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692 殺你只用一招

  只不過,就在他的條件將要說出的瞬間,他的話語突然停了下來,那好像山河崩殂,斗轉星移,也難以有半點變幻的神色,一下子凝固在了那里。
    他的手指,緊緊的指著那個人!顫抖,軒昊然的手在顫抖,不,應該說,軒昊然整個人,此時都在顫抖。
    萬象門下,江遠和段云崖等知道軒昊然身份的人,這一刻都十分的好奇,他們想要知道,軒昊然在這個時候,究竟看到了什么,竟然露出如此吃驚的神情。
    這種神情,可以出現在一個普通的武者身上,也可以出現在一個宗門的宗主身上,甚至可以出現在生神境的老祖身上,但是,它不應該出現在軒昊然的身上。
    一代太皇軒昊然,在無缺戰皇的坐下,好像一字并肩王一般的存在,他就算是山崩地裂,也不應該露出任何的異樣。
    是誰,竟然讓軒昊然變成這樣。
    銘陣傳送的手段雖然神奇,但是這一刻,銘陣所傳播的畫面之中,卻沒有那個人的身影。
    是誰,這究竟是誰,不少人都恨不得在這個時候,直接突破銘陣,去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哈哈哈哈!”一陣爽快的笑聲,猶如九天龍吟,方圓千丈的虛空,在這大笑之中,都開始顫抖,一道道大道紋路,伴隨著這笑聲生成于虛空之中。
    一時間,這天,這地,有的只是這充斥在天地之間的笑聲。這笑聲連綿不絕,遙遙聽去,一如大道雷音。
    “你……你……你,真的是你!”當這笑聲結束的時候,軒昊然終于開口了,他手指的方向,他所指的人,在這一刻,變的無比的清晰。
    鄭鳴!
    軒昊然手指的那個人,赫然是鄭鳴,雖然有些人的心中,好像已經有一些準備,但是當他們真的看到軒昊然如此失態的指著鄭鳴,依舊神色僵硬了起來。
    不少人已經開始猜測,鄭鳴是琉璃圣皇的私生子,但是琉璃圣皇本人,也不見得能夠讓作為一方王者的軒昊然如此的失態,如此的放聲狂笑。
    鄭鳴看著軒昊然,神色平淡的道:“自然是我,軒昊然,多年不見,看來你威風了不少。”
    “哈哈哈,威風,我軒昊然自然是威風,你能夠看得出來嗎?我乃是生神境中期的修為。”
    “當年在天恒神境之中,雖然我一無所得,但是依靠我體內的太皇真血,我一路走來,百年時光,還是走到了現在 !”
    “生神境,我現在是生神境,而你呢?你……你還是當年的你么?”軒昊然手指著四方天地,大聲的道:“天地滄桑變化,而你依舊!”
    “你還是那個橫掃四方,鎮壓一個時代的鄭鳴嗎?”
    段云崖和江遠的目光,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他們的眼眸中,生出的都是疑惑。
    橫掃四方,鎮壓一個時代!
    這個目標,幾乎是無數人的夢想,但是這種事情,能夠做到的,卻很少很少。當今天下,就算擁有無缺戰體的姜無缺,也不能號稱鎮壓一個時代。
    但是,軒太皇,這位擁有七大黃金血脈之中太皇真血的傳人,竟然親口承認,這個鄭鳴,鎮壓一個時代。
    如果軒太皇說的是真的,那么,這豈不是意味著,無缺戰皇,擁有無上道身的崔瑩,都被此人鎮壓過?號稱煉體第一,琉璃無敵的琉璃圣皇,同樣要屈居此人之下嗎?
    死一般的靜寂,出現在碧翎山前。雖然此刻,已經沒有了碧翎山的山體,但是在無數人的心頭,這里依舊是碧翎山,依舊是海天一線的碧翎山。
    “軒昊然,當年被鳴少打的猶如喪家之犬的是誰,當時,你怎么不這么氣勢!”仲月明頑強的挺直自己的身軀,他正視著軒昊然一字一句的道:“我相信,就算鳴少喪失了不少東西,但是他依舊是鎮壓九天十地的那個人。”
    “你給他提鞋都不配!”
    “哈哈哈,仲月明,平時我覺得你這個家伙并不是太靠譜,但是現在看來,我這是冤枉你了,你是一個好兄弟,等以后有機會,咱們喝一場,不醉不休!”
    “軒昊然,你牛什么,當年要不是鳴少手下留情,哼哼,這天下,不知道還有沒有你!”
    “就連姜無缺和崔瑩,都飲恨在鳴少的手下,你姜無缺算得了什么東西!”
    一聲聲喝罵,從獨孤滅缺等星辰衛的口中吐出,他們雖然已經受傷,但是此時,他們依舊將鄭鳴緊緊的圍在一起,他們要用自己的生命,捍衛他們的恩人。
    軒昊然并沒有生氣,他更沒有理會那些喝罵,他看著鄭鳴,哈哈一笑道:“鄭鳴,我只想和問你一句,你現在,可敢接我一招嗎?”
    “不,應該說,你能夠接得住我一根手指嗎?只要你能夠接得住我一根手指,我軒昊然以后無論在何處見到你,都給你跪下請安。”
    “當然,你要接不下,我也不會殺了你,我更不會對你有任何的羞辱,甚至,我只要你說出,你接不下,我就可以讓你離去。”
    “不但是你,就算是獨孤滅缺他們,我也可以讓他們離去,哈哈哈,我這個人說到做到。”
    軒昊然的神色,慢慢的恢復了平靜,他遙望虛空,就好像一個走過了永夜的王者,正在巡視自己的領域。
    “就算是無缺戰皇見到你,一定不會對你動手,有些人,雖然囂張一時,但是最終,我們要看的是誰能夠笑到最后。”
    囂張一時,笑到最后,這些話,軒昊然雖然沒有點名,但是在場的人,不,應該說所有聽到的武者,都能夠明白,軒昊然這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從剛剛軒昊然的話語之中,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接受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鄭鳴的身份,應該是一個可以和琉璃圣皇,和無缺戰皇并列,甚至是比他們更高一等的人物。
    但是現在,那些本來被他壓在身下的人物,一個個都已經成為了天地巨孽,成為了掌控蒼生的強者,而鄭鳴,只不過是一個躍凡三境 。
    躍凡三境雖然不錯,但是這躍凡三境,又如何能夠和生神境相比?如何和軒昊然,如何和姜無缺他們相比?
    不殺,不為難,聽上去是一種寬厚,但是實際上,這是一種刀,一種割在人心頭的刀。
    這柄刀,傷人,傷心,傷肺!
    獨孤滅缺的臉色一變,他雖然不知道鄭鳴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一點,那就是鄭鳴的性子。
    那個橫掃四方的鳴少,能夠受得了這種挑釁嗎?
    “軒昊然,聽說你的太皇劍,可以破盡世間萬法,今日,我等兄弟,就要用諸天星辰大陣試一試,你的太皇劍,是不是浪得虛名!”
    強忍著自己身子的騰空,獨孤滅缺傲然邀戰,這一刻的他,就好像天地之間的一尊神靈,一尊充滿了熊熊戰意,永不低頭的戰神!
    邀戰,獨孤滅缺此刻在向軒昊然越戰!雖然這種邀戰,獨孤滅缺沒有絲毫勝算的把握,但是他依然向軒昊然發出了邀戰。
    獨孤滅缺雙眸如電,戰意如潮,也就在這一刻,他身上的傷勢,好像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無數人的眼中,這就是一場明知必輸的邀戰,但是獨孤滅缺,還是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
    一個,兩個,三個……
    在獨孤滅缺的身后,一個個星辰衛士站了出來,他們雖然在剛才的碰撞中,身上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傷害,但是這一次,他們的戰意,卻無比的洶涌。
    他們站在獨孤滅缺的身后,他們的目標,同樣只有一個!
    軒昊然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雖然他可以一招之間,將獨孤滅缺等人滅殺,但是此刻,獨孤滅缺等人表現出來的精神,卻讓他從心底生出了一種畏懼。
    這種叫做畏懼的東西,讓他感到害怕,感到……
    “好好好,既然你們決定替死,那么我軒昊然,就只有……”
    就在軒昊然的話語要說完的剎那,鄭鳴緩緩的走了出來,他拍了一下擋在自己近前仲月明的肩膀,淡淡的道:“我殺你,只需要一招!”
    這句話,他是對軒昊然說的!
    在重新回到日升域的日子里,鄭鳴覺得,自己可以冷靜的面對一切,但是軒昊然的挑釁,卻讓他感到,他的心中,同樣存在著一種爭勝之心。
    這是一種,一生不弱于人的爭勝之心,是一種滄桑變動,我心永久的爭勝之心。
    雖然此刻,鄭鳴自己在修為上趕不上軒昊然,但是鄭鳴依舊有著屬于自己的驕傲。
    他不允許有人,為了自己而灑出熱血,他鄭鳴的榮譽,要用自己的血和汗來維護。
    一招!
    這是剛剛,軒昊然對鄭鳴的要求,只要鄭鳴接住他一根手指的攻擊,他就保護鄭鳴的平安,而現在,鄭鳴卻告訴他,殺他只需要一招。
    這句話,給不少人的感覺,就是一只兔子,在告訴一頭巨龍,殺他只需要一招。
    但是,這句話,卻讓不少人的神色,變得無比的鄭重,這其中,最為鄭重的,就是軒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