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696 一掌分陰陽

  開陽老祖的眼眸中,同樣帶著喜色,鄭鳴的來歷他依舊不是太清楚,但是有一點卻是確定無疑:這個人死了,總歸比活著好。
    他準備笑一下,但是就在他準備笑的剎那,他卻覺得眼前一花,鄭鳴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不,應該說鄭鳴的虛影,本來應該消散在天地之間的,鄭鳴的虛影,這一刻,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虛影,比之剛才軒昊然施展的太皇真血之力,所衍化而出的上古帝皇身影還要淡薄,但是他真的出現了。
    就好像從另外一個空間走出來,鄭鳴的身軀,在開陽老祖的驚詫之中,緩緩的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依舊是青色的長袍,依舊是剛才的打扮,一切的一切,給人的感覺就是鬧鬼。
    軒昊然對于自己那龍生九子神通的威力,是最為清楚的,雖然此時他已經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到了躍凡三境,但是在自己這龍生九子的神通衍射而成的真龍之力下,就算是一個化蓮境的武者,也難以逃脫。
    鄭鳴,這個可惡的東西怎么可能逃脫!
    他的心中,充滿了不信,但是鄭鳴那熟悉的面容,卻讓他不得不接受這一個事實。
    “好一招龍生九子!”鄭鳴沉聲的稱贊,他這稱贊,是對軒昊然這一招由衷的稱贊。
    在軒昊然施展這一式龍生九子的瞬間,鄭鳴已經準備使用那九龍神火罩的英雄牌。
    只不過就在這時,他體內一道感應到危險的神符,卻在剎那間,生出了一道寶脈,也就是運用那神符之力,鄭鳴才躲過了龍生九子隱含的龍力。
    太陰真靈!
    混元太陰體,可化實為虛,在化實為虛期間,可謂是萬法不沾身。這枚存在于鄭鳴體內的混元太陰神符,一直都沒有被激活,衍生出寶脈,但是它卻擁有生出寶脈的基礎。
    那就是鄭鳴從白素貞的英雄牌上,得到的那一點太陰真靈。在感受到鄭鳴要遇到危險的時候,這已經被神符吞噬的太陰真靈,在寶符之外,衍生出了一條寶脈!
    雖然寶脈只有一條,但是這一條寶脈,卻可以讓鄭鳴將身體化實為虛半刻鐘。也就是說在這半刻鐘之中,所有攻擊,都難以落在鄭鳴的真身之上。
    不明所以的軒昊然,怔怔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鄭鳴,此時的他,手指在快速的顫抖。
    鄭鳴居然還活著,自己并沒有擊殺他!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一個個念頭,在軒昊然的心頭閃動,此時的他,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感覺!
    “軒昊然,你也接我一招!”鄭鳴說話間,朝著軒昊然跨出一步,滾滾的赤紅色光芒,從鄭鳴的身上綻放而出。
    一道道赤色的光芒,就好像一根根赤紅色的鋼針,朝著軒昊然飛射而去。這些赤紅色的針芒,雖然看上去并不是太多,但是一根一根,猶如天空中飄落的雨絲,連綿不絕。
    軒昊然揮動衣袖,讓自己的前方形成一片光幕,要將這無數的雨絲擋住,但是那用真元凝集而成的光幕,只是幾個剎那,就被連綿不絕的針影,打成了碎粉。
    站在連綿不絕的針影之中,鄭鳴本人好像化成了一道赤紅色的大日。在軒昊然再次揮拳的剎那,他同樣朝著軒昊然揮出了一拳。
    隱含著太陽神炎的一拳。
    軒昊然氣血翻騰,這一刻的他,就好像虛空之中的一個神帝,但是那連綿不絕的針影,讓他能夠做的,好像只有被動的挨打。
    “鄭鳴,這是你逼我的!”軒昊然厲喝一聲,一道赤紅色的血氣,從他的體內直沖而出。
    躍凡七境!
    軒昊然的力量,在剎那就,提升到了躍凡七境。他那手掌,已經完全化成了金色,隨即朝著鄭鳴緩緩的打出了一掌。
    這一掌很是緩慢,但是這一掌揮出,卻形成了一個黑白兩色的太極圓。
    虛空之中,所有的一切,伴隨著這一掌,都分成了兩段。無論是樹葉,還是塵土,都好像天生都是兩種物體粘合在一起,此時在軒昊然的掌力下,重新分散開來。
    “鳴少快退,這是分陰陽,這是太皇真血傳承的絕技,一掌分陰陽!”
    仲月明大喊,他的身體,更是瘋狂的朝著那掌力沖了過去。
    以仲月明的武技,他接住這一神通的可能性非常的小,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沖了過去。
    古之帝皇,分陰陽,定五行,演萬象!太皇真血傳承的神通之中,就有分陰陽!
    已經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躍凡七境的軒昊然,這一招分陰陽,可以說能夠將化蓮境的武者,直接分成兩段。
    鄭鳴看著仲月明沖出去的身影,他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感動,但是在這一刻,他想要出手拉住仲月明,卻是根本就來不及了!
    施展英雄牌,更是來不及!
    他的心中這一刻生出的,是悔恨,如果知道自己和軒昊然的比斗,竟然會讓仲月明斃命,無論如何,鄭鳴絕對不允許自己這樣做。
    大日如來,還是九龍神火!
    憤怒的鄭鳴,心頭閃過的是這兩張英雄牌,可是就在他準備施展的剎那,那本來已經將一丈虛空內的萬物,統統化成兩半的太極,卻在虛空之中斷裂開來。
    斷裂,真真正正的鍛煉!
    分陰陽的神通,被硬生生的停滯,軒昊然的臉色大變,不過瞬間,他的憤怒,就變成了恐懼。
    他感到,本來和自己猶如魚和水一般的虛空,在這一刻,卻生出了一種異樣,這虛空和他的關系,已經由魚和水,變成了魚和膠水。
    粘粘的膠水,不但難以呼吸天地之氣,甚至想要動彈一下,都變的艱難無比。
    他在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自己和鄭鳴的約定,心中念頭閃動之間,他身上的血氣,就直沖云霄。
    一個個上古圣皇的身影,不斷的出現在他的身后,軒昊然身邊百丈,已經被滾滾的皇威所籠罩。
    但是那些上古帝皇的虛影,比之剛剛他施展躍凡三境的時候,并沒有清晰多少,甚至最后一個出現在他右側,手持寶印的帝皇,身影更是變得極其模糊。
    他的神通,他參悟天地真意,孕育而成的神通,在這一刻,也完全被困頓在了體內。
    “法天象地,法身,這是真正的法身!”開陽老祖的頭頂,出現了一柄充滿了裂紋的元陽神斧,不過就算如此,開陽老祖身上的氣勢,也只有三丈方圓。
    和開陽老祖的境遇相比,更多人注意的,卻是法身這兩個字。在場的人,幾乎都知道法身為何物。
    但是他們更清楚,在當今天下,能夠修成法身境的,根本就沒有,大多數的人,之所以能夠生出法身,靠的完全就是能夠祭煉的神器。
    “哈哈哈,開陽,還算是有點見識!”一聲帶著三分怨毒,但是更多的卻是得意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軒昊然,開陽老祖等人的目光,幾乎同時朝著那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在他們的頭頂,一只拳頭大小的碧綠蛤蟆,正在慢慢的成型。
    這蛤蟆外形可愛,但是從這蛤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壓制著無盡的虛空。
    看到這蛤蟆的瞬間,開陽老祖的臉色就是一變,他手指著小小的蛤蟆驚聲的道:“你……你是九目妖皇,可……可你的眼睛,怎么只剩下一個!”
    九目妖皇,被萬象祖師元靈擊殺的九目妖皇!
    鄭鳴早就發現,這蛤蟆和九目妖皇很像,只不過他和九目妖皇不同的是,他只有一只眼睛。
    一只猶如珍珠一般的眼睛。
    “我就是九目妖皇,說起來開陽我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提前放我出來,還給我找到了如此好的對手,我又怎能解脫肉體的桎梏,晉身法身!”
    那小小的蛤蟆說話間,前爪朝著開陽老祖一點道:“為了感謝你,你去死吧!”
    開陽老祖是生神境巔峰,借助元陽神斧,更是偽法身境的存在。雖然現在他的偽法身境只有三成的力量,但是卻依舊不容小看。
    在小小的九目妖皇前爪點動的剎那,開陽老祖瘋狂的催動元陽神斧,在自己的身前,化成一片耀眼的紫光。
    紫色的光芒,猶如一座旋轉的巨山,讓人難以攻破,與此同時,開陽老祖的身軀,更是瘋狂的朝著軒昊然沖去。
    雖然軒昊然的修為不如他,但是他清楚,軒昊然的戰斗力,應該在他之上,自己只有和軒昊然聯手,才有可能從這個突然出現的蛤蟆手中逃出生天。
    可是,就在他沖出千丈的剎那,一條赤紅色的長舌,瞬間劃破虛空,直接將開陽老祖的身軀卷住。
    開陽老祖根本就來不及掙扎,整個人就已經隨著那赤紅色的長舌,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般的武者,這一刻根本就看不清開陽老祖是怎么消失的,只有鄭鳴和軒昊然少數幾個人,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開陽老祖被赤紅色的長舌,卷入小小蛤蟆的口中。
    “法身九等,你這法身,只不過是最次等的法身!”軒昊然在沉默了剎那,沉聲的朝著九目妖皇說道。
    咂巴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九目妖皇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爽利,它張嘴哈哈大笑道:“就算是最次等的法身,也比祭煉神器形成的偽法身強十倍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