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82 一縷都天火須臾焚江河

  九目妖皇的九只眼睛,全部都瞪大了一倍,它乃是這片海域之中群妖的皇者,就算是被困多年,但是他心中的傲氣,不但沒有消散,甚至還增加了不少。這一次提前破禁而出,他要大開殺戒,他要一洗當年的恥辱。
    他來到萬象門,除了自己的承諾之外,更要立威!
    現在,一個螻蟻竟然大言不慚讓它當坐騎,實在是可惡至極。
    “無知小兒,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你給我去死吧!”九目妖皇說話間,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巨吼,伴隨著這吼聲,一道藍色的光芒從它的身上飛出。
    這藍色的光芒沒入大海之中,讓那本來就起伏的波濤,瞬間卷起了萬丈方圓的漩渦。
    萬物在這漩渦之中崩碎,而這漩渦,更是在中心的位置逆向而起,沖天萬丈。
    最終,那漩渦之中的東西,在虛空之中顯露了出來,是一柄長有百丈,殺意沖天的巨刀。
    巨刀橫斬,虛空破碎。
    雖然是隔著光幕,隔著萬里的虛空,但是在看到那俱到的餓瞬間,不少的武者,直接吐出了鮮血。
    他們看到的,不是巨刀,而是充滿了殺意的道紋,這種道紋,震懾了他們的心肺,讓他們一時間,都沒有反抗之力!
    而巨刀,這一刻已經落下!
    千里之外的海面上,一座占地有百丈的巨舟,懸浮在虛空之中。舟上宮殿林立金珠銀鏤,氣象萬千!
    偌大的宮殿內,一對對持戈武士來回走動,這些武士一個個身強體壯,目光炯炯有神,他們每一步踏出,都無比的一致,給人的感覺,就是同一個人。
    雖然他們如此多人,但是他們走動的氣勢,卻給人一種同一個人的感覺。
    這些武士,修為最低的也是三品宗師境,他們放在一些凡人的國度,那都是高人一層的存在,但是此時,他們只能夠作為普通的士兵。
    最普通的,用來巡視的士兵。
    高大的寶殿之中,一座雕刻著九條金龍的寶座,散發著一種震懾人心的威勢。
    如果人間帝皇坐在這樣的寶座上,恐怕還沒有等發號施令,就會被這寶座上發出的威勢,直接嚇破心神。
    此時寶座空虛,在寶座的左右兩邊,卻有兩個身影侍立,其中一個須發皆白,一身葛袍,給人一種飄然物外的感覺。
    而另外一人,雖然年歲比這葛袍老者差了不少,但是在氣勢上,卻更勝葛袍老者兩分。
    但見他龍眉鳳目,雙眸閃動神光,散發著咄咄逼人的氣息。
    此時兩個人并沒有說話,只不過他們的目光,都落在那懸掛在大殿對面的寶鏡上。
    “這一擊,竟然有幾分法身境的威勢,這九目妖皇,果然非同一般啊!”在那巨刀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剎那,那年輕男子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葛袍老者哈哈一笑道:“皇爺,這九目妖皇據說乃是上古異種的靈獸,自然非同一般。”
    “我查看了一些典籍,仿佛這九目妖皇的身上,還有一絲破虛妖神的血脈!”
    那年輕男子聽到破虛妖神四個字,臉上的神色變的鄭重了五分,他點頭道:“這一次擒拿九目妖皇,可不只是小事情,乃是戰皇親自交代的。”
    “我兄長更會親自前來,咱們最好能夠,在這九目妖皇力竭之時,將他擒獲。”
    葛袍老者自信的一笑道:“皇爺請放心,當年老夫能夠將他鎮壓,現在自然更能夠將他擒拿。”
    年輕男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奇光,不過瞬間,他就哈哈大笑道:“老祖有此信心,自然是最好。”
    “我現在到時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下那驚天一棍!”
    “老祖的元陽神斧,我也是聞名已久,真是沒有想到,這世間竟然有東西,可以破了老祖的元陽神斧。”
    葛袍老者的臉色,頓時變的異常的難看,在萬象門的事情上,他吃了大虧,差一點就性命不保。
    要不是自己的弟子舍命求情,世間就沒有了這位開陽老祖,可以說,這已經成為了他一個禁忌的話題。
    如果說這件事情的人,是一個普通人,這位葛袍老者絕對不會客氣,直接將此人敲成兩段。
    但是說這件事情的,是眼前的年輕人,他雖然不舒服,但是也只能忍著。
    “這小輩也就是機緣巧合,得到了當年萬象老祖的擎天柱神器,這才囂張一時。”
    葛袍老者嘿嘿一笑道:“現在萬象山的三道靈脈完全斷絕,再加上在這碧翎山,沒有當年萬象祖師留下的銘陣支撐,他也只能使用一擊。”
    “一擊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那年輕男子輕輕一笑,而后淡淡的道:“今日,我倒是有些期待,他那擎天柱,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九目妖皇這一擊,他是避無可避,只能使用擎天柱,不過我猜測,他只能使用最多一半威力的擎天柱。”
    葛袍老者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一絲寒光道:“那擎天柱乃是老朽一輩子的恥辱,我一定要將他拿回去,鎮壓在萬載地火之下,只有這樣,才能夠消我心頭只恨。”
    年輕男子沒有吭聲,但是他挑動的眉毛,卻代表著他對于葛袍老者話語的不屑。
    一種深深的不屑。
    葛袍老者雖然不懼年輕男子,但是卻也知道現在不是和年輕男子撕破臉皮的時候,所以只是靜靜的看著那落下的巨刀。
    巨刀已經臨下,刀過,則刀鋒下,所有的一切,統統化成兩段。
    馮三的身影,此時變得有點模糊,而鄭鳴則依舊立于滾滾的海水前方,沒有絲毫退讓之意。
    這一刀的威勢,讓鄭鳴真的見識了自己和九目妖皇之間的差距,他雖然憑借著各種混元寶體的配合,將那太玄春秋給打的一敗涂地,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他和太玄春秋,還有不小的差距。
    更不要說這九目妖皇,他根本就靠近不了九目妖皇。
    看來,對付這九目妖皇,只有出都天烈火了。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直接點開了自己心頭那張都天烈火陣的英雄牌,剎那間,三十六桿都天烈火旗就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這三十六桿都天烈火旗入手的剎那,無數都天烈火大陣的妙用,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而使用這些妙用,最妙的卻是,他根本就不用使用任何的真元,心意所在,妙用自生。
    “去!”
    一聲低呵,三十五桿都天烈火起瞬間漲大百倍,化成一桿桿赤紅色的旗幡,飄揚在虛空之上。
    而鄭鳴的手中,則留下了巴掌大小的一個小旗。這枚小旗,自然就是都天烈火大陣的主陣旗。
    雖然鄭鳴還沒有催動陣勢,但是這三十五桿都天烈火旗在下落的瞬間,陣法就已經完成了布置。
    也就在這一刻,那偌大的巨刀,也朝著鄭鳴橫空劈下。
    就在這刀下落的瞬間,鄭鳴手中的都天烈火主旗,朝著那落下的巨刀揮動了一下。
    這一揮雖然輕松,卻瞬間出現了一團團赤紅色的火焰,朝著那巨刀蜂擁而去。火焰所到之處,更是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片火海,將那巨刀的下落之勢托住。
    九目妖皇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譏諷,水克火,這是恒古不變的定律,現在這鄭鳴,竟然用火來對付自己。
    實在是可笑至極。
    他真覺得,這一些火焰,就能夠對付得了自己身后,仿佛無窮無盡的海水不成。
    劈開這火焰,將這小子斬成兩段再說,自己的主要對手,并不是這個小子,先盡快將他斬殺,省得壞了自己的大事。
    心中作出決定的九目妖皇,一顆眼眸光芒閃動之間,那巨刀的威勢,平增了數倍。
    可是,就在這巨刀和那滾滾的火云碰在一起的剎那,本來有水之精元組成的巨刀,竟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滾滾的蒸汽,在巨刀上方升起,那隱含著無窮威勢,讓人一見就心中發寒的巨刀,在這一刻,竟然在燃燒。
    也就是幾個剎那的功夫,這巨刀的威勢,就已經下降了不是一個等級,九目妖皇的眼眸,更是露出了一絲的懼色。
    “竟然以火克水,這……這怎么可能!”
    “水沒有滅了火,竟然還被火給燃燒了,這是什么情況,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好好好,鄭鳴宗主果然修為超群,他接住了那九目妖皇的攻擊,我們還有希望!”
    各種各樣的吼聲,在元朱國的宮殿,在萬象山,在各個神廟之中響起,所有的人,這一刻都忍不住自己心頭的興奮。
    “云天師兄,我怎么不知道,咱們祖師留下這么多的寶物,嗚嗚,那寶旗的威勢,仿佛并不次于那擎天柱。”
    有人站在張云天的身邊,聲音中充滿了羨慕的說道。
    張云天也有點蒙,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祖師留下了這么多的好東西,但是現在,面對那大陣,他覺得,除了祖師留下,還真沒有其他的解釋。
    “宗主真是天降神人,要不然怎么能夠獲得我們宗門這么多至寶的歸附。”
    各種各樣的聲音,一時間響成了一片,不少人的眼眸,都生出了對鄭鳴這個宗主的敬佩之意。