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684 天上地下至尊如來

  至于巨大樓船之中的開陽老祖,眼眸中寒光卻越加的冷厲,他冷聲的道:“不知道天高地厚,難道他真的以為,那九目妖皇,就只有這般的手段嗎?”
    “控制水流,只不過是九目妖皇九大神通之中,最不起眼的一個,哼哼,他覺得自己的火焰厲害,等一下就有他哭的時候。”
    在那位身穿龍袍的男子朝著開陽老祖看來的時候,開陽老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急促的道:“太陰之水,這九目妖皇最大的神通,是他的太陰之水。”
    太陰之水,號稱天下萬水之母,只需要一滴,就有萬斤之重。而且這太陰之水,號稱滅盡世間萬火,在這日升域,都是價值連城的瑰寶。
    只不過這太陰之水平時隱藏在天下萬水之中,提煉出一絲,都無比的艱難,更不要說用太陰之水作為武器。
    這九目妖皇,竟然有太陰之水,而且他的神通之中,竟然可以掌控大量的太陰之水。
    那黃袍男子,此時看相九目妖皇的目光,就仿佛看到了一塊鮮嫩非美的肉,想要一口吞下去。
    也就在此時,九目妖皇巨大的妖身,開始輕輕的顫抖,那足足有百丈方圓的腹部,更是快速的起伏。
    雖然這只是九目妖皇本身的變化,但是在眾人的眼中,卻猶如狂風暴雨的準備。
    鄭鳴神色淡然,他手持都天烈火主旗,繼續催動著三十六個巨大的火團,蒸發著那逐漸下落的水面。
    但是他的心中,此時卻調出了自己的聲望值系統,在這一刻,他想著是不是再找出一張厲害的英雄牌來。
    都天烈火大陣雖然厲害,但是仿佛也只能焚山煮海,至于接下來的情況,鄭鳴覺得沒有把握。
    “嗚嗚嗚!”什么情況,鄭鳴剛剛調出自己聲望值的界面,臉上就露出了驚訝!
    青色聲望值三千二百三十五,這個基本上沒有怎么漲,但是黃色聲望值,此時卻已經達到了三千二百萬之巨。
    不算是鄭鳴用過的,黃色的聲望值,竟然一下子漲了一倍多,他奶奶的,兇殘的很啊!
    至于紅色的聲望值,鄭鳴對于眼前的數字,有一點發暈。四十億,竟然是四十億!
    后面的零頭,鄭鳴已經沒有心思看了,四十個億的紅色聲望值,實在是牛到了家。
    嗚嗚,想誰是誰,可以老君,可以道祖,可以菩提,可以接引,更可以一句道友與我有緣,就可以將人直接帶走。
    實在是太爽了,雖然不是洪荒,但是更勝洪荒啊!
    來一張,老子如此多的聲望值,怎可以不來一張。唔,鴻鈞道祖,就他老人家了。
    這個念頭一生出,鄭鳴就直接豪氣的扔出了十億紅色的聲望值,現在他老人家聲望值足夠,那里還懼什么金蓮大圣,有鴻鈞在手,金蓮大圣那妖孽要是不知道深淺,直接滅了那廝再說。
    可是當鄭鳴心頭期盼那高臥九重云,蒲團了道真的鴻鈞道祖時,那英雄牌的系統卻一直都沒有動彈。
    什么情況,為什么我要的鴻鈞老祖沒有出現,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玩我嗎?
    就在鄭鳴心頭氣憤不已的時候,一道信息出現在了他的心頭,看到這信息,鄭鳴徹底有一種自己日了狗的感覺。
    原來,這信息上,只有一行字:經確認,鴻鈞道祖乃是洪荒牌人物,運用想誰是誰技能,您的聲望值不夠。
    大爺的,鴻鈞道祖明明在封神上出現了好不好,怎么是洪荒人物,你太奶奶的,也太不把豆包當干糧了。
    心中雖然氣憤,但是鄭鳴知道,自己找一個系統抗議,沒有什么用處。你不是不讓我抽鴻鈞嗎?得,老子要三清行不行,太上道祖,俺喜歡你。
    不就是十億聲望值嗎,我有四十個億,這一次,一定要湊夠三清,三十個億聲望值而已嗎?
    太上道祖,等你好久了!
    就在鄭鳴心中憤憤不平的等待自己心頭出現太上道祖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心頭又出現了一行字。
    “太上道祖同樣是洪荒人物,您的聲望值不足,請不要隨意使用想誰是誰技能。”
    “嗚嗚,日了狗了,這還讓人活不活了!”
    鄭鳴心中一陣的哀怨,太上老君明明在封神之中出現,為什么想誰是誰,竟然成了洪荒牌。
    不行,再換一個,元始天尊,唔,還是這樣,再換一個,老子就不信通天教主還不行。
    雖然鄭鳴上了憋勁,但是實施卻冷酷的告訴他,有時候,光有倔強,真的不行啊!
    尼瑪,通天教主,洪荒牌,接引道人,洪荒牌,準提道人,還是洪荒牌。那個女媧也是洪荒牌,伏羲也是洪荒牌,就連黃帝都是洪荒牌……
    這日子,真的沒有辦法過了!
    鄭鳴心中不爽,嘴中罵道:老子這次拼了,我就不信,如來佛祖他也是洪荒牌!
    也就在這句話罵出的剎那,鄭鳴的心頭,就出現了一張英雄牌,這是一張金光閃閃的英雄牌。在那英雄牌上,滿臉慈悲的如來佛祖,正笑吟吟的盤坐在蓮臺上。
    如來佛祖,自己竟然真的將這位圣人之下的第一人抽到了手中,鄭鳴的臉上,瞬間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十億紅色的聲望值花了出去,但是如來佛祖,這可是如來佛祖啊!
    激動不已的鄭鳴,剛剛準備看如來佛祖究竟有什么技能,卻聽耳邊有人冷聲的道:“給我破。”
    伴隨著這話語,就聽虛空之中響起了一道雷鳴。伴隨著雷鳴,一道灰色的細流,朝著一團都天烈火直接罩了下去。
    都天烈火,同樣是世間少有的火焰,焚山煮海,遇水不滅,威勢驚人,但是這也要分為什么水。
    太陰之水號稱天下萬水之母,自然不是吹的,在九目妖皇噴出這一團水的瞬間,那本來猶如驕陽一般的都天烈火,竟然瞬間萎靡了大半。
    都天烈火比不過太陰之水,這一下,不少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因為他們不少人的性命,都寄托在鄭鳴的手中。
    那偌大的九目妖皇,在那團太陰之水從都天烈火上掠過的剎那,就只巨眸中,就閃出了森森的殺意。
    太陰之水乃是它最重要的東西,現在在鄭鳴的逼迫下,不得不施展出來,但是這對于九目妖皇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屈辱,他絕對不能就這樣放過鄭鳴。
    伴隨著九目妖皇大嘴張動,那一道兒臂粗細的太陰之水,就仿佛一條靈蛇,再次朝著都天烈火撲了過去。
    也就是幾個剎那功夫,三十六團都天烈火,就黯然了一半,甚至那三十六桿都天烈火旗,都黯淡了三分。
    “小子,再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歸附于我,我就饒你不死!”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再次從九目妖皇的口中傳了出來。
    鄭鳴現在心中無比的淡定,雖然他還沒有想施展如來佛祖,但是擁有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在手,這么一個九目妖皇,那還不是翻手就可以拿下。
    當然,最好還是不要驚動金蓮大圣那廝,要不然的話,如來佛祖恐怕打不過他。
    鄭鳴雖然修為和圣人級別的差距很大,但是憑借著和金蓮大圣一戰,他已經感覺到了圣人和非圣人直接的差距。
    這種差距,并不是修為和一兩件法寶可以彌補的。
    用誰對付這九目妖皇呢,丁隱嗎?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準備使用丁隱的英雄牌。
    雖然丁隱并不一定能夠獲勝,但是那血影大法,卻也不見得就會輸。心中主意打定的鄭鳴,剛剛準備點開丁隱的英雄牌,卻陡然看到了丁隱旁邊的一張英雄牌。
    王道靈!
    這家伙的本體也是蛤蟆,不知道和這九目妖皇比斗一番,究竟勝負如何。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鄭鳴那點向丁隱的手指,直接變成了王道靈。
    伴隨著一道金光閃爍,王道靈的英雄牌已經沒入鄭鳴的體內。對于這王道靈,鄭鳴一直覺得這廝應該不是太強,畢竟在他看到的連續劇中,此人很容易就被青蛇給宰了。
    可是在使用了王道靈英雄牌的瞬間,鄭鳴就感到自己體內有一種磅礴的力量。
    這股力量,比之自己體內的真元,何止是強大十倍,不過和這些相比,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頭竟然出現了兩種法術。
    撒豆成兵,請神術。
    想到請神術,鄭鳴就看到那已經有些開始敗退的都天烈火,既然這些都天烈火仿佛難以克制那太陰之水,自己就試一試這所謂的請神術。
    法力催動,鄭鳴手指在虛空之中快速的劃動。
    在外人的眼中,此時的鄭鳴,就仿佛得了羊角風一般,因為他劃動的手指,實在是沒有任何的規律。
    “這……宗主這是在干什么,他剛才劃的是什么,莫非是什么銘陣嗎?”
    萬象門之中,有人滿是疑惑的問道。
    可惜,沒有人回應,因為對于鄭鳴此時究竟是是很贊的什么手段,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干說得清。
    都天烈火,此時已經被那九目妖皇的太陰之水壓制,雖然三十六團巨大的火球,并沒有被完全那太陰之水澆滅,但是一團團已經變的只有拳頭大小。
    而一旦這這三十六個火團熄滅,那都天烈火大陣,也就算是被人給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