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689 星辰衛


    站在開陽老祖身邊的皇袍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顯然,對于這星辰衛,他有一種深深的畏懼。?<[?〔<]
    開陽老祖的臉色,同樣一變,平時,他滅殺諸多化蓮境,一如土狗,但是現而今,隨著上百星辰衛的出現,他的神色顯得無比的鄭重。
    “三百星辰衛,可橫掃天下!”
    說完這句在整個日升域早已是老生常談的話,開陽老祖朝著皇袍男子道:“太皇他什么時候到?”
    “快了,我大哥說,他正在使用跨越銘陣,最多半個時辰,就能夠趕到這里。”皇袍男子說到此處,臉上露出了一絲埋怨的道:“那九目妖皇被滅殺,我大哥來了,還不知道會不會怪我們兩個辦事不力。”
    開陽老祖此時,神色倒是淡定的道:“九目妖皇雖死,但是以他這等級別的存在,就算被滅殺,也要留下多年修煉而成的神種!”
    “只要我們得到它的全部神種,比起捉拿九目妖皇,應該更加的有用。”
    皇袍男子的眼眸中,好像又燃起了一絲光亮,迫不及待的問道:“你說這九目妖皇能夠產生神種?”
    “這個自然!”
    開陽老祖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那依舊在不斷出現的星辰衛身上道:“關鍵是莫要讓那些神種,落入星辰衛的手中。”
    黃袍男子看著越來越多的星辰衛,重重的用拳頭在白玉做成的桌面上砸了一下道:“就算大哥趕不到,我也能夠將這些星辰衛拖住半個時辰。”
    “只不過,到時候需要老祖出力了。”
    開陽老祖雖然很不情愿,但是此時,也是別無選擇,只能敷衍:“自當盡力!”
    “三百六十五個星辰衛已經到齊,接下來,我倒要看這個鄭鳴,是不是還有手段。”皇袍男子看著最后一道銀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話語中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
    三百六十五星宿大陣,乃是琉璃圣皇坐下殺傷力最強的大陣之一,傳說之中,當年就算是無缺戰皇姜無缺,在遇到這大陣的時候,也選擇了退避三舍。
    連無缺圣皇都要退后的大陣,鄭鳴一個躍凡三境的存在,又怎么應對。
    他的烈火旗已經用完,萬象祖師的元靈,更是在最后關頭,和九目妖皇同歸一盡。
    現在的他,有的只是自己的修為。
    太玄春秋在最后一個星辰衛出現的剎那,目光中多了一絲得意,他背著手,目視著正在看向已經占據了萬丈方圓虛空星辰衛的鄭鳴道:“這就是琉璃圣皇坐下的三百星辰衛,你想必一定聽說過他們。”
    “現在,給你一個機會,立刻跪下請罪,然后將那九目妖皇的神種交出,可以對你從輕落。”
    “要不然,整個萬象山,雞犬不留!”
    一揮手,太玄春秋再說出雞犬不留幾個字的瞬間,整個人是那樣的意氣風,是那樣的氣貫長虹!
    他這個時候,徹底感到了,自己一聲令下,足足可以讓天下為之變色的力量。
    雖然這股力量,并不屬于他,但是這股力量,卻讓他深深地迷醉,而且,他的心中,也有了一種將這股力量,剽竊到自己手中的想法。
    “三百星辰衛!琉璃圣皇的三百星辰衛!”江遠的聲音中,帶著驚恐的道:“鄭鳴膽大妄為,這一次,他惹下大禍了,說不定,咱們整個宗門都保不住!”
    而段云崖則冷冷一笑,淡淡的道:“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
    “有了祖師的庇護,鄭鳴就目空一切,他這種行為,不但會給自己惹來麻煩,還會給咱們萬象門招惹禍端!”
    張云天怒視著段云崖,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反駁道:“師叔,鄭鳴剛剛,可是為了咱們宗門,死戰九目妖皇,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他!”
    段云崖哼了一聲道:“是他在大戰九目妖皇嗎,是咱們祖師的元靈,就算沒有他,祖師的元靈,也會出手。”
    “現在好了,祖師的庇護已經沒有了,但是他惹下的禍端卻出現了,咱們萬象門在他的手中,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說到此處,段云崖有些氣急敗壞的道:“沒有這個惹事的鄭鳴,咱們萬象門,絕對會比現在更好!”
    不少人此刻沉默了,雖然他們有所懷疑,但是更有人覺得,好像段云崖說的也不無道理。
    沒有鄭鳴,他們祖師的元靈也會出現,那被他們稱為擎天柱的巨棍,也會橫掃九目妖皇。
    可是現在,三百星辰衛的出現,讓他們感到了深深地危機感,畢竟,這是琉璃圣皇橫掃天下的力量之一。
    不少人的目光,這一刻落在了寶鏡之中,正立于虛空之上,靜靜的看著三百多星辰衛的鄭鳴。
    鄭鳴此刻,卻是笑了!
    鄭鳴笑得無比的燦爛,鄭鳴的笑容,看在不少人的眼中,是那樣的讓人舒坦,但是開陽老祖等人,在看到鄭鳴笑容的剎那,卻覺得鄭鳴瘋了。
    這個不知輕重的家伙,面對星辰衛的壓力,莫非真的瘋了不成,要是成為一個瘋子,那就不好玩了。
    “師姐,我師兄是不會敗的,那些星辰衛,奈何不了他的。”木婉兒緊緊的攥著自己身邊女子的手,聲音里都是顫抖。
    她雖然看不到,但是卻能夠從四周人的動靜之中,感受到鄭鳴面對的情形,但是哪怕在這種時刻,她也堅信,鄭鳴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事情。
    女子笑了笑,對木婉兒柔聲的安慰道:“宗主自然不會有問題,他又祖師庇護呢!”
    但是女子的心,卻是忍不住怦怦直跳,她雖然沒有見過三百星辰衛,但是卻聽說過他們,知道他們橫掃四方的英勇事跡。
    對于這傳說之中,琉璃圣皇橫掃四方的隊伍,她一直都懷著一種崇敬的心理,卻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宗門,會有和這些人為敵的一日。
    三百星辰衛!
    琉璃圣皇橫掃天下的三百星辰衛來了,那個挽救了自己的宗主,即將面對三百星辰衛,他能行嗎?他在這個時候,還能夠笑得出來,這笑,代表的究竟是什么。
    一個個念頭,從女子的心頭掠過,她猜不出鄭鳴什么意思,只是,她緊緊的攥著拳頭。
    不少人都看到了鄭鳴的笑容,皇袍男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疑惑,隨即不屑的道:“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在故作鎮定,呵呵!”
    開陽老祖冷哼一聲,很是沒有風度的道:“有些人,就是不到南山不回頭。”
    至于太玄春秋,對于鄭鳴的笑容則是非常的不爽,他朝著虛空一揮手道:“布星辰大陣,使用星辰之力,讓他跪在地上,看他還笑不笑的出來。”
    三百星辰衛的周天星辰大陣,號稱可以硬撼生神境巔峰,那星辰之力所星辰的領域,一般化蓮境的武者,根本就難以在中間站立。
    星辰引力,可以讓人失去反抗的力量。
    太玄春秋以前,曾經吃過星辰引力的虧,所以這一次,他第一時間想到了星辰引力。
    他要讓這個對他不敬,讓他吃了虧的人,跪在星辰引力之下,永無翻身的可能!
    三百星辰衛,此時大多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看著鄭鳴,雖然這個人和他們心中那個至高無上的人長的差不多,但是他們絕對不會認為,這個人就是他。
    他不應該是躍凡三境!
    他應該高居九天之上,他應該舉世無雙,他應該偷天換日,他應該……
    在這些星辰衛的心頭,他們覺得,自己一定會重新遇到這個人,但是他們并不認為,自己遇到鄭鳴,會是現在這種情形。
    他們聽從太玄春秋的召喚而來,在見到這個人的剎那,他們就有一種驚駭。
    但是最終,這種驚駭,就化成了一個想法,那就是這世間,竟然有如此相像之人。
    而在聽到太玄春秋的命令之后,他們沒有一個人動彈,并不需要任何的指示,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命令,他們一動不動,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
    并不是說,他們想要違反太玄春秋的命令,而是就算琉璃圣皇姚樂清舒,也不能命令他們,對待一個如此像鳴少的人。
    雖然他不是鳴少,但是他長的和鳴少是如此的相像,那么世間,就沒有人能夠讓他下跪。因為,讓他下跪,就是對他們心中那個人最大的侮辱。
    太玄春秋的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他本來就對這些星辰衛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而憤怒。
    現而今,這些星辰衛,竟然明目張膽的,不聽他的命令,實在是可惡至極!
    “你們還不行動,莫非是想要造反不成?”太玄春秋說話間,手中多出了一枚玉牌。這是一枚用無暇美玉雕刻而成的令牌,而這令牌代表的,是姚樂清舒!
    本來,太玄春秋的手中,是不應該出現這塊令牌的,但是他的姐姐擔心他在執行命令的時候,難以指揮星辰衛,就將這塊圣皇令交給了他。
    雖然這塊令牌,并沒有太大的法力,但是他代表的是姚樂清舒,是一代圣皇姚樂清舒。
    星辰衛是姚樂清舒的星辰衛,在見令如見姚樂清舒的令牌之下,星辰衛沒有選擇。
    高高的昂起那面令牌,太玄春秋意氣風,他甚至覺得,剛剛所有的羞辱,這一刻自己都能夠找回來。
    鄭鳴沒有看那面令牌,他在看著一個個露出面容來的星辰衛。這些星辰衛的臉大多讓他感到陌生。
    畢竟,百年已過,畢竟當時,他并沒有用心的將每一個人的面孔記在心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