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697 破的身桎梏


    “這些年來,我被開陽他們禁錮在無盡海眼,雖然受了不少的苦,但是說起來,我得到的也不少!”
    九目妖皇說到此處,顯得無比的得意道:“我天生九目,應對九種神通!比之一般的生神境武者,強的太多了。★”
    “可越是這樣,我越想要破開神蓮,化道法身越是困難。”
    “你是知道的,因為我有九種神通,所以要九顆神蓮子全部破開,才能夠達到法身境界。”
    “哈哈哈,雖然我九目比較自負,但是我自己對自己什么情況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憑我自己,我怎么可能破開九顆神蓮子?也就是說,我一輩子,也達不到法身境。”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幾百年的靜修,讓我想明白了一點,我要想晉級法身,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打破肉身禁錮,破開丹田神蓮,從而將全部的力量,聚集在一顆蓮子之上。”
    “只有這樣,我才能夠成就法身!”
    就好像一個計劃了無數時日,終于將自己目的達到的瘋子,九目妖皇喋喋不休的向軒昊然傾訴著。
    他絲毫不顧及這是自己前時最大的秘密,他絲毫不顧及他這般的做法一旦傳揚出去,就可能讓不少困頓在生神境巔峰的人,找到新的道路。
    軒昊然的神色,慢慢的變得凝重了起來,他想到自己丹田之內孕育的神蓮,想到自己即將面臨的法身境桎梏,一時間心頭想的,全部都是九目妖皇的方法。
    雖然這個辦法有點危險,但是這種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手段,還是讓軒昊然心動不已。
    畢竟,這個辦法,比之熔煉神通,凝聚法身來的實在是容易太多了,他甚至覺得,以后,只要自己走這一步,就一定能夠成為法身境。
    “哈哈哈,小子,你召喚的那個萬象祖師的元靈,真的很不錯,嘻嘻,這一次我能夠成為法身,你是功不可沒,對于你這樣的功勞,我可要好好的感謝啊!”
    小小蛤蟆的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它輕輕的一點道:“為了感謝你,我特準你挑選一種死法!”
    “只要是你能夠想到的死法,我都可以滿足你!”到此處,細細的舌頭顯露出來道:“比如,我可以給你找一堆美女陪葬!”
    鄭鳴從這蛤蟆的目光中,分明看到了一絲變態的神色。一時間,他對于這蛤蟆的厭惡,又多了幾分。
    “哈哈哈,你來阻止我,是為了你身后的那片6地吧!”九目妖皇所化的小小蛤蟆,朝著萬象山的方向一指道:“這里靈氣還算不錯,嘎嘎,我將把這里化成我的巢穴。”
    “到時候,這里就是一片碧波,你覺得怎么樣?”
    鄭鳴不覺得怎么樣,但是正在透過銘陣觀看的人,這一刻都已經驚呆了。
    在萬象老祖打碎九目妖皇那猶如山岳一般的身軀時,他們覺得那滅頂的海水,就要過去。
    可是,還沒等他們將氣喘完,那本來應該已經死去的九目妖皇,竟然凝聚法身,法力更勝從前!
    對于大多數普通百姓而言,他們不知道法身境意味著什么的,但是剛剛,這蛤蟆將開陽老祖揮手之間斬殺的情形,卻由不得他們不恐懼。
    “盡快離開萬象山!”段云崖的牙齒在顫抖,他明白開陽老祖的實力,更知道法身境的強大,所以在這一刻,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離開。
    雖然,萬象山對于萬象門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但是再重要的地方和生命比起來,也不值一提。
    段云崖的話,讓萬象門所有聽到的弟子都在顫抖。
    那些已經達到了生神境的座,覺得自己還能夠逃離,但是普通的躍凡境,他們能夠憑借著自己的修為,跨過汪洋大海,逃到安全的地方嗎?
    江遠此時,腦子里閃動的念頭也是逃離,他也沒有了爭強斗勝的心思,對他而言,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宗主他老人家,或者還有辦法。”一個弱弱的聲音,在眾人的驚恐中響起。
    說出這句話的,是房勻柏。這些天,雖然房勻柏的修為并沒有任何的進步,但是他的地位,卻是扶搖直上。
    宗主的大弟子!
    就憑著這幾個字,就讓修為還沒有達到躍凡境的房勻柏,在聲威上過了一方座。而就在剛剛,鄭鳴請出祖師元靈,直接擊殺九目妖皇巨大妖身的時候,房勻柏在宗門弟子之中的地位,更是直線上升了若干個臺階。
    可現在,九目妖皇破而后立,成就法身之后,房勻柏的心就顫抖的厲害。雖然沒有人吭聲,但是房勻柏明顯感到,自己在宗門之中的位置,在下降。
    此刻,在眾人心中惶恐的時候,房勻柏還是忍不住說出了這句話。不過在說出這句話之后,房勻柏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祖師元靈已經出手,九目妖皇更不是以往的九目妖皇,他是一個達到了法身境的九目妖皇。
    就算是萬象祖師的真身,也不過就是一個達到法身境的人物,鄭鳴還有什么手段?
    擎天柱嗎?現在鄭鳴還能夠運用得了擎天柱嗎?雖然從鄭鳴和軒昊然的對戰之中,自己這個師傅好像來頭不凡,但是他的修為,實在是……
    “房勻柏,你不要在這里妖言惑眾,這鄭鳴連祖師元靈都請了出來,他還有什么本事!”
    一個面色蒼白的座,一揮衣袖道:“現在,我們最明知的選擇,就是趕快離開這里!”
    說到此處,他快的跑到段云崖的近前,恭敬的跪在地上道:“老祖,現而今事情危急,還請老祖開通傳送陣,保存我萬象門最后一縷生機。”
    本來惶惶不可終日的萬象門弟子,在這座的帶領下,差不多有一半跑了出去。
    對于這些弟子而言,雖然他們對于剛才鄭鳴力戰九目妖皇的英姿很是崇敬,但是他們更看重的,是自己能夠活下去。
    所以,在確定鄭鳴已經難以獲勝的剎那,他們快的做出了選擇。
    有人選擇軟弱,同樣有人選擇堅定,慕容南,蕭無回,阮溪清等成千上萬的萬象山弟子,卻選擇了留下。
    快的選擇,自然惹得不少人呼朋喚友,有兄弟因此而分離,更有情人為此勞燕雙飛。
    段云崖看著那足足有一半堅定的站在原來位置,并沒有朝著他磕頭求饒的弟子,心中的怒氣更勝了三分。
    鄭鳴,這個來歷神秘的家伙,只是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已經將萬象門一半的人心奪取。而自己作為萬象門的老祖,主持萬象門多年,恐怕威望也不及鄭鳴。
    這個結果,讓他很不舒服。
    “爾等不要冥頑不靈,你們要知道,剛剛鄭鳴斬了九目妖皇的**,就算他故意為之,卻也絕對饒不過咱們萬象門!”
    段云崖說到此處,朝著遠處一指道:“我們只有離開此地,才有一線生機。”
    “宗門之中,祖師曾經留下大的傳送銘陣,足夠我們離開此地,你們不要冥頑不靈。”
    江遠聽著段云崖的話語,眉頭輕輕的一皺,他覺得段云崖這一刻,實在是不該說這些話。
    那些冥頑不靈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他們死了,對于自己以后掌控宗門,有的是好處。
    “段師叔,您的好意,我等心領,我對宗主有信心!”張云天突然走出來道:“更何況,萬象山一直是我們萬象門的根基,就算它要毀了,也需要有人永遠的留在萬象山,給歷代祖師一個交代。”
    交代,這兩個字代表的意思,在場的人怎會不明白?一時間不少女弟子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絲淚痕。
    “張云天,你這樣的冥頑不靈,莫非就是要讓你們一脈,永遠在萬象門除名嗎?”
    江遠雖然不喜歡張云天,但是他絕對不愿意讓張云天的氣勢過他,更不愿意讓這種和宗門同生共死的氣息,在這里彌漫開來。
    這樣,對他,對段云崖,都非常的不好。
    “我有一門神通,名為皇道之劍,可破法身!”淡淡的聲音,這時候從鏡子之中傳來,說話的是軒昊然,此時的他,目光中充滿了自信!
    軒昊然的話,瞬間將所有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就是那九目妖皇,都用一種凝重的目光看著軒昊然。
    皇道之劍,可破法身!
    這時間猶如驚濤駭浪,敲打著幾乎所有沉浸在絕望之中的人的心靈。
    希望!他們看到的是希望,是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也就是一個剎那,那些目光都落在了軒昊然的身上。
    因為是透過銘陣傳來的影響,所以這些目光,軒昊然難以感覺得到,而那些充滿了希翼,希望軒昊然能夠救他們的人群,也難以向軒昊然出任何求救的聲音。
    他們這一刻,唯有在心中,對軒昊然充滿了希翼。
    九目妖皇沒有吭聲,但是此刻,軒昊然身上的血氣,變得更加的洶涌,一尊尊上古帝皇的虛影,猶如一尊尊掌控天地的神帝,出現在軒昊然身后。
    這些上古帝皇雖然形態不一,但是他們的匯聚,讓軒昊然越顯得尊崇無比。他所處的地域,更隱隱約約給人一種大帝匯聚,皇壓蒼穹之感。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