵呵,我等了這么多年,有的是耐心。”
    軒昊然朝著九目妖皇一笑,沒有再說話,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鳴,不管你這些年究竟經歷了什么,但是力量,特別是挽救這些人的力量,你自己沒有。”朝著碧翎山之后的土地一指道:“這一片,應該有無數的人,你是為了他們的活命而戰!”
    “現在,你已經戰斗不下去了,甚至說,你已經無能為力了,但是,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再給你一個機會。”
    “求我,只要你求我,今天我就拼著重傷,也要將九目妖皇重新打進海里去。”
    “哈哈,你不會連這種勇氣都沒有吧!”
    求我,這兩個字,軒昊然說得無比的鄭重,而從他的話語之中,更能夠讓人感到,這一句求我,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求。
    “軒昊然,你恬不知恥,作為鳴少的手下敗將,你……你有什么資格讓鳴少求你?”
    “現在,你立即給我滾,不然的話,我們星辰衛,和你不死不休!”仲月明怒吼,他緊緊地攥著拳頭,如果不是拼命的壓制著心頭的怒火,他這一刻,就沖向了軒昊然。
    其他從天恒神境之中出來的星辰衛,一個個都朝著軒昊然怒目而視,在他們看來,鄭鳴比自己的性命都要重要。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接受,鄭鳴低頭求人的情形。
    無論這個被求的人是誰,他們都難以接受。
    更不要說,這個軒昊然,現在就是在用這種手段,威脅鄭鳴,羞辱鄭鳴。
    “所有星辰衛都給我住口,你們作為星辰衛,應該以大局為重,你們想的只是一時的得失,可是,對于那些普通的平民百姓而言,卻是他們的身家性命。”
    太玄春秋迫不及待的蹦了出來,對于鄭鳴,太玄春秋的嫉妒越加的強盛。雖然他已經知道了鄭鳴的來歷不凡,雖然知道了鄭鳴好像和姚樂清舒有不淺的關系。
    但是知道的越多,太玄春秋心頭的嫉妒之火,就燃燒的越加的旺盛。
    他太玄春秋,才應該是那個贏得無數人歡呼的人!他太玄春秋,才應該是那個俯視天地,讓無數人為之臣服的人。
    鄭鳴奪取了屬于他的榮耀,鄭鳴奪取了他的尊嚴,他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更何況,這個機會,他并不需要付出什么。
    “你他娘的放屁!”獨孤滅缺一聲暴喝,手中的銀色長槍,猶如一條銀色的長龍,朝著太玄春秋轟了過去。
    這一刻的他,絲毫沒有留手,銀色的長槍裹挾著無限的星芒,重重的朝著太玄春秋轟了過去。
    與此同時,還有數十個星辰衛,幾乎同時朝著軒昊然出手,銀色的巨狼,猶如流星下墜一般的銀光,幾乎從四面八方,朝著太玄春秋砸落下去。
    太玄春秋雖然修為不錯,但是如此多的星辰衛對他出手,還是讓他有一種手忙腳亂的感覺。
    就在他心中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的時候,卻見軒昊然朝著虛空一揮手,一片山河虛影,就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這片山河,完全都是由道紋凝集而成,看上去就好像一幅畫一般,但是那銀色的長槍和無數的星芒,在下落的剎那,就消失在了畫中。
    消散,就好像墜落在大海之中的晨星,雖然驚起一些風浪,但是最終,還是風平浪靜,再無半點的聲息。
    軒昊然幫著太玄春秋出手,這讓不少人有種精神錯亂的感覺。
    太玄春秋也愣了一下,之后,就朝著獨孤滅缺等人憤怒的看了一眼,就在他準備對獨孤滅缺等人大吵大鬧的時候,徒然發現,軒昊然的目光,竟然朝著鄭鳴掃了一眼。
    這一刻,太玄春秋明白了。
    “鄭鳴,我雖然不知道你以往究竟是什么人,但是你能夠讓獨孤滅缺他們這般的尊敬,必定是個非等閑之輩!”
    “你在這里力抗九目妖皇,為的不是要保住那些普通人的性命嗎?”
    “可是,你自己應該很清楚,你自己現在做不到,已經成為了法身境的九目妖皇前輩,根本就不是你能夠抵擋的。”
    “軒太皇他愿意幫你出手,你知道這種機會,是多么珍貴嗎!連一個求字,都不愿意說,莫非你這個人,就是一個假仁假義的偽君子,一個……一個只在乎自己名聲,卻不愿意將天下蒼生放在心上的人嗎?”
    “我要是你,要是我的祈求有用,為了天下蒼生,我又怎會吝嗇一跪!”
    太玄春秋將這一番話說完,就覺得自己的心頭,無比的爽利,他滿是笑容的,看著鄭鳴。
    元朱國的皇宮之內,那些滿是期盼神色看著鄭鳴的王公大臣,此時一個個已經沸騰了起來。
    “磕一個頭就可以救天下,鄭鳴快跪啊!難道他就不能不計個人得失,以天下蒼生為重,以世間百姓為重嗎!”一個肥頭大耳的大臣,有些心急火燎的抱怨道。
    從他聲嘶力竭的模樣上看,此時鄭鳴要是在他的身邊,他一定會苦口婆心的給鄭鳴講一番仁義道德,讓鄭鳴知道,他現在這個時候,不應該有任何的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