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693 不破龍拳

  
    鄭鳴說出的話,給他一種想要仰天大笑的沖動,他現在,已經不是當年的軒昊然,他現在是太皇真血完全覺醒的軒昊然,他是威震日升域的軒昊然!
    他生神境所出的神通,可以鎮壓諸天,他可以挑戰法身,縱橫不敗。
    而現在,一個躍凡境的武者,竟敢對他如此大言不慚!
    要是一個普通的躍凡境,他根本就不會理會這躍凡境的話語,因為,躍凡境對他而言,就好像世間的螻蟻,這茫茫天下,又有什么人,會在乎一個螻蟻?
    但是鄭鳴不一樣,雖然他很想將鄭鳴看作一個螻蟻,但是,鄭鳴在他的面前,并不是一個螻蟻。
    鄭鳴曾經擊敗過他們數人的聯手,雖然百年過去,雖然軒昊然已經不是當年的軒昊然,但是他的心中,卻永遠有著一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心魔。
    那個化身為龍,英勇無敵的身影!
    現而今,已經比他不知道弱了多少倍的鄭鳴,突然告訴他,他收拾自己,只用一招,這讓軒昊然無法接受。
    但是他的心頭,卻又隱隱約約的覺得,在這種事情上,鄭鳴不可能對自己撒謊。
    要是真的,他憑什么一招擊敗自己,莫非他的手中,還有其他什么底蘊不成?
    開陽老祖和那身穿皇袍的男子,已經來到軒昊然不遠的地方,兩個人看向鄭鳴的目光,充滿了異樣。
    雖然鄭鳴的修為并沒有提升,但是他們已經從軒昊然的態度,改變了對鄭鳴的認知。
    這是一個巨孽!
    或者說,他是一個和軒昊然,和無缺戰皇等俯視九天的人物一樣,甚至還超越了他們的人物。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這樣一個人物,修為卻和軒昊然他們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差距,但是不管怎么說,鄭鳴曾經是一個巨孽,一個和現在巨孽肩并肩的人物。
    鄭鳴的話,給他們的第一感覺,并不是一種威脅,而是一種事實,特別是開陽老祖,他的心中,瞬間升起的,是鄭鳴施展金箍棒的情形。
    那朝天一棍,那幾乎將天地打成碎粉的一棍!那一棍打碎了開陽老祖心頭所有的驕傲。如果是那一棍的話,軒太皇,他能夠接住嗎?
    皇袍男子聽說過那朝天一棍,雖然他開始的時候,對于那一棍覺得是開陽老祖有夸張的成分,但是此時,聽著鄭鳴和軒昊然的對話,他對于開陽老祖的形容,卻相信了九分。
    那一棍,一直都沒有出現。如果說剛才,在萬象祖師的元靈消失之后,他們覺得鄭鳴已經是強弩之末,那么現在,他們就覺得鄭鳴一定還有余力。
    所以,他快速的朝著軒昊然傳音。
    軒昊然聽到皇袍男子的話語,眼眸中的凝重,更多了兩分,他看著立于眾人之中的鄭鳴,這一刻,再難以有任何小視的心思。
    “鄭鳴,也許你還有其他的手段,但是今日見面,我最想的,并不是和你生死一決。”
    軒昊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淡定的道:“我想的是,和你再打一場!”
    “我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到躍凡三境,不知道你可敢和我一戰!”
    壓制修為,只求一戰,這聽起來,絕對是一種大氣魄,但是實際上,明白的人卻清楚,這是一種大大的便宜。
    雖然,修為壓制了,但是他所掌控的真意法則并沒有改變,所以生神境的神通秘法,軒昊然依舊能夠施展的出來。
    沒有強橫的真元支撐,這等秘法的威勢,雖然也是十不留一,但是比起一般的武技來說,強得實在是太多了。
    這是不公平的!
    獨孤滅缺眼睛紅紅的看著軒昊然,這一刻的他,恨不得將軒昊然給撕掉。在他的心中,給了他傳承,并將自己一路從天恒神經之中帶出去的鄭鳴,就是他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他不容許有人侮辱鄭鳴,更不允許有人用這種看似公平的機會,暗害鄭鳴。
    “軒昊然,你算什么天下太皇,你又不是不知道,鳴少現在的修為……”話說了一半,獨孤滅缺就有點說不下去了,他要指出鄭鳴和軒昊然的差距,但是當話說了一半的時候,他卻覺得,自己說不出來了。
    是真正的,難以說出來了。
    鄭鳴拍了一下獨孤滅缺的肩膀,淡淡的道:“是兄弟,就相信我。”
    他越過獨孤滅缺,淡淡的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我倒要看看,你軒昊然,這些年來,究竟有沒有進步。”
    軒昊然的眼眸中,升起了熊熊的戰意,當年,他在鄭鳴的面前一敗涂地,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雖然現在,在修為上,他依舊不如姜無缺,但是真正將無敵的風姿印入他心頭,讓他感到難以超越的,還是鄭鳴。
    百年滄桑,他的心中一直都憋著一股勁,就是想要和鄭鳴再見面之時,能夠一較高低。
    不過,他雖然有這種想法,但是他的心中,卻同樣有著一種擔憂,在他看來,鄭鳴這些年雖然一直都沒有出現,但是鄭鳴得到四大傳承,修為一定會突飛猛進。
    在鄭鳴出現的時候,他的修為,說不定遠在自己之上。
    他和姜無缺雖然不經常見面,更很少提起鄭鳴,但是在平常的蛛絲馬跡之中,軒昊然卻能夠感到,姜無缺對于鄭鳴的恐懼。
    現在,鄭鳴終于出現了!而且還是以一種自己想都沒有想到的虛弱的狀態出現的。這怎不讓他的心中,有一種烈火焚燃的感覺!
    他要將鄭鳴踩在腳下,只有這樣,當年留在他心頭,讓他永世難以忘記的記憶,才會消散;心頭那股執念,才會變得無比的通達。
    他本來沒有想和鄭鳴這般看似公平的一戰,但是剛才鄭鳴的一句話,卻讓他的心中升起了這個念頭。
    本來,這只是一種策略,但是當真正面對鄭鳴的瞬間,他的心,卻開始熊熊燃燒。
    他軒昊然,一定要在這看似平等的機會之中,將鄭鳴打的俯首求饒,只有這樣,他的念頭才可能通達。
    快速的伸手,軒昊然在自己的身體上一連點了十三下,這十三下,快如閃電,剎那功夫就完成了。
    而就在這十三下點過之后,軒昊然的氣息,就從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霸道,變成了柔和。
    不,應該說他的氣息依舊,變的是他的氣勢,因為修為的降低,他雖然依舊是他,但是難以給人一種手指輕彈,就能讓一切灰飛煙滅的氣勢。
    躍凡三境。
    這就是躍凡三境的軒昊然,獨孤滅缺等人,都快速的用自己的神識掃向軒昊然,以確定軒昊然的修為。
    三道寶脈,軒昊然此時,是躍凡三境。
    鄭鳴心中的熱血,也在翻騰。這些天,雖然利用英雄牌,讓他在萬象門的地位蒸蒸日上,讓他的聲望值一日千里,但是作為一個武者,鄭鳴似乎更喜歡用自己的拳頭,掙出屬于自己的地位。
    特別是現而今,重見當年的軒昊然,他胸中的戰意,變的更加的狂暴。
    十三混元寶體,雖然自己只是貫通了幾個,但是今日,也該是拿出來展現一下的時候了。
    鄭鳴昂首看天,戰意沖霄漢!
    “鄭鳴,接我一拳!”軒昊然長嘯一聲,人如金龍,咆哮而至,偌大的拳頭轟出,五道金色的龍影,隱含著一拳之中。
    “不破龍拳!”在這一拳轟出的瞬間,那皇袍男子就驚呼一聲道。這不破龍拳,乃是太皇真血修煉到躍凡境之后的傳承武技。
    一直以來,這不破龍拳,就有一種說法,那就是一境一真龍!現在,軒昊然以躍凡三境之力,卻是一拳打出了五條咆哮的金龍,可見他對不破龍拳的掌握,已經到了一種登峰造級的地步。
    開陽老祖目光深邃,雖然現在軒昊然的這種攻擊,難以動彈他分毫,但是他卻從這不滅龍拳之中,感到了一種屬于軒昊然獨有的意境。
    一種對掌天控地,君臨天下的意境。
    在這種意境之下的不破龍拳,已經不能夠稱它為不破龍拳,因為它的威力,遠在不破龍拳之上。
    鄭鳴是真正的躍凡三境,他怎么可能接得下這驚天動地的一擊呢?軒昊然出手無情,莫非他要在第一拳,就直接將鄭鳴擊倒嗎!
    獨孤滅缺等星辰衛,一個個睜大了眼眸,他們怎不明白,這一拳所隱含的威勢。
    在這一拳之下,化蓮境以下的武者,最好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退!有多遠,就退多遠。
    也許,只有琉璃圣皇清舒公子,將琉璃圣體使出,才能夠在同級別上接下這一拳。
    軒昊然揮出這一拳,要的并不是一拳就擊敗鄭鳴,他要的是一種碾壓的態勢。
    他要用自己的實力,讓鄭鳴明白,在自己的手下,他只有被碾壓的份兒!
    鄭鳴一定會退,那么自己就讓他一直退,直到退無可退的情況下,在他的心頭,留下自己無敵的姿態!
    這個念頭一生出,就好像一個魔鬼,在軒昊然的心頭環繞,讓軒昊然難以自己。他已經準備好了,在這一拳鄭鳴躲避之后,自己接下來,還是用拳。
    用這不破龍拳,讓鄭鳴存活在自己的壓力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